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3 章

经过那天的对话,陆修然的病房保持了几天安静。

这天,沈时雨早上刚走到他的病房门口就依稀听到房间里传出女人的声音:“多大了居然不告诉我们打电话到公司还不知道哪。”

沈时雨敲了一下门,等里面的声音停止了才推门走了进去。

陆修然的气色好了许多,靠在床头一副无奈的表情。床边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穿着得体,面色红润。此时她正用疑惑的目光注视着沈时雨。

陆修然在母亲身后开口:“妈,她是给我做手术的沈医生,医术高明。”

沈时雨听到这个形容词着实楞了一下,再看他眼中的神色,不由得在心里笑了一下,居然用她来转移自己母亲的注意力,看来被母亲说怕了。

陆夫人听到医术高明时已经站了起来,笑着走向沈时雨:“沈医生,你好,谢谢你,想不到沈医生年纪轻轻,医术就这么好了。”眼前的人虽然戴着口罩,但是仍能看出来是个年轻的女子。

沈时雨笑着摇头:“您过奖了,主要还是陆先生的身体好,手术后第二天就开会抽烟,居然还能恢复的这么快。”

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床头的仪器,不用看,床上的人已经脸色僵硬了。检查后侧身对着床上的人说:“恢复的不错,这样下去,再过几天你就可以出院了。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了。”说话时眼里带着一点得意的笑意,流光溢彩,正对着她的陆修然不禁多看了几眼。

她转身对陆夫人笑了笑走了出去,关上门时隐约听到门里传出“抽烟你不要命了。”想到床上那人脸上可能的表情,不由得心情舒畅,嘴角上扬。

周五沈时雨来查房时,陆修然气色好了很多,正斜倚床头看一些文件。因为生病,头发不是很整齐的覆在额前,戴了副眼镜,多少遮住了些眼中的锋芒,竟显得有些儒雅。想到这个词,沈时雨摇了摇头,他前几天的表现与此一点也不沾边。

陆修然听到声音下意识抬头,刚好看到进门的人轻微摇头的动作。他有些无奈,自己听话休息的时候这位医生看不到,偏偏每次不听医嘱时却总能被她撞见。这有点儿像被老师抓包的感觉。

沈时雨进门停了片刻才开口:“躺下。”

“嗯?”陆修然有些不解,但看她的目光平常,便摘了眼镜躺好。

沈时雨上前两步,低头掀开被子,伸手去拉开他的上衣。陆修然只诧异了一瞬,控制住自己下意识的阻止动作,安静的注视着眼前人的手。下一秒感觉自己的伤口处被轻柔的触碰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马上就离开了。

可能是学医的缘故,她的手白皙修长,此时放在自己的伤口处,自己的思绪竟有些飘散。

“伤口已经愈合了。”陆修然回神时才发现她已经替他盖好了被子。但刚才被触碰过的地方似乎还残留着一缕温热。

他抬头看她:“医生都要随时戴口罩吗?”

她顿了一下才回答:“不用,”然后又补充“我有些感冒。”

他似乎来了兴致:“医生生病不能请假吗?”

“可以。注意到位的话不影响照看病人。”说完,沈时雨抬手看了看表:“注意休息!”话毕转身。

但病床上的人今天似乎谈话兴致很高:“沈医生觉得我很麻烦?”虽是玩笑的语气,却有笃定的成分。

沈时雨静了一下才回首:“还好。”

“哦?那”

“如果你不是一直非要跟我聊天的话。”沈时雨说完,再次重复:“好好休息。”随后转身出门。

未说完的话被打断,似乎还是第一次。陆修然望着关闭的房门抬臂覆额,轻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被嫌弃了。

陆修然身体恢复的很快,只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这天陆夫人特地早早的带着司机来医院:“从今天开始,你搬回家里住,一直到你完全康复,我会让刘嫂每天炖汤给你喝。”语气坚决不容辩驳。

陆修然早已经料到母亲知道后的后果,因此也没有多加说什么,表示默认。沈时雨是来最后一次确认他的身体状况的,因为门是开着的,所以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陆夫人的话,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当初说好了要照顾母亲的,却留在了青江市。

她曾经希望母亲来和她一起生活,但苏南总是说放不下自己的工作,不过沈时雨总觉得母亲应该是放不下和父亲生活的地方,因为那里充满了幸福的回忆。她的工作又忙,不能总是回家陪着母亲,沈母每次打电话也总是让她以工作为重,不用担心自己。

陆修然坐在床边听着母亲的唠叨,不经意间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影,晃了晃神。清丽的面庞上,嵌着一双明亮的眸子。只一眼就能确定是她。小巧的鼻头,恰到好处的粉唇,配着及肩的黑发,感觉像是才出社会的学生。她似乎是在出神,视线不知落向何处,静静地站在那里,却很吸引人的视线。

他又想起从江岚处得知的情况,她的名字似乎是叫‘沈时雨’,他当时刚听到时脑海里就蹦出一句:好雨知时节,然后又在心里对自己突然冒出诗句的酸溜溜的行为取笑了一番。

陆夫人停下唠叨时才发现儿子在盯着别处,她顺着他的视线回过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清秀的女医生,思考了一下,然后笑着开口:“沈医生你来了。”

沈时雨回神时先向陆夫人笑了笑:“我来确认一下情况。”说着走向病房,她看向陆修然时才发现他在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似乎是探究,又似乎是别的什么,但他很快就移开了。她觉得自己肯定是多心了,二人几乎没有什么交流,他怎么会对自己有探究的欲望哪。

检查完后,陆夫人去窗边打电话去叫司机上来拿行李。等她挂了电话沈时雨看向她:“虽然恢复的很好,但是回家还是要多休息,药也要坚持吃,少喝酒。”想了一下又加上“最好是不喝。”

陆夫人一一记下,又道了一遍谢才离开,至始至终她都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他也就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

车开到半路时,陆夫人突然出声:“想不到沈医生这么年轻啊,刚开始我都没看出来,不知道她叫什么,有没有男朋友?不过这么温柔漂亮的女孩子应该早就有了吧?”

陆修然在母亲说到名字时,脑子里突然冒出了‘沈时雨’三个字,果然是太久没有女朋友了。对于母亲说的温柔,他想说那是你没见识过她的伶牙俐齿,但最终什么也没说。陆夫人得不到回应,回头才发现儿子闭着双眼,以为他太累,就没有再说什么。

好不容易到了周末休息,沈时雨在前一天晚上炖上了一锅海带鲜虾汤。第二天就可以多睡一会儿,醒来就可以喝到美美的汤,很幸福。

沈时雨的厨艺是慢慢练出来的,她刚毕业时,每天实习很忙,几乎没什么时间做饭,凑合吃的后果就是肠胃出了问题。沈母听说以后,请假来照顾她。

沈时雨看到母亲一边工作还要来照顾自己,心里很过意不去。病好以后,她首先买了各种食谱学做饭,煲汤。如果工作的话就简单做一两个菜,等到了周末则必须煲上一锅汤。

沈时雨醒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了,拉开窗帘,阳光明媚,这就是生活在旅游城市的好处,几乎每天都有阳光。她已经想好了,等母亲退休了就让她来这里养老。

吃过饭,将碗洗好,就开始收拾房间。其实房间并不乱,她白天几乎都待在医院。但沈时雨喜欢收拾自己房间的感觉,因为是自己的家。午后的时光是懒散的,在阳台上躺着晒太阳的感觉是安静幸福的。

沈时雨当初布置房间时,就在阳台上摆了一张只沙发,有时周棉棉来了,也会另加一只小型躺椅,躺在另一边上,但总不会超过10分钟就起身去沙发上看电视了。

沈时雨躺在阳光下给沈母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彼此的近况,听着母亲在耳边絮絮叨叨,眯着眼享受着阳光。

在电话要挂时,沈母又叫住了她,沈时雨嗯了一声:“妈妈,怎么了?”

沈母安静了几秒才说活:“阿时,你。”

沈时雨以为母亲出了什么事,连忙坐了起来:“妈妈,你是不是不舒服?”

沈母否认:“不是,不是,我没有不舒服,你不要担心。我只是。”

沈时雨更是着急:“妈妈你到底怎么了,如果你不舒服,千万不要瞒着我。”秀丽的眉毛也皱了起来。

沈母又犹豫了一下才说:“阿时,你最近有没有谈朋友啊?有的话就带回来让妈妈看看,妈妈很开明的。”

沈时雨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有些哭笑不得:“妈妈,我还没有男朋友,你放心,如果有了的话,我一定会带回去让你看的。”

放下手机,沈时雨又想了想刚刚沈母的问题。以前打电话时母亲是从来不会问这个问题的,看来现在年龄是真的不算小了。

但她没有骗沈母,她是真的没有男朋友。其实也不是没人追求,沈时雨不是自恋的人,但她知道自己长得还算漂亮。不过自从打定主意要学医后,她就把所有心思放在了学习上,所以杜绝了早恋的可能。

上了大学后,更是刻苦学习,尤其是沈时雨选择了本硕连读,每天图书馆、教室、寝室三点一线,别人用来谈恋爱的时间都被她用来学习了,使得追求者无缝隙可插入。周棉棉当时就说她是在‘浪费青春’。

进了市医院后,由于成绩优秀,她是跟着科室刘江主任实习的。医院里所有人都知道刘主任要求非常严格,也幸亏沈时雨是耐得住寂寞,聪明又肯吃苦的性子。

再加上在医院面对的几乎都是病人,而医院有不成文的规定:医护人员不准和病人谈恋爱。所以到现在沈时雨还没有男朋友也就不足为怪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