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 章

青江市虽然不是一线大城市中的佼佼者,但是由于地理位置偏南,又两面临海,所以航海业发达,带动了周边经济的发展,也算是繁华大都市中的一员。

再加上新上任的市委陆书记注重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一方面在将马路两边的法国梧桐底下都种上了漂亮的合欢树,每到花期,整个青江市都笼罩在一片粉红的花海中。这时全国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欣赏美景,进而带动了餐饮和酒店生意的红火,甚至有人建议将青江市更名为“红江市”来体现合欢树对本市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修建了海洋浴场和游乐园,更是使得本市的旅游业更上一层楼。所以青江市的人民对新上任的这位陆书记还是很爱戴的。

凌晨的市医院里,除却了白日里的喧哗,人们走路似乎都特意放慢了脚步。偶尔急诊科门前会传来救护车的鸣笛声,然后就是一阵紧张的忙碌。

护士小童急急忙忙跑到二楼最东面的办公室前,刚敲了两下门,里面就传来一声“进来”,声音干脆却不急躁。推门而进后不等里面的人发问,小童就喘着气说:“沈医生,急诊室刚送来了一位病人,好像挺严重的。”

“带我去看看。”不等她说完沈时雨就放下手中的笔,站起来走了出去,年轻的小护士赶紧快走几步在前面引路。等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里面乱嚷嚷的一片混乱,小童转头,果不其然看到了沈医生秀丽的眉皱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复平静带上口罩走进了病房。沈时雨先走到窗口,打开了一扇窗,然后回头:“无关的人,请先离开这里,以免影响治疗。”由于病房里有些嘈杂,所以沈时雨这句话稍微提高了声量,清脆却严肃的声音使得病房里霎时安静了下来。

床前的众人人这才转头看向不知何时走进病房的沈时雨,却没有一个人向外走。

注意到沈时雨的眉有再次皱起来的趋势,小童赶紧开口:“请各位先到外面等一下,大家都挤在这会影响沈医生看病人,也会影响病人的休息。”这时站在床头的一位女士开口:“大家先回家吧,等陆总醒了,我会通知大家的。”等一群人陆陆续续地都走出了病房,沈时雨才有机会走到病床前检查病人的情况。刚看到床上的人时,沈时雨愣了一下,是一个男人,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丝毫不损他的英俊,大概是由于难受,不时皱一下眉头。

沈时雨收回心思:“病人之前有病史吗?”

江岚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在问她,“陆总经常胃痛,但不是很严重,这次却突然晕倒了。”

沈时雨低头查看时闻到了一股酒气,“他喝酒了?”

江岚迟疑了一下才回答:“是。”商场上要想谈成生意,不喝酒似乎是不可能的。

沈时雨转头看向小童:“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出来了,方晴已经去拿了。”话音刚落,门外就跑进来一个人,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沈时雨边说:“沈医生,检查结果。”

沈时雨接过后习惯性的扫向姓名那一栏:陆修然。仔细看了看才对江蓝说:“是胃穿孔,需要手术,你是病人家属吗?需要签字。”

江岚想了想才说:“我是陆总的秘书,但是我可以代替他的家人签字。”以陆总的性格应该是不想让家人知道的。

沈时雨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转头吩咐小童和方晴去准备手术。等从手术室出来,她嘱咐了值班护士一些注意事项,又待了许久,等情况基本稳定了才离开病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换衣服下班。

沈时雨走出医院大楼时才发现已经是深夜了,青江市虽地势偏南,但2月时节也是寒气逼人。不过胜在环境好,所以晴天的夜晚也是迷人的。紧了紧身上的大衣,沈时雨对着头上的星星舒了口气,轻笑了一下,才走向停车位。

沈时雨的房子离市医院不算太远,开车只需要10分钟。但她平时更喜欢步行,在医院经过一天的嘈杂,面对人间的生老病死,身心总是累的。而每当在星空下漫步走回家的路上,总是能感到一种难得的舒心平静。不过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她只能选择以车代步。

等回到家,已经累的想马上瘫在床上,但还是坚持着洗了个澡才上床,睡前习惯性的拿过手机才看到有一条未读信息,点开,是好友周棉棉,依然是周氏口气祝她:情人节快乐,早日脱单。

沈时雨不禁一笑,能在这种日子里想着自己的估计就只有周棉棉了。沈时雨和周棉棉是大学一个寝室的,沈时雨来自外地,性子虽然温和,在大事上却有主见。周棉棉的性子与其名字恰好相反,开朗活泼,充满活力。但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却从大学时一直交好至今,毕业后沈时雨由于成绩优异,进了本地的市医院实习,之后顺理成章的留了下来。周棉棉则去了爸妈的医院帮忙。由于二人同处于一个城市,关系也相较寝室另外两人更好些。

第二天一早,沈时雨就到了医院,换好衣服戴上口罩后就去查看陆修然的情况。病人已经转到了VIP病房,推门时就听见里面有男人说话的声音,虽然虚弱,却带着一种气势。声音在开门声响起的那一刻停了下来,病床上的人已经醒了过来。

陆修然是今天早上刚醒的,江秘书已经把他现在的情况告诉了他。听到她说没有通知自己的父母时,陆修然勉强点了点头,他现在很累,但他还是庆幸选了个好秘书。他不想自己都29岁了,还要让父母像照顾小孩儿唠叨。沈时雨推门时,他正在交代江岚一些事情,抬头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高挑的身影,虽然穿着宽松的白大褂,却依然显得单薄,脸上戴着口罩,看不到长相,但是却有一双明亮平和的眸子。沈时雨在他抬头的那一刻首先注意到的就是他的眼睛,在看向她时,有一种凌厉的光,而沈时雨在这样的注视下竟不想往前迈步。

“沈医生。”江岚的声音适时响起,打断了他的打量。

沈时雨移开视线:“嗯。”走向病床前的仪器,检查各项指标,显示稳定。

然后才转向陆修然:“感觉怎么样?”

陆修然:“还好。”

沈时雨:“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不代表已经没事了,还是要多休息。”声音依旧温和。

陆修然沉默了半刻,点了点头。沈时雨将术后注意事项又向江岚嘱咐了一遍,她是背对着陆修然的,说话声音适中,并不影响陆修然休息,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多看了几眼她的背影。

等沈时雨离开,陆修然才再度开口:“你先回去吧,帮我找个看护过来,我有事会通知你。”

江岚:“好的。”说完转身走向门口。

在她摸到门时身后突然传来声音:“我的手术是她做的?”

江岚转身:“是,我问过了,沈医生虽然年轻,但在市医院还是有些名气的。不是没有经验的大夫。”陆修然没有再出声,江岚等了片刻,轻轻开门走了出去。

沈时雨并没有直接回办公室,而是走向普通病房。

刚推开门进去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小孩子的声音:“沈医生姐姐!”沈时雨摘下口罩,笑着走到病床前,摸了摸夏夏的头,做过常规检查,看到一切正常,回头问:“有没有难受,伤口处疼吗?”

夏夏乖乖回答:“没有啊,我没有不舒服了。”

沈时雨又抬头看向床另一边夏夏的父母,问了问夏夏的一些情况,年轻的夫妇感激地看着沈时雨:“谢谢你啊沈医生,多亏了你,夏夏的手术才能那么顺利,我们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沈时雨笑着摇摇头:“这是我应该做的,况且夏夏这么可爱,谁都会喜欢他的。”

看他们两人还要说什么,沈时雨赶紧开口:“现在夏夏的恢复情况不错,但是也要注意休息,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不能轻心。”

夫妻二人连口答应:“好,好,好。”

沈时雨又看向夏夏:“夏夏要乖,要按时吃药,按时睡觉。”

夏夏点点头,小脸蛋纠结了一会儿才开口:“沈医生姐姐,我什么时候才能去院子里玩儿啊,我都在床上躺了好久了,都快要变成一只懒虫了。”

沈时雨笑了笑:“等你病好了以后才能出去。”

夏夏连忙问:“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病好啊?”旁边的妈妈这时开口:“夏夏,不要总是缠着沈医生问问题,沈医生姐姐很忙的。”

夏夏噘着嘴巴:“哦。”

沈时雨碰了下夏夏的小嘴巴才笑着说:“没关系,夏夏只要听护士姐姐的话,乖乖吃药,很快就会好的。”

夏夏听了以后顿时喜笑颜开:“我会乖乖听话的,不管药多苦,我都会按时吃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