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55 章

罗伯特明显有些惊讶,他转身看向出声的人,是一个年轻的中国男人,他之所以判定他是中国人,而不是日本人或者韩国人,是因为刚才两人交流时用的是汉语,而那人出声打断他们时说的也是汉语。

而且他得承认,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的汉语比自己说的要好太多了,声音也很低沉好听,但是似乎有丝丝的怒意。

‘怒意’?拜托,被打断的人是自己,要生气也是他的权利吧。如果换做平时,他可能上前跟他请教几句汉语,但是现在嘛。

“你是谁?为什么替时雨回答?”

陆修然哼出声:“我。呵呵。”

罗伯特有些生气,真是没有礼貌,他决定不再跟他搭话,转头头想叫人一起走时才发现一旁的人一直低着头一动不动。他有些疑惑了,再次看向那人,却见他的目光一直放在身边的人身上。

他隐隐有了些猜测,这次细细打量了来人,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浓密的眉,高挺的鼻下,薄唇紧抿,使得棱角分明的五官有些冷俊。好吧,他得承认他的女神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罗伯特有些不甘心的确定:“时雨,他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

“是。”

“呃。”

两到声音一起想起,他该相信谁。

沈时雨闻声怔住,抬头看过去,却见那人眼眸一片暗黑,正紧紧看住自己,嘴唇抿的死紧,似乎是在‘生气’?呵呵,他生什么气。

沈时雨移开视线,轻描淡写:“我以为我们已经分手了。”

罗伯特顿时兴奋起来,他就说嘛,中国文化里说了,嘴唇薄的男人‘讲话刻薄、顾人怨、不会替人着想’。哼,时雨肯定是因为受不了他,才跟他分手的。

“是你觉得,我没有答应。”

沈时雨听到他玩笑般的话语,今日在心中闷了一下午的烦躁终于一涌而出。

“凭什么你说反悔就反悔,我们分手了就是分手了,陆修然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这还是从见面,她第一次开口叫了自己的名字。陆修然心中有异样划过,但是她的话语仍旧使他抑郁,再出口的话有些不受控制。

“因为他?奥地利医生?”他用目光撇了她身旁的人一眼,语气有些不屑。

“我怎么了,时雨已经不喜欢你了,请你离开这里。”

陆修然闻言眯眼:“我想不打扰别人谈话是一位绅士应有的素养。”

“我。”

“但是显然你没有这种特质。”

“你。”

“另外,即使她真的,”说着语气一沉,加重力道:“那也不会喜欢你,所以不用你来告诉我。”

罗伯特被他眼中的寒意镇住,一时无语。

沈时雨:“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谁也不要跟过来。”她真是疯了,才会在人来人往的会场门口跟他纠缠不清。

陆修然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微微皱眉,忙抬手捂了腹部,但还是一阵阵的痛意袭来。体力有些渐渐不支,不禁自嘲,分开了两个月,不过是听了跟她有关的消息,便忍不住跑了过来,结果似乎更糟。

沈时雨走出一段路时,心头还有些余怒未消,她讨厌他的突然出现,更加讨厌因为她的突然出现便乱了阵脚的自己。身后却突然传来罗伯特惊呼声。

“你怎么了?”

心中一颤,沈时雨下意识停步,却咬唇不肯回头,不能心软,但是脚步却迈不出去。

罗伯特的声音有些急切:“时雨,快过来。”

终究是难以狠心,沈时雨咬牙回头,却见那道突然出现的人影正无力地跪在地上,手放在腹部,很痛苦的样子。

心口猛地跳了跳,沈时雨有些慌乱的跑了回去,近了才发现他的脸色苍白,这么冷的天气,他的额角竟然有汗水留下。

“陆修然,陆修然。”

“他好像胃部出了问题。”罗伯特已经认真分析了起来,沈时雨已经失了分寸,闻言,突然想起周棉棉那个电话,顿时皱眉。

“阿时,你回来了。”

陆修然缓过那阵疼意,看到眼前的人,眼中光芒闪动。身体已经有些虚脱,他只靠了最后的力气拉住她,抱在了怀里。

感觉到她的挣扎,陆修然将头靠在了她的肩上开口:“阿时,我疼。”

果然怀里的人不再动,他紧了紧手臂,微微勾起唇角,余光有些挑衅的瞥向一旁的人。

罗伯特无语,他刚才怎么会觉得时雨看人的眼光不错哪?要不是他现在是病人,而自己是医生,他真的要动手了。

“送去医院吧。”

沈时雨同意,刚想推他,却被抱紧:“不去医院。”

“陆修然,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察觉到她的怒意,陆修然放轻语气:“我有带药,不去医院好不好。”

看来还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沈时雨更加生气:“既然如此,陆先生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

“我没有地方去。”语气竟有些委屈。

罗伯特张大了嘴巴,天啊,他刚才是看到一个男人在撒娇吗?真是羞耻啊,

这个样子的男人,他的女神以前是怎么看上的。

沈时雨沉默了一瞬:“你先放开我。”

陆修然顿了顿松手。

就是,赶紧放开他,这么幼稚的人,怎么不值得你喜欢,哼。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再次使他目瞪口呆。

“走吧。”

“去哪?”

这个是两个男声一道响起。

沈时雨:“我住的地方。”

“好。”

“我不同意。”

又是同时响起,不过一道愉悦,一道愤怒。陆修然挑眉。

沈时雨扶起眼前的人,才看向一旁瞪大眼睛的人:“罗伯特医生,他需要人照顾。”

“你可以把他送去医院。”

沈时雨沉默片刻加重语气:“罗伯特先生,这是我的私事。”

“我好吧。”

沈时雨有些抱歉,她以前就算生气,也不会语气这么强硬,今天真是例外了,更何况罗伯特并没有恶意。而且她得承认他的建议是正确的,但她就是该死的心软了。

“对不起。”

罗伯特吃惊:“没关系。”然后小心试探“那你明天。”

“阿时。”突然传来的声音异常虚弱,似乎随时要倒下。罗伯特有些恼怒的看向某人。

沈时雨:“抱歉,我先走了。”随后转头看向那人。

从会场到住处的一路上,沈时雨都不再出声说话,他似乎也没有了力气,一直靠在车座靠背上休息。进门后,沈时雨只说了让他去床上躺着,便脱了外套去厨房。陆修然看着她一副拒绝交谈的模样,心中苦涩。

沈时雨再次来到卧室时,床上的人已经睡着了。室内的暖气很足,他却裹了被子。似乎是因为有些不舒服,侧身躺着,眉心微微皱着,额前的碎发已经被汗打湿,整个人显得虚弱无比。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解释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更不敢去想这背后可能的原因。

轻咬了下下唇,她一项做事干净利落,不喜欢拖泥带水。以前跟周棉棉聊到感情问题,也觉得‘爱就在一起,不爱就分开’,是很简单的事情,哪有电视上那些纠纠缠缠的痛苦可言。周棉棉当时还嘲笑她太天真,她则觉得是那些人不够理智。

但是这一切从遇见陆修然就打破了,他强势地表达了希望两人试一试的想法,甚至连最基本的表白也没有,自然她刚开始是怀疑的,但却还是答应了。她不知道别人恋爱时是什么状态,但是他们的进展还算顺风顺水,几乎是水到渠成了。

但是就在她渐渐爱上他时,才知道原来恋爱真的不只是两个人的事。他父亲的事固然让她意外,但是也没有动摇。但宋韵的事还是让她疑惑了,茫然了。

那晚在她家,俩人情绪都有些不同于往常,他也似乎根本无意沟通,当她冲动之下说出分手时,平时那样清持稳重的人仿似变了个人,眼中的冷意和话中的嘲讽让她觉得陌生。他摔门而去后,她一人呆愣了许久,左心房的位置如同被重击似的疼了一下又一下。

想到此,沈时雨再看向床上的人,莫名带了股恨意,恨他的突然出现,再次打乱了她奋力开始的平静生活。她在这里心乱如麻,而他却以那般虚弱的形象躺在那里一无所知。

不知梦到了什么,英气的眉心再次皱起,低声呢喃:“阿时。”因生病而沙哑的嗓音仿佛带了珍重与不舍。

听清薄唇中轻轻逸出的两个字,沈时雨怔忪后,几乎是瞬间逃离了卧室。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