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56 章

陆修然醒来时,入眼尽是昏暗。身体的不适阻滞了他的思维和反应力,一时有些不知身在何处。

“醒了就起来吃饭吧。”平静的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的同时,灯光也盈了满室。

他顾不得突然刺目的光亮,只愣愣地看住门口的身影,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遥远。有些不敢相信:“阿时?”

沈时雨却没有应声,转身离开那道太过炙热的视线。将熬好的粥装在碗里,桌前已经有人坐下了。

“吃饭吧。”

将碗推过去,沈时雨便开始专心用餐。余光中那人顿了顿,也执起碗筷,一贯的慢条斯理,清雅含蓄。

饭后,她直接收了东西去厨房,无视掉他微微动了动,似乎要起身的动作。

陆修然看着那道漠然的身影沉默,他刚刚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去接过善后工作了。他已经过了刚醒来时的茫然,想到自己缘何会在此的事,他白天的表现真算的上酒后冲动了。想到此,陆修然揉了下眉心,只得静观以便。

沈时雨收拾好直接去了客厅的沙发,那人也随之在沙发另一端坐了,却没有主动开口。空气中安静的有些尴尬。

微抿了抿唇,沈时雨打破沉默:“我们谈一谈吧。”

他看着她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沈时雨思索片刻,再开口时已经平静无比:“我不想知道陆先生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也许是出差,也许是,嗯,巧合。但那也不重要了。”

见他眉心越皱越紧,沈时雨选择无视,继续说下去:“你生病晕倒,我只是作为一个医生的本职带你回来。所以今天的事只是个意外,既然你已经醒了,而且”顿了顿接着道:“看起来似乎是好了,那么这个意外也该结束了。”声音不带一丝情绪。

熟悉的轻笑声传来,但又似乎有些不一样,含了些不以为然:“说完了?”

沈时雨看着他嘴角的那丝弧度不语,若不是他脸上的表情冷硬,他都要以为他真的在笑了。

“好,现在换我说了。你不用为我找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解释此行的目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说你是基于医生的本职带我回来的,但我却不是。”说到此处,他牢牢看住她的双眸,神情复杂:“我是因为你,因为是你,才在这里的。你可以理解为本能。”

她被最后一句话镇住,但也只愣了一瞬,便移开视线,语气漠然:“所以哪?你想怎样?”

“我想怎么?呵呵,我能怎么样哪?我倒是想问,你想我怎样?”

沈时雨告诫自己不要因他语气中的自嘲而动摇:“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说了我没有同意。”

她几乎要愤怒了,即使她是第一次谈恋爱,也知他们那日的情形与分手无异,他此时却一再否认,那她这些日子以来经受的痛苦算什么?

“你把我当什么了,宠物么?心情好时哄一哄,不高兴时置之不理?”

他皱眉:“不是。”

沈时雨冷笑:“不是么?你三言两语就想将以前的争执抹去,我是不是该感激你还记得我?”

他似乎有些激怒,薄唇紧抿,气压低沉。就当她以为他要出言反击时,他竟闭了闭眼,皱着眉心靠在了沙发靠背上,似乎有些不适。再出口的话语也有些无力:“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

沈时雨有些痛恨自己此时的心软,她强迫自己不去看他:“是你先惹我的。”但声音到底软了下去,泄露了情绪。

他静默许久才再次出声:“好,我错了。”如同以前每次对她那样道歉。随后不再说话,呼吸声也有些加重,在一片寂静中尤为刺耳。

沈时雨恼恨地咬了下唇,起身走过去:“你怎么了?”

见他没有反应,她不由害怕,伸手去试探他的额头:“陆修然,陆修然?”

声音紧张而慌乱,隐隐带了哭意。

就在她胡思乱想地想要叫救护车时,眼前的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握住了额前的手,因痛意而氤氲了层雾气的黑眸看住她,轻声安慰:“别怕,我没事。”

她缓了缓情绪,有些不自在地抽出右手:“还是去医院吧。”

“不用,我知道自己的身体。”

她再次被他的固执激怒:“是啊,明知道自己胃不好,还喝那么多酒。我竟然忘了陆先生身体很好哪。”

他静默一瞬,无奈:“昨天是有些过了,不过,”看看她的神色补充“都是卢城让我喝的。”。

她明显不信:“是吗?陆先生什么时候这么听人劝了。”

“嗯,还有一个原因。”他静静看住她:“我女朋友不要我了,我很伤心。”

沈时雨被他一本正经的无耻样子打败,拒绝应答。

她跟罗伯特再次见面已经是一周之后了,这次的交流会有些类似于学科内的年会,因此参众甚多,如果不是提前约好,还是很难在人群里找到想找的人的。也许那天在街上受了刺激,总之这三天来他一直没有出现在她眼前。

这天照旧是一场权威专家的交流讲座,沈时雨刚进门就被离门口不远座位上的人喊住。

“时雨,这里这里。”

是一起来的中国代表团里叫王媛的一位女医生,当时分房间发现俩人刚好相邻时,对方很是热情地表达了善意。彼此介绍后,这位来自首都B市的短头发姑娘对她所在的青江市表现出极大地憧憬,沈时雨还是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作为南方旅游城市的魅力。

后来的相处中,也再次证明了王媛确实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北方姑娘,对什么都充满新鲜感。而且她似乎很喜欢跟沈时雨相处,只要有机会总会叫了她一起出门,却不让人觉得讨厌。沈时雨刚来时的低落心情也渐渐被她感染。

这次的交流会采取的是自由自愿的形式,也就是说,一开始每人就分到了一张时间安排表,将这期间所有的行程都一一列出,方便人们选择。

虽然几乎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交流会议,但是你可以选择是否参加。不过大部分人还是选择都听一听,尤其是那些资历尚浅的医生,毕竟这么难得的学习机会,对以后的工作来说甚至受益无穷。

沈时雨今天照旧是提前出门的,王媛昨天没有告诉她会来,她便以为她有别的安排,因此出门时便没有刻意去叫她,想不到她竟然来这么早。

沈时雨只诧异了一瞬便走过去坐下。

“我不知道你今天也来。”

“嘿嘿,其实我今天原本不准备来的。不过我早上出门的时候听说今天主讲的人哦,是个大帅哥。”说着还吐了吐舌头。

沈时雨轻笑:“嗯,这个理由我竟无法反驳。”

王媛叹气:“没男朋友的人也只能这样花痴一下啦。“然后看她:“不过你这么漂亮,肯定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了吧。”

沈时雨没有回答,笑意不减。其实王媛也不丑,娃娃脸上一双大眼,秀气的鼻梁和嘴唇,再加上刚过耳的微卷短发,整个人看上去娇俏又可爱。不过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脸上的肉肉太多了,一点成熟女性的魅力都没有。

王媛捂胸:“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哎,时雨,你每次这样看着我笑的时候我的心脏都砰砰直跳。你男朋友怎么收的了哪?”

沈时雨无语,难道她不笑的时候,她的心脏就不跳了吗至于男朋友,或者该说是前男友受不受得了,她还真回答不了。

“不过说真的,时雨,你有男朋友的吧?”

沈时雨静了一瞬摇头,不管他怎么说,她潜意识里还是觉得俩人现在的状态就是分手。

王媛不可置信:“怎么可能啊?”在她眼里,沈时雨绝对算得上是美人了,更何况性格平和,气质温婉。不可能没有人追的啊?

沈时雨:“分手了。”话落,她发现原来说出口也不是很难,尤其是在异乡。

王媛:“呃,对不起啊,时雨,我不是故意要提起。”有些懊恼。

“没事儿。”静了静像是对她说,也像对自己说道:“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那个人一周前的早上也已经回国了。她那天不过是出于心软和熟人的立场收留了他一晚而已,第二天一早便礼貌地请他离开了,他也很配合地道别。

这样不是很好嘛?双方的生活在此恢复平静。她这样说服自己,却不愿去深思自己那天为什么最终也没有将人送去医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