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60 章

他在她话落的那刻,便吻住了那两瓣嫣红,不留一丝空隙。衣襟散落那刻,沈时雨努力夺回一丝理智:“不要在这里。”

陆修然咬牙,在眼前修长的脖颈上吻出痕迹,听到她轻声的呼痛,才抱了人去卧室。两月未在一起,到底有些不适。他挺身进入时,沈时雨受不住将指甲陷进他瘦削结实的后背。他等她慢慢适应,渐渐加快速度,用动作表达对她的思念。

事后很久,沈时雨才突然想起来问他怎么会知道自己计较跟宋韵相似一事,那人坐在桌后,放下手中的文件扶了扶眼镜,镜片后的眸子却微微眯起:“罪魁祸首都上门负荆请罪了,我当然得大惩小戒。”语气淡然。

沈时雨暗暗为苏岩的遭遇默哀了一把,毕竟当时是她逼着他说的。

1月中旬时,他们这次的交流会也接近尾声了。王媛对要跟沈时雨分开这一事实有些伤感。

沈时雨安慰她:“回国后也可以联系,你假期可以来青江市旅游,到时候我带你玩儿。”

王媛也只能依依不舍地点头。

回国那天是个周五,陆修然在上周六走时,表示那天要来接她,她没有拒绝。重新站在青江市的天空下,心情已经完全不同了。她当时离开的有多么狼狈,现在就有多么愉悦,尤其是看到车前那道长身玉立的身影时,这种愉悦使她嘴角不自觉挂上微笑。礼貌的跟同来的人告辞,沈时雨直直地走向那人。

“欢迎回来。”他轻笑开口。

“谢谢。”

********************

回来上班后,沈时雨才听说宋韵母亲已经出院回家休养了,她对此释然的笑笑,没有说什么。倒是她走之前的那个黄先生还在医院,不过她走之后,已经移交给了宋夏,所以她也就不再过问。

日子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忙碌而平静。立春后的阳光更加温暖,青江市的树木却有些泛黄了,到了一年一度的春谢时期,不过过不了多久,就又会生机勃勃。

沈时雨去小花园吃饭时,发现自己平时坐的位置被人占了,只好在旁边的位置坐下。

黄家声刚在病房跟父亲吵了一架,心情并不好。听到脚步声,不耐的抬头看一眼,是个医生,有些眼熟。

沈时雨坐下后,安安静静吃饭,不再说话。倒是旁边的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喂,你是我爸爸原来那个医生吧?”

沈时雨看了看他,略一思索点头。

“那你知道他的身体情况吗?”他转头不看她,别扭道。

沈时雨细细打量了他一眼,上次在病房外,她不满他的态度,也没有仔细交谈。今天再看,是个18岁的少年,头发杂乱鲜艳,身上的衣服也有些非主流,口气更是不好。

她又想去那位黄女士对她的哭诉,再看这个尽管口气生硬,却难掩关心的男孩,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问你哪?他到底怎么样了啊?”

沈时雨:“既然关心,为什么不去亲自问他本人哪?”

他撇嘴:“谁关心他了,我只是担心他死了,没人给我钱花了。”

“那你可能真的要担心了。”见他愣住,她继续道:“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毕竟年龄大了,不好恢复。而且,人的心脏很脆弱,如果总是受刺激的话,医生也救不了。”

他彻底呆住:“怎么会?你骗我的吧,他刚刚骂我的时候可是中气十足的。”

沈时雨正色:“我只是实话实说,信不信是你的事。”

“你们医院不是本市最好的医院吗?怎么连个病人都看不好。”

“我说过了,手术很成功,意思就是医院的职责尽到了。至于病人到底能否恢复如初,就不仅仅是医生的职责了,关键还是后期管理。不过,”她说到这里突然停住。

“不过什么?”他紧张地问道。

沈时雨:“不过,如果保持心情舒畅的话,恢复几率会大大增加。”

他听过后若有所思,不再言语。

沈时雨将饭盒扣上:“很多事,很多人,不要等失去了才后悔。”然后起身离开。

身后的人眸光微动,低头不语。

*****************************

陆修然打来电话时,沈时雨刚结束了一场手术回到办公室。水杯凑到唇边时手机嗡嗡地震了起来,她在医院大部分时间都设了震动。

“喂?”说话有些有气无力。

他担心道:“怎么了?不舒服?”

沈时雨靠在椅背上开口:“没事,就是有些累。”

他那边静了下来,她看看表,有些为难:“我待会还要去一趟病房。”

“好,不要太累。”

她总觉得他今天有些不同:“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有,就是想问问你后天有没有时间,好久没有去‘无名’了。”顿了顿问她:“想去吗?”

沈时雨想了想同意:“好。”

宋夏跟她交班时,有些疑惑的拉着她聊天:“时雨,你说人会不会一瞬间就变了?”

沈时雨:“怎么了?”

“就是那个16床的黄先生啊,你以前的病人,以前不是都说是被儿子气病的那个。他儿子最近有些不对劲啊。”

沈时雨心中微动:“他怎么了?”

宋夏:“突然变得乖了许多,头发染了回来,衣服也正常了。更神奇的时,现在都听不到他们父子吵架了。你说怪不怪?”

沈时雨轻笑:“这样不是很好吗?”

“是很好啊,就是觉得有些奇怪,跟突然大彻大悟了似的。”

“嗯,也许真的是大彻大悟了哪?好了,又不是坏事,你就别多想了。”

“也是。病人家属配合,病人好的更快,我们应该高兴才对,不说这些事了。对了,后天就是情人节了,时雨你有没有跟男朋友约好啊?嘿嘿。”

沈时雨微怔:“情人节?”

宋夏不可思议:“对啊,您不会忘了吧?”然后摇头,“你这样都能找到男朋友,为什么我还是单身啊?”

沈时雨看着她故作烦恼的样子失笑。

走出医院时,天色尚未黑透。沿着熟悉的道路慢慢走着,心底无比宁静。周日上午,沈时雨下楼时,那人已经站在树下等了,早春的阳光透过有些稀疏的叶子漏下,将他英俊的五官照的有些模糊。

她突然想起两人一年前初见时,不对,也许应该说是她初见他时。那天也是情人节,她依旧没有什么概念。他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却丝毫难掩外貌的出色。后来真正的初见,他目光锐利,她分毫不让。

沈时雨扬起嘴角,她那时怎么也想不到当初那样的一个人,今天会静静站在这里等她。刚想迈步,他已经从光影中走了过来,英挺的身姿,俊朗的五官,唇角的弧度也渐渐清晰。

她等他一步步靠近,直到近前站定,灿然一笑:“陆修然,情人节快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