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都市现实>我的绝色总裁娘子> 第710章 低调,低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10章 低调,低调

;这话一出,陈树松扑通一声,直接跪了!

没错,直接朝着叶飞跪了!

然后鼻涕眼泪一大把的,直接抱着叶飞的大腿,没有半点形象可言的开始求饶: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您是谭教授的老板,我我叶飞,求求你,别撤资好不好,撤资我就完蛋了,我这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求求你了”

陈树松弄得这一出,直接把叶飞吓了一个大跳啊。

这是哪儿?

这可是华海市有名的半岛酒店正大堂啊,出入往来的人络绎不绝,陈树松这么一跪,当场哗然。

澹台子衿是彻底惊呆了,她是怎么都没有想到陈树松居然没有骨气到了给别人下跪求饶,顿时鄙视嫌弃的不得了。

不过澹台子衿倒是没有将这种嫌弃直接的表示了出来,看了一下周围不少看热闹指指点点的人,赶紧皱着眉头说道:

“陈树松,你这是干嘛?不就是五个亿美金的投资嘛?叶飞撤了,你可以找我投啊,别跪着难看,赶紧起来!”

陈树松一听澹台子衿说要投钱,像是抓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的屁颠屁颠的爬了起来。

“子衿,你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给我投钱?”

澹台子衿眉头紧蹙,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而是以一种不容置辩的口吻说道:

“你不是在这儿定了套间吗?走,去房间里头说!”

说完之后,澹台子衿一马当先的朝着电梯口走去,这种被人围观指点嬉笑的氛围她是一秒钟都不想多待!

“哎哎,好好子衿你跟我来!”

陈树松立马一副讨好卖乖的奴才样子,殷勤的不得了,后面的叶飞看着直摇头,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真他娘的奇葩,投资不但要看项目,还有看看联合创始人的品行与性格,真是搞不懂谭教授怎么就看中这个奇葩,难道就是因为这小子是麻省理工出来的?”

就在叶飞还在皱眉无语的时候,澹台子衿回头看了一眼叶飞,说道:

“叶飞,你也一起过来!”

“呃”

叶飞一愣,但还是随机跟了上去。

还别说,陈树松这小子要不是那一跪,你还真以为他是个财大气粗的大富豪呢。

住半岛,住的还是一晚上万的总统套房,一辆法拉利直接在这儿弄了个车位长期停放。

客房里头,叶飞管不了那么多,点了一跟烟倚靠一边优哉游哉的吞云吐雾。

澹台子衿则是抱着胳膊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不说话,似乎心情不大好。

陈树松殷勤的端茶倒水,只递给了澹台子衿,而忽略了叶飞。、

虽然口头上没有说些什么,但是眼神里头却满是对叶飞的怨恨。

“子衿,来,喝点水。”陈树松小心的说道。

澹台子衿已经抱着胳膊,摇摇头:

“不用了。”

陈树松脸色一变,语气变得有些唯唯诺诺,低声问道:

“那那你真的愿意给我投资吗?”

这话一出,澹台子衿似乎气不打一出来,转过身来没啥好脸色的看着陈树松,质问道:

“五个亿美金的投资而已,就值得你当众给人下跪?”

陈树松脸一红,低头闷声。

但是澹台子衿依旧是不依不饶,继续不解的问道:

“你们陈家虽然算不得顶级的富豪,但是从你爷爷辈起,少说也有个二十亿的家底吧?你你至于吗?”

“是啊?不就是五个亿而已,你就下跪了,陈树松啊陈树松,你就这么缺钱吗?”

之前陈树松诋毁叶飞的话,叶飞在一边幽幽的还了回去。

刚刚的陈树松对于叶飞是不屑一顾大放厥词的,现在发现了叶飞居然是自己的救命投资人的背后东家,已经是敢怒不敢言了。

陈树松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小声问了一句:

“子衿,我有些不明白,澹台爷爷不是说叶飞是个是个”

“我爷爷?我爷爷说的话你也信?”

澹台子衿没好气,一声臭骂!

骂的一边的叶飞顿时对眼前很识大体的苏北头号白富美印象大好啊。

但是陈树松不明白了,头一抬眼珠子一瞪:

“啊?不不能信吗?”

“当然不能信了!叶飞不是什么无耻小人,他是西江远东集团的董事长,现在是势头正猛的估值千亿体量的远东系商业联盟的幕后总掌门人,西江的李家,苏北和我们家不相上下的南山资本和贾氏控股都是远东系的成员企业,你知道吗?”

澹台子衿一声厉喝,一边的叶飞下巴一低稍作谦虚:

“低调,低调!”

可是一边的陈树松却听着脸色大变腿脚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傻傻的看着叶飞,完全惊呆了。

“千千亿体量的商业联盟幕后总掌门人”

陈树松嘴里头喃喃道,不停的喃喃着。

叶飞看着地上的如同一条落水狗一样的奇葩陈树松,很不道德但就是他娘的解气痛快的落井下石道:

“本来你也是不惹我的话,以远东系庞大的资源与渠道支持,借助当下的互联网大风口,别说挂牌上市后你身家过二十个亿,翻三番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不过现在嘛,对不起,你的讯云诚品已经流产了”

这话一出,陈树松泪流满面啊,然后拉着澹台子衿的一个劲儿的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澹台爷爷要骗我啊?”

澹台子衿第一时间挣开了陈树松,很不客气的补了一刀:

“你之前说什么我在华海等你,这也是全是我爷爷胡编,我是为了躲你才跑到华海来的,结果我爷爷却把你忽悠到了上海来了!我知道你什么想法,也知道我爷爷什么目的,但是现在我希望你明白一点,我是我,我爷爷是我爷爷!”

这话不但是说给陈树松说的,也是说给叶飞听得。

话音一落,澹台子衿便把目光转向了叶飞,丝毫不畏惧,理直气壮,勇敢。

叶飞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陈树松听了这话之后,立即明白了澹台子衿的意思,赶紧说道:

“对对,我明白我明白,叶飞是你喜欢的人,我确实比不上他”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