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62章 家

“叶飞,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但是请相信我。时至今日,我澹台余年感谢叶飞你对于苏北所做的一切,还了苏北一片晴朗的天!叶飞,等我处理完事情,我会想你表达我最真诚的谢意的!”

澹台余年信誓旦旦,义薄云天。

但是在叶飞看来,却是如此可恶丑陋的一张嘴脸。

澹台子衿一直站在一边,呆呆的,一声不吭。

她不敢直视叶飞,也不敢忤逆自己的爷爷,她在挣扎着,痛苦的挣扎着。

“所以呢?所以你要怎样处理事情?”

叶飞直勾勾的盯着澹台余年,问道。

就在这时,钟家大院的门口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音响起,一辆黑色的奥迪a8停在了门口处。

紧接着,车门打开,下来一位扎着双马尾的漂亮姑娘。

钟灵!

钟灵的神色有些慌张,瓷娃娃一样的脸蛋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一下车看见自己的父亲和爷爷之后,怔住了,然后抹了一下眼角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而后,钟灵一路小跑到了钟南山的身边,关切是说道:

“爷爷,父亲,你们……你们没事吧?”

“现在没事,但是等下就不好说了啊。”钟南山摇头一叹。

钟灵闻声,赶紧回头,先是看了叶飞一眼,再看向了澹台余年。

不知道为什么,钟灵似乎对于澹台余年的死而复生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和意外,而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求着澹台余年:

“澹台爷爷,求求你了,念在你和我爷爷多年交情的份上,就放过我爷爷好不好?求求你了……”

钟灵求着求着,都哭了,可怜的惹人心疼。

钟灵只是在求澹台余年,也求后面一言不发的贾恒生,还求边上像个傻姑娘一样的澹台子衿。

但是,就是没有求叶飞。

澹台子衿不说话,直摇头。

贾恒生也不敢表态,屁都不敢放一个。

其实这个时候贾恒生的心态应该是崩溃的,他自认为自己和苏北另外两大巨头平分秋色,可以互为对手斗他娘个一辈子。

但是到了最后,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说不好听的,自己给别人提鞋都不配。

最后,还是澹台余年开了口,只见他看着钟灵,摇了摇头,演技好到爆棚的痛心疾首道:

“钟灵,澹台爷爷这个辈分的人,从旧时代到新时代,喜欢讲究规矩两个字,用不好听的大白话江湖话来说呢,就是犯错误了要承认,挨打了要站稳,该死的时候千万不要怕死!”

话说直接也直接,说不直接吧也不直接。

但是话里头的意思很明显,澹台余年要钟南山的命!

这个结果,钟南山心知肚明,贾恒生也心知肚明。

该死的时候,就得死,还得不要怕死!

钟灵没说话,只是转过了脑袋,睁着大眼珠子看着叶飞。

她没有求叶飞,就只是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叶飞。

但是,澹台余年这个时候的脸色却变了,他赶紧对着叶飞喊道:

“叶飞,你……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啊,钟南山这老东西就是苏北一毒瘤,他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就是一个大祸害,不除不行啊!”

“澹台余年,我是祸害?还是你怕吃不到我的家业啊?我要不是好东西,那你就更不是个东西。”

钟南山只是呵斥澹台余年,却没有跟叶飞说话,也没有求饶求救的意思。

很多人啊,风风光光了一辈子,最要命,其实要名,最后要财。

眼下叶飞算是看透了,钟南山算是典型。

终于,叶飞说话了,摆了摆手,先看向了钟南山,笑了笑:

“钟南山,虽然你不说话,但是你把钟灵拉过来我就知道你的意思了,有些话不用开口就你我就能心照不宣了。”

钟南山一愣,然后笑了。

一边可怜巴巴惹人心疼的钟灵一惊一喜,也笑了。

连带着一直很没有存在感的贾恒生,突然之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全场唯独澹台余年,脸色突然之间黑的厉害,语气一下子也冰冷的厉害,眼神有些猩红死死的盯着叶飞:

“叶飞,我奉劝你一句,可不要坏了好事啊!”

“好事?什么好事?做了钟南山,吞了钟家的家业,然后你澹台家在苏北一家独大?这就是你的大好事?”

叶飞突然发难,一句话呛得澹台余年无话可说。

但是,叶飞还没有完。

叶飞一步上前,直接走到了澹台余年的跟前,心胸坦荡眼神直视着澹台余年,喝道:

“老贼头,你知道吗?我遵守咱们之间的契约,是豁出命来的契约!今天你孙女儿出事,我更是豁出命来打算跟人家鱼死网破的你知道吗?现在的我,因为这点破事上了刺隐联盟的必杀黑名单你知道吗?”

澹台余年无话可说。

边上的澹台子衿却身子一颤。

“但是你呢?你在骗我!在利用我!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惺惺作态,还在异想天开!老贼头,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你知道吗?”

澹台余年脸色发白,额头细汗一层。

钟家大院里头,突然之间静的可怕,没有人敢说话。

“老贼头,你知道我的实力,现在也知道我的脾气了?别跟我谈什么狗-屁诚意,我告诉你,我现在心情很不爽,所以我决定,钟家我保定了,谁敢动钟家,我跟谁没完!”

“叶飞,你在开什么玩笑?”澹台余年猛地抬头!

叶飞没急着回答,而是拉着澹台余年的身子,让他转身看着他的请孙女儿,而后说道:

“看见了吗?那是你最疼爱的亲孙女儿,你诈死的时候她比谁都无助都难过!那时候我心疼过她,所以一直很卖力!”

澹台子衿身子又是一颤,低着头,没敢看叶飞。

“但是你看到钟灵了吗?这个丫头是我在苏北最有好感的人,你觉得我能眼睁睁见着她也这么无助可怜下去吗?”

这话一出,澹台余年低头,没说话。

钟南山如遭雷击,整个人直接怔住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儿,牙一咬:

“叶飞,别说了,要我钟家的家业便拿去吧,今天我钟南山怂了。”

说着,钟南山突然双膝一软直接跪地。

直接朝着澹台余年的方向跪了,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老贼头,我求你……求你给绕我一条命,绕过钟灵的父亲,钱我都不要了,但是求求你把我的家留给我!”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突然的让太多的人猝不及防了。

人总是糊涂的,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那个时候死活不能立地成佛。

/2/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