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11章 制怒

“子衿,舅妈对不起你,可是舅妈也是没有办法的啊,怪只怪老爷子太绝情了,汉良为你们澹台家做牛做马,可是到头来呢?什么都没有得到不说,还被老爷子扔出家门,这种事情,我也是心疼汉良还这么做的啊!”

赵双燕一把鼻子一把眼泪的,直接扑到了澹台子衿的跟前,抱着澹台子衿的腿,可劲儿的哭诉。

然而,澹台子衿根本不吃这一套。

那天晚上吕汉良被阿森扔出门,澹台子衿就站在餐厅的门口,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头。

事后,澹台子衿还为吕汉良打抱不平,那天晚上,澹台余年跟澹台子衿聊了很多,也把吕汉良的事情当做重点和澹台子衿说了一下。

干多少活拿多少钱,这是硬道理,也是死规矩,不能因为他是澹台家的亲戚,就给他一个高位让他来祸害澹台家。

这是一粒老鼠屎,弄坏一锅粥的坏事。

这一点,自己的爷爷做的没错!

“够了!不要再说了,趁着我现在没有改变主意,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吧,不然的话我会报警抓你的!”

澹台子衿冷着脸,咬着牙甩开赵双燕,说道。

“子衿,你可不能报警啊,我可是你的舅妈啊,这次你无论如何都要帮帮我!还有叶飞,对对……就是叶飞,我知道,你很厉害,那些人就怕你,子衿,你帮帮舅妈跟叶飞求求情,让他帮帮我好不好?”

赵双燕有点恬不知耻的意味了。

叶飞坐在一边,冷眼旁观,不说话。

澹台子衿摇摇头,声音里头有悲戚,有气愤,还有恨意和决绝:

“你是我舅妈,可是,你害死的,是我的爷爷!我没有把你送进警察局,已经仁至义尽了!至于外面那些人想要怎么对付你,那是你自己的咎由自取,你走吧,赵双燕!”

一句话赵双燕,说明澹台子衿心里头已经不再认可这位年轻的舅妈了。

赵双燕再次瘫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

当初一个神秘的年轻人找上了她,给她划了一个大到没法拒绝的蛋糕,要求她给吕汉良吹枕边风神不知鬼不觉的做掉澹台余年。

这是擒贼先擒王,澹台家没了澹台老贼,家业迟早要丢,到时候他们愿意和吕汉良五五分!

那个年轻人没有标明自己的身份,但是赵双燕可以确定的是,这人来头肯定不小,再者苏北的格局她心里头也明白,所以两人如同姣婆遇上了脂粉客一拍即合,当即就敲定了。

谁曾想,澹台余年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做掉了,半路却杀出了个叶飞。

再往后,那个神秘的年轻人过了河转身就拆桥,掉个头二话不说就做掉了吕汉良。

昨天晚上,赵双燕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不管有没有叶飞这位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不管他们夫妻俩跟那个神秘年轻人的狼狈为奸能不能成功,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吕汉良终究逃脱不了杀身之祸灭顶之灾。

成也好不成也罢,吕汉良没了利用价值,留之又为祸的时候,必死无疑。

说来残酷,可是事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最后的最后,赵双燕才明白了,唯一能依靠,却是自己一直以来心存怨恨的澹台家。

呵呵……百转千回,荒诞不经!

“行了,你自己走吧?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子衿说的没错,能放你走出澹台集团的大门,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最后,叶飞发话了。

到这个时候,赵双燕已经无话可说,从始至终,自己就是个一个自作聪明的蠢货,到处闹笑话。

今天在这里,再次闹了个笑话。

她以为最世界就她最聪明,最后才明白,全世界就她最蠢!

赵双燕面如死灰,行尸走肉,没有再挣扎,无力的起身,落寞的出门。

就在赵双燕走到门口的时候,澹台子衿突然叫住了赵双燕:

“等等!”

赵双燕停住脚步,回头,但是确实叶飞摇摇头送客出门了:

“赶紧走,这儿没你的事!”

赵双燕看着澹台子衿,澹台子衿看着叶飞,最后,澹台子衿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走吧走吧!”

偌大的澹台集团接待室里头,叶飞关上门,里头就他和澹台子衿两个人,叶飞点了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说道:

“我知道你想问那个幕后黑手的意思,没必要,她给不了你有价值的消息!虽然是她唆使的,但是牵头之后便没有她的事了,说来的,赵双燕知道的并没有吕汉良的多,这也是她为什么还能出现你面前的原因。”

“嗯。”

澹台子衿站在窗前,情绪低迷,只是嗯了一声。

叶飞没有多说话,就坐在一边抽着烟,静静的陪着,不急不躁。

半天之后,澹台子衿回头,看着叶飞,脸上有未干的泪痕,问道:

“叶飞,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爷爷的死的不是意外?”

“没错!”

叶飞没有否认,很干脆的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澹台子衿走了过来,有些不高兴了。

“很简单啊,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一眼就能看出赵双燕在撒谎吗?因为她太急了,这人啊,尤其是喜欢自作聪明的人,可千万不要在脾气火爆或者情况紧急的时候自作聪明,会破绽百出的。”叶飞笑道。

澹台子衿眉头一皱:

“这和你不跟我说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着了,你不觉得你和赵双燕很相似?”

“叶飞!你这话什么意思?”

澹台子衿一拍桌子,顿时火气上头。

屋子里头,气氛一下子就变的剑拔弩张了起来,一触即发。

这时,叶飞却笑了笑,摇摇头,带着讨好意味的嗔怪道:

“子衿,你看看你,脾气又来了!你爷爷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就没教过你制怒?”

“制怒?”澹台子衿眉头一皱。

“是的,制怒!教父这本书你看过没有?里头有一句很经典的话,说千万不要去憎恨你的敌人,这会影响你的判断!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了两个字,制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