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56章 入赘

澹台明镜两夫妻一听这话,大吃一惊啊。

“对,提亲!信陵这孩子也老大不小了,对你们家子衿又一直都有意思,两人在留学的时候认识,双方印象都不错!年轻人嘛,脸皮子薄,不敢说,那就让我这张老脸来说了啊……哈哈。”

穆平原哈哈笑道,口气很是自信,仿佛他一出马,就一定会手到擒来的样子。

“爷爷!你说什么呢?”

这是穆信陵的声音,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到这个时候,还害羞?还害羞怕丑,子衿这么好的姑娘可就要跑了啊!”

穆平原嗔骂道。

骂完之后,不等别人说话,又说道:

“其实我也知道,余年刚走,尸骨未寒的,提这事不好。但是话又说回来,澹台集团一下子少了余年这根主心骨,麻烦会不少,子衿呢和信陵两人也般配,要是能成好事的话,澹台家的事情,我们穆家也好有个过来帮一把的说法啊。”

这话一出,澹台明镜夫妻两人连连点头:

“穆叔叔啊,这哪里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啊,这分明是你们穆家的一片好心啊,爸如果泉下有知的话,肯定会笑开了花的。”

“对对,如果能和穆家皆为亲家,那是我们澹台家的福分啊!好事,是好事!”

……

果不其然,穆平原是要来提亲的。

提亲说来是好事,但是仔细一推敲,这其中的猫腻玄机可就大了啊。

澹台家到了澹台子衿这一代,就这么一根独苗,还是个女人。

到底是澹台子衿加入穆家以后,以后澹台集团姓穆呢?还是穆信陵入赘澹台家,做个上门女婿?

叶飞点了一根烟,靠着不起眼的墙角处,透着玻璃看着客厅里头。

穆平原钟南山等人是背对着叶飞的,但是澹台子衿一家子是面对着叶飞的,从这个角度,叶飞可以清晰的看见澹台子衿那张清冷的俏脸。

而澹台子衿也注意到了叶飞,一身素装的澹台子衿同样很美,端庄秀雅,微蹙着眉头看着叶飞。

叶飞脸色挂着淡淡的微笑,眼神和澹台子衿隔着玻璃对视着。

其实,在这一刻,叶飞心里头已经下了一个决定。

那就是,如果澹台子衿答应了穆家的提亲,叶飞转身撕了特别顾问的聘书,然后要么自己开发玄武区的那块地王,要么转手卖了不滩这趟浑水。

“子衿,你放心吧,如果你嫁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而且,从此以后,澹台家的事情,就是我们穆家的事情!”

穆信陵突然起身,直接表白。

“哈哈……信陵啊,你这是表白还是求婚啊?要是表白你得准备束花对不对?要是求婚,也得那个戒指啊?哈哈……”

钟南山笑哈哈的,似乎乐见这桩好事。

“我……我……”

穆信陵一下子脸红了,无言以对。

穆平原笑着摇头,替自己孙子辩解道:

“这事不怨信陵,怨我,是老头子我自作主张,也没跟信陵商量一下。”

穆信陵突然一拍脑壳,灵机一动,说道:

“我……我这就去买!”

澹台子衿全程没有表情,只是看着叶飞,眼神复杂,面无表情。

终于,澹台子衿说话了:

“不用了。”

“哈哈……确实不用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这些场面上的东西,都不是重点。”澹台明镜笑道。

“是啊,信陵这孩子,年轻有为,又是一表人才的,跟我们家子衿很般配呢!”吕汉琳也笑道。

穆信陵则是喜出望外,单膝跪在澹台子衿跟前,大许诺言:

“子衿,你放心,戒指什么的,我一样都不会少你的,而且,我还给你一个全苏北外加全华海滩人的都羡慕的婚礼!”

澹台子衿低头,依旧是面无表情,静静的看着单膝跪在自己跟前的穆家大少爷。

略作停顿之后,澹台子衿开口了:

“穆爷爷,信陵哥,我本身是不排斥这门婚礼的。”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因为都听得出来,本身之后,还有个但是。

果不其然!

“但是,澹台家到了我这一代,只有我一个人,外嫁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信陵哥愿意,我希望可以入赘澹台家!”

“入赘?”钟南山一愣。

“什么?入赘?”穆信陵一惊。

“入赘?”

澹台明镜夫妻两人面面相觑。

这时,一直笑呵呵的弥勒佛一样的穆平原说翻脸就翻脸,一拍桌子,直接骂道:

“胡闹!信陵是我们穆家的独苗,怎么可能入赘你们澹台家?”

穆平原一翻脸,场上的气氛立马就变了。

这是个大人物,华海滩来的大人物,苏北人招惹不起。

喜爱做和事佬的钟南山赶紧劝道:

“老穆,好好的,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气,消消气!”

“老穆啊,你还是老样子,古怪脾气!”一直没开口的贾恒生开口了。

澹台明镜两夫妻,见女儿惹怒了穆平原,赶紧责怪澹台子衿道:

“子衿,你说什么?太没有礼貌了,看把你穆爷爷给气的!还不赶紧给穆爷爷道歉?”

“子衿,快给穆爷爷道歉啊。”

“我又没有说错,为什么要道歉!”

澹台子衿很倔强,看上去理直气壮底气十足。

但是外头的叶飞清晰的觉察到,这姑娘握着拳头,咬着牙齿,水汪汪的眼眸子里头闪着泪光。

是的,她没有说错。

但是,全场没有一个人给她撑腰,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没有。

身后,最疼爱她的澹台余年遗像挂在墙上,笑容和蔼,不知能不能真的看见孙女儿的委屈。

穆平原板着脸,不说话。

偏偏这种板着一张臭脸的样子,让客厅里头的气氛沉闷的厉害。

这是穆平原惯用的一种冷暴力,借用自己的身份来压死人!

“子衿,为什么要入赘啊,穆家也就我这一棵独苗啊!”

穆信陵是个没有主见的,也或许在他的心里头,澹台子衿还没有重要到值得他抛弃一切的程度。

“那我只能说对不起了,我拒绝这门婚事!”

澹台子衿突然起身,站在众人中间。

这种居高临下的视角,会让她很有底气,更加大胆一点。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