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31章 阿森

“先生和小姐回来了?”

系着围裙的保姆何妈是个两鬓已经有些斑白的老妇人了,一见澹台余年回来,赶紧上来问候。

澹台余年将手上的拐杖递给了那位跟着自己有些年头的木讷年轻人,对着何妈直接说道:

“给我准备一下,今天我要亲自下厨,给子衿做一盘她最爱吃的锅包肉。

“哎哎,好的先生,我这就准备。”何妈赶紧点头。

“爷爷,我上去换个衣服,等下我陪你一起做锅包肉!”澹台子衿笑嘻嘻,然后蹦蹦跳跳的上了楼。

澹台余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神情木讷呆板,但是体格很是精壮干练的年轻人将拐杖放好之后,给澹台余年倒了一杯茶,而后一动不动的站在一边,像个木头人一样。

澹台余年看着楼上宝贝孙女儿的房门,眼神突然复杂了起来,然后一声长叹:

“唉……”

而后,澹台余年喝了一口茶水,微微转脸,轻声说道:

“阿森,你说,我这么做,对吗?”

阿森就是那个站在那儿都会跟个木头桩子一样没有任何存在,也丝毫不引人注意的木讷年轻人。

“先生,目前来看,这是最好的也是最正确的决定。那个叶飞,比谁都靠谱,也比谁都强大。”

阿森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很笃定。

“嗯。”

澹台余年点点头,没再说这个话题:

“行了阿森,你下去休息吧,以后我要是不在了,你就是豁出命,也要保住小姐安然无恙,知道吗?”

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的木讷年轻阿森听着这话,突然脸色大变,低头沉声叫了一句:

“先生?”

“下去吧。”澹台余年摆摆手,示意不要多说。

木讷年轻人阿森很干脆,脸色恢复木讷呆板,一点头,直接走到了一楼侧面小屋里头去了。

澹台子衿换了一身居家的粉色系套装,天真可爱,一跳一跃的下了楼,搂住了澹台余年的胳膊。

但是,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了屋子里头少了个人。

当然了,也许阿森在的时候,澹台子衿也没有察觉到身边有这么一个人。

“爷爷,走,我们一起去做锅包肉吧。”澹台子衿开心道。

澹台余年笑眯眯的看着子衿,点点头,赶紧起身:

“好,走,做锅包肉给我的宝贝孙女儿吃喏!”

就在这时,门铃声音响了。

澹台子衿一听,赶紧说道:

“爷爷,我去开门。”

澹台余年笑着点点头:“嗯嗯,好孙女儿。”

澹台子衿开门,门口站着一位中年人,面相颇为英朗,眉眼之间和澹台子衿还有几分相似。

“子衿,回国了也不去舅舅那儿看看,连电话也不给舅舅打一个?”中年人一见澹台子衿,就笑呵呵的嗔怪道。

是的,此人是澹台子衿的小舅舅,也即是跟随澹台子衿那位没什么大本事没什么大志向的父亲定居加拿大的母亲的亲弟弟,吕汉良。

澹台子衿见着吕汉良,喜出望外,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珠子,很惊讶又惊喜的说道:

“舅舅,你怎么来了?”

“怎么了?你不到我那儿去,还不许我到你这儿来?”吕汉良假装板着脸。

“没有没有!爷爷,快看,舅舅来了。”

澹台子衿赶紧对着里头的澹台余年喊道。

澹台余年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不过,与澹台子衿的高兴情绪相反,澹台余年的眉头皱了一下。

似乎,对于吕汉良的到来,并不是很欢迎。

不过,澹台余年还是客气的说道:

“汉良来了啊,别在门口子站着了,赶紧进来吧!”

“哎哎,老爷子,你这身体啊是越来越硬朗了啊!”

吕汉良拎了两瓶特供国酒,还有一盒千金难求祖树好茶,笑哈哈的进了屋子。

澹台子衿关上门,欢呼雀跃的跟上。

澹台余年拄着拐杖,瞥眼看了一下吕汉良手里头拎着两瓶酒,眉头一皱,没啥好脸色道:

“医生说我肝不是很好,少喝酒,我都戒酒半年了,你还拎着酒过来干嘛?嫌我命长啊?”

这话一出,吕汉良顿时脸色难看了许多,有些尴尬,但是有没有忤逆的胆气,只好陪笑道:

“对不住对不住,瞧我这脑子,一天天忙的,把这事给忘了。”

澹台子衿跑到澹台余年的身边,拉着老人的胳膊,忍不住说落道:

“爷爷,你干嘛对舅舅这么凶啊?”

一见澹台子衿,澹台余年立马就变了脸,笑呵呵的。

而后,澹台余年摸着澹台子衿的脑袋,笑着说道:

“子衿,去厨房帮下徐妈吧,我有些事情跟汉良说一下。”

澹台子衿有些意外,怔怔的看着澹台余年,道:

“爷爷,说什么事情啊,为什么我不能在边上听着啊?”

“听话,去吧。”

老人态度很坚决。

吕汉良也跟着劝道:“子衿,你就听老爷子的话吧,舅舅确实跟你爷爷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谈的。”

“好吧。”澹台子衿有点不开心,嘟着嘴答应道。

客厅里头,就只剩下澹台余年和吕汉良两个人,澹台余年直接坐在沙发上,没抬头看吕汉良,直接问道:

“说吧,这么晚了跑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吕汉良坐在老人的对面,一脸谄媚讨好的样子,笑道:

“还是老爷子了解我,这一家人就是一家人。”

“哼,少来这套,直接说事。”

在澹台老贼面前耍心眼,吕汉良确实没有一点班门弄斧的觉悟啊。

吕汉良也没有过多废话,直入主题,脸色认真凝重的问道:

“老爷子,我听说你把玄武区的那块地拿出来开发了?”

“是的。”老人喝着茶,点点头。

“是交给一个外人,而且是白送给人家的?”吕汉良又问道。

澹台余年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直接承认:

“没错。”

这下,吕汉良的脸色变了,语气也变了,三分不解,七分不悦,说道:

“老爷子,我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不明白我为什么没把这块地交给你,而是交给了外人?你大晚上的过来,无事不登三宝殿,不就是想问这个?”

澹台余年抬头,语气一下子就不客气了许多。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