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87、时间抹不去的执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87、时间抹不去的执着

此时在沛黎眼前的男人脸上带着自信,似乎就在刚才他想通了一件困扰他很久的事情,于是不解地看向他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看到沛黎一脸的好奇成穆熙低头在她的的耳边轻生对她说道:“你还记得那天码头上的事情吗?”

听到男人说这话,沛黎低头想着那天自己所探查到了所有事情,还是不明白地摇了摇头。那天的事情太对,她可不知道这个男人所只的是哪件事情。

见她还一脸的盲然,成穆熙好心提醒道:“那天在车里你用异能看到的那个可疑的小混混,另外管风说的在码头上发现除了管绍彦的人,还有另外一波人在袭击殷段弘。”

听道他的提醒沛黎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你是猜测殷姨就是……”

“没错!”

沛黎在听到成穆熙肯定的话后,突然举得殷姨这样做很傻,她的实力显然对上“可是她的动机有又是什么呢?难道她不管丁凝了?”

“她应该有她的理由,不过今天她应该是被某种原因刺激到了,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无论她出于如何的动机都不能原谅。”

沛黎听到他的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哎!你说的我明白!”确实是这样的刚才的一切要不是因为那里凌反应及时,那么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她还不确定殷姨到底是因为看到谁受了刺激,但是她能做出现在这件事就无法让她原谅。

抛开跟她有仇的人和这几个身怀异能的男人不提,就是是在场的人,都是无辜的他们根本就不应该为她的仇恨买单。不过她确实也有点心疼殷姨,毕竟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女儿过了这么多年,她多少还是有些心疼的。

想到这里沛黎轻声对他问道:“熙。你打算怎么做?”

沛黎问出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她想知道这个那人下一步怎么作,还有就是多少给殷姨求求情。毕竟认识一场了无论怎么样她必定是有着她自己的无奈。

“她的处理,应该和我没有关系!我最多只是会推波助澜让事情加快发展。不过要是这个女人再过分,我可不保证我会不会出手了!”

“嗯!”

听到他这话,沛黎多少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现在这样处理已经是这个男人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所以并没在继续问说话,只是乖巧的点点头。看到她必须要自己去警告下殷姨呢!负责一旦把事情闹得更大真的不好收拾。

就在这个时候,成穆熙看了一眼此时额沛黎对她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下,一会儿我们一起离开!”

“好!”

当成穆熙再次返回警戒线内的时候,殷家的家主已经解开了对成穆熙他们三人的误会。他也不是傻子,他们几人刚才距离他那么近,要是这三人真的其中有人要杀他,断不会配上自己的姓名。要知道他们的异能一旦开启完了,那就和正常人无疑。

看大他这个表情,管风不客气的说道:“殷家主,我们并没有说谎,对你下手的人另有其人,你还是想想曾经你得罪过谁和那些人有深仇大恨吧!这都把炸弹送过来了……”

此刻的殷家主在管风的这句提醒下,很快就明白了什么意思,于是他表情严肃地对站在他身边赔礼道歉的翡翠公盘主办方的主管说道:“告诉保安,现在在现场的人一个也不许放过,挨个检查身份,登记完把之后把他们的身份的档案给我!”

没错刚才管风没有说的后半句,就是暗指这个放炸弹的人竟然能这么迅速地再次把炸弹送到这里,那也说明了一点就是此人刚才很可能就在现场。

“是!我这就去办殷家主!”官方的负责人听到他的话殷勤地说道,没办法现在已经得罪了这几尊大佛,那就人家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了!

就这样原本在围观的群众,被官方派过来的人包围住,开始一个个盘查起来。沛黎自然也在这些人其中,她并不着急走,而是在一边看着成穆熙那般的情况。看到他们几个人似乎商量了什么,之后便像是达成了什么共识一样各自散去。沛黎她就知道他们那边应该说处理完了。

不过成穆熙并没有马上向她这边走过来,而是走到了跟着管绍彦售后的叫凌的男人身边说了什么,沛黎在远处看那个男人明显的一僵,接着他变又跟着管绍彦离开了!

做完这件事之后,沛黎终于看到成穆熙向她这边走了过来,他来到沛黎附近的保安处,对着他说了写什么,保安立刻表情变得十分恭敬地对他点点头,接着就把沛黎身前的警卫线拉开,示意她可以从里边出来。

看到这样沛黎点头示意,接着出来之后走到成穆熙的面前对他问道:“事情都处理好了?”

“还没有,事情你也看到了现在也不能马上有结果,所以大家决定各自先回去收集情报,不过具体怎么样应该会各自单独行动吧!”

“哦!”

听到他这么说配给并不意外,毕竟他们这几个人都有各自的势力,而且还向来不对盘。

然这样那么他们也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于是沛黎直接对着身边的男人说道:“那这样,我们先走吧!我看今天的拍卖是无法进行下去了,我现在要去解石室去把玉杰接回来。还要去楼上看看丁凝。”

“嗯,走吧!我和你一起去!”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同意的点点头。就这样他们走了几步走后,沛黎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他问道:“对了,孙教授和管樱呢?怎么刚才我就一直没有看到他们!”

见沛黎提起他们两人成穆熙对她说道:“他们两人发生爆炸的时候,并没有在房间里。刚才我拍了赌石以后,孙教授直接去了解石室去开翡翠了。不过也幸亏那个时候他没有在,否则又会有一个人受伤了。”

听到教授没有事情,沛黎松了一口气,虽然孙教授平时不是很正经,不过这几年下来,沛黎却是承认的,他教自己十分的用心,与其说他们的是师徒有时候他更觉得他们像是朋友。

既然是顺路,她也不打算多做停留,直接对成穆熙说道:“既然是这样,正好一起过去了!”

“嗯!”

于是他们就直接迈开脚步离开了现场。此时在警戒线内,剩下的几个人并没有离开。管绍彦看着跟在成穆熙身边一起来开的女人难得说道:“没想到成少还真的看上那个丫头了?”

殷段弘听到他这么说,淡淡地回复了一句:“你认识?”

“几面之缘,这个女孩曾经可是让我在S市丢了大脸的!没想到几年不见竟然勾搭上了成穆熙!”

很明显管绍彦这句话是跟殷段弘说的,不过似乎殷段弘对这些事情并不感兴趣,见他脸上依旧没有沈表情,管绍彦继续说道:“殷段宏告诉你妹妹,基本没有戏了!”

听到他这句话,殷段弘终于抬起头,看着沛黎他们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背影说道:“我没兴趣,再说殷家和成家向来不对盘,殷千瑗怎么喜欢成穆熙都不可能优结果的!”

“不!你没有懂我的意思,我的意思说你们殷家的女人即使在喜欢他,他也不会有什么看上她的。”

听到管绍彦这么说,殷段弘的眼神眯起对他质问道:“你这是在贬低我们殷家吗?”

“不,我可没有这么说!”

“……那就别无聊地八卦这些事情!”

炸弹的分割线

这边成穆熙和沛黎离开了爆炸现场准备往解石室走去,刚刚来到解石室的门口,就看到从楼上下来一个美女。

此时她的神色有些慌张,微微一惊凌乱的头发,可以看得出之前她十分的焦虑,她在下楼之后,本来是要往刚才爆炸的地方跑,可是刚刚跑出了两步突然回头跑到他们的眼前。

与其说她是在跑,更应该说她是在看到成穆熙和她之后,直接冲到了他们面前,沛黎这才看清楚这个女人正是之前见过的齐雅那个M国的官方鉴定师。

只见她还没有她站稳,就听到她用焦急的声音对他们问道:“教授呢?孙教授呢?”

沛黎看到她这个样子有些愣住了,不过当她反应过来想要回答她的时候,却被上的成穆熙上前直接拦住她的话头,只听到他用十分沉稳地语气对她问道:“你有什么资格向我问起他?我记得这几年龙渊会给你的保护,你都对此不肖一顾!”

齐雅听到成穆熙这么说,深呼了一口气,努力地压制住心中的焦急对他说道:“成少,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不过我当时真是只想跟那个人证明,我一个人可以帮到我所喜欢的事情。”

齐雅的语气十分的焦急对成穆熙解释着,不过成穆熙倒是并不打算放过她,直接用冰冷的口气对她陈述道:“一个人可以?你知道你为什么现在能平安无事吗?你每天的生活都是有我们的人来暗中保护,要不你怎么可能这么顺利地坐上M国的官方鉴定师。这些可都是你一直恨着的男人用自己的时间换来的!”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

齐雅没有想到想在会听到这件事,有点不可置信,她一直以为她今天的成就是靠着自己的努力,结果背后却还是摆脱不了那个男人身影。

这边齐雅还在消化刚才的事情,沛黎又接着成穆熙的话头说道:“孙教授是龙渊会的雕刻师,这一点你知道吧!他之所以会尽龙渊会也是因为你,他的条件是给龙渊会无偿卖命十年,让他们派人来保护你。”

“……”

“齐雅……你应该不知道,在孙教授教我学鉴定的时候,他就在最初常常给我讲到一半就会不自觉地就看向窗外了,就向教我是在补偿某人一样。当我就是问教授在看什么,他的回答就是,估计那人看到我竟然叫人鉴定,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沛黎的的声音很缓,不过字敲击在齐雅的心上,当她听完这些的时候的心里感觉到慕名的酸楚。

沛黎这边说完这些话,在看着齐雅的时候,发现那个女人眼神已经没有了焦距,脸上虽然出奇的平静,不顾沛黎感觉到她的气息有些紊乱,过了一会儿只听到她喃喃地自言自语道:“那个大傻瓜,真的是大傻瓜!”

成穆熙和沛黎听到她说这句话相互对视了一眼,没错刚刚他们是故意这么说的,沛黎在听到成穆熙刚才说的那些话之后,立刻反应过来他这是难得好心要帮孙教授了,于是很配合他的继续添油加醋,有时候人要爆发出冲动的情绪,就要受到一些刺激不是吗?

不过他们两人说了这么一堆话之后,并没有见到她优任何的反应,期初还有些失望。不过听到她这样说,多少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的用意没有白费,只要她知道了这些应该距离和孙教授和好不远了吧。

不过能,猛料还是要下足了,才会法效的快。这边待齐雅说完话,沛黎只听到成穆熙说道:“如此我们话说到此了,和你没有关系的人,齐雅小姐你也不用去关心了!”

他说完就拉着沛黎,转身潇洒地往解石室走。这边齐雅听到成穆熙这么说,脸上有写不好看,不过这也是怨她自己,刚才自己的一时说了错话。不过想到她到楼下的目的,齐雅还是跟在了他们两人的身后,希望可以从他们的口中得知孙教授的下落。

沛黎和成穆熙自然是在发现她跟着他们,和成穆熙并排走的沛黎轻声说道:“她还在跟着我们!”

听到沛黎说的话,男人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嘿嘿!还真是期待呢!要是成了,一定要教授请我们吃饭!”

“……”

听到沛黎这样开心地嘀咕,成穆熙又侧头看了一眼他,真的是容易满足的小女人。

终于两人来到了解石室。因为成穆熙事先也不知道孙教授和管樱的具体在哪个房间,所以就直接和沛黎去了玉杰所在的解石室,沛黎用和平时和玉杰商量好的敲门暗号,敲了敲门。

没过多一会门就门就动外向内打开,因为知道是沛黎,玉杰开门之后,上来就是一个熊抱?双臂挂在沛黎的胳膊上说到:“你可算回来了,刚才真的是吓死我了!”

此时沛黎被玉杰抱着,她反射性起回抱住她,对她拍了拍肩膀说道:“没事了,我这不就回来了。”

听到沛黎这么说,玉杰点头认同地回复道:“嗯,没事就好呢!”

就要在她说然,此刻房间内又响起了一个好听的女生,注只听到此刻女生中透着焦急,对着沛黎他们问道:“沛黎、成少?外边的情况怎么样?管风和沈逸明没有受伤吧?”

沛黎听到这个熟悉的女人惊讶地看向出现在这里的管风,她没有想到自己连找都不用找,自己就出来了,找到了管樱就说明孙教授也和她在一起。

于是她对管樱微笑地点头说道:“不用担心!樱樱姐,管风和沈逸泽都很好!没有受商,他们此时还在处理事情,估计他们一会就会给你打电话了!”

“那就好!”管樱送了一口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沛黎身后的齐雅终于忍不住上前向他们问道:“我想问下,孙教授在哪里?”

听到她说这话,屋内几人视线走集中在了她的身上,似乎是才发现竟然门口还有第三人,听到她的问话,玉杰刚要开口,就被沛黎已经眼神止住了话头。

所以这次就听到沛黎用疑惑地声音说道:“哎,是啊!孙教授怎么没有在屋子。”

由于接到了沛黎的眼神,玉杰直接换上了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道:“孙教授……刚才我看他还在房间里呢!怎么这会不见了?”

这边齐雅听到沛黎这么说立刻脸色就不好看起来,对他们几人质问道:“嗯?你们怎么不知道?外边这么危险,难道你们都不知道是不能让人出去的吗?”

见她这么说自己,沛黎说的话很是气人:“当人不知道啊!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谁可能会有这个预警,再说了孙教授可是活生生的大活人,怎么可能听从我说的话呢?”

“可是你们都不问一下的吗?”

“问了,他说一会儿回来!”玉杰用甜甜的声音无辜地说道。不过她心里却在想,先是不告诉他教授只是去了一趟侧厕所而已。

不过显然齐雅并不知道玉杰的心思,只见他继续用近乎于喊的声音说道:“孙教授,但是到底去了哪里呢?”

这次她的声音很大,像是发泄某种情绪一样,沛黎也有点震她这次竟然喊出了这么大一声。

就在她喊完的一会,在场的很多人都被她这样一句话吓了一跳的时候。刚刚来到在门口一个人,听到里边叫自己的名字,用疑惑地声音问道:“是谁说找我?叫这么大声,害怕人不知道到我吗?”

听到他这个声音,此时屋内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门口,没错此时站在门口的正是齐雅一直找的孙教授。

听到熟悉的声音,又加上见到自己喜欢的男人,齐雅的此时脑海里一直紧绷的那根脑弦终于断裂。

此时她也估计不了其它的,而是直接冲到孙教授的面前,双眼望着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啊。岁月对于他,并没有偏爱,经过了十年的洗礼,此时在他的脸上已经看到了细!并且留了胡子的男人,虽然显出他有威严,但是却没有年轻时候帅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自己还是依旧喜欢他,虽然她自己死也不承认,但是自己心里所想的还是十分地清楚的。

这边刚刚回来的孙教授只觉得眼前有一阵风刮过,接着便看到自己的眼前站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自己在梦里想了上千个日夜。看着她来到他的眼前,目光闪着复杂的情绪,并且此时还死死地看着自己,他不由得开口问道:“怎么了?齐雅?”

不过回答他的并不是她的话,而是站在他身前的女人一顿暴打,只见奇雅一边砸着孙教授的胸膛一边说道:“你这个傻瓜,怎么能为了保护我,不要你的自由呢?你知不知道这些要不是有人告诉我,你可能就白白付出了,我也很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哦啊?”

这边原本想要阻止她动作的孙教授听到她这么说,原本举起的双手又放下,垂在了两侧,轻轻地回她回复道:“我知道!”

这句我知道像是一把钥匙一样,彻底地把齐雅刚才一直隐忍的情绪全部激发了出来,只听到她用哽咽地声音说道:“傻瓜!你真的是大傻瓜!我怎么一直喜欢你这样的傻子呢!”她边说着,边恨铁不成钢地锤着孙教授的胸膛。

听到她这句话,孙教授直接伸出手,把眼前的女人搂在了怀里说道:“是啊!不过是你,我愿意!”

------题外话------

今天更新奉上!(*^__^*)嘻嘻……!孙教授的坑终于揭开了!第一圈不明白的亲们明白了吧!这一对是最后隐藏的CP了!

南南写这的时候心里堵堵的!不过还好他们在一起了!

今天谢谢:光井微钢的月票!明天继续!么么哒!谢谢大家的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