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73、站在他身边的资格!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3、站在他身边的资格!

丰和酒店的的的宴会厅内,灯火通华贵异常。不过此时原本应该热闹异常的宴会厅内,气氛却是十分的诡异。在场的贵妇千金们脸上都带着诧异的神情看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少女。

不过被她们围在中间的少女却是和大家的表情相反,此刻的她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淡定扫视了一样在场的众人,最后把她的视线停留在了自己眼前的两人身上。

看着她们两人先是和众人一样显示露出错愣诧异的表情,但随后在他们的脸上就很快闪现出了一丝嫉妒,不过这丝嫉妒的表情却是被她们两人掩饰的很好。

沛黎看着她们两人脸上露出的表情并没有意外,不过既然自己的身份已经被玉杰挑明了,那么她到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还能怎么说。

果然不到一分钟之后,最先反应过来的殷千瑗不确定地看着玉杰对她问道:“玉小姐,你应该明白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讲,你这么空口无凭地说她就是玉石缘的股东,你是在骗小孩子吗?”

站在沛黎身边的玉杰,此时听到她这话差点气得翻起了白眼,她是在没有想到她都已经这么明显地把话挑明了,这个女人竟然还能把她的的话顶回来。但是她又不能反驳,毕竟此时最好的回击就是沛黎把象征着玉石缘的身份令牌拿出,可是谁又能提前遇见到今天发生的这个情况呢,想到这里玉杰不由为难地看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好友。

这已看过去她美艳的小脸上,立刻绽放出来笑容,因为她看到沛黎已经从她随身带着的手包中掏出了一块翡翠令牌,只见这个玉牌除了一面和上两个在媒体的面前展示的玉牌雕刻图案相同,在玉牌的背面还精致地雕刻着一个黎字,没错这就是象征着玉石缘股东身份的翡翠玉牌。

看到这个玉牌出现,沛黎的身份不言而喻,在场的众人心里十分清楚眼前这个女孩的身份必是像玉杰之前说的一般。

想到这里众人的看沛黎的眼光已经不同了,要知道在场的贵妇大多数都在玉石缘购买过翡翠的,因为有购买玉石的经验,她们十分了解这家珠宝集团所出品的玉石。

这个玉石集团刚开业的时候,就是走的中高端路线。原本外界对它的翠在并不看好,可是神奇就在于这个珠宝竟然存货了下来,并且在刚成立的那两年频繁地爆出极品的翡翠。

极品翡翠的现世势必会引来多方的关注,还有各类喜爱翡翠人的购买。这家集团确实一反常态地并没有对消费者漫天要价,而是直接给出了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虽然前期吃了一些愧但是这却让她们积累了良好的口碑。

而且正因为他们只专一经营玉石这一类饰品,所以才会有精力把这一块做得十分的精细,从而迅速地占领市场成为了华国不可忽视的珠宝集团之一。

看着沛黎拿出的象征着身份的玉佩,殷千瑗和闫确实无言以对。看着她们两人还有些震惊的神色,沛黎脸上扬起微笑。

玉杰看到身份玉牌带着,立刻来了劲地,直接对殷千瑗说道:“你也看见了吧!我可没有说谎,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听到玉杰这话,殷千瑗神色很不好看地看着他们,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哼!即使这样又能怎么杨,一个卖翡翠的玉石店的想成为成家的未来主母,那也是吃心妄想的。”

见殷千瑗还不死心地攻击自己,沛黎终于忍不住地对她说道:“哦?看来你只是用身份来衡量了,不过我倒是觉得这里哪个女孩都有资格就你没有!”

听到沛黎这么说殷千瑗直接余怒地对沛黎质问道:“你……周赔礼你什么意思?”

听到她的话,沛黎会给了她一个无辜的表情对她说道:“我没什么意思啊!只是说了句实话而已。殷小姐你应该清楚,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直接点明比较好……”

在场的众人听到沛黎这话,似乎像是被点醒了一般,他们这才想关于四大家族关系的传文,说起来龙渊会和炎冥会可是历来不和的。

那也就是说殷千瑗想进成家的门,基本是可能的。而且现在只是殷大小姐一个人的想法,成家少主都还没有发话呢!想到这里现场的很多人不由得后悔听到刚才那些了。

殷千瑗见沛黎又一次对她拆台,而且这一次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她不由得眼中划过一丝恨色。

刚才她所说的虽然是事实,但也是她最不愿意承认的事情。她一直觉得正是因为这个理由,那个男人才把从没有把自己放进眼里的。

如果沛黎此时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补到的,大姐是谁不给谁面子啊!她可是从进来到现在就一直在受着她带来的语言攻击呢。

而此时在殷千瑗身后的何青曼听到沛黎只用了一句话就把一向骄傲的殷千瑗话噎得无力反驳她也不由得生出了其他的心思,刚才她早殷千瑗的身后可是把她的表情看得十分的清楚,看来自己大哥没有分析错殷千瑗想进入成家根本就不可能,那是不是标明自己有机会呢?

就在在场的人各怀心思的时候,这边的沛黎已经觉得留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意义了,既然送给自己请帖人的身份她已经明确了,那她心里也多少也松了一口气。

于是她潇洒地起身变向宴会厅的门口走去,并且在走之前还嘱咐玉杰和方静珊不要多呆。看着她离去的背景,在场得众人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很多人都庆幸刚才自己没有冲动地张口说话,要不真傲是那个女人来找后账他们都不知道怎么收拾……

可是事情远远并没像沛黎想的那么简单就结束了,要知道站在殷千瑗身边的闫可是在后半段一直没有说话的。

此时她目送着沛黎离去的目光中带着狠绝,嘴角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她见围观的众人已经散开,大家偶三、两成群地在一起说话,她上前直接把殷千瑗拉到了角落里对她安慰了两句。

待安慰的话语说完,只听到她用平静的语气缓缓说道:“这个女人果然有两下子,要不怎么会被成少看重?不过她失败就在于得罪了我们,她现在可不是成家的人,我到要看看她还能抵抗得到武力上的攻击?”

“哼!就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而已,自以为她很了不起,那么我就让她在这个世界消失。”殷千瑗说完用对身边的闫说道:“你安排好了人吗?”

听到殷千瑗这么说,闫瑗爽快的点头说道:“嗯,人已经早安排好了!我刚才已经安下了红色的行动按钮,估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接到消息了……还真的期待外边所上演的好戏呢……”

豪门的分割线

沛黎从宴会大厅离开之后,就直接出了酒店上了自己的车,上车之后她先是仔细地检查自己的车是否完好,确定没有任何被人动过的痕迹后之后,她迅速的启动车子,离开了现场。成穆熙给她安排的保镖,沛黎已经在前几天充分证明了自己有能力保护她自己的时候,请他收回了,她真的不是嫌弃那个抱歉先生,而是因为他的存在已经完全影响了自己的正常生活,设想一下谁都受不老自己在上课外边还站着一个黑衣人等着她这样的事情。

此时已经下午四点,因为下午就已经开始的宴会,让本应该在这个时间人流最多的盘山路上却一反常态地人流稀少,从摇下来的车窗外还不时地传来外边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和局主要岩壁上海鸟的啼鸣声。

似乎这一切的景象都再正常不过,可是如果是经常开车走这条路的人,就一定会怀疑今天的异常,可是沛黎今天确实第一次走这条沿海公路,所以她此时倒是没有察觉到得任何的意外。

就在专注地开车行驶到半山腰的公路上时,突然听到了前面有汽车的声音,她闻声望过去发现在她的前方不远处的的,一个公路的拐弯处,拐过来了四辆可疑的黑车。

一开始沛黎并没有觉得他们可疑,只是按照正常的驾驶速度降低行驶的车速,给他们让行。

可没有想到对方的根本就是冲着她来的。只见在四辆车子中,开在最前面唯一坐着一个人的黑色轿车车速开的极其的快,这辆车内的人看到沛黎的轿车像是发现某个目标一样,直勾勾地地向她所开的车撞了过来。

此时坐在车内的沛黎,看着想着自己开过来的黑色校车吓了一跳,她本能地打转方向盘避开两个车子的正面相撞。

可是现在她所处的位置是在沿海公路上,道路的一面是峭壁,另一面是沿海的蔚蓝,此刻她所处的位置正是公路围栏的一侧,即使她努力地掰开装过来的车子,但是公路就那么宽,哪里有完全避开的可能性呢?所以她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褐色的汽车直勾勾地撞向了自己这边。

只听到“哐当”一声,沛黎的车子被直接撞出了公路围栏的栅栏外,好在在选择的是一个比较大的平台,围栏外还有平,让她的车子不会掉下去。

此时坐在车内的沛黎,虽然有点被刚才的阵势惊吓到,手心冒着冷汗。毕竟是她开车一来,这是第一处这么严重的交通事故,现在她的车后是悬崖峭壁,车子前边被另一辆车子挡住。

此时那辆车子见没有把她的车子撞到悬崖似乎是不死心继续要踩油门向她这边开,可是后边的车轮被蔚蓝死死地卡主,根本就无法前进。

此时坐在车里刚刚经受了大力撞击的沛黎,握着方向盘的手还有些发抖,而另一辆车的异常她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她在回神之后侧头看向那个开车撞击她车子的司机。

这一看她不由得一惊,快速按住挡风玻璃的按钮,让玻璃完全生气,而她自己也迅速地听异能开启了防护罩。

然后她迅速的趴下了身子。就在她趴下身子的同时只听到子弹击打在车窗上和汽车前盖处的枪响声。

“砰”“砰”“砰”

沛黎刚才沛黎看到了那一幕正是她身边那辆车内的黑衣人见没有把沛黎和车子撞下悬崖,而气急败坏掏出怀里枪支的一幕。

此时沛黎所开的车因为根本就承受不了子弹的袭击,挡风玻璃和四个车窗都纷纷碎裂。一时之间她的车内充斥着玻璃的碎屑。

待所有的玻璃都打碎之后,射进来的子弹反而有增没减,它们像是不要钱一般直接都向这边她射了过来。

此时的沛黎趴在车子内早已经全部用防护罩保护好了自己,她看着围在车子四周的四辆向她射击的黑车,不由得眼睛中迸射出无比阴寒的目光,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不死心还有后招,虽然她走的时候就觉得奇怪,现在来看真的不是自己多想了。

哼!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人,不用自己猜都知道是谁!毕竟能接触到这些枪支的家族也就是那几家。

不过她们想用这个就把她弄死是不是太小儿科了?看着这几个黑衣人拿着的手枪向她这边开抢,沛黎就不舒服滴皱着眉头,自从她上次受伤之后她就不喜欢别人拿枪对着她。看着眼前对着自己的冰冷枪口,她直接眯起的双眼,快速用异能直接抢过其中一人的枪支。

待那个黑衣人被抢了之后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沛黎又运用异能向着另外几个下手,这一次她可不是抢他们的枪,而用侵蚀异能直接溶解掉了他们几人手机的枪支,只见几人在错愣和震惊见看着他们手里拿着的枪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融,漆黑的铁水顺着他们手直接躺了下来。

见众人的手枪都被自己尽数剿灭,纷纷抬起头看向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沛黎。而此时沛黎从自己的车内钻出来,那这刚才从劫匪手中抢过来的枪支指着他们质问道:“你们已经对我折了124发子弹,按照这个枪支的型号看你们换了两次枪膛。”

就在她说这话之间,其中有一个黑衣人悄悄弯下了腰,看到他这个动作,沛黎迅速地冲着他脚底下开了一枪说道:“都给老实点,否则我手里枪可是不长眼睛的!”

此时几名黑衣人见到这次的行动目标依然活着,不由得眼里露出了一副见鬼的表情。更不可置信的是这个竟然在短时间之内扭转了她完全处于被动的形式,直接用枪对着他们。

要知道刚才他们的连番射击下,即使是受过训练的人趴在车内也不可能像她现在这样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想到这里他们不由得背后一凉。

沛黎见到他们带着墨镜的脸上依然掩饰不住惊讶他们此时惊讶、诧异的表情。不由得对他们诡异地一笑说道:“怎么很惊讶我还活着?还是说你们想以为我已经不是人了?”

此时沛黎的表情很好看,就好像是一个经历了血雨腥风的女王一样。但是此时在场的黑衣人却是觉得现在的她这个笑容更像是从地狱来的罗刹,浑身充满着嗜血的意味。

当然这些黑衣人也不会这么死心的,他们可是接得必死的任务,也就是说不是沛黎死,就是他们死。所以此时还过着,这其中有一个不怕死的黑衣人已经不信邪地掏出了插在脚腕处的手枪向沛黎设计过来。

不过很显然他说做的一切都是不用功,只看到他射出的子弹纷纷在距离沛黎有不到一米的地方像是受到什么阻碍一样直接滑落到了地上。

众人见此情景都是一副见鬼的表情,沛黎看了一眼还在不死心对自己开枪的人,直接手一抬用异能抢过他手里的手枪,接着便冲他的手腕处开了一枪。既然不听话,那么她不介意给他一些警告。

就在沛黎准备开枪呃时候,突然这帮黑衣人中的其中一名,竟然快速地从身上掏出来了一个东西,向着她这边使劲地抛了过来,看着向自己抛过来的的东西,沛黎用异能查看完瞬间变了脸色。

这个物体不是竟然是5号炸弹,这个炸弹可是向来以爆炸威力大,范围小而闻名于世的,如果在现在放出这个炸弹那么自己身边的道路,还有他们都会被炸成粉末。看来这些人是抱着必死死地决心来杀了她了。

沛黎看着子炸弹向她飞来,快速地运用异能包裹住它,然后在一使力,强迫它改变了在空中刮过的方向,让它直接飞到自己身后的海平面上。就在沛黎做完这一些事情之后,只听到天空中发出了一声巨大的轰鸣声,炸弹应声而爆。

这个爆炸声成功的引得她所站的地面微微地晃动,而它所引起的巨大的轰鸣声,更是让栖息在这附近的海鸟受到了惊吓,纷纷从洞中钻出在天空中盘旋不去,天空中很快响起了无数的海鸟鸣叫的声音……

爆炸的分割线

此时此刻在沛黎所在的山脚下,三辆经过防弹改装的迈巴赫豪车,正快速地想着山上行驶着,可当他们刚行驶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到在半山腰处传来的巨大的轰鸣声,不由得齐齐地停车。

因为爆炸引起的地面颤动,让他们不敢直接马上往前行驶,所以只能等待地面的颤动完,再继续。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汽车的男人听着爆炸声,对身边的人问道:“怎么回事?”

“还不知道绍祖,不过初步断定应该是半山腰上发生了爆炸!”

男人听到手下的汇报直接对他说道:“不用管其他的,继续往上开!”

“是!”

就这样几辆豪车继续启动往山上开,就在他们车子到达沛黎所在的半山腰时,入眼的就是一个长相清丽的少女被围在几五辆黑色的中间,正对着身前的几名黑衣人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在她的右手边有一个黑衣人捂着自己的手臂,从远处看那只手臂上还在滴着血。

就在此时,又有两名黑衣人从身后抛出了两枚炸弹,这两枚炸弹的型号和刚才的一模一样,沛黎看着同时出现在天空中的两个炸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真开不出来他们的存货还不少呢!

于是她又准备用刚才的的办法用异能包裹住它们,可是就在她要包裹住他们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已经有人在她之前下了手。

只看到原本抛出的两枚炸弹上已经点燃引线凭空熄灭,接着两枚炸弹在空中发生了诡异的扭曲,像是受到了巨大到外力挤压一般从开始到扭曲变形、以至于到最后变得粉碎在空中飘散。

看着天空中发生的这一幕,沛黎愣了愣,接着就看到站她身前的黑衣人在露出差异、不可置信地表情中向前齐齐地倒下,在他们倒下之后,沛黎就看到这些人的身后心脏的位置都被子弹正中地穿过心脏。

看到这个场景她迅速地看向远处,发现在她不远处的地方,已经远远地停了三辆马巴赫,此时从最前头的迈巴赫上下来的人正是已经有几天不见的成穆熙。

此时男人就站在那里,身上还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估计因为是刚刚下飞机的原因。此时他的西装的扣子完全的敞开,里边穿着的的黑色衬衫内也没有打领带,衬衫的前两个扣子没有挤。敞开的领口还能微微看到男人微微露出的肌肉。

看到他的出现沛黎脸上先是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但很快惊讶就被她笑容所替代,只见她迈开长腿高兴地向他跑进,来到他的近前放慢了脚步微微喘了气几口气对他问道:“熙,你怎么在这里?我记得你是要晚上才到的!”

成穆熙看着走到自己眼前女人,露出了一个温柔到神色,直接傍若无人地把她拉到怀里对她说道:“国外那边的事情提前处理完成,我直接就改成了前一趟的航班回来了,不过似乎我回来的很及时,有人给我准备好戏了!”

此时靠在自己熟悉怀里,听着他胸腔震动发出的声音,沛黎对他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哼!这算什么好戏,我刚才差点被他们撞进了悬崖了!”想起刚才的撞击沛黎还是心有余悸的,刚才那几量车出现的太意外,自己当时确实吓了一跳。

听到她说的话,成穆熙眼神眯场对她问道:“有没有受伤?为什么不用异能直接把炸弹消融掉?”

听到他的问话沛黎愣了一下,吐了吐舌头说道:“刚才情况太危机了,我没想起来!”“……”听到她这么说成穆熙无语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拍了怕她身上的因为爆炸所留下的灰尘对她问道:“你知道是谁下的手吗?”

沛黎听到这么说,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有对他说道:“不知道……不过已经有了怀疑的目标!”

“是谁?”

“还能有谁,自然是今天在宴会上给我找麻烦的人被,她们想挤破脑袋地想当你的老婆,自然要把我这个现任的的女朋友挤走了!”她说完这句话,又看了一眼站在他身边的男人埋怨地对他说道:“都怪你,要不是你这么妖孽,谁会和我这么抢,着都已经是第几个了?”

“……呵呵!那些女人可不是因为我的长相?她们想要的是成家当家主母的身份!只有你这个傻女人喜欢我长相!”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不认同地摇头道:“不对!你要不长得这么妖孽估计她们没有那么疯狂!”

“是吗?既然这样我跟我走吧?”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疑惑地问道:“嗯?去哪里?”

“去向他们,宣誓主权!”

“……”

------题外话------

今天更新奉上!(*^__^*)嘻嘻!明天放假还有一天!大家好好休息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