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72、到底谁才是豪门?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2、到底谁才是豪门?

时间一天天地走过,因为玉杰的到来让沛黎在H市的生活变得不那么枯燥了,两人可以一边学习一边交替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平时玉杰会在不去玉石缘的时间里去沈逸明的车队报道,而沛黎则是则是在空余时间去杰森的油画工作室报道。

这天难得的天气晴好,午后的阳光照耀在柔和得校园内让校园内的建筑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带着芳草气味的暖风轻轻吹过,吸入鼻腔内的空气,让你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量。

因为这几天成穆熙有事出了国,玉石缘今天又不是自己坐镇,沛黎难得这样悠闲地闻着芳草的清香,安静地坐在草坪上有看着书,在她的身后是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榕树,张开的树叶完全遮挡住了照下来来的炎热炎热阳光。

此时此刻她安静翻动着手里书,俏丽的小脸上被零星穿过树荫照射下来的眼光偶尔照上,更显得她的皮肤异常的白皙。

这样美好的画面,引得路过的很多同学都不由得回头,不过大家似乎形成默契一般都没有去打扰她。不过这只是大多数人的想法,也有很多女人看到其他人这样看她纷纷露出了嫉妒的眼神。

当然这些不友善的眼神沛黎自然都是接收到了,不过她并没有做出回应,和这样的人说废话向来就不是她的作风,而且她也没有时间和他们说废话,自己好不容易有一个半天休息的的时间,干嘛要因为这些人破坏自己的好心情呢!

虽然沛黎这么想,不过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的凑巧,就在他坐在草坪内看书的时候。到皇家美术学院办事情的H大经济学的一帮学生从不远处向她这边走来,他们一行人之中为首的正是在校园运动会上被沛黎超过了殷千媛。

他们一行人还没有走进,之间一个学妹拉住后边的一个跟班对她说道:“闫学姐,你看就是那个人。

被她拉住那个女生顺着她说看的方向看过去,带着疑惑地声音问道:“哦?就是她?真看不出来还挺人模人样的。”

那个女生见到自己要巴结的人回答了她的话,眼睛闪过一丝得意,接着便继续加油甜醋地说道:“是啊!你没有去运动会,不知道!这个女生根本就没有给殷学姐面子,在起跑线的时候就对殷学姐出言不逊,在结束的时候更是和男朋友大秀恩爱……”

就在她说道“和男朋友大秀恩爱”时走在他们一行人队伍最前边的殷千瑗用着警告的语气对她质问道:“你听谁说那个人是她的男朋友?”

听出了殷千瑗口气中的不悦,那名女生立刻就有点结巴,但是根据他这一个月的经验来看,这个殷学姐的话,是一定好回答的,否者不回答下场只会更惨,于是她战战兢兢地对她答道:“殷学姐……我……我也是在皇家美术学院的其他同学说的!”

听到身后的女孩这么说,殷千瑗冷冷地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哼!道听途说,就不要在我眼前嚼舌根!没明白情况就不要给我下定论!”

“是!殷学姐!”女孩听到她这话,缩了缩脖子回答道。

这个身后走在殷千瑗边上被刚才那个女孩称为闫学姐的少女,把一直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对她问道:“怎么?阿殷生气了?”

听到她的话,殷千瑗翻了一个白眼对她说道:“哼!我能不生气吗?闫,明明是我最配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可是……”

见殷千瑗这么说,闫安慰着她说道:“好了!好了!消消气!反正那个女人也没有进入到整个H市的豪门圈子,是不是你对手还不一定呢!你说是不是?”

“可是,上次看到成少跟那个女人的动作太亲密了现在再见到这个女人,我看着真碍眼……”她说着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拳头。

“呵呵!碍眼?那干嘛不想办法把她弄走!要不就让她死心?”

殷千瑗眼中带着委屈地看着闫说道:“你以为我不想?”

“哦?这都给我们大小姐委屈成这个样子了,看来也不简单!对了,听说何家的老太爷过几天要过生意,宴会的请帖已经提前一个月就发出去了!你手里应该会有几张吧?”

“你想说什么?”殷千瑗皱眉看向她问道。

“既然你不能明目张胆地去动她,我们可以让她知难而退,要知道那场宴会去的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她一个平民出身的人至于其中只会更丢脸!”

“你说的这个方法我估计行不通,根据我手里的资料看,虽然这个女人出身不好,但是周围的朋友可都是豪门子弟,而我挺熟她在H市也出席过这样类似的宴会,你这样的方式并不能吓唬到她。”

听到殷千瑗这么说,闫喃喃地回答道:“哦?这样啊……原来还是点见识的!”她说完这话,就没有出声直接陷入了沉思中。

殷千瑗看着她这样,没有出声,直接示意身后的人停下脚步。过了一会儿闫把脸看向站在自己身前的殷千媛对她问道:“你是不是对她实行过什么行动??”

听到她的问话,殷千媛愣了下对她说道:“嗯,是的!”接着她说完这话之后便让她身后的跟着她的的众人先离开。

然后对着闫接着说道:“不过你也应该清楚这里毕竟是成家的地盘,上次实行的计划失败有,我为了避免其他人怀疑到我的身上,我就没有再继续行动了!”

听到她这么说,闫皱着眉头对她问道:“嗯?上次竟然还能被她逃了?你找到原因了吗?”

听到她的问话殷千瑗摇了摇头对她说道:“还没有!不过一点应该肯定就是,她应该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了!而且成穆熙对她的保护*很强,再次从上次出事之后,基本上在她的周围已经与了保镖随时跟着她,再下手很难。”

“……”

闫听到她的话,没出有声,抬眼看了一眼远处的坐在草坪的沛黎对烟枪的她说道:“你让我在想想,这件事很难办,先去把我们手头上的事情处理了。”

殷千瑗听到她的话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沛黎眼中露出了一个狠绝的表情,接着两人便向着华美的教学楼走去……

两天之后的之后,在皇家美术学院的食堂中沛黎接到了一张请柬,上面用印金的写体着:周沛黎小姐,隆重的邀请您参加明天下午在H市丰和酒店举办的家宴,希望您可以如时到场。

沛黎拿到这个请柬的时候充满了疑惑,可是给他邀请函的人更急绝直接放下了请柬就走了。于是沛黎并没有太在意地,拿起可邀请函之后把它直接扔进了包里便出了学校的食堂。

就在她走出学校食堂没多久的时候,她放在包里的手机想起了电话铃声,沛黎拿出手机看着显示在上面的陌生号码,疑惑地皱了皱眉头吗,这个电话异常的奇怪,来电显示是一连串的星号。

电话在她手里一直震动,沛黎看了一眼周围终于接起了电话:“喂?”

“周沛黎吗?”

从电话中穿出来的声音,明显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带着沙哑的电子音让沛黎听着很不舒服,不过听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沛黎直接疑惑地对她问道:“你是谁?”

“呵呵!不用知道我是是谁,你只要记住我的话就好!明天按照邀请函所说的时间地点出席宴会,否则不可我不能保证你身边的朋友是不是会安然无恙地回到在你的面前。”

那人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沛黎看着挂断的电话没有出声不知道问什么她觉得似乎有人在蓄意针对这她做某些事情。

看着和刚才那个没有显示的号码,沛黎直接把电话打给了贺良超让她帮她查看到底是谁在刚才匿名给自己打了刚才那个可疑的电话,可是结果却让沛黎很失望。

刚才的那个电话显然是有人预先谋划好的用了特殊的黑客软件进行拨打,这个软件拨打完之后是不会留下任何的IP信息。

听到他的解释沛黎不由得皱了眉头,想到电话中那人的为自己的威胁,沛黎的表情变得更加的凝重,看来这次找自己麻烦的人可不简单了,似乎这些人是算准了在成穆熙出差的这几天下手。

晚上沛黎来到玉石缘的片面和玉杰一起,核对着最近一周店铺内的销量。对着对着沛黎就看着玉杰发起呆来,这边的玉杰早就发现了今天的她的不对劲,对她问道:“你怎么了?今天怎么不再状态,是不是成大少走了,你不适应啊?”

“别瞎说,我们继续对!”

于是两人又开始核对销量,她们对了一会之后,沛黎突然对玉杰说道:“玉杰明天你晚上有什么安排?晚上我请你吃海鲜大餐怎么样?”

听到沛黎的提议玉杰突然愣了一下说道:“呃?明天?明天不行,晚上我要参加一个宴会?”

听到她说宴会沛黎的眼睛眯起对她问道:“什么宴会?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也不是还说呢么太隆重的宴会!就是何家的老爷子要过八十大寿,你还记得不在我们店铺购开业那天跟你说的有几个贵妇买翡翠的,就是这其中一名贵妇在前几天给我的一张请柬,希望我明天到场!”

听到玉杰说何家,沛黎不由得想到了开学那会和自己针锋相对的“何家?”于是皱着她秀气的眉毛没有接话。

这个时候又听到玉杰接着对她说道:“嗯,根据的我的调查何家在H市很有威望,听说也是排名在前三的家族!正好我想趁着这次机会摸清他们这边的情况,如果可能没准会遇到几个之前就认识的珠宝商人呢!”

沛黎在一边听着她的喋喋不休的谈话,居然觉得背后一凉。如果说玉杰说是前几天接到的邀请函,那么这个已经预谋了有一段时间了,那自己名要是去的时候势必要小心了!

电话中那个人并没有点名出是哪个人,只是说是她的朋友们。要知道她在H市的朋友也并不少,除了玉杰外,现在班级里的那些人很多人都和她关系很好,并且那些人大部分家里条件都十分优越,很多人都出自H市豪门,也就是说他们这些也会去。

想到这里沛黎不禁摇了摇走,原本她还想一个个通知警告,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对方的目标是自己,如果自己去了这场宴会,那个他们应该就不会对她的朋友怎么样了!不过她是不可能乖乖任由他们摆布的,既然决定要去那就多少准备点完全措施吧……

豪门盛宴分割线

位于H市市郊的丰和酒店,向来以风景秀丽,而闻名H市。这这里不光有天然的山林风光,还有接着特有的自然海边风光,在这里虽然的没有诱人的海滩,不过礁石形成的石阶起起伏伏地一直通向大海深处,倒是给到这里的人们无限遐想的空间。

丰和酒店位于半山腰智商,依衫伴水而建。此时正是下午,酒店底下的盘山路上已经有豪车向上山爬。

沛黎并没有告诉玉杰自己也会来的消息。而是自己开着车单独跟在了那些豪车之后也上了山,看着已经停了一半的停车场沛黎不由得叹气到,贵然号召力不小。

不过她现没有人和玉杰说她会来的试讲,毕竟自己一个人离开目标小一一些。还有这些人主要针对的是自己她不想再又其他人因为自己而受伤了。

想到这里沛黎也不做停留直接进了酒店,为了方便起见今天她特意没有穿裙装,而是选择了一件黑色连身的背带裤装,上身则是穿着白色蕾丝一字领的打底衫。

拿着邀请函进入宴会厅到酒店内,沛黎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似乎这里就是一个正常贺寿宴会。这倒是让他对充满了疑惑对方到底要她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就在她十分不解的回头看向四周的时候,发现方静珊和她的家人从酒店门口进来。当她看到沛黎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眼睛里满是惊讶,不过却很贴心地发现沛黎只有一人来的时候,邀请她跟着他们一起进入宴会大厅。

沛黎见次并没有拒绝她也知道这事。此时虽然宾客没有全到可是热也已经不少了,看着满场的来宾沛黎的心里更是疑惑,电话中的人要自己来这里目的是什么,现在看如果这里人这么多,他们基本上是不可能明目张胆对她下手的。

不过她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她就明白了今天是谁给她的邀请卡了。

此时原本沛黎只是在和方静珊说着话,突然一个身穿高级礼服的贵妇带着一个和她们年级差不多的女孩走到了她们眼前。对着方静珊亲切地寒暄了几句,目光定格在了站在她身边的沛黎身上,只见她很礼貌地向方静珊询问道:“不知这位是哪家的千金,怎么我以前没有见过!”

方静珊听到她的问话微笑地对她回到到:“她是刚刚来H市,是我的同学……”不过就在她没有说完的时候,站在贵妇身边的女生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事情一样对她身边的贵妇说道:“小姨,这个女人我认识!前几天她就是在大学运动会上驳了殷千瑗面子的那个没有背景的交换生。”

听到她这么说方静珊和沛黎的脸色都是一僵,她们两人僵硬的原因是因为刚才还客客气气的两人竟然可以瞬间变脸地去攻击人,而那位贵妇听到这话的时候表情变化更是夸张,直接换上了一个嫌弃的表情多她沛黎身边的方静珊用中肯地语气说道:“我说方小姐,你也是豪门出身,怎么能和一个贫民在一起,在说了她还是……”

这边方静珊见贵妇还要继续侮辱沛黎,立刻就不高兴地对她质问道:“她怎么了?我想张太太还是想想你现在是用什么口气跟我说话呢吧!”

贵妇身边的女生见听到她这么说,立刻生气地大声嚷嚷道:“你!方静珊不要用你的身份压人,方家人就可以了不起地对长辈无礼!”她的声音很大,很快就引起了宴会大厅内其他人的注意。

“哦?刚才是谁侮辱人在先?现在就跟我讲起礼貌来了!”

贵妇见她这么说,气的了脸一阵张红,不过碍于她的身份有不敢反驳。就在这个时候,从人群后边想起了一夜尖锐的女声:“方静珊,今天是我爷爷的80大寿,没有想到你在我们何家也不安生。竟然的这样对我们请来的客人。”

众人听到她的声音后,人群自动地让出一条路,沛黎和方静珊这才看到人群后走来的一行人里并不只有何青曼,她只是站在对位的第三位,为首的那两个女人气质一个沛黎是见过的正是有过两次照面的殷千瑗,而在她身后的女生她并没有见过,不过第六感觉告诉她这个人很危险……

看到走出来的这三人,围观的人群自行推开可几步。大家都十分清楚别看这站在中间的这几个人都是女生但是他们的身份可都不一般,随便一个出身都是能让秒杀他们的大家族。

方静珊看着走过来的两个女生微微漏出了一丝惊讶,不过她嘴上却没有示弱:“怎么,何青曼她是你的客人,我和沛黎就不是吗?我们也不是随便进来的,没有请柬不可能进到这里。”

听到方静珊这么说何青曼会给她一个冷笑说道:“呵呵,也不知道这场宴会有多少人挤破了脑袋要进来,黑市上就是这张请柬就要炒到了几万元,谁知道你边上那个女人是不是自己花钱买的呢?”

听到何青曼这么说,方静珊立刻不高兴起要反驳,突然她的胳膊被沛黎拉住,她下意识地侧头看向身边的沛黎,只见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而是很淡定地说道:“既然何小姐说请柬在黑市上手卖过,那我有点好奇了是谁这么无聊地,把这个价值几万元的请柬送到我头上的。”

听到沛黎这么说,何青曼轻蔑地撇嘴说道:“切,谁知道呢?没追是你自己买的不承认!”

“是吗?既然何小姐这么说我也无法!请柬奉还,我离开!”沛黎说着直接把手里的请柬摔在了何青曼的脸上,转身要走。

何青曼没有想到沛黎竟然会这么拆台,直接愣愣地说不出话来,看着沛黎转身的背景起得涨红了一张脸。就在沛黎走出了没有几步,突然一直没有说话的殷千瑗开口道:“等等,说走就要走!周沛黎你到是潇洒!”

听到自己身后响起的女生沛黎不意外地勾了勾嘴角,果然羞辱只是前戏,她到要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花招,不过她是这样自己就越不能如了她的意。

于是沛黎装作没有听见地继续往门口走去,可是就在她又走了几步之后,门口突然进来了一排黑衣保镖挡住了她的去路。见此,沛黎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身对她挑眉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听到沛黎这么说,殷千瑗身边的闫轻蔑地对沛黎一笑说道:“很简单,我们的帐还没有跟你算清楚呢?”

“哦?请问你贵姓?我又是哪个时候得罪你了?”

“闫!你得罪殷千瑗就是得罪了我。”

听到对方说出名字沛黎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既然他们今天明目张胆的阻拦自己,看来已经是预谋好了,她到要看看接下来她们要对自己说什,于是她挑眉看着闫说道:“哦!闫家的掌上明珠,真的是久仰大名呢!”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你应该有自知之明,我不放走你的原因吧!”

“不巧!我不知道!”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也就发一次善心,你今天把你手上戴着这翡翠玉镯留下,就可以离开了!”

众人听到闫的话,都很意外地把目光停留在了沛黎的手腕处,之间她的白皙的手腕间赫然戴着一个福禄寿三色的极品翡翠,看到这个翡翠众人都露出了竟然,不过却也是不解,大家不明白为什么闫小姐和殷小姐会这么说。

不过在场的众人不知道,不代表沛黎不清楚,看来他们是知道这个玉镯的含义,所以才会尽心策划这么一场好戏呢!不过既然她用舆论的力量抨击自己,那么她也不能示弱不是?

于是听到这句话之后,沛黎大方地晃动了下手腕上的玉镯数道:“真没想到,两位大小姐竟然穷成了这样,管我这个你们口中的平民要东西!”

这个时候听到沛黎这么说殷千瑗终于不淡定地说道:“你……周沛黎!你不用在这狡辩,以你的身份根本就进不了成家的门!”

“哦!终于说实话了!”此时的沛黎眼中闪着狡黠,显然她并没有把她的话当回事,毕竟这样自以为是的女人,她已经不是第一个见了。

“当然我是四大家族出身的!和他的身份最匹配,你没有任何背景,和他站在一起只会令她蒙羞……”

就在殷千瑗刚说完这话时候,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从人群后响起:“谁说她是没有身份的!在我看来她要比,现在还在吃老本的殷大小姐你,要优秀得多?”

听到有人当场给自己砸场子,殷千瑗不悦地问道:“你是谁?”

只见人群中走出来一个身材凹凸有致,模样十分艳丽女孩,那个女孩走出人群,来到殷千瑗的身边对她说道:“殷大小姐估计,连我都不认识,不过你带在身上的手镯和戒指我可认识!都出自我们玉石缘!”

殷千瑗看着走到近前的人皱眉地说道:“我记得你,你是玉石缘大股东之一!”

“没错!”

听到她的肯定的回答殷千瑗身边的闫直接对玉杰说道:“这里没有你的事,希望玉小姐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听到闫这话,玉杰笑了一下,走到沛黎的身边,一直胳膊搭在沛黎的肩膀上,用犀利地眼神看着众人说道:“呵呵!怎么没有我的事情?你们现在针锋相对的人,可是玉石缘股份占比最大的股东,玉石缘的真正持有者……”

------题外话------

明天就要上班!南南要努力码子!努力码子!汇报大家!谢谢大家的陪伴!南南会一直坚持住的!感动!谢谢大家的订阅!

推荐好友文,《盛世绝宠之嫡妻来袭》腊月荷香/文

一对一宠文,无误会无小三

看一对重生后的男女怎么样虐渣,相爱,走向人生的巅峰!

小剧场:

“呦!叶二少这几日怎的不见来咱们绣盈阁喝酒啊,阁里的青绣姑娘都盼红了眼呢。”一身香气的老鸨笑的一脸褶子的把某男拉进绣盈阁。

某男三两下就挣脱开了老鸨的手,火急火燎的出了门冲进隔壁的南韵轩,几步上了二楼,一脚踹开一间雅间的门,满脑袋的火在见到房中的人后瞬间熄灭,一脸幽怨的开口,“娘子,为夫来接你回府。”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