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70、跳海被抓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0、跳海被抓包

在沛黎的失去音讯的两个小时候后,玉杰因为一直打不同沛黎的电话,便直接把电话打到了成穆熙的手机里。

而此时的成穆熙还在会议室开着会,待他来完会出来看到玉杰给他发的短信不由手指一顿,他看到上短信上所发的内容之后马上就输入了沛黎手机号,向她的手机打过去,可电话中却只有冰冷的人工回复的声音:“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听到这个短信内容他便莫名地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于是进了办公室,按下了座机上的几个按键,按键直接连接着龙渊会的信息部。

电话接听之后只听到他想对方命令道:“调出周沛黎所在位置的画面,现在就要。”

“是!”

对方接到他的命令之后,在电话的另一头的数据员快速地调出了他们电脑中象征着沛黎所在位置的红点。连接后成穆熙走到电脑前,画面中显示位置是在一个小树林里,周围没有任何人的存在。

看大电脑中的这样的画面,成穆熙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于是对着电话另一边的人问道:“看一下显示的位置,这里是哪里?”

听到他的命令,数据员快速地看了一眼地图对他说道:“地图上所显示的位置是h市皇家美术学校的内!”

听到他的回答,成穆熙没有再多问,因为现在现实已经摆在了眼前,沛黎应该是遇到了危险,否则不可能手机和黑卡同时都找不到她的影子。

想到这里成穆熙没有在耽搁时间直接出了办公室,在门口成锋已经等在了那里,从刚刚少主调出监控录像后他就知道事情情况不对,于是已经提前让几辆车停在了楼下,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命令。

成穆熙出了办公司看到已经站在门口的成并没有意外,长期培养出来的默契已经让这位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左膀右臂知道了自己下一步想做什么。于是看到他在门口之后,只是对他点了一下头说道:“走吧,先去皇家美术学院看一下发生了什么。”

“是!”

于是一行人迅速地上了,等在楼下的汽车,两辆黑色的奥迪r8迅速启动直接向着皇家美术学院的方向快速前进。

当他们一行人进入皇家美术学院,并迅速地赶到事发地点也就是沛黎最后所在的位置时,就看到在哪里除了地上放着的一个她经常惯用的背包之外,再无其他任何关于她的多余的线索。

这让赶到这里的一行人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见到这样的情况大家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才好,因为线索中断他们让他们失去了下一步寻找的方向。

此时此刻成穆熙踩在已经被树上的桃花瓣落得满地都是小径上,看着周围的环境也难得的皱起了眉头。

刚才通过他手下的仔细查看发现这里并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甚至一点用异能的痕迹也没有,而这些让他十分的不解,他十分的清楚根据那个小女人的个性根本就不可能遇到危险就轻易地就范。

那么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那些人都被她解决,但现在一直都没有她的音讯显然这种假设是错误的,那么剩下的一种可能就是她遇到人比她的能力更强,她根本没来得及反映就已经对手的落入圈套中。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比较难办了,比那个小女人能力还强的人只可能是拥有异能的人,或者就是深知他们这些拥有异能者弱点的人,而这两种人无论是哪一种可都是不好对付的……

这边成穆熙陷入了沉思,那边跟着他一起过来的成锋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向他汇报着他那边的进展:“少主,沛黎小姐的背包我们已经检查过了,里边的东西并没有人动过。不过却是在背包上发现有陌生男子的指纹……”

听到成锋的的话,成穆熙点了点头,把目光转向了四周,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的下来。在小径的周围亮起了一盏盏昏黄的灯光,夜晚的来到也让这条小径显得更加的僻静。

从他的观察来看这条小径应该是这里比较偏僻的,毕竟在沛黎失踪的这几个小时内,并没有人发现掉落在这里的背包,而在背包里边的现金都没有动过一分。

从这一点上他可以肯定沛黎是故意躲避人群才选择这条路的,但是看来这个小女人是低估了这次对方的实力,而宰了跟头。

想到这里成穆熙直接对成锋说道:“现在再在这里查看也没有结果,先去学校警卫室吧,看看能否调出事发之前的监控录像!”

听到成穆熙的话,成锋点点头,接着便对着还在查看现场的手下挥了一下收,只见大家看到他的动作后都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跟着他们两人一起离开现场。

此时学校内的警卫室只有两名警卫,虽然刚才他们已经从这帮人进门开始就提高了警惕,不过看这些气质冷冽的人进到屋内来,还是有点畏惧。

成穆熙看着门口的对他露出了有点怯弱神情的警卫,眼神暗了暗。怪不得沛黎会在学校内失踪,现在看来这和学校内的警卫的意识还有自身的修养是有关的,这些人的能力显然是无法胜任学校的保安工作。

就在成穆熙看着这两个警卫陷入沉思的时候,这边成锋已经和其他人调出了沛黎在失踪前的镜头。镜头显示的时间是在下午晚饭之后,而沛黎似乎是在出了学校的食堂时发现了他们,故意向着刚才他们所在的小径走……

不过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看到之后发生了什么,因为那条小径上并没有任何的摄像头,这也让他们接下来的工作进展难度加大了。

看到这里成锋按下手里的遥控器,把监控录像暂停,直接齐声走到了成穆熙的身前说道:“少主,我们只找到沛黎小姐向着小径拐之前的镜头,您看……”

成穆熙思绪被他打断,他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站在他眼前的成锋对他点头说道:“嗯,我跟你去看一眼。”

就这样两人来到了监控录像前,成穆熙看着电视上放着的沛黎向着小径拐弯的镜头陷入了沉思。想了几秒钟之后他对着身边的成锋说道:“这条小径的另外一边是不是也有摄像头?”

听到他的问话,成锋接过遥控器快速地操作了几下对他说道:“有的在另一边,教学楼附近有一个摄像头,正对着这条小路。”

听到他的话,成穆熙对他点头说道:“去把两个摄像头同时掉出来,一起向后放……”

成锋听到他这话,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直接点了点头,按照他的指示向后快进着,就在快进了有半个小时时间之后,他们调出的监控器上出现了可疑的五个人。

之所以可疑是因为这几人的走路还有气质根本不像是一个在校的大学生,而他们其中还有一个人扛着一个女生向前走着,这个女生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周沛黎。

看到画面中出现了他们要找的人,成锋马上按下按钮,监控视频马上变成了正常播放,直接几人脚步飞快的向着一个方向走去,这个方向成穆熙并不陌生,因为那边正是皇家美术学院的停车场。

见此也不用成穆熙再开口,成锋就已经快递地按下按钮切换到了停车场内的监控摄像,按下所找的时间后,果然不出他们所料没过多久停车场内就出现了几人的身影。

成穆熙快速地扫了一眼监控视频边上的时间,又对比了下刚才另一个摄像头所显示的最后时间,快速地在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些人只用短短到了不到2分钟就来到了这里。

这就可以证明他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些人都经过了专业的训练有备而来的,只是他不理解是谁要动用这些人向那个小女人下手呢?如果是h市的那些豪门,他们根本不会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做这件事。

从录像上来看,沛黎被人扛着离开就能说明她那个时候已经晕倒了,也就是说在刚才小径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到自己的一直要保护的人很可能已经收了伤,这不由得让此时的成穆熙更加的担心。

而另一边看着他们那些人登上了两辆黑色的轿车,成锋不待他吩咐直接记录下了两辆车的车牌号,并对成穆熙点了点头。

成穆熙见已经拿到车牌号,便没有再作停留直接带着他们离开了皇家美术学院。看着他们离去,两个警卫不由得擦了擦额头上的吸汗,今天他们也真倒霉竟然赶上了出这事,明天要是校领导这道这件事,估计他们的饭碗不报了,自己学校的学生在校内失踪这本书就是学校不允许发生的……

此时此刻历来已经离开了皇家美术学院的成少一行人,根本没有多作停留直接进入到了下一阶段的寻找工作上,刚刚上车之后成锋便已经把电话拨通给了信息部,说出了车牌号码还有两辆车可能出现位置,便打开笔记本等待着那边给过来的信息。

他们并没有等太久就接到了从那边传过来的来信息,说两辆车在形势了一段距离之后就分开了,一个去了市中心的一栋别墅,一个向着码头方向走去。

听到手下的汇报成穆熙直接让他们差了一下那栋别墅的主人,并让他们密切注意开往码头的那辆车,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预感,沛黎就是在那辆车上。

事情确实不出他的所料,开往别墅的那个车子停下之后从里边下来了两人,两人的神情十分轻松根本看不过刚才他们正在做一件绑架人的事情,而他们下车之后也确实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沛黎的身影,可以确定沛黎不在他们这辆车内。

那么不用想沛黎一定是子在是开往码头的那辆车里,可是那辆车确实十分的怪异,那辆车开到了码头的游轮区附近,车内的三人下车之后,就直接上了码头,但是具体上了那只船他们就不知道了,因为在码头附近是没有监控摄像头的,这让他们好不容易看到希望的追踪工作有遇到了难题。

就在这个这个时候,成穆熙对他们说道:“查一下今天有多少游轮在港口营业,另外交直升机待命,我要亲自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成穆熙心里总觉得沛黎不可能乖乖地醒来就就待在船舱里,以那个女人的个性直接跳海都是有可能的,而直升机是还上追踪最方便的交通共工具。

“是!”听到他的命令成锋快速地回答完就,就去安排借下来了事宜。

待他们到达港口的时候成穆熙手里已经看着笔记本电脑上显示的两份资料:一份资料是刚才别墅的主人的资料,那个别墅主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富商,似乎并不和沛黎有任何的联系。另一份资料所显示的内人是关于今天在索菲亚港口运行的船只情况。

相比起第一份资料,第二份资料的内容就涵盖的多得多,因为港口上有很多的游轮还有接待宾客的商务船只,所以他们想从这些船只中找一个人出来可以说难上加难。

此时的成锋和成穆熙一样也在看着这份资料,看着这些游轮后边的信息还有所属的势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要是每个船只挨个找下去,势必会惊动整个h市的豪门,而且要是能找到还好,要是没有找到必定会引起一场不必要的非议。

就在这个时候,成穆熙突然问道:“这些船只有那些出现了异常?”

“这个……还不清楚,因为这些事情都是各个船只内的机密,我们无从查起。”

听到他的话成穆并没有感到意外直接对他点头说道:“嗯!把龙渊会的卫星定位系统,直接放到索菲亚港口内搜索,不要放过任何海面上的船只。”

他们的车到达港口附近不久,就看到在停机坪上挺着一架直升机,直升机螺旋桨在不停地旋转发出了巨大的嗡鸣声。

成穆熙看着已经等后在一边的飞机,从车子上下来之后直接对跟在自己身后的成锋说道:“我先上去,你在下边注意下各个游轮的动静,又什么事情及时和我回报。”

听到他这么说成锋对他点头说道:“是!”他说完便点头目送成穆熙上了直升机,带直升机起飞之后,他便安排手下接下来的找人工作……

直升机的分割线

夜晚海浪平静的索菲娅港的海面上,漂浮着一个皮划艇。因为已经到了是晚上涨潮的时候,索菲娅港口内的海浪要比白天大的多,虽然潮湿的海风吹散了白天海平面的燥热,但是也给在这里划船的人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沛黎此时就坐在这个皮划艇上努力地保持的平衡,向海港的岸边划着。可是由于晚上的海浪加大,使得海港内的海面很不稳,沛黎和她身下的皮划艇被冲的起起伏伏,甚至有几次高的海量差点没有把皮划艇给掀翻。

又是一个大浪卷过来,沛黎看着已经在远方的港口,不由得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疼的肩膀。早知道今天会划船自己就在以前多划几次了。

这下可好现在自己要用的时候就傻眼了,她都已经划了有半个多小时了,每次当皮划艇刚往前走前进了一些的时候,就会被一个大浪打回原地,这样反复了有三次之后她终于有点受不住,停下手中的划桨,揉着自己酸疼的胳膊,直接躺倒了皮划艇上。

夜晚索菲娅港上虽然船只很亮,不过比起城市里这里还是很暗的。漆黑的天空中,巨大的银河挂着上边,让人忍不住去触碰。她记得自己一直就很喜欢看星星,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欣赏天空上美景。

看着感觉要砸下来的漫天星辰沛黎不由得伸出一直去抓,似乎是希望自己这么一抓就能抓住一大把闪烁的繁星。

正在她满心沉浸在看星星的时候,突然听到到远处传来的飞机螺旋桨的声音,声音由远及近想她这边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沛黎疑惑地转头去看这个声音发出的方向,顺着声音望过去,就看到不远处用一个直升飞机缓慢地在港口上的海面底飞着。

似乎像是找寻什么东西一样,直升飞机前边的探照灯一直在不停地摇晃着这。就在这时沛黎感觉到自己的周围大亮,原来飞机上的光束已经直接照在了她的附近。

沛黎被光束这么一照直接反射性地闭上了眼睛,虽然她此时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心里却暗自叫着糟糕。

从飞机上照射过来的灯直接定格在了她的身上,沛黎也终于在这样的强光的照射下,找到了思绪自己的思路。

她看了一眼已经停在了她面前的飞机对着它翻了一个白眼:我去!谁这么大手笔竟然动用飞机来抓她!不过她可不是傻子,绝对不能等在这里乖乖被抓,于是她飞快地解开的安全带,从皮划艇上起来,伸展了一下身体就准备往海逃跳。

就在她他准备跳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响起一个熟悉而又带着怒气的声音:“周沛黎,你要是敢跳下去试试?”

“额?”

听到这个声音沛黎反射的地抬起头,就看到在她的眼前楚然出现了一条绳梯,她感觉到从飞机上放下了来的扶梯上下来一个人,她反射性的抬奇头就看向绳梯。

这么一看完她脸上的表情立刻凝滞,之间在她的眼前的赫然是她最熟悉的人。此时的成穆熙站在绳梯上,阴沉着脸看着底下站在皮划艇上的小女人。

刚才找到她的时候,看在她躺在皮划艇里确实让他十分的担心,可是刚才看着她活蹦乱跳地准备往海里跳,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这个女人难打不知道海里的水温已经很低了,现在她跳下去会伤身体的。

看着眼前站在摇摇晃晃的皮划艇上,呆愣地看着他的小女人,成穆熙直接挥手让手下把绳梯多放下一些,待绳梯降到沛黎的面前,他看了一眼站在皮划艇上看着他的还有点发檬的小女人对她伸出手道:“还愣着干什么?在这里海风还没有吹够?”

此时额沛黎耳边充斥着直升飞机螺旋桨的声音,成穆熙的话大部分被这个声音掩盖,不过她还是能从他的嘴唇的浮动中看出他所说的话。

理解了他话中的意思之后,她不由得脸一红,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她哪里在要吹冷风了要不是,出事情她现在可已经在寝室里了,不过想归想她还是很快地抓住他伸过来的手,迅速地登上了绳梯并扶稳。

带她站好后,直升飞机往高处起飞上升,而在飞机上边拉着绳梯绳梯的人也使劲的把两人拉上了飞机。待一切做完之后只看到飞机上的螺旋桨大力的加速,飞机快速地想着远方飞去。

沛黎坐在飞机上看着此时还阴沉着脸的成穆熙不由得无语,她也没做什么啊!这个男人这么从她上来之后就没有一点好脸色呢!

可是此时她也没有好意思问,估计是有人来救她让她的一只紧绷的神经得到了放松,沛黎的此时两只眼皮开始打架,于是她便地窝在了飞机的一个角落里闭着眼睛渐渐进入了梦乡。

直升飞机渐渐升高,离开了索菲亚海港上空,直接向着万家灯火的市中心飞去,飞机渐渐飞行的平稳后,机舱内也安静的出奇。刚才在飞机起飞后的不久,成穆熙已经坐在后面向着前边坐着的手下通知了成锋,告诉他人已经被他找到,让他一会儿直接去市中心的公寓来找他。

做完了这些之后,他侧头看了一眼此时已经睡在一边的小女人,此时她的呼吸已经平稳,疲惫在她的脸上浮现,可以看出她刚才一定也是经过一番大力气才出来的。

想到这里成穆熙阴沉的脸色稍稍有了好转,幸亏她机灵,要不自己去世要花很大一番功夫来找她。想起看着这个小女人准备跳海的动作,十足地下了他的心紧缩了一下。不过此时看着她这样安静睡颜他又觉得微微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把已经靠在一边的小女人微微扶起来,准备让她考上自己的肩膀,就在这个时候感觉到自己扶着人在她扶起她的时候,微微皱起了眉毛。

这个动作虽然很轻但是也被成穆熙发现了,于是他快速地把她的身体转过来,这个东西

明显地牵动了沛黎肩膀上的伤口,只见在成穆熙的大力扭动之下,她终于忍受不了疼痛地痛呼了一声,睁开一双杏眼用埋怨地眼神看着他。

不过此时的成穆熙到是没有管她这个小动作,把她的身体转过来之后直接看查看了下她两边的肩膀,发现在她的一边肩膀上铭心有红色的血渍。

此刻沛黎还没有从睡梦中完全的醒来,她带着不解地眼神看着此时扶着自己肩膀的男人满是疑惑,当她感觉到注视着自己的时间渐渐变得冰冷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是顺着她说注视的方向看向自己的肩头。

只见男人目光的停留之处正是自己肩膀的受伤处,看到这个伤口沛黎一下子记起这是自己在校园中被他们算计之后被他们麻醉枪打中的。

看着眼前的男人已经有点阴沉的脸色沛黎张口预要向她解释,可在在这时只听到刺啦一声,原本她穿在身上的衬衫被撕了一个口子,漏出了她白皙滑腻的皮肤,在这皮肤上一个被外力烫伤的血洞赫然在上边。

虽然麻醉枪要比真正的手枪威力小很多,可是用手枪射击的道理是一样的,为了保证麻醉枪的效果自然会在,皮肤上留下原型的烧伤的伤口。

虽然这个血洞不深并,但是因为创面有一个小手指甲大小,伤口不能还不能自然愈合,所以原本已经干枯不在流血的伤口因为刚才成穆熙的大力挤压又再次冒出了红色的血珠。

看到冒出的红色血珠男人的气息明显很是不悦,感觉到了他这个变化沛黎等待他没有开口问,就已经向他说出了她受伤的原因:“那个熙,你听我说!这只是麻醉枪,没事的!对方只是想把我抓住,并没有弄真枪。”

听到她这话男人直接说道“他们是觉得直接让你却死太便宜你了!所以才用麻醉枪把你绑了,或者说他们的目的是把你毁了!”

听到他把自己所知道事情都说了,沛黎错愣的看着他问道:“额!你……怎没知道!”

“不用想,真正想折磨你的人,势必都会选择这个办法的。你应该知道是谁对付你了吧?”

听到他的问话,沛黎底下头对她说道:“嗯!知道……”

沛黎自然是清楚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见到所处的环境确实是让她心里很是慌张,不过好在自己点子比较正,遇到的人没有为难她,想到这里沛黎突然对他说道:“你想别急着对我发火,我之所能这么顺利的出来,却是因为在船上的那人并没有为难我……”

听到沛黎这话,成穆熙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松了松力道,眼神专注地看着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于是接下来沛黎便在飞机上,她把自己从在学校内发现有人跟踪她开始到之后被他们那些人算计以至于她昏迷。后来在她醒来之后遇到的那个奇怪的男人,并且那人故意对她放了水把她放走之后,她怎么样顺利地从船上得到皮划艇,顺利离开到最后遇到他的全部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

成穆熙听到她的把事情全部复述完之后,只是点了一下头,听到他的陈述可以肯定的一点绑架沛黎的人和船上的人并不是一伙的,即使他们现在是一伙也不是一条心。另外一点就是那个人为什么会故意放走沛黎呢?这一点确实让人觉得可疑。

其实还有一点成穆熙发现这个小女人并没有说,似乎她知道是谁找人来对她做这件是的,可是既然她不说,他也不准备在问起,不过要是她世道是谁,必定不会放过这个人的。

另外出了这件事之后,他就意识到这个小女人身边没有人保护简直太不安全了于是他决定加派人手24小时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于是在沛黎靠着他的肩膀的准备再次进入梦乡的时候,就听到身边的男人霸道地对她说道:“沛黎!”

“恩?”

“以后我会派人去24小时保护你,不会让再让你在遇到这事。”

听到他这么说她愣了一下,不过想起今天自己失踪后他的焦虑,于是微微点头说道:“好!”

不过虽然她答应了这件事,但是她也在心里也已经想好了,自己以后要学习一些冷兵器的操作方法,因为这次的教训她已经明白了异能也不是万能的……

------题外话------

今天更新奉上!(*^__^*)嘻嘻……嘻嘻!谢谢大家的订阅!,这几天十一大家出行看好钱包还有手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