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69、奇怪的尘凌号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9、奇怪的尘凌号

H市春季大学生运动会已经过去了两天,不过似乎热度还是没有减退,大家不时的还会在校园内讨论着当天发生的事情。

在这些话题中让大家讨论最多的就是女子1500米的比赛结果,这次比赛谁都没有想到竟然半路杀出了一匹黑马。来自皇家美术学院的一名学生直接以绝对的优势,超过了去年的冠军殷千媛,取得了女子1500米项目的第一名。

这个结果不禁让各大院校大感意外的同时,也十足的让殷千媛有点下不了台阶。大家可都看到了殷千媛一直黑着脸回出了体育场,但这她的黯然立场,在座的同学都不由得感叹道:即使是女神也不是永远的胜利者啊!

而这些只是大家看到表面信息,真正让殷千媛黑脸的原因可不光是这个,沛黎不光是抢走了她1500比赛的第一名,更重要的是她竟然看到结束比赛之后,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成少竟然神秘的出现在了会场边。

见到他的出现,殷千媛自然是高兴的,她最开始还以为这个男人是因为恰巧路过这里的就进来看看,可是当她看到周沛黎接过裁判手里的成绩单签完字后,直接跑过去抱住他的时候,她的眼睛中只剩下对沛黎的满眼的怨毒。

不过她的这个表情还是很好地掩饰住了,没有让任何人发现,大多数人还都以为她是因为没有得到第一而黯然神伤,于是纷纷对她露出了同情的神色……

听着背后人的讨论,此时的沛黎坐在食堂中带着一个鸭舌帽,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其实她也很意外,那个殷千媛那么在乎她的名声,竟然可以在那个时候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这让她觉得十分的不正常。

而自己确实没有注意到她当时的反映,因为成穆熙的意外来到让自己跟本无暇顾及其它,她当时的脑海里的第一个反映就是拉着眼前这个男人赶紧离开,她可是十分清楚的,让这个男人在场边站得时间越久越给自己拉仇恨,所以……哎,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不过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被很多人拍摄到了和他的一些亲密的镜头,甚至有些富家千金更是直接认出了成穆熙的身份,一时之间外界对她的猜测更是丰富多彩了!

沛黎想到这些,不由得扶额!要是成穆熙不来,可能局面她还可以控制。这下可好了,他一来,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心里准备,当场就有点傻眼了!

最后他她凭着自己的本能反映,拉着成穆熙出了体育场才回复了一些理智,顺清了一些思路。他绝对不是突然来到这里的,肯定是有人和他说了什么,然而能把这今天这件事和他说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沈逸明。

沛黎想到这里直接想成穆熙询问了缘由,回答她话和她推想的一致!知道这个结果沛黎眯起眼睛,想着:沈逸明这次我记住!

虽然沛黎这么想,不过她还是没有特意去找沈逸明的麻烦,毕竟这事情无关痛痒,而且还变相给了殷千媛一个警告,让她不要寄予自己的男人。

想到这里,沛黎不由得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吧!不过这两天来看这个女人还是很知趣的。

沛黎吃完了面前的饭菜就准备离开了,今天出门为了低调她特意披散下了一头乌发,她起身把披散下来的头发微微往前拢了拢,之后有把带在头上的鸭舌帽压低了一些,然后便拿起已经吃完的托盘向着食堂内的食物回首处走去,把餐盘放下之后便变转身离去了。

此时已经是傍晚,天空中已经被夕阳染上的浓浓的火红色,沛黎吃了学生食堂迈着愉快的步子准备回到自己公寓。

春天的校园注定是芳香四溢的,走在校园的的柏油马路上,迷人的花草香充斥的鼻翼,让人忍不住心情大好。正在沛黎心情很好地向前走的时候,突然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人跟踪她,她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微微侧头用余光看向自己的身后。

而跟踪在她身后的人看到了她的动作快速停住了脚步,装作系鞋带的样子。看到这一幕沛黎的眼神暗了暗,然后再次迈开的脚步向前走,这一次她特意注意了下自己的身后,发现跟踪她的人并不是只有一个,而是至少有三到五人,他们的表情十分的严肃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见到这样,沛黎不由得心中一紧。此时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在学校内来往的学生异常的多,自己显然是不能在这里解决这些人的,而且要是在这里行动势必会引起慌乱还其他人不要的损伤。

于是她想了一下之后直接一个转完向了方向向着学校内的一处小树林走去,这片小树林是平时早上学习英语的人最爱来的地方,反而是到了晚上因为光线不好而人十分的稀少。

沛黎走了一会儿之后发现后边的人依旧在跟着她,这个结果虽然在她的意料之中,但是她又觉得自己倒霉,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又有人要对付自己。她走到在林子的深处站定,沛黎没有说话,也没有转生就等着这几人的靠近。

此时南风吹过树林让已经在树上开了很久的桃花纷纷落下,吹下来的花瓣打着旋地四散飞扬像是在小树林中下起了一场花瓣雨,要是从远处看一到这一幕的人一定会有人忍不住拿出手机拍摄下这样美丽的场景。

只可惜现在深处在这副美景中的沛黎并没有心思去顾及这些,因为此时她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身后跟踪的他的几人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沛黎总觉得这次跟踪她的人,和以往比起来有些不同。

显然这些人更加的聪明,她没有发话的时候他们只是静静等在一边,这让沛黎心里多少一紧,毕竟自己没有经国专业的训练,要是真是一帮有专业技巧的人来对付自己,她的胜算确实可要小很多。

见到身后的人迟迟没有行动,沛黎捏紧了手中的拳头对他们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我身后!”

听到她的话,跟在身后几名男子直接从树林中走出,他们的脚步中轻重带着沉稳肯显然都是练过的。感觉到他们的靠近沛黎转过身看着在她身后出现的5名男人向他们问道:“为什么你们要跟踪我?还有是谁派你们来的?”

为首的男人听到她的问话,直接上前一步说道:“你的存在让的我的主人很不舒服,所以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哦?我的存在和他有什么关系?”

听到她的问话,为首的男人对她说道:“……这些事情我想你还是贺我们的主人说比较好……”

“要是我不去呢?”

“那就不要怪我吗对你进行强制措施了!”他说着就把手放入可裤兜里。

沛黎看着他们的动作眼神眯起,对他们说道:“哦,那你们就试试!”她说完就快速地在身前竖起了防护罩,刚才的一瞬间他已经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的裤兜里放着的是一把手枪。

几人看到他们掏出手枪之后并没有吓到眼前这个少女,就知道事情有变。其中一个象征象征性的对着沛黎打了一枪,发现这一枪并没有打再沛黎的身上,而是自己打到她身体附件的时候像是被什么阻挡了一样,直接弹了几下就落了地。

看到这个样子,在场的有三人已经变了色,而其中的两人像是在预料之中一样,从裤兜里掏出了某样东西,这个东西向是一个小型的音响。只见另外的四人看到这个让人从兜里拿出这个这样东西之后,就纷纷直接对从兜里拿出了两个耳塞堵上了自己的耳朵。

沛黎看到他们的动作久知道这东西有问题,于是也准备学着他们的样子堵上自己的耳朵,可是她的动作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到一阵刺耳声音直接穿透耳膜,刺激着自己的大脑皮层,这个声音异常的难听以至于都让沛黎无妨集中精神支撑起自己的身前的防护罩。声音持续了一会儿之后沛黎已经难受地蹲在了地上。

这些人看着而沛黎的反应纷纷点了下头,然后突然有一个人直接掏出了一把手枪,这个手枪里装着大量的麻醉剂,只看到冰冷额枪口正对着她,从枪口出蹦出一枚可以溶解的子弹,直接打赏了她的肩膀。

感觉到肩膀的疼痛,沛黎已经知道要中计了,对方显然是猜出了自己有异能,所以用这个方法对付她,而这样的手段更是她第一次见到。

被麻醉枪打中之后,眩晕感一直袭击的自己大脑,沛黎只感觉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最后终于在她支撑不住的时候,晕倒在了地上。

看到昏倒在眼前的人,几人对视了一眼之后直接把她身上背着的背包拿掉随意仍在了小树林里,连带着她的手机也被他们翻出扔到了河里,既然做完这件事之后,其中一个人扛着沛黎离开了现场……

被抓的分割线

声色糜烂的索菲亚港的一个豪华游轮的船舱内,沛黎正被人用绳子绑在了床上,这里应该是一个私密的娱乐会所,因为在沛黎所在的房间楼下正在举办着一个*的酒会,而在船上的甲板上还有着衣着暴露的女郎也正端着酒杯,向着上船的游客频频招手。

沛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微微有点打愣,待她适应了室内的光线以后发现此时室内亮着着一片红光,在墙上还挂着各种鞭子还和麻绳,在不远处的沙发的柜子里还有着个各种情趣用品。

当看到这些时候,沛黎不由得脸上一红,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却是很快就明白她现在所在大概是什么地方,不是汽车旅馆就是某个色情酒店。看着墙上摆着的那些东西,沛黎不由得手心发凉,这个房间口味是不是有点过重了……

就在此时从门口外传来了,一个两个男人的对话,只听到其中的一个男人说道:“里边是大小姐特意给您送过来的礼物,您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用顾忌要是弄死了之后会吃官司……”

听到他这话,那人道是比较客气,不过还是能从他的话中感觉可以感觉到这个人并没有多少的欢喜,反而还带着一点一丝的不屑来:“哦?大小姐向来都对我这里不屑一顾,怎么今天到是给我送礼物?”

听到他这样的疑问,一开始说话的那个男人显然觉得比较意外,只听到他有点不自然地回复道:“呵呵……这自然是因为大小姐比较体恤您的辛苦,在加上屋里的女人可是尤物,学历高身材好!不正是你一直想找的那种奴隶吗?”

听到这让恭维的话,那人确实依旧保持着力气,带着一丝不屑的语气说道:“呵呵!人我是刚刚已经看到了!不过来历我到是不清楚……你们送来的人我还真的是不敢接呢?”

“怎么你都不相信大小姐的人品,送过来的人肯定不会差的!”

见对面的人搬出了他们大小姐出来,那人明显语气带着不屑道:“就是那个女人送过来的那我就更腰考虑了!”

“考虑什么,难得大小姐想起了你……”

“哦?找你这么话来说,我还要对她感激涕零了?求我办事最好不要给我讲什么条件,你这道的我这儿,没有什么礼尚往来的规矩。”

“呵呵,是的我明白,所以……”

“人我是收到了,至于接下来我怎么处理那这就是我的事情了,希望你们大小姐不要在给我插手了!你听明白了吗?”

一开始说话的人见到他这么说,明显有点意外,他愣了一下对他说道:“可是……你一开始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那然听到对方明显有点意外的语气,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哦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既然你们给我了,自然就是我的东西了!”

“……”

那人听到他这样不讲理的话,直接愣在了原地不知道怎么回复了!门口的见到她这让也也没有跟他再废话,直接转身准备推门进屋。

而在屋内,此时听到这两人门口对的对话内容和,沛黎到是心里有了一丝清明,这样看来绑架她的这些人应该是把她送给了其他人,不过从刚才的门口外传来的对话中可以听出,似乎这两方人,并不是很友好,这倒是让沛黎觉得有点稀奇了。

就在她这样想的时候,关着的房间响起了开门的声音,门被从外往里推开。看到那有人进来,沛黎这才想起自己此时是被绑着的,于是马上尝试着使劲动了动捆绑在自己手腕的麻绳。可是这个麻绳捆的异常的紧,她只是在这里微微动了两下就感觉自己的手腕处传来了刺痛。

而且这个麻绳不光是捆绑在她的手腕处,还在她两手中间的地方打了一个死结,从这个死结中伸出来一条绳子,直接绑在了她头顶上方的铁栏杆的床头上。

沛黎这边又使劲地送动了冬着自己的手腕,可是就是没有办法把这个绳子解开,用牙咬也不行,她由得有些着急。

就在这个时候,门已经被人从外边推开有关上,沛黎听着声音微微抬起头,看着进来的人,发现进来的男人并不是她想象中那样挺着啤酒肚,年龄是那种五十多岁的变态大叔。

相反的出现在她视线中的背影,十分的英挺,他挽上去的袖子还能看到他手臂上绷起的血管。

看到男人这个背影,沛黎不由得无语,自己是感谢绑架自己的人太良心了,竟然还给自己找了一个身材好的人毁自己,还是应该感叹自己的命是在太好了,绑架都能遇到帅哥呢。

就在此时站在门口的人锁好了门,向着沛黎走来。感觉到男人的靠近沛黎本能的往边上缩了缩,可是此时自己的手腕和脚腕被绑着她根本就没办法行动。

看着他愈来愈额考经,沛黎瞪着美丽的杏眼对他说道:“我警告你,你最好不好动我,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可是沛黎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那人只是停顿了一下,并没有说话继续向她靠了过来。

沛黎无法,看着他走进心里一慌就用异能拿起墙上的各种器向着那个男人砸过去,希望可以用这个办法拖延时间,因为刚才她一刚才灵机一动一下子想起自己可以用侵蚀异能把手上的绳子给腐蚀掉。

看着眼前在空中漂浮着的各种鞭子和手铐的,进来的人很淡定的一一躲过这些再半空中漂浮的物体,做到了室内的一个沙发上对着沛黎说道:“果然送过来的是个小辣椒,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说说看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得罪了那个女人?”

这边沛黎刚刚用腐蚀异能松开自己已经被绑的红肿的手腕,就听到男人这么说,反倒是沛黎有点发愣了,她搞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什么目的:“你……什么意思?”

“别告诉我,你还不知道你是因为自己得罪了炎冥会的大小姐才被人送我我这里来的!”

听到男人这么说,沛黎眼神眯了眯对对他说道:“刚刚知道!”

看着沛黎手腕上的绳子以柔眼可见的速度消失,那然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讶,对她问道:“呵呵,你果然有意思!对了你用了什么方法松的绑?”

听到他的问话,沛黎淡定用异能把困在脚上的绳子松绑之后,做在床边上对那个男人说道:“异能!”

“哦?就是那种正常人没有那个能力?我记得真正拥有异能的人只有四大家族的少主,看来殷千媛那个女人可是给我送了一个麻烦!”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既然你知道这个事情,那就应该直接放了我!”

听到沛黎这话,男人到觉得她在讲一个笑话一样,对她轻笑着说道:“放了你,我从不作没有缘由的事情!再说了你是那个女人送给我的,我放了你一下子得罪了殷家,我这买卖可就难做了!”

见男人这么说,沛黎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人并不想因为自己得罪殷家得罪炎冥会,他的意思就是自己有本事就自己出去,不过这让倒是让沛黎更加不解了:“你为什么要帮我?你应该清楚把我放走了,可口中那个人很可能对你不利。”

那人听到沛黎这么说,露出了一个赞许的眼神道:“呵呵!我这人看眼缘再说了你说的那个女人未必会成为我的威胁。”

听到他这样自信的话,沛黎道也不意外,这个男人的从进到房间中背脊一直是挺直的,而在心理学上讲,能保持这个动作的人都是有着绝对的自信的。

既然他有能力让自己脱身,那沛黎也不在再纠结,直接走到了房间的边,打开房门对他说道没:“哦!是吗?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她说完用异能抓起了刚才已经掉落在地上的一个鞭子直接出了房间。

此时在门口走廊上并没有一个人,沛黎看一样左右两边的走廊直接选择了一个方向前跑去。在她走后,从另一个房间内走出来一个男人,男人进屋之后差异地看着此时依旧淡定坐在沙发上人,对他味道:“尘,你把她这么放了,不怕炎冥会不放过我们吗?”

男人听到自己同伴的话,并没有在意只是无所谓地说道:“怕什么,一会儿用3号炸弹直接把这个房间炸了,给那个女人发过去就可以了!”

“……”

听到他的话进来的无语地看着他,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自然自语地说道:“凌,我和组织里的其他人不同,我是来自华国的!虽然组织救了我但是我依然有我原则,先不管我们目的是什么、但是我欠了成穆熙一条命,今天这件事我就不能下手。你要是想和上头汇报就汇报吧!反正我现在华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那人听到他这么说,从兜里抽出一支香烟递给他说道:“我知道了!你这么做我并没有反对,要是我反对那个女人可不会这么轻易就出去。现在我们的组织最好不要暴露的太早,否则死得快的一方只能是我们……”

被称为尘的男人,看了一样室内的昏暗的灯光对着身边的人悠悠地说道:“不过说实话,凌!作为兄弟我劝你还是准备一条后路的好!老大并不是一个值得跟随终身的人,我想你应该知道发生在不久前的白封门的内斗吧,失败那一方的下场你比我更加清楚!而老大在他失败以后就让我们来H市,我想你比我更加的清楚……”

听到对方的提心,被唤作凌的男人,没有出声直接靠在墙壁抽起了烟,有时候明明知道自己可能走的是一条死路还得去走,他其实也在迷茫着自己的未来……

就在两人在这里说着事情的时间里,在船上找寻出口的沛黎,已经上到了甲板上。为了逃跑刚才她偷偷地跑进一个服务生的更衣间里想在里边找一下有没有合适的衣服进行伪装,可谁知道里边的挂着的衣服竟然极其的暴露。

沛黎在无奈之间突然发现了他们的工作牌上写着:尘凌号豪华游轮娱乐部服务生XX,沛黎这才意识到自己所在的位置是竟然是一个游轮上,可是让她换了一身服务生的衣服出来后,路过*酒会的现场的时候,差点没有因为自己所看到的一幕而流鼻血。

这哪里是什么豪华游轮啊!简直就是一个淫窝,想到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所处在的房间,沛黎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她加快了步子向这船舱的甲板上走去。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索菲亚港上的灯塔也已经亮起了来,沛黎看着已经行驶到了行驶当中的游轮咬咬牙,似乎在考虑着是直接跳入水里又走还是另想其他的办法。

游走基本上是不可行的,夜晚海水温度很低,人体根本就适应不了,现在跳到海里基本上就等于找死呢!

想到这里沛黎不禁犯难了,就在这里适合,她突然看到自己的不远处,在船的侧方挂着几个皮划艇,这些皮划艇艘为船只遇到危险时,紧急疏散游客所准备的。

看到这些沛黎眼前发亮,悄悄地靠近皮划艇所在的位置,准备用自己的侵蚀异能把绑咋胡皮划艇上边的绳子没弄断突然就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喂,你在那边干什么呢?楼下的服务人员都忙疯了,你竟然在这里偷懒……”

听到身后传来的叫喊声,沛黎心里暗道不好,要是被发现了自己这么刚才做的所有事情可就白费了,突然她灵机一动,直接弯下腰对对着海里一阵狂吐:“呕……呕……我晕船……我一会儿就去……呕……”

“啊!晕船!在船上工作还晕船你骗谁呢?不会是跟哪个游客搞得肚子大了吧?”

听到对方这么说沛黎不由得一愣,翻了一个白眼在心里对他骂道:你才大肚子呢!你全家都大肚子。

不过虽然她心里这么想面上可不能这么说,于是她装着很虚弱的样子对着走过来的人说道:“你真想多了,你也知道一有客人我们伙食就比较好,中午的时候我吃多了,这不船一开起来的时候,就才发现我竟然吃多了就晕船……”

“哦……哦……那你就在这吹吹冷风吧!等你好了去下边报道。”

“好!

那人走后沛黎靠着在甲板的栏杆上微微送了一口气,这到底是哪里啊?自己的身上这么东西都没有带根本联系不上成穆熙,她现在只能想办法快点离开这里。

刚才在房间里很显然那个男人是不管的态度,可是并不能保证他会突然变卦,而且沛黎也觉得他的态度太过于奇怪,很明显那个男人是有能力对付她的,即使自己有异能也不易能在他的身上乞到便宜,更让她想不通的是那个男人为什么要对她放水?

想到这里沛黎已经想不明白,于是她不再纠结,现在还是离开这里最重要,于是她再次爬在栏杆上用异能侵蚀这皮划艇的绳子,当感觉到四个绳子已经连着一点点的时候,沛黎直接顺着边上的梯子下去上了那个她已经差不多把绳子全部切断的皮划艇。

上了皮划艇之后,她便快速地挤上了安全带,接着便看到沛黎微微抬手放出一道白光,之间白光迅速地在四条连接着皮划艇的绳子上划过,链接的绳子纷纷端丽断裂,只听到扑通一声皮划艇落入水中,掀起了一个大的水花……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奉上!(*^__^*)嘻嘻……祝大家十一快乐!谢谢订阅!

虽然收藏一直掉,南南很心焦,不过我依旧要按着自己的心意去写,不能对付!这样对不起大家!这几张铺垫,女主肯定会爆发的!至于谁救了她,大家往后看就知道了!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