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54、血中隐藏的爱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4、血中隐藏的爱情

此时在白封门家族驻地的地下五层的一个豪华房里,一个长相和管风十分相近的夫人虚弱地坐在轮椅上,对着站在她对面的男人说着话。

“老五!你这么作,没有意义!这些血虽然会治疗她皮肤上的病,但是医生也说了这种办法根本就不是长久之计!”此刻女人的身体相当的虚弱,因为失血过多所以她现在要喘一喘气才能继续说话:“还有她长期生活在这里,对她的心灵和身体并没有好的影响……”

听到她的话,站在隐形之下的男人看着此刻已经很虚弱的女人说道:“二夫人,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你难道不知道她的病是不能见到阳光的吗?而且现在她的病情基本上可以是控制住了!如果不是非要用活人的鲜血,我也不会对你下手的!”

听到他这话,坐在轮椅上的女生并没有睁开眼影,而是靠在椅背上冷漠地说道:“你不用和我道歉,我刚才也是好心!既然你已经认定了这个死理,那么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了!”

男人从暗处走出,对着她淡漠地说道:“是吗?妮娜的在清醒的时候可是对你印象很好的!”

感觉到了他的走进,女人并没有睁开眼睛,因为最近这几天冰凉的针头刺入她的身体已经让她认清楚了,眼前的人的真面目了,只见她紧闭着眼睛缓缓地开口道:“妮娜的人是好!不过你的做法,已经让她化成了魔鬼了!”

听到她这话,似乎刺激到了男人的神经,只见他的脸上现实出几乎疯狂的表情,一双眼底已经泛黑并且带着血丝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此时在浴室的血池躺着的女人虽然他的表情很疯狂但是眼眸中却带着一丝爱怜,只听到他用坚定地语气说道:“我不后悔,只要能让她活着。我就算是杀了一百人一千人我也会愿意做的!”

女人听到他的话,沉默了一会儿说喃喃道:“你已经疯了……”

听到女人这么说他,男人的表情已经变得有些狰狞了,他疯狂地对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喊道:“我是疯了!但是我有什么办法,我必须要救她,我不能看着她被这个病一天天地折磨!我受不了这种痛苦,所以就只能委屈你了……”

“砰!”

“咣当!”

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着的房间大门,从外向里被人大力的踹开!原本好好的门锁不知道在是什么时候已经被不明的能量所腐蚀不剩下一点东西,大门到底的一瞬间似乎还看到了地面上飞扬的尘土。

此时屋内男人疯狂的说语,也因为这个这一声巨响硬生生地卡了回去!就连正在给女人抽血的医生也因为这个巨响,吓得手里的针管一抖,只见针头直接深深地往女人的肉里扎去!

估计是他的动作有些过了,原本已经要陷入昏睡的女人,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的麻木的疼痛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过她的疼痛感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针管直接被从底下冒出来的藤蔓,紧紧地卷住,从女人的手臂上拔了出来出!而在拔出开的一刹那,等在一边的另一跳藤蔓拿着医用棉签迅速地堵在了女人的被拔下针头的伤口处。

整个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也就是不高30秒钟的时间,站在女人边上的医生看着眼前这样可以被称为是诡异绝伦的一幕,忍不住我地往后退。

不过现在他向后退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从他的身后飞出来的藤蔓,这会轻松地抓到他的,只见飞出来的藤蔓直接死死地困住了他的双腿,把他倒挂着提起。

这些藤蔓直接把他拖出了这个房间之后,把他狠狠地甩在了房间外地走廊上,因为下手比较重,只听到咣当一声,男人的腰被硬生生地摔成了粉碎。

而在屋内藤蔓还在继续疯狂地持续长着,而在屋内的人,已经被突然的发生的这一幕吓得一个个愣在原地了!

看着在屋内已经失去控制疯狂长的植物,沈逸泽皱眉看着边上,神色无比愤怒的管樱。

这个时候成穆熙看这个情况直接对站在他身边的沈逸泽说道:“快点阻止她再这样释放异能,这个房间就会毁了!要是那样别说是什么救人了,就是我们自己也未必能活着出去了!”

“嗯!”沈逸泽听完他的话点了点头,直接转身一把抱住已经因为愤怒,眼睛的瞳孔转变成绿色的管樱!对她轻声地安抚到:“你醒醒,你母亲还没有死,只是比较虚弱昏睡了而已!你要是不信把她的轮椅拉过来看看……”

“是吗?”

“是的!”

管樱听到他说完这句话,绿色眼睛没有焦距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迅速地再次放出异能,把那轮椅直接拉倒了自己的身边!看着女人熟悉而又苍白的脸,管樱眼中的绿色渐渐退去,回复了往日的棕色。只见她蹲下身子小心地呼唤着在她眼前已经因为失血有过多,而已经要陷入昏睡的女人。

“妈妈!妈妈!醒醒!妈妈……不要睡!”

管樱一边喊着一边看着女人憔悴的容颜,眼角忍不住落下了眼泪!一声声的叫唤似乎是触动了沉睡中女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只见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出现在她眼前人是自己漂亮沛黎的女儿忍不住时璐出了一个欣慰地笑容:“管樱,你来了!”

管樱听到她说这话,终于忍不住留下了眼泪一边哽咽一边点头对她说道:“嗯嗯!妈妈我来了!我来救你了!”

女人听到自家女儿的声音,吃力的抬起眼帘,可是由于刚刚被抽走了大量的血,此刻她十分的虚弱,就连说话也比较吃力了:“嗯!这次是妈妈有拖累了你……你不用管我……”

看到她这个样子,管樱直接跪在她的身边对她说道:“妈妈你现在不要说话,保持体力我现在就带你出去!”女人听到她的话欣慰清清点头地再次闭上了眼睛休息,现在耗费的体力态度她说几句话就根绝有点眩晕。

也就在此刻的屋内表情狰狞的男人终于回过神来,转头看着房间门口。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此刻站在门口突然出现的四个年轻人。

此刻在他的眼里放射出无尽地怒火,这些人不但破坏了他的房间,还就走了给他心爱之人输送献血的人质!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地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指着门口的四哥年轻人向他们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识相的的就不要插手管这里的事情!痛快给我离开这里!”

看到他拿着枪指着他们,成穆熙和沈逸泽直接上前迈了一步,挡在了沛黎和管樱她们两人身前。阻挡了枪口直接对着她们两人!

做完了这个动作之后,只听到站在沛黎前边的成穆熙对着那个男人说道:“真没有想到,白封门的堂堂五长老,竟然变成了现在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

听到成穆熙直接说出自己的身份,男人皱着皱着眉头向他问道:“你们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看来你真的是在地下待傻了,竟然连我们都已经不认识了,不过现在我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抓了我们要找的人!”

听到成穆熙这么,五长老有点不耐烦地说道:“你说的是二夫人?那个女人可是少主让我紧紧盯着的!我现在不管你们是谁,不过最好不好在这里闹事,这里可白封门的家族驻地,不是你们这些阿猫阿狗能撒野的地方!”

听到男人完话,蹲在沈逸泽身后的管樱直接站起,对着冰冷地回复道:“是吗?不巧了我现在就想在这里撒野了!”她说完这句话,地上瞬间冒出的藤蔓直接紧紧地束缚住了无长老的的身子。

见自己的身体被束缚主,无长老自然是不甘心的。在藤麻把他缠住的一刹那对着成穆熙他们这边疯狂地开抢,不过这些枪都有被沈逸泽和成穆熙的防护罩挡在了外边,纷纷掉落到了地上!。

被藤蔓束缚住了之后,五长老并没有死心虽然手里的手枪已经被藤蔓卷走了,然而在嘴上还在继续骂着他们。最后管樱嫌弃他太过于呱噪,直接让一个植物的枝干封住了他的嘴巴!

看到终于回复到安静的屋子,四人微微松了一口气。沛黎看着那里一直挣扎着的白峰门的五长老向成穆熙问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像是精神方面有问题了!”

“他应该是换上了中度的妄想症!也就是说现在他的世界想的很多事情都是不存在的!”

听到他说的这话,沛黎表示理解地点点头,突然她想到自己在之前在脑海中看到的那个脸色苍白的女人,然后对成穆熙说道:“哦!对了!洗手间的浴池还有一个女人呢!”

成穆熙听到她说的这话,顶头对她说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沛黎听到他的话点点头,然后对着站在他们边上的管樱问道:“嗯!哪个……你们两个不跟我们一起去看看吗?”

此刻管樱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了平静,她看着一眼还在闭目养神的母亲对她回复道:“自然是要去的,我到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让五长老费劲心思弄活人的血去续命……”

于是当四人来到浴室的时候,不由得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惊了。之间浴室内的浴池里,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躺在里边,之间她的身体做到了一浴池的献血里,从浴池内溢出的献血弄的地上和墙壁上到处都是。

看到眼前这一幕,沛黎连忙捂住了嘴巴小声地嘀咕道:“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这些血都是活人的?”

看到他们四人进来,坐在浴室内的医生淡定地站起来,对着他们说道:“你们也看到了血池内的女人并不能活的很长了,她得了世界山最罕见的一种病!她现在想要活着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献血来续命。”

四人听到他这话皱眉地看着眼前的医生,此时不知道是不是沛黎的错觉他总感觉这个医生也并不是太正常,因为他的眼中出现的神色太过于疯狂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医者应该有的反映!这个屋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不正常就算了,这一个个她见到的人精神怎么都有问题?

哪个医生见眼前这四人听到他的话并会回答,于是自言自语地接着说道:“你们不知道道吧,作为一个医生我一直想要去研究一些稀有的疾病,可是作为私家医生的我只能够平时治疗一些感冒,在这个我可以得到充分的发挥!不过我确实恨我的病人!因为她是魔鬼……”

男人说道魔鬼的时候表情变得十分的狰狞,随后他又继续说道:“你们知不知道卟啉症?得了这种病症的人惧怕看到阳光,暴露在阳光下,会令他们的皮肤起水泡,嗜饮鲜血,厌恶大蒜,面容苍白,牙齿尖利如狼……”

沛黎站在他的不远处听到他话中所描绘的一切,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喃喃道:“这哪里是病,明明就是吸血鬼……”

听到沛黎说出吸血鬼这三个字,那个医生转头看向她说道:“对!没错就是吸血鬼、世人都说这是不存在的!但是我却遇到了,遇到了一个正真的吸血鬼……啊……”

就在这个医生疯狂地说道吸血鬼的时候,坐在浴池内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的女人突然睁开眼睛坐起,想也不想地拉过站在她不远处的医生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在她张口的一瞬间大家还看到了她不同于正常人的尖利的牙齿!

看到满是血的浴缸内,坐在里边的女人疯狂地吸血着站在他身边医生的血,沛黎实在觉得毛骨悚然侧头闭上了眼睛,成穆熙看到她这样,搂着她的肩膀并没有说话。

而站在他们四人最前边的沈逸泽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说道:“还真没有想到这里还真有一个怪物!”

听到他说的这话站在他边上,推着母亲轮椅的管樱摇头说道:“她不是怪物,她曾经在我小时候教我黑客技术。确实是五长老的恋人!只不过我也没有想到她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眼前这个是人非人的怪物,众人第一次不知道怎么下手了,只见沛黎抬起头问边上的向四人:“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毕竟大家来这里是救管樱的妈妈的,现在人已经救出了,他们是不是应该撤了?

听到她这么问,成穆熙侧头看了她一眼,把她抱紧了怀里对他说道:“不用着急已经有人向这边过来了!”

果然正像是成穆熙所说的那样,一会儿的功夫。白封门的大长老带和一堆手下冲到了这里。他们在看到房间内的情景时除了吃惊还是吃惊!

他震惊的原因是眼前出现在这里的年轻人是龙渊会和墨武门的少主,这两人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么长的时间里他竟然不知道五长老的罪行,并且他的恋人妮娜已经如同吸血鬼一样地活着了!

沛黎看着眼前出现在这的白封门的大长老,只见他的年龄和在成家见到的龙渊会的大长老相似年龄都不小,并且在他的身上沛黎都看到了包容和人气的气质!

还有一点她不得不承认,白封门真是在和田扎根很久了!就连这个大长老竟然也长得有些像是西域人,眉眼深邃,棱角分明!

他们四人见到大长老来到这里之后直接就是一副吞鸡蛋的表情,十分地无语。还是管樱上前先对他说道:“大长老,他们是我请来的帮忙的朋友,你也知道我在和田找我母亲已经很久了,见到这事情实在是没有线索,就只要找了他们几人过来帮忙了!”

大长老听到她的话,虽然表示理解的点头。但是看到四大家族中其中两个少主都出现在这里,还是会不自觉地防备一下,于是他想开口去教育一下管樱:“哦!哦!可是……”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白封门内的家族医生从浴室内冲了出来,对着他们说道:“大长老不好了!血池内的人停止呼吸了……”

大长老听到他说的这话,也吓了一跳,带着怒气地对跑出来的人喊道:“你们做了什么?我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能要这里一个人死的吗?还不给我现在进行急救!”

一声听到大长老对他的怒吼声,他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们救了……可是……她刚才……”

听到他这话大长老皱眉地问道:“怎么回事?”

就在大长老问完,在浴室内爬出来一个身影,这个身影就是刚刚那个精神有问题的医生,只见他的嘴里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呵……呵呵……”

在场的人听到他的笑声,莫名地起了一声鸡皮疙瘩。却见他费力地爬出浴室,从浴室爬出来之后,大家也看清了他现在的样子,此刻他的印堂发黑,明显是中毒的迹象!

而此刻刚才被妮娜要破胳膊的伤口还留着血,不过这个血并不是红色的,而是黑色的!原来妮娜喝了已经服毒的这个医生的血,所以在刚才毒发身亡了!

这个医生爬出来之后对着在不远处,被藤蔓捂住嘴的五长老说道:“你的挚爱终于死了!那个魔鬼终于死了!”

听到他说的话,在场的都是一头雾水,沛黎更是对他的说的话不明就以,这什么情况,刚才不是还很兴奋地说是他最珍贵的病人吗?怎么又亲手杀了她呢?

听到他的话之后,原本已经不动的五长老使劲地扭动这身体,管樱见到他这样,轻轻一挥手捆绑着五长老的藤蔓就完全地枯萎了。只见松绑后的五长老疯狂地跑到那个医生面前,提起他的领子向他质问道:“你说什么?……你不是答应我要治好她吗?你明明答应我的!”

那个医生被他晃动的嘴角吐出了一口鲜血说道:“我是答应过你,你知道吗?这种病是没有办法治疗的,她的寿命也就是在3年,我给她延续了6年已经算是仁慈了!不过我不能容忍的是……咳……”

他说完这句话,费力地咳嗽几声,咽了几口黑血继续说道:“我最不能容忍就是你竟然抓了我住在城中的妻子还有女儿!她们的血竟然也被你用在这个怪物的身上……哈哈……我真的是自己造孽啊……”

听到他说这话,五长老终于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了,不相信地摇头道:“不!妮娜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女人!这些都是我做的……她并不知道!你让她活过来好不好?”

听到五长老的央求,那个医生摇着头说道:“我不会这么做,这样的人就要和我一起下地狱!你也是……”就在他说完的一刹那,一把匕首从他的身上被拔出,直接炸插进了五长老的心脏的位置!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围观的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匕首已经插进了五长老的身体内!

五长老看着插入自己身体内部的匕首,吃惊地看着身前的男人:“你……”但是他刚刚蹦出一个你字,就直接倒在了地上。鲜红色的血液从他的心脏流出,不过很快流出的血从鲜红色转变成了黑色。

原来那只匕首上也涂抹了剧毒,看来这个医生谋划这件事情已经很久了而今天沛黎他们进来,只是给他了做这件事的一个契机。

那个医生看着倒在自己眼前的五长老,自言自语道:“终于有个了断了!我的家人、我的病人都和我一起去下……地狱吧!”他说完缓缓第闭上了眼睛,原本紧紧攥着的手已经松开,在他得手里滚出来一对红色珊瑚的女士耳环,这个耳环表面已经磨损的很严重了……

“五弟……”

大长老看到眼前这一幕直接要跑过去,却被身后的医生拦住:“大长老你不能过去,那个医生身上流出的黑血是致命的……”

似乎听到了长老的叫喊,躺在地上的五长老缓缓第把头转向了他,用嘴型艰难地对他说道:“对不起……还有把我和妮娜葬在……一起……”地上的男人缓缓第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

只留下了室内大声老还有跟过来一些那些人叹息声。此刻管樱的母亲靠在轮椅上没有睁开眼睛直视缓缓地说道:“哎!他的一声也够苦了……应该结束了……”

沛黎看着在屋内躺着的两个男人默默地叹息了一声。这样的结局估计谁也没有想到的,老天爷就是像是明明之中会让你偿还所欠下的债一样。竟然最后致五长老死地会是他一直都深信不疑地医生。这样看似有些不可思议甚至算是狗血的结局,却埋藏这这样一个悲剧的故事!

医生的妻子和女儿被五长老的手下所杀,他们的血用于给五长老心爱的人治病,可是这种病在国际上根本没有治好的先例,只能用这种方法不断地一天天续命,但是这样也会造成无长老杀的人越来越多!

其实想来这两人都是没有错的!错就做在他们太过于死脑筋又或者太过于痴情!不过这样的痴情在她看来更让她觉得可怕!这种病态的爱情真的让人颤栗……

想到这里沛黎突然抬头对着身边的成穆熙说道:“如果我得了绝症,你不要这样对我!我认可美美地死去……也好过像妮娜那样变成魔鬼……”

成穆听到她说的话,愣了一下然后抬手轻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惹来了沛黎的一阵轻呼:“好疼!我说的不对吗?”

“想什么呢?我们成家的人可是很长寿的!还有你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我也不是五长老,我们不会发生这种事,所以你要有所觉悟,我们会纠缠一生的……!”

------题外话------

上班了!就要偷偷的码字!(*^__^*)嘻嘻,南南尽力写!这个剧情想了好多!最后借鉴了下以前看过的一个漫画!哎!挺悲哀的故事!不过我并不同情他们!

好了今天的更新奉上!谢谢大家的订阅!么么哒!

上班上学的妹子多穿点衣服,秋天越来越冷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