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48、和田相遇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8、和田相遇

<>

夜晚的j市大学城附近的街道上,因为各个大学此时已经放假,所以路上的行人已经不是很多,加上在街道两侧的光秃秃的银杏树枝叶,所以显得整个的一条街都有些凄凉。

在这处有些凄凉地的街道的一处个花店内,管樱此时正摆弄着一盆偌大的牡丹,虽然此时已经是寒冬,牡丹花是根本不可能在这个季节开放,但是在管樱手里的牡丹花此时却开得十分的娇艳美丽,刚刚被管樱摆弄的叶子,甚至已经开始有意识地贴着她的手臂轻蹭摇摆。

感觉到手臂处传来的痒意,管樱忍不住地轻笑道:“呵呵!别蹭了,很痒的!能看到冬天的景色,估计你可真是牡丹中的一朵奇葩了”

这个时候子在花店内,正看着电脑资料的男人,侧头看了一下她,对她问道:“它可以听到你说的话?”

“可以的!植物都可以感知声音!”

“哦,听上去感觉不错!”沈逸泽听到他的话,点点头,带着深意地看了一眼她手里的牡丹花,牡丹花似乎向是有察觉一眼,忍住往管樱地手臂上缩了缩。

管樱也感觉到刚才还挺得笔直了牡丹花的花杆,被他的话弄的瞬间就蔫了!于是白了沈逸泽一眼说道:“你能不能用温柔一点的眼神对待这些花儿,我发现你来的这段时间,我种植的花的寿命都减少了,你都赶上它们的催命阎罗了!”

听到管樱的抱怨沈逸泽耸耸肩膀无奈地说道:“没办法,气场释然!它们并我喜欢我!”

“我倒觉得不全是,你身后的那个壁虎类植物超级喜欢你!不要去摆弄几下,它会很高兴的!”

听到管樱的话,沈逸泽转头看到自己附近确实摆着一盆壁虎类的植物。这个植物并不是很大,在方形的花盆内插着几个削成的小棍子,方便植物往上攀爬。此刻在植物的茎上已经接出了一朵朵饱满额艳粉色花骨朵!

“你说的是这一盆?”沈逸泽不确定地向她问道。

“对就是那个,你碰碰!会出现不一样的效果哦!”

听到管樱的话,沈逸泽点点头,不过他还是不确定自己的碰触会让这株植物起变化,只见男人伸出修长有力的手里,轻碰了下植物的枝干,那株植物像是有感觉一样摇晃了两下。

接着沈逸泽又碰了一个已经开的很饱满的花苞,神奇的是花苞在他碰触完的一刹那就绽放了,白色和艳粉色交织像是一个好看的小喇叭。

看到这朵花开出来的形状,沈逸泽挑眉看了一眼还在摆弄牡丹花的管樱说道:“原来是一朵花痴的喇叭花!”

“呵呵!我说的没错吧!”

沈逸泽听到她的话点了一下头,然后看了一下已经晚了的天色,向管樱问道:“你什么时候弄好,我们去吃饭!”

“马上就好!对了你们沈家不举行家族宴会吗?”

“已经举行过了,我们家的风俗是在年前办理这些!”

“嗯!稍微等我一下,马上就走!”

“好!”

就在这个时候,管樱放在边上的手机再一次地响起,管樱赶着来电显示出来的人是管风,并没有多想就接起了电话,只听到电话内管风带着一点焦急地说道:“快去和田,管绍彦把母亲抓住了!告诉大长老已经在刚才的宴会上,父亲被管绍彦杀了!”

管樱听到管风说的话,吃惊地睁大了了眼睛:“什么!”

在电话里管风分口气充满了交集,可见事态已经很严重了:“你快去行动!管绍彦现在用母亲来威胁我,我不敢轻举妄动!”

电话这边,管樱的震惊的神色快速地变成冰冷,在听管风说的最后一句话时,管樱已经恢复了冷静,只见她淡定地回复道:“好好保护自己,要是动用异能,你未必不是他的对手。至于母亲和大长老,我给你想办法!”

“嗯先挂了,我想先看看这几天怎么能把他的行动拖住!”

“一切小心!”

“你也是!”

管樱和管风通完电话,沈逸泽已经来到了管樱的身侧。看着在挂完电话后一动不动地管樱,沈逸泽没有多问刚才的内容,只是在一边陪着她站着。

过了一会就听到管樱缓缓第说道:“白封门,发生内乱。管绍彦把管家家主杀了!”

听到她说的话沈逸泽原本站着放松的身体,瞬间绷直,不确定准头看向管樱。管樱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此时他的想法,对他肯定地点头道:“消息可靠,管风在现场!”

“这是你们管家的内斗,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因为相信你!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说,而这件事情确实碰触到了我和管风的极限了!管绍彦派人去和田把我们的妈妈囚禁起来了!”

沈逸泽听到她说完这户,直接接口道:“所以你想请你帮忙……”

“不算是,就是作比交易!帮助我弟弟上位,以后白封门和墨武门不会再起任何的冲突!”

沈逸泽听到她这话沉默了一会而,抬眼用带有深意地眼神向她问道:“……只有这样?”

管樱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直接抬起头向他询问道:“难道你还想要别的?是钱,还是白封门底下的地盘?这些我要考虑下才能答应你!”

“我对你们那些地方没有兴趣!”

“那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这次我帮助你,你要答应我三件事!”沈逸泽看着管樱的眼睛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听到沈逸泽的话,管樱松了一口气对他说道:“……可以,只要不违背我的准则,不让我去做那些极端残忍的事情,我都尽力满足你!”

“嗯!就这么说定了!”

“好”

“你刚才的话,我已经录音了,要是你反悔我就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欠我三件事。”

管樱看着在沈逸泽手里晃动地手机,直接无语道:“想不到沈大少,竟然还会用这种事情!”

沈逸泽并没有在意她讽刺的话,直接对她说道:“你的前科太多了,为了我自己,我不得不防着点!要不到头来吃亏的还是我!”

“……”

“你想要什么时候出发,用不用回去准备一下!?”

管樱想了下说道:“当然是越快越好!不过一会儿我需要会先问清楚那边的情况!在决定!”

“可以,你想好告诉!这次我陪你回去!”

“你不用管理墨武门的事物吗?”

“沈逸明,已经放假已经帮我管一阵子了,要不我也不能这么清闲地在你这里待着!沛黎去我远程办公也是可以的!”

“果然有个弟弟真不错!”

“谢谢夸奖!”

此刻在j市墨苑总部的办公室内,沈逸明正翻看着秘书在下班前给他的资料。而在他的前边的写字台上已经落了两摞文件,一边是看完的一边是没有看完的。

就在这个时候,沈逸明突然打了两个喷嚏,打完之后他揉了揉有点痒痒地鼻子,喃喃道:“是谁在背后叨咕我啊!”

当然他说的这话是没有人搭理他的,现在大楼内的人已经全部下班,自然是没人的。看着眼前还堆积成山的文员,沈逸明不禁嘴上喃喃地小声抱怨道:“赶紧过了春节马上开学把!去了h市就没有人在让他看这么多文件了。”

就在他想得正美的时候,沈逸泽的一个电话彻底打碎了他这个美梦。电话中沈逸泽告诉他,他将要去和田办事,所以至少让他请假10天再去报道。

听道这个消息之后,我们的沈二少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嘴巴是个乌鸦嘴,说什么都是反着的。

这天晚上,沈逸泽在给沈逸明打完电话,没多久就启程和管樱一起飞往了和田!至于怎么样分散管绍彦的注意力,沈逸泽并不担心,有管风这个隐患在,管绍彦势必会疑神疑鬼的。

而就在他们出发的一天后的上午,沛黎也随着孙教授踏上了前往和田额飞机……

花痴喇叭花的分割线

和田市,以玉名为市明。是一个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地理位置特殊、物产丰富的城市。说道和田的地理位置堪称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和田市南倚昆仑山脉,北临华国最大的隔壁沙漠,位于昆仑山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之间,是新省最南端的城市。

在华国古代流传这千千万万个古老传说,其中无论是神还是仙,很多故事的起源背景都来自于昆仑山。所以在整个华国人的眼中昆仑山就是山的精华。而和田就处于昆仑山的附近,吸收着灵山的灵气,孕育出了绝世精美的和田美玉。

沛黎跟着教授的考察队所去的地方正是和田玉的原产地,白玉河景区。白玉河是白玉的主要产地,主要有青玉、青白玉、黄玉、碧玉、白玉等36种和田玉,其中最为名贵的是在河中采到的羊脂玉,不过这种玉石因为稀少现在已经很难采集到,而市面大多数的羊脂白玉都是白玉,没有达到羊脂白玉的标准。

其实说来也是巧合,这条新发现的玉石矿脉,是因为最近和田市难得下了很多的雨水形成的了临时河流才被发现的。

这些玉石经理了风霜雨雪的侵蚀,终于破山而出,而白玉河也不亏为是和田玉产地最丰富,产出优质玉料最多的地方,这次在刚刚形成的地上暗河处周围出现的和田玉石是以黄玉和白玉为主,而且出土的玉料大多为:籽料、山流水、戈壁料这三种。

他们这次来的专家完全就是冲着这写籽料、山流水、戈壁料玉料来的,要知道因为近两年的国度开采,和田玉的顶级玉料寂静日益地缺乏,这次能在着附近再次发现这样的玉料一定会引起全世界的轰动,同时政府也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好好保护起来这条难能可贵的和田玉脉。

考察组的人下了飞机之后,直接先到了他们在和田的临时住所,之后一行整装待发去了他们这次考察的目的地:白玉河景区西面的拉末河暗河流域。

在路上孙教授简单跟沛黎介绍了一下他们此行目的地的情况。拉末河暗河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附近,这里的气候干燥、风沙很大、并且因为属于沙漠性气候早晚的昼夜温差十巨大。

这条暗河在水洗分布图上是隶属于边上的白玉河的。它是白玉河的一个分支,在这里也有着一定地出现规律,每年在在夏天这里都会形成一个优美的地上河流。不过由于这世界的气温变化,这条河已经至少有十年的时间没有出现了。

说也是奇怪,原本已经淡出人们视线的的拉末河暗河竟然在这几天和田反常的天气中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并且伴随着它的消失,留在河床上的竟然是稀世珍宝的和田美玉。

跟随这考察组的车辆一起进入的沙漠,不一样的风景就映入了沛黎的眼前,向是海浪板般起伏的沙丘,还有在沙丘上行走的骆驼,不时出现在沙漠周围的古老建筑的断崖残壁。想到达这里的人们诉说这一段段不为人知地故事。

沛黎做在专门的沙漠越野车里,看着外边的烈日,拢了拢照在脸上的透明纱巾,并且把待在眼睛上的墨镜扶正,没办法环境特殊装扮也要特殊一些。

坐沙漠越野车里沛黎跟着车子的起伏,身子也跟着在起伏,在车里因为这样的颠簸,车子里放的很多东西都上下地摇晃着,有些东西还晃到了他们的身上。沛黎并没有管这些,此时双肩背包被她紧紧挎在胳膊上已经做好了固定,而她的右手则捂着左手手腕的福禄寿三色玉镯。

这个玉镯她也是在成穆熙走之前从他的嘴里听到关于它的用处的。因为沛黎的去升级异能的时候,苍龙的虚影不光把她的异能瓶颈解除了,同时还给予了这个福禄寿三色玉镯可以储藏能量的能力,也就是说自己现在一旦异能用完,这个玉镯就能让自己快速回复。

这样好的宝贝带在自己的身上,沛黎自然是相当地珍惜,所以现在一直在车里的这么颠簸沛黎,自然是先保把这个玉镯保护好。

教授看着坐在车里的有的人脸色已经不太好了,关心地问着做在他身边的沛黎:“你没事吧!沛黎?”

“没事,教授!我不晕车的!”

听到沛黎的话,孙教授满意地点头说道:“这就好!带你来,我真的是明智!你看张教授的那个学生,下了飞机就水土不服地一直吐,还有李教授的那个徒弟,晕车晕的已经要口吐白沫了,现在这两人都直接去了医院。多耽误我们的工作啊!”

“……”沛黎听到边上教授的话,无语地白了他一眼在心里想到:教授你现在这些明显就是叫做在捡笑话,小心乐极生悲。

不知道是不是沛黎的意念太强,让他们达到目的地之后,领队看着他们零星到达的几个教授和助手,宣布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因为人手的不够,但是也不能耽误预先单位已经订好的进度,所以今天他们要加班完成原定要今天做完的计划。

唯一让沛黎比较庆幸的就是,他们所剩下来的这些负责的都是不同的地方,这就以为着他们的勘探进度是不会受到任何一方的连累,是可以继续往下推进的。

盯着硕大的沙漠烈日,考察队的队员们在几个教授的带领下开始了今天的工作。沛黎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在这里寻找和田玉大致的区域,并把这些拥有和田玉的区域标注在地图上。

如果可以的话,这些标注好的地方哪里出现什么样的玉料也可以进行标注,不过这一点,孙教授已经在私下告诉沛黎不要做了,这个是留给勘探队的,他们一直视这个为他们的看家本事,他们不必要和这些人抢风头。

沙漠的分割线

烈日黄沙下,考察队的人正在进行着常规的勘探。不过没过多一会很多人都因为天气的原因,都觉得身体干燥难耐。沛黎是这里的一个例外,因为有和田玉一直供给着她充沛的能量,所以沛黎此时不觉得很热,反而觉得有一股凉凉的感觉席卷全身,然她浑身都舒服无比。

就在考察队员临近中途休息的时候,正在研究者地上的一块开和田玉沛黎和孙教授被从远处走来的一个环境研究学的教授喊住:“老孙啊!你竟然带了一个女孩子过来作苦力,简直是太狠心了!”

听到有人过来的声音孙教授回头笑道:“呵呵!是啊,怎么你羡慕吗?田教授!”

“自然是羡慕的,你看看我们带过来的那些学生,才一个下午就这样不争气一个个都累的说要回家!倒是你带过来的这个小姑娘身体更好写!”

孙教授看了他一眼对田教授说道:“呵呵!她平时锻炼多!”

“时候不早了,收拾下该回去了!”

孙教授听到田教授的话,点点头对着沛黎说道:“丫头!收拾下东西我们回去!”

“恩!”沛黎听到他的话,恩了一声,这个拿下了带了一天阻挡沙子的头巾,露出了原本就清丽的笑脸。见到她露出这个样子,边上的田教授不由得感叹道:“老孙,回去我一定找个向你徒弟这样的!”

孙教授听到他的夸奖,眼睛都笑成了月牙状,说道:“呵呵!她可是可遇不可求,你可没那本事!再说你那系都是男的!”

田教授听到他这么说不服地说道:“哼!你那雕塑也都是男的!”

“她是高中就跟我学画画的!”

“还是你,强大!”

就在两个教授谈话间,一个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斯文青年向他们这边走来,对着田教授说道:“教授,我们这边已经收拾好了!”

田教授听到他的话,对他点点头道:“恩,行出发吧!今天大家都累了!”

那个年轻人听到教授话的应了一声“好!”然后抬头就看到了站在孙教授身边的沛黎,顿时眼前一亮,脸上爬上了不好意思的红霞。

田教授这样的人精自然是看出了自己学生的不自然,看了眼站在孙教授身后的沛黎对他介绍道:“这个是你孙教授的学生!”

男生在自己教授向自己介绍完,直接对着沛黎说道:“哦!你好我叫韩野!”

“恩,你好!我叫周沛黎!”

“那我以后就叫你周师妹吧!”

“……”听到他的称呼沛黎差点没一只交踩空,还周师妹呢!他们两人明明就不是一个老师教的,再说了周师妹,这不是华国著名武侠小说里的反派任务吗?

一行人上了来时的越野车回到和田市的市区,一进入市区沛黎就发现和田的建筑是典型的新省建筑风格。圆形带尖的建筑,白色的屋顶让这座城市有有些异域风情。

在街道的两边的店铺内叫卖着这里的各色的美食,烤饼、羊肉串、还有葡萄干等等。回道宾馆之后,配合和考察队的队员们一起吃了晚饭。

在饭桌上大家都对孙教授一番调侃,当然调侃的内柔就不变猜测了,就是来自宇沛黎的,大家偶都在说孙教授不懂得怜香惜玉,让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来和田陪着他考察。

不过孙教授脸大,根本就不在意他们的调侃,只是笑着眯着眼睛,他心里可是明净的这些人就是嫉妒他带的人好看。

和教授吃完了晚饭,沛黎没有直接回房间。她来和田可不是光为了考察的,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来这儿找和田玉的供货商。

此刻沛黎拿一个小纸条,上边记录着这次她向谈的结客户。准备出就酒店就开始挨家挨户地寻访一下。之所以会这么费劲的挨个去找,就是因为她现在的玉石供应商出了问题,原本是和田玉最好的供货商,却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弄得现在发货质量好坏不一。

就在她背着双肩包从酒店出来额时候,却被一个从身后走出来的人喊住只听到他说道:“周师妹,你要出去吗?”

沛黎闻声回头,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人正是下午和自己说话的那个韩野,于是直接对他点头道:“恩是的!”

“那个!要是不嫌弃,我陪吧!现在这里人不生地不熟的你一个女孩子出去太危险了!”

沛黎听到他的话,马上摇头对他说道:“不用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听出了沛黎话里明显拒绝的意思,韩野想了想又道:“哦,哦!那装我也出去逛逛!”

“你随便!”说完这句话,沛黎也不看身后的田野,直接迈开脚步向前方走去……

因为和田的时差要比j市晚两个小时,所以现在虽然是晚上的10点,但是此刻夜晚的喧嚣才刚刚地开始。

果然如同沛黎之前猜测的一样,韩野出来就是为了跟着她的。此刻沛黎已经走了两家的和田玉石店铺,正要往第三家走的时候就被韩野叫住了!

“那个……周师妹,你都走了两家店铺了?前边有个冰激凌店,要不我休息一下?”

沛黎听到他的话停了一下回头说道:“我没有让你跟着我!还有我现在很忙……”

“你忙什么?我可以帮你!”

“不用……”沛黎一边说着这话,一边已经进入到看第三家的和田玉的专营店铺内了。

这家店铺的门脸很大,装饰也很讲究,沛黎看了一眼这个店铺的整体装修,满意地点头,果然有点意思。

就在沛黎经过这家店铺的电梯时,已经从上边走到一楼的电梯,突然门打开。沛黎反射性地侧头看了一眼电梯内的人,可谁知这么一看就愣在了原地,电梯中的人看到她身影也是一愣!

还是管樱最先反应过来了,对着站在她身前的少女问道:“沛黎,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她的问话,沛黎简单地向她解释了一下,然后不解地问向出现在她眼前的男女:“我来这边是因为孙教授来这边考察,我是他的助手。倒是樱樱姐,你和沈大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来这里有特殊原因,正好你来了多一个帮手!我们换个地方说……”

------题外话------

南南的生活又不如了正规了!男人这东西还是宁缺勿滥的!要是不好的,还不如给大家多码字呢!是吧!

今天更新奉上!谢谢大家的订阅!

另外南南眼神不好!谁看到了错字帮我留言,告诉我哪张,哪个位置!一处错误第一个找到人的南南会奖励10个520小说币的!谢谢大家的支持!长期有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