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41、神一样的鉴定团队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1、神一样的鉴定团队

沛黎看着沈逸泽和管樱两人近乎秀恩爱似的互相给对方拆台的样子,除了无语以外也认清了这可能就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既然是这样那她就没有资格去管了。

不过既然他们都这么相处了,沛黎估计用不了多久,这两人就会走到一起了。

她可不是瞎子,沈逸泽这样冷性子的人,竟然能把办公地点搬到管樱的花店里,什么怕管樱还不了债跑了之类的话,她才不会相信呢!追美人才是真吧。

沛黎今天来的目的就是看管樱的情况的。没有想到意外都看到了八卦,还有机会看到了沈逸泽和管樱的后续发生的故事,心情相当地不错,于是她又在管樱的花店有呆了一会就离开了。

不过有时候你心情不错的时候,老天爷没准就会给你上一个大大的眼药。就在沛黎从管樱的花店出来以后,路过一个奶茶店准备买一杯热乎乎的奶茶在回公寓的时候,却直接被在奶茶内所播放的新闻惊到了。

“距我台的最新报道。根据相关顾客的举报投诉,位于J市繁华地段的玉石缘旗舰内售卖虚假的玉石。现在我台记者从接到举报之后,已经联系了相关部分人员来到了玉石缘的门口进行探访。

从目前来看,玉石缘旗舰店内的顾客依然络绎不绝,大家似乎对这件事情并不清楚,记者咨询了一下门口的保安和几个从里边走出来的顾客,大家也表示并不知情。

不顾有关部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高度重视,至于这件事情后续会怎么样发展,本台记者会后续跟进。”

沛黎听到这个新闻的时候眼睛立刻眯带着深意地看向电视。刚才电视新闻中叙述的事情与现实发生的并不完全吻合。应该说刚才的新闻并不客观,甚至可以说是故意诱导消费者去怀疑玉石缘的产品。看来这次的事情是有人有备而来了,目的显然就是让玉石缘的口碑下降,甚至关门停业。

但是那些也太小看她了,要知道她昨天刚刚从孙教授口中得知玉石缘内所售出的和田玉玉石有问题时候,就在晚上立刻让刘叔连夜解决了此事,没想到竟然才过了不到半天就会曝光出来,不过那些玉石她很清楚只流出一部门,并不是很多,至于剩下的那些沛黎已经要刘叔放到其他地方。

不过让她不解的是,这件事应该在昨天晚上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才对啊!因为购买这一批和田玉的人不多,所以刘叔在昨天晚上就让财务,给每一个购买这这批和田玉的人退了全款!

不过要不是我们自己说,正常人基本上看不出来这种造假的方式。因为这种换芯的做假方式,做出来的玉石和正常玉石在表面触感上没有任何的区别,所以顾客在不太懂玉石的情况更不就看不出来。

综合上述原因沛黎初步断定。现在这是有人做故意用这件事情来诋毁玉石缘的声誉。

想到昨昨天晚上她仔细研究了的那个孙教授给她带过的那个和田玉的玉料,她发现问题是出现在整个玉料的底部。

这个玉料是从底座开始被整体从中间掏空了,然后在用差不多大小的十分低廉的玉料补上,再然后把两个玉石用一种胶水粘好,待整个胶水都干透了,在用机器打磨好表面就可以了

早仔仔细细看完之后,其实沛黎还是纳闷的,这作假的人难道脑子是逗秀的吗?这样两败俱伤的方法都用的出来!

先不说玉石缘得到这批玉石之后会有怎么样的损失,就是作假的这些人损失也是不少的,因为这样的方法就明显就是损人不利己的。内部黏贴的和田玉是需要另外找寻的,因为和田玉的材料特殊,所以一旦用大理石之类的石头,立刻就会被检查的人员发现,所以只能另外再去找玉石来填充。

可问题就来了,再去找玉石填充就意味着需要切割一块完整额玉石才可以,可以这样的话就要动一块大型的预料了,众所周知大型的玉料在价格上会比小型的玉料贵很多。所以这种换芯的方法在某种意义上讲究是费力不讨好,划不来!

沛黎听完新闻之后,想了一下直接出了奶茶店打了一辆出租车,向着位于市中心的玉石缘的旗舰店驶去。

我的奶茶的分割线

当沛黎达到位于市中心的玉石缘旗舰店的时候,就发现此刻可能是因为刚才报道的原因,现在在旗舰店内退款柜台前已经排起了长队,并且很多人都对家店铺的玉石质量产生了怀疑。

沛黎看了一眼排着的长长对位,直接穿过店铺的大堂直接上了位于3楼的办公区。进入办公区被就听到在不远处有一个声音在对训着话:“值班经理有你这么当的吗?楼下出现混乱你们竟然比顾客还要慌张!不想干了就不要留在这里,碍我的眼睛!”

一个值班经理听到他话对他反驳道:“可是刘总,我们当时真的懵了,进来的人出示的一切证据都证明是从我们的店铺购买的,甚至单据都是一样的!”

此刻刘叔听到他这话又劈头盖脸地对他询道:“是傻了吗?直接称重啊,那张购买的单据虽然是玉石缘的名头,可是还是有很多漏洞的!比如说重量没有写,产地没有写,玉石的规格都没有写!这样你还能把这块和田玉说成是我们自己家的!你要是不相干了就直说。”

沛黎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眼神眯了眯。待听完刘叔的陈述之后,上前对刘叔说道:“刘叔,这个值班经理!我不想再看到了,一个做到值班经理的人竟然还没有解决突发事件的能力!玉石缘不需要。”

“沛黎!你……”刘叔很意外沛黎会出现在这里,刚想说什么就被她手上的动作制止住了。

沛黎抬眼冷冷地对这位值班经理说道:“按照我说的话去做,至于你可以去领取你的工资了,按照公司合同我们会付款给你三倍的工资。”

值班经理听到沛黎的话愣了一会儿,待听到沛黎说三倍工资的时候,终于知道自己被开除了,于是心里有些不甘心。

他今天在上边前确实接到了其他人的钱,让他不要去管门口发生的事情。可是他并不想这么的就失去了工作的职位,更何况眼前的小姑娘明显就不大,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权利,于是有不在意的反驳道:“客人是怎么上来工作区的?既是是刘总的朋友也不能这么上来,赶紧下去!”

沛黎听到他额话更加确定自己刚刚的决定是正确了,于是不客气地对他说道:“你现在知道客人不能上来这里?那为什么刚才在楼底下不说?现在让刘总浪费这么宝贵的时间去说你,我不觉得还有必要再留你了!”

“你凭什么做决定

!”

沛黎听到他这么说对他回以一个冷笑说道:“我凭什么不用你知道,你要知道就是你的刘总也会听我的!而你被解雇了!”

“你……”那个值班经理被沛黎的这一番话噎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是沛黎已经不会在给他说话的机会了。于是她直接抬头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对着边上的刘叔说道:“你刚刚说的话都是废话,把这个人处理好了!1个小时以后在玉石缘会议室内开会,我在楼下已经通知了玉杰和梦佳,她们一会赶到。”

刘叔听到她的话点点头,然后有带着点失望带着点惋惜地看着眼前的人,原本他还以为这个年轻的小伙干好了可以往上提拔呢!不过现在来看这人的人品绝对有问题,平时花言巧语的把你哄骗的够呛,但是一到关键的时刻根本就不行,甚至可以说他还没有地下的店员靠谱。

想到这里楼下的一堆事情现在没有一个人主持大局,刘叔为难了看了一眼沛黎说道:“沛黎我一会儿下楼要处理下楼下纷纷退款的客人!他们一直退下去也不是事……”

“不用管,店面有正常的运行制度,经理也就是起到督促的作用,把保安多派一些出去!保证不丢东西就好!至于退款处,让两个鉴定师在楼下严格把关他们退的东西,主要是看那些进入店铺的人,看看他们到退款处拿出来的那些东西是不是都出自于玉石缘!”

“恩!沛黎你这个意识是?”刘叔听到沛黎的话更是不理解她这是什么意思,这样做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啊!虽然她说的这些都没有错可是楼下没有一个主持大局的人在,难道不会让现场更加混乱吗?

沛黎看出了刘叔额迟疑向他简单地做了下解释:“刘叔,你先按照我的意思去安排!还有吧眼前这人带走吧!至于楼下大厅中的秩序谁来负责,这个您不用担心,在各个柜台都有负责人,分工很明确。而且您难道不觉得越是在这样乱的时候越能明显地看出谁的能力最强吗?!”

刘叔听到沛黎这一番话,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眼睛肿发出了亮光对她说道:“嗯!原来你想利用这次机会提拔新人,我明白了!”

“嗯!赶紧去吧!”

沛黎和刘叔说完话,目送刘叔下楼之后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向玉石缘的里边的玉石雕刻室走去,玉石雕刻室内。就发现里边的气愤并不是很好,于是她没有来得及往里边走,靠在门边听着丁凝多他们的训话。

此刻玉石雕刻工作室内丁凝一个人做在轮椅上,看着站在屋子内被她叫起来的雕刻师用严厉的口气对他们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我是安排了你们四人是负责管理这批和田玉料还有他们雕刻的事情,那么现在出现的这个情况你们谁出来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丁大师,这件事情我们也不知道!我那于是的是好好的!”被丁凝叫起来了其中一个人用无辜的语气对她说道。

因为他的最先开口,站着的其他人也忍不住附和道:“是啊!丁大师我拿时候也是好好的!”

“我的也是……”

“我也是……”

丁凝听到他们这么说,并没有急于反驳他们,而是回头叫她平时的助理拿过来一些沛黎昨天晚上就开始不让售卖的这批和田玉的玉石,然后摆到了他们的面前,继续对他们说道:“好,既然你们都说是好好的,我也不为难你们,非要说出什么

。这里这些玉石都是你们雕刻出来的没经过别人手的,你们给我解释下这些成品是怎么回事吧!”

“这……”几人看到她拿出来的这些和田玉的摆件脸色都不好看,只有其中一个站出来对丁凝说道:“丁大师,这件事情我在拿到玉石的时候已经发现了,不过我说了一嘴之后,给我玉料内勤人员说就是这样的!所以我就没有再多问!”

“哦?是这样吗?”丁凝她的话,用带有疑问的口气向他们几人问道。

几个人个听见她这么说,还以为到有台阶下,几个连忙开头说道:“是这样的!”;“是啊!我也问了,他们也是这么说的!”;“是啊!”

他们几人此时说完刚才的话,都一脸期待地看着丁凝,希望从她的口中听到对他们赦免话。

可是丁凝却突然转换了下话头对着站在门口听了半天的沛黎说道:“大鉴定师,进来也不说一声,别在门口看热闹,过来看看他们的作品。”

沛黎听到她这么说,向她无奈地问道:“你确定用我?你都不是都已经知道了?”

“是知道了,不过还是得让你看一下,摆放在这里的这些玉石造假的手法并不是一种哦!”丁凝一边指着刚刚拿上来的和田玉石一边对沛黎说道。

沛黎听到她这话,有点吃惊地向她询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难道这次针对我们的不一拨人?”

丁凝看着她对她肯定地点头道:“你看了就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

沛黎和丁凝讲完话之后,径直走向了工作台前查看摆在上边的几个和田的玉石摆件。看完以后她发现确实如丁凝所说的那样,虽然其中大部分都是用黏贴的方法进行的造假,不过也并不是摆在这里的和田玉石,全部都用这么高级的手法。

这里边有几个和田玉所用手法比较粗糙,可以轻易就辨别出来外边的玉石和里边的玉石质地不同,另外在最边上的两个和田玉竟然是已经被人换过的,一看质地就根本不是和这些玉石是一个批次的。

沛黎看到这样的情景,不禁感慨地摇了摇头对着在房间中间扫视了一圈,用严肃深情看着这些雕刻师。然后她转头对这丁凝说道:“丁凝,我们还真的招人嫉妒!竟然有三拨人!”

“怎么?我们的周大小姐害怕了?”丁凝听到她的话,转动了下轮椅冲着她问道。

沛黎挑眉看着她说道:“你看我的神情像是很为难的吗?”

丁凝点头向她回答道:“嗯!你心里有数就好!”

沛黎听到她这个口气,就知道她心里有谱这边的事情怎么处理了。其实玉石缘的雕刻师在每完成一件作品的时候,都会有记录的。当然至于谁来记录这些雕刻师的作品,雕刻师是不知道的。

这个潜在的规定是在玉石缘成立的时候,沛黎和丁凝在为雕刻师和玉石鉴定师这两种人的选择煞费苦心时候定下来的。

因为这鉴定师和雕刻师是整个玉石缘的核心,所以必须慎重。最后还是她们在两人在无意的对话之间,很巧合的一说就确定了一个方法。

这个方法就是在雕刻师雕刻完作品以后不写他们名字也不做任何标记,直接让玉石鉴定师去分辨看看一批作品中有哪几件是由一个雕刻师完成的,然后再由鉴定师直接来记录

当然如果鉴定师选错了也会有人更正,不过鉴定是和雕刻师的培训是分开这样就可以保证,鉴定师不会在事先看到雕刻师的作品,同时也会给雕刻师造成玉石缘内所有的雕刻作品都不会标记的假象。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经过这样严格训练的,能通过这样严格考验训练出来的雕刻师,工资都要比正常的鉴定师三倍毕竟他们这些人可是沛黎和丁凝培养出来的宝贵人才。

只是没想到当初沛黎和丁凝以训练人为目地的想法,竟然在这个时候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他们训练出来的鉴定师,不光能分辨玉石的品级好坏,还能分辨出是不是玉石缘内部的雕刻师所做的作品,并且几号雕刻师都知道。

“这几人就交给你处理了!至于他们这几个摆件,也要浪费了,直接切了给新来的雕刻师练手吧!”沛黎看到这里已经被丁凝解决了也不在多管。雕刻师这边都是由丁凝来负责已经成为了他们几人达成的共识。

“嗯!可以!不过还请大小姐你帮我叫保安过来!”丁凝冲着沛黎狡黠的一笑说道。

“放心,已经在门口了!就等你召唤他们进来了!”沛黎说完打开门,对着等在门口。刚刚自己在进来后特意发短信让刘叔叫上楼的保安,示意他们进来。

然后在沛黎走出房门之前对着丁凝说道:“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处理完这里事情,一会在会议室开会!”

“知道了!”

半个小时之后,当丁凝处理完雕刻师的事情之后,便推着轮椅来到了会议室。只见在会议室内内,梦佳、玉杰、还有刘叔和沛黎正通过监控设备看着楼下的情况。

“沛黎,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尽然在这么一会儿来了这么多退款的!”坐在位置上的梦佳看着监控视频中排得很长的推荐队伍皱眉地问道。

沛黎听到她的话对她笑着无奈的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刚才刚刚看完玉石缘最近一个月的,和田玉的销售情况,只有不到500单,而且订单多说都是饰品。可是这排队的人一个个都拿着玉石大小摆件还有手镯来,还真的叫人开眼界呢!”

玉杰听到沛黎这话也忍不住调侃道:“哈哈!这是谁啊!作假也不会作!”

听到玉杰这么问,这个时候在门口滑动轮椅进来的管樱无奈地说道:“这些肯定不是一个人所为了!刚才那几个雕刻师说了,除了一个因为刚刚接手雕刻不懂以外,另外三个分别是三家J市比较有名的珠宝店派过来的!”

沛黎听到进来的丁凝说的话挑眉问向她:“你用了什么方法,让他们快速说的?刚才观察他们可不像是那么好说话的!”

“不!你是指看到了刚才他们的样子,并没有平时和他们接触过!在我的认知里这三人来的时间并不长,短时间接触中发现这几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极其爱财!于是我刚才承诺一人给了他们100万,他们就直接就说出了背后指使他们的人是谁了。”

玉杰听到丁凝说这话,直接做出星星眼状,看着她对她说道:“丁凝,你好土豪!”

看到她这样,丁凝嫌弃的说道:“去!去!去!别和我装穷,明明这里我最穷,在说了这钱是要报销的,也不是我出

!”

“这三家店铺都是哪三家?”沛黎疑惑地问像丁凝。

“一个艳华珠宝、一个是绝世珠宝、还有一个是福来珠宝!”

玉杰听到丁凝报出这三家店铺的名字后,直接接着她的话头说道:“着这三家店铺我知道,它们在整个J市算得上的长期盘踞了,在步行街上都有他们的店铺。根据我的他们确实有挤兑其他店铺的不耻行为!”

“哦?那这么说他们是有黑历史的了?”

听到沛黎的问话,玉杰接着说道:“可以这么说,不过他们也是有资本这么做的。这几家店铺经营的范围很广,所以在J市号召力很大,甚至很多豪门还有明星都会在不同的季节去他们三家店铺订购一些珠宝首饰。”

听到玉杰阐述完,变上的梦佳想了一下向她问出了自己不理解的地方:“这点我也知道,玉杰!可是问题来了,他们为什么这次集体都要针对我们玉石元缘呢?我们经营的范围在珠宝界算是冷门的,毕竟玉石比起黄金和钻石算是小众了!”

玉杰听到她的话也摇摇头表示不理解,向她回答道:“这也是我不懂的地方,他们中单都不放在玉石上,现在怎么会……”

这个时候子在一边和刘叔用笔记本电脑调出数据的沛黎,手指而快速地在键盘上敲打了一会儿对她们两人说道:“我先我知道原因了!”

“嗯?”“呃?”

“你们看最近我们在J市销售的数据,翡翠成套的首饰,每天都会有卖出,平均一个月下来这些成套首饰的销售也相当可观了……”

沛黎说完这句话直接把电脑转向给他们,让大家一起看到最近玉石缘的销售记录!

梦佳看到沛黎转过来给他们看的销售数据,吃惊地问道:“天啊!我们卖了这么多套首饰!”

看到梦佳的的惊艳,玉杰对她说道:“是啊!你才惊讶,自从丁凝被那几个老家伙夸过之后,玉石缘的业绩上升的趋势就更猛了,外加上还有我这个活招牌在!可想而这最近这一个月情况是有多好!”

听到她这么说一边的刘叔也很实在的摇头对玉杰说道:“玉杰小姐!其实还是因为有丁大师在才会业绩上升这么多的!”

梦佳听到刘叔这么说,直接笑着对?说道:“玉杰有人说实话了!”

“刘叔!”

“好了!你们别开玩笑了,说正事!”沛黎指着笔记本电脑屏幕说道。

“嗯!”

信息已经摆在了他们几人的面前,这两个月玉石缘的销售这么好,必定会引起其他人的眼红。所以那些人想在玉石缘没有变得更强大之前,把他们打压下去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眼前的这种手段太过卑鄙,也太过可笑。

几人在回忆室内想着这么应对这个事情的办法,刘叔担忧地看着监控器上显示的楼下发生的情况。沛黎看到他这样一副担心的样子对他宽慰的道:“刘叔,楼下的事情你先不用管,现在我们越乱就越会让故意给我们抹黑的人越得意,一旦他们得意了,也就易暴露出来他们的尾巴了!”

“这个我知道,可是今天饿销售额……”刘数发愁地看着沛黎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在一边的丁凝也直接对他说道:“刘叔,你平时这么精明,这回儿怎么想不明白呢?这件事一旦真想大白,那么还愁业绩不好?”

“我知道这个道理,可是现在怎么收场呢?”

沛黎看了一眼对他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叫沈逸泽派人过来了!这件事情需要用武力解决!”

“沈大少!”

“嗯!我上楼的时候看了下底下情景,也害怕出现什么混乱,所以打了电话叫他帮忙派些保镖过来!而我们现在就是我们要把这些假退款的人找出来!他们送上门的的证据我们干嘛不收呢!”沛黎看着几人说道。

丁凝听到沛黎话,不由得感叹道“你是想……呀!你这么做也太坏了!”

“嗯?”“嗯?”“嗯?”刘叔、玉洁、梦佳听到她的话不理解的向他们两人看过去。

沛黎看着她们三人不理解的表情直接狡黠的一笑对他们神秘地说道:“你们等会就看到了!”

“……”

其实沛黎的方法很简单,她直接又派出了几个鉴定师下楼帮助底下的两名鉴定师进行分类,既然他们都退货那就都要先经过鉴定师的鉴定。

这样的安排直下,就看大了玉石缘内出现了诡异的一幕,这些退款的人群被分成了四之队伍。

楼上在看到队伍分完之后,沛黎一行人下了楼,在出电梯了一瞬间,他们就被赶过来采访的记者包围住了,大家都向刘叔、玉杰丁凝询问眼前这一幕是怎么回事,并且很多者还向他们求证今天新闻报道是不是真的。

刘叔没有回答他们的话,走到被鉴定师分好的队伍前对他们说道:“今天店铺内发生这件事情,我感到很抱歉,因为这件事情没办法给顾客一个安静的挑选心仪玉石的环境。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玉石缘在第一时间说自己是冤枉的,我相信在场的各位也没有人相信!所以我们也不出来辩驳,相信老天有眼,坏人不会一直笑下去的!

我也不过多的废话,你们眼前看到这四个队伍是我们鉴定是分出来了,但是这里边可都不是玉石缘的玉石,只有人数最少的那个队伍我们承诺会给你们退款。

至于其他三只队伍人我到是很想问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题外话------

南南努力增加字数!大家不要跳盯啊!因为,梗很多!发一张内容很多漏看就接不上!

谢谢大家的订阅!我会一直努力的!这就是我想写的故事!

对了弱弱地问一句?下本你们说是继续写异能能还是古代言情?我提前几个月开始构思!

最高元帅VS舰队指挥官:傲娇皇帝VS青楼名妓!想看的留言!

不用担心,这本完了再写哦!我脑洞比较大,要多一些时间想!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