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38、强悍得让人心痛的女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8、强悍得让人心痛的女人

银色的卡迪拉克在J市的街道高速地行驶着,这车辆车的后边紧跟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两个车的行驶速度相当的快,远远地超出了在他们身边的其他车辆。

银色的轿车内坐的正是沛黎和沈逸泽,此刻沛黎坐在前边的驾驶坐内向着边上开车的司机催促道:“再开快点!”

而听到她这话坐在车后排的沈逸泽并没有说话,不过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冽气质已经说明了一切。

和他的隐忍不外露的情绪相反的是,现在的沛黎情绪很紧张,因为从已经显示出来的画面,可以看到成冬铭已经从浴室内出来想着床上的管樱走过去了!很可能管樱就要被他……

这种时候她能做就是尽力的赶时间,希望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赶过去,她真的是低估了陈冬铭的色心,竟然什么人都敢碰,他难道事先就去去查一查管樱吗?

其实沛黎真的冤枉了陈冬铭,他早就让自己的手下去调查管樱了,不过资料上只显示她开了一家花店

。至于其他的信息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什么都没有。面对这样的资料,很多人都会以为这个管樱是个孤儿什么的,所以陈冬铭才敢对她下手做这样的事情。

两辆车以很快的速度,向着位于位于市中心的陈氏所开的五星级酒店行驶着,因为皇朝和这里在两个方向,所以在行驶间两辆车辆不停地在超车,最后终于在十分钟以内赶到了陈氏开设的五星酒店。

车子再门口停下,沈逸泽下车之后直接吩咐在从另一辆车内下来的沈翔,再叫人手马上过来。这里是陈家的地盘他也不保证可以全身而退,沛黎跟在沈逸泽的身后听到他的命令,愣了愣心里想说这里是五星的酒店他这样这么闯进去能行吗?

就在沛黎想完的一瞬间,沈逸泽已经和手下准备进入酒店了。来感觉到沛黎愣在原地他向她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沛黎听到他的问话摇头说道:“嗯!没有,走吧!时间紧迫!”

一行人进入到豪华装修的五星酒店级酒店的大堂内,前台小姐一见到是沈逸泽很有眼力见向他问好道:“欢迎光临,沈少,您是……”

不过还没有等前台小姐说完话,沈逸泽直接向她问道:“陈冬铭在哪里?”

“额!”听到他的问话前台小姐愣了一下,自家大少爷的来刚刚进来的时候特意嘱咐,前台这边无论谁来都不要打扰他的好事,负责后果自负。想到这个吩咐,前台小姐眼睛转了下对沈逸泽说道:“沈少,我们陈少今天并没有来这里,您估计是白跑一次了!”

跟在沈逸泽身后进来的沈翔听到这话,立刻上前对着前台的小姐说道:“你不用把这套表情使给我们看,我们要不是预先知道你们陈大少在哪里也不会过来!说吧在哪个房间?”

听到他这么说前台小姐有点害怕的缩了缩脖子,正想着怎么解决。就在这个时候站着的沈逸泽对沈翔发话说道:“你进去看一下前台的电脑!”

前台小姐听到他这么说急忙阻止道:“沈少,你等一下我马上句给您查!”说完她就快速地坐了下来装模作样的开始查询,不过她只是随意的乱翻并没有真的查。紧接着她又点击了店面屏幕右下角的保安室,正在输入救援信息就在这时她的手被在身后的沈翔一把按住。

“果然是个不老实的!”此刻沈翔看着她的电脑屏幕对着沈逸泽说道。

沈逸泽听到他说的话,不在意地说道:“能坐在这里的人,多少都是有一些聪明劲的!她们会耍小聪明这很正常!把她叫给其他人,你先去在电脑中找陈冬铭现在的位置!”

“是!”

就在此时沛黎转头对着他们两人说道:“你们不用找了,他们在40层的总统套房内!”

“……”沈翔听到他的话,放在键盘的手停顿下来,吃惊地看着沛黎。

沈逸泽听到她的话直接对着制裁住前台小姐的说道:“把她打晕,其他人跟我上楼!”

“是!”

一行人,动作迅速地上了电梯,直奔着40层而去。在电梯内沈翔一脸探究地看着沛黎,虽然他没有问出开口,沛黎也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于是简单地对他说道:“你不用这么看我,我自有我的办法,你要指知道了会大受打击的

!”

“可是我很想知道!”沈翔一脸不死心的问道。

沛黎听到他这话,嘴角轻扬对着他说道:“就不告诉你!”

“……”

两人的简单对话之间,电梯已经到达了40楼,电梯门一开一行人就直接步出了电梯。几人走在40酒店层的豪华地摊上,因为这个楼层都是总统套房所以房间很少,沛黎没有用透视的异能查看房间,因为管樱发丝上有自己停留下来的异能泡。她可以快速地感应了到管樱所在的确切的房间位置。

其实说来也是奇怪,他们一路走来可以说是相当的顺利,尽然没有人阻拦。不过想想也对,这里本来就是酒店,自然不能有那么多黑衣人和保安在这里,大多是保安都是酒店前台去叫的,而他们在最开始已经制止这个麻烦的产生……

和沈逸泽他们的一切顺利相反,此刻在总统套房的陈冬铭可是很顺利的,此刻他正被已经进入不清晰状态的管樱,用异能催生出来的植物直接束缚在了墙角处,管樱的身上此刻还泛着潮红,一*的热流一直向上涌,让她十分难受。所以她只好使劲的咬着自己的胳膊,用疼痛感逼着自己清醒。

想到刚才自己所中的迷药,在药效消失之后自己刚刚从昏迷中缓缓撑开了眼睛之时。就看了陈冬铭竟然*着上身向自己扑过来,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滚到一边,可以在她使力气的时候她尽然在一瞬间发现浑身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直不起来。

这样的情况她法当然知道自己是被前言的人下了药,眼神愤恨地看着陈冬铭。不过她这样的眼神却是愉悦在床边的陈冬铭。他向来欣赏女人被他上之前和被他上之后的前后巨大反差的表情,在他看来女人就和养个小动物一样,你越是巴结她,效果越是不好。反而你上了她之后在给她喜欢的珠宝首饰,她就如同猫一样离不开你了!

陈冬铭伸出一只手摸上了管樱漂亮的脸对她说道:“怎么现在还不死心!对你我可是用尽了心思的!”

“滚!”

“都中了我的药了,还这么辣,有意思!”

听到他这话,管樱侧头皱眉地对着陈冬铭问道:“你又给我下了什么药?”

听到她这个问话,陈冬铭坐到了床边对着管樱漏出了一个鄙视的眼神对她说道:“哈哈,你现在麻药还没有过,感觉不到?不过一会儿你就会求我上你了!”

“放心,我绝对不会!”此刻听到他这话管樱已经猜到了他对自己下了什么药,用轻蔑加无视的眼神对他说道。

陈冬铭把她这个的眼神看在言情,愤恨地地笑了一下对她说道:“呵呵!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过你这样的个性我喜欢,一会药劲上来了我可句欣赏不到你这样的的表情了!还真期待你一会的表现呢!”他说完这句话,低头亲上了管樱的上衣衬衫外露的锁骨处,在漂亮的锁骨处上留下了吻痕。

管樱被迫承受着他的亲吻,一种恶心的感觉往外翻。因为从小子在白封门,管绍彦就是看上了她美艳的外边,所以每次出任务弄情报她都会让他去诱惑一些政界商界的老男人,所以其实在心里管樱是无比讨厌管绍彦的接近的。

感受到他那双讨厌的大手已经伸进了自己的上衣内,并已经缓缓的想上爬。管樱一个使出吃奶的力气,把眼前之人推开

。同时自己也因为用力过猛而栽倒在了房间的地毯上。

陈冬铭被她这么一推向后跌了一下,起身看着已经抱着膝盖保护自己的管樱,冷哼了一声心里想着现:现在还知道反抗,我看你一会就要跪着来求我了。

他一边在心里这么想着一边坐到了房间内的高级沙发上,看着管樱在地上痛苦的皱着眉毛。时间一点点的流失,渐渐地坐在地上的管樱脸色越来越红润起来,上身也不规律的喘着粗气。

看到她这个样子,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陈冬铭向她轻蔑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和难受,要不要哥哥我帮你?”

“滚!”

“真不可爱,不过你越是嘴硬,我越是喜欢!”陈冬铭说完这句话起身走向在角落缩成一团的管樱,待走到她近前正准备向她伸出手。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抱着膝盖的管樱,突然抬起头看向他对他说道:“我再说一遍不要碰我,否则后果自负!”此刻管樱说这个话的时候的眼中除了*还有着狠戾。

陈冬铭原本听到她的话不以为意,还以为是她没有办法才这么威胁她于是想着她继续伸出了他那猥琐的双手,可谁知她的双手还没有接触到管樱的身体,就被捕知道从哪里飞出来的植物藤蔓束缚住了双手!

紧结着陈冬铭一身惨叫,身体就被陈冬铭提了起来。而坐在地上的管樱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刚刚身体内的麻药已过去,不断的热流就开始席卷全身,她现在只好咬住自己的胳膊来保持着清醒。

不过越是身体上的疼痛就会越刺激她狠眼前这个讨厌的男人,如果没有她自己今天根本就不用受这个罪,她的情绪越来越不好,就就导致刚才动她背包内飞出来的植物快速的变异,植物的茎上快速地长出了一个个倒刺,直直地刺破了陈冬铭的皮肤,就听见房间中又想起了一阵阵杀猪般的声音……

此时沛黎和沈逸泽已经站在了管樱被抓的总统套房门口,不过他们上来的时候并没有带酒店内的预备房卡,所以几人都在门外杵着。而此刻沛黎也终于放出异能查看房间内管樱的近况,只是一看她就傻了。

沈逸泽看到沛黎眼睛睁得大大的就知道她一定又看到了什么对她问道:“情况怎么样?”

“额!有点复杂!”沛黎看着里边的情景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在刚才才知道这个管樱竟然有异能!这个消息太劲爆了!沛黎突然觉得自己需要把这个消息消化一下!

不过显然沈逸泽是不会给她这个时间的,直接向她问道:“管樱现在怎么?”

听到他的话,沛黎这才想起他们是来救人额,自己子一边光顾着惊讶竟然把这些事情都忘记了!于是她快速地用异能查看里边管樱的情况,这一看她不由得皱眉道:“情况不好,管樱的色嘴角在流血!眼睛也有点红!”

沈逸泽听到她这么说,对着身边的沈翔问道:“房间卡拿上来了吗?”

沈翔听到他的话对他摇头道:“没有!刚才楼下的人汇报,这个房价是陈冬铭的专属房间,房卡只有里边的那一张!”

听到他们两人这么说,沛黎刚想和沈逸泽说自己可以用异能把门上的金属锁腐蚀掉,却看自己身边的沈逸泽已经走到门的边上,直接对着大门放出了一团雷电,这团淡紫色的雷电从沈逸泽的手中飞出,直接撞向它前边的总统套房的房间大门

这团雷电的威力极大,酒店的大门根本承受不了这样打的威力,直接轰然倒向了房间内侧。“轰”的一声,让站在门边的沛黎、沈翔、和沈逸泽带来的手下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在灰尘散开之后,沛黎看到原本精致的总统套房的房门,已经被刚才的雷电劈成的两半,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看到这个场景沛黎嘴角抽了抽,这个沈逸泽果然作风直接,不过没想到他的异能竟然是雷电,貌似自己是头一次看到他的异能。

房间的门已经被沈逸泽打开,沛黎回神之后对沈沈逸泽说道:“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只有樱樱姐和陈冬铭,不过现在陈冬铭已经被她用植物……”

听到沛黎说完植物两个词沈逸泽的脚步一顿,然后对着将要跟着他的手下说道:“里边不用你们跟着进来了!”接着他又停顿了一下对沛黎说道:“你也不用进来了!”

“哦!”

就这样门口的几人目送着冷冽的沈逸泽进进了总统套房的里屋,在他消失在他们视线的时候,沈翔忍不住向沛黎问道:“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嗯,秘密!”

“难道不是管小姐被……”

听到他的话沛黎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不是,里边什么也没有发生,不过也不全是没有发生,反正就是你要知道,似乎你们家少主红鸾星动了!”

“你是说……”

“就是你想的那样,不过似乎这两人还有误会……”

劈成两半房门的分割线

沈逸泽走进总统套房屋内就看到管樱咬着自己的隔壁,死死地盯着在不远处的被她用异能束缚住的陈冬铭,此时她的身体在发着抖,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不过脸上的潮红已经让进来的沈逸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最先看到沈逸泽的是被管樱束缚住的陈冬铭,他看到他进来后用期待语气对他说道:“沈少,快救救我,那哥女人是妖怪!快叫人来”

“……”

沈逸泽听到他的话,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直接径直走到了跪在床上的咬着胳膊的管樱面前。此时管樱的眼睛血红一片,春药的引起的热源一*的袭来。让她的神志有些模糊。

“把胳膊拿下来!”沈逸泽走到她身前对她说道。

可是眼前的管樱此时虽然还认识眼前啊的人是沈逸泽,不过她的意识里不断地告诉自己对所有的人反抗,于是只见到她更用力地咬着自己的胳膊,她这一用力,献血就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看到这样沈逸泽皱了皱眉毛,直接伸出双手扣住管樱的下颚,让她被迫张开了嘴,然后快速地把她带血的胳膊扣到了身后,紧接着把她直接从床上抱到了他的怀里……

------题外话------

今天先一更!下午会有二更奉上!这个CP不打不相识啊!好心疼樱妹子!哎!

谢谢大家的订阅!我努力写二更!么么哒!周末愉快!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