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36、归途和归来!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6、归途和归来!

<>

有时候一睡到醒是一件特别奢侈的事情,特别是在你很累的情况之下。沛黎记得昨天自己是在车里睡着的,可是她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看来肯定是昨天晚上成穆熙把她抱回来的!自己已经对他的气息完全的熟悉了,竟然可以一觉睡得这么的沉。

起身看到自己身边的的被褥凹陷还没有回复,看来他也是刚刚起来!于是她先伸了一个懒腰把身上的被子掀开,然后在掀开挡在床边的纱账。从超大的拔步床上下来,向着房间的更衣室走去,来到更衣室门前就看到男人正在衣柜前换衣服!

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服配上他如衣架子般的身材,沛黎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人帅爆了!此刻成穆熙正对着镜子打着领带,这是他从镜子中看到站在不远处用欣赏的表情看着她的小女人,心情很好的上扬奇他的嘴角。

“醒了?”

“嗯!”

“先去洗漱吧!一会吃完早饭我送你去机场!”

“好!”

沛黎回答完快速的收拾了下自己就出了房间。此时在房间外的饭厅内,丰盛的早餐已经摆上了桌,成穆熙此刻正坐在主位上看着今天的新闻,沛黎走去看到桌上的食物不由得眼前一亮,这些早餐尽然都是自己爱吃的,难道是这个男人……

“吃吧!祖宅这边的厨子都是缘味斋大厨的老师,他们做的饭应该会和你的胃口!”

“是吗?既然这样那我可要好好尝一尝了!”

拿起一个榴莲酥咬了一口,甜而不腻的味道,还有咬下去酥脆额口感让沛黎不由得眯起了眼睛:“恩!确实不错,这榴莲酥做的可要比缘味斋还要好吃!”

“嗯!喜欢就多吃点!喜欢那种叫厨房给你带走!”成穆熙宠溺地对他说道。

“额……可以吗?”

“这些人除了每天教一些厨子之外,有很多时间!做这些并不会很麻烦!”

竟然他都开口了沛黎也不客气了,想了一下对他说道:“嗯……那既然这样我就要两份榴莲酥、两份马蹄糕、两份老婆饼!就这些!”她说完还满意地点点头,刚才选的这三种都是重量不沉比较好方便携带的糕点,正好可以用这些糕点去堵玉杰和梦佳两张八卦的嘴!

成穆熙听到她说的话点点头,然后示意在不远处待命的管家到自己身边来向他说了刚才沛黎的要求,管家听到他的话之后表示理解的点点头之后离开了!

此时客厅只有成穆熙和沛黎两人,沛黎一边拿着汤勺喝着碗里的清汤,一边想着事情。想了一会终于开口问向自己身边的男人。

“熙!你不和我一切回j市吗?”

“这边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处理完,我估计要在呆一个星期左右!”

“嗯!回到j市的时候通知我一声!”

看到她问完这些还有一点欲言又止成穆熙问道:“嗯!你还想问什么?”

“昨天管绍彦身边的那个人,是不是炎冥会的少主?”

“是的!他叫殷段弘!”

“果然自己猜测的没有错!那么她和丁凝的妈妈有什么联系呢?如果我没有记错丁凝的也是这个姓氏!”沛黎也不废话直接向成穆熙问道。

之所以她会这么问,还是因为昨天她看到殷段弘长相之后让她有一种莫名地熟悉之感,只是这种这种熟悉的感觉并没有让她快速想起是谁,可是当今天早上再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一些事情的时候,想起殷段弘的长相竟然让她想到的殷姨!虽然殷姨的整个感觉和他差别很大,可是细看眉眼确实很相同,所以她才猜测地向他问道。

“他们确实是一家的,应该说他们是亲属!你口中的殷姨,曾经是殷家的天之骄女。”

沛黎有些吃惊地听到这个消息:“啊!,还有这样的事情!那之后呢?”

“之后殷家的这位大小姐和一位当时在业内很有名的雕刻师在一起了!不过,你要知道当时的殷家老太爷并不准备让这位大小姐随便嫁人,当时他好看的女婿人选就是白家的现任家主!”

沛黎听到这些有些吃惊,停下手中吃饭的动作看着他:“还有这些事?”

“嗯!其实以前四大家族的人联姻是很普遍的,那时候拥有异能的人不少,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这几个大家族在相互联姻之后生出来的孩子并没有异能,而这件事也没有引起重视,知道最近的几百年间,加大家族形成默契的不再通婚!”

“哦?那照你这么说,殷家的的家主不是在害白家吗?”

“可以这么说,也可以不这么说!”

沛黎听到他这么说一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嗯?”了一声。

“白家和我们不同他们的起源来自于新省,而新省是华国唯一一个润许一个男人多娶妻的省份……”成穆熙用陈述的一起说道。

听到成穆熙这么说,沛黎吃惊地顺着他的思路往下猜测:“你的意思是,白封门门主并不是只有一个妻子的!”

“没错,确实不是!当时他已经娶妻了,并且家族中承认的妻子还有两位!”

“这也太多了吧!竟然已经有了三位妻子了,殷姨不嫁给他是正确的!”

成穆熙道是没有多大反应,毕竟这些事情他已经知道很久了:“确实不过这些只是开始之后,殷家的天之骄女逃婚和那位雕刻师在一起……剩下的你应该知道了。”

“后续也就是他们现在的处境,可是有一点我特别的疑惑,殷家为什么不把他们母女忍回去,毕竟是都是出自用一个血脉!?”

听到她有些同情的话,成穆熙摇头否定了她的想法:“不会的殷家向来无情,他们自然不会再管,一个私奔的人……”

“怪不得殷姨说过她是不会回到殷家的,不过感觉车祸那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们都知道这里有问题,但是没有人去解决这件事情!”成穆熙并没有正面回答沛黎的话。

“……”听到他这样沛说黎也一时也不知道接什么话,这件事情那几个家族都解决不了她有何必再纠结,只是有些可怜丁凝和她母亲了。沛黎想了一会儿决定先放弃这个问题不在纠结下去。

“算了不去想了!感觉越想事情越多,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对了管绍彦和殷段宏已经在一起确定了合作!熙,你注意安全!”沛黎想到昨天看到的那一幕对他说道,她可没有忘记这个男人在昨天的时候对他们两人可是很不客气的。

“嗯!这里是我的地盘,他们不会怎么样的!”

“那就好……哦,对了!成穆熙这个小箱子留给你!”沛黎说着把自己来之前特意的准备的有几件翡翠的饰品小保险给他。

“不用!”看到她这样男人不越地皱了下霉头。

“不用不是你说的!这算是我的见面礼了!昨天因为我的事情你没有回去,算是见面赔罪了!”沛黎说着就把那个箱子往成穆熙的眼前推了推,其实这件事情确实有些唐突了。

但是这确实是自己的一片心意,要不是昨天晚上在和贺良超他们吃饭的时候,她从包间内无意间出来听到了他的电话,她还不知道原来昨天晚上原定是要带着她回成家老宅的。

不过下午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竟然是超级搜索的总裁,加上晚上大家趁着这个热乎劲,又继续研究后续的合作事宜,根本就没有机会问他关于其他的事情。自己也是真的大意了竟然忘记这个细节,h市本来就是成穆熙的家,他的家人等他回去吃饭很正常,作为女友她太失职了!

看到成穆熙还是没有点头同意,就知道这个男人很可能是想多了于是沛黎想了一下对他说道:“我没有特意讨好他们的意思,这箱子里的翡翠算是做工精美,但对你们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只是想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这次来这么麻烦大长老,我已经很觉很不好意思了。再让你家人等在我心里就有点过不去,你就当是我舒缓内心压力好吗?”

听到她这话,男人抬起的深邃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她,看到她眼中深色带着期盼,终于微微的点头。沛黎看到他终于同意也露出一个甜美的笑脸。

“过来!”

“恩?”沛黎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身体前倾转头看向他。

“有东西在脸上!”

听到他这话沛黎连忙在脸上一顿摸索,并睁着美丽的杏眼向他问道:“在哪里?还有吗?”

“还有!”

“啊!”

“你过来,我帮你弄!”成穆熙一边说一边用对她用眼神示意道。

听到他的话沛黎把头伸过去,一脸求知地向他问道:“恩,在哪里?”

“唔……恩!熙……”

只见男人把手摸向她的脸颊,亲亲摩挲了几下,低头便吻上了她诱人的唇瓣。沛黎起初还有一些惊讶,不过在自己头被一双有力的大掌已经阻隔她的退路,她只能承受着男人霸道又缠绵的亲吻。

此刻清晨的阳光直接照射进了屋子,照在靠在床边饭桌上,桌子边一对恋人正在拥吻,这个画面太过温馨甜美,甚至都让窗外的小鸟忍不住停留观看。

沛黎的飞机的在上午的10点钟,两人结束了谈话之后,就一起去了机场!在机场人两人没有过多的亲近。因为一旦互相抱在一起,很可能自己就会不想走了!

看着不远处站着的男人眼中的那抹炙热,沛黎忍不住拢了拢衣服的领口,辛亏刚才自己有先见知名地及时阻止了这个男人往下一步进行,要不自己真的会走不了!想到一吻结束后自己的衣服已经不知道被他什么时候全部解开了,她就脸红的要命!天啊!这人也太熟练了吧!

正在这个时候飞机的广播通知她的航班已经开始检票,沛黎侧头看了下排在登机口前的人,走到成穆熙的面前对他说道:“那个熙!我先走了!”

“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听到他的嘱咐,沛黎抬头亲点了:“恩!”

“那我就先上飞机了,我在j市等你回来!”

“恩!”

两人谈完话,她就站在飞机票排队的人群中,不多一会终于轮到了她的航班检票了,沛黎通过检票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成穆熙,只见男人身姿挺拔的站在那里目送着她上飞机!

沛黎看到这样对他挥了挥手,转身向飞机走去!而成穆熙在看了一下飞机的号码用异能向控制台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定好没有问题之后,转身也出了飞机场。

感觉到飞机缓缓的上升,沛黎不由得感慨起来这短短的两天时间仿佛过了一个月一般,事情发生的她有些应接不暇,不过好在这次的目的已经完成,自己的异能已经提升自己不会再有瓶颈,看来自己要开始使劲找玉石了。而且光是翡翠已经满足不了我的需要了!

飞机的分割线

飞行了将近4多小时之后,沛黎乘坐的飞机缓缓第降落在了j市的国际机场。沛黎从机场内走出,不由得感慨。转眼已经快过了一个学期了,大学生活倒是很正常。可是发生在学习生活之外的事情可就不正常了。

这次回来依旧是梦佳和玉杰,两人最然说知道沛黎去h市但是并不知道她去做什么所以都比较担心,不过她身边有成少跟着危险是估计不会出现了。

出了飞机场的大厅,沛黎就看到玉杰开着梦佳的那辆大奔驰在不远处等着自己。便直接推着行李走到她们的轿车前。

待沛黎走到近前,要上去的奔驰的车窗缓缓降低,就看见玉杰一脸狡黠地对她问道:“嗯!一看就知道这两天过的不错!水水嫩嫩的,一看就知道是被男人滋润过了!”

听到玉杰这话,沛黎脑袋里第一个反应就是前天和成穆熙发生那个事情,脸有点红不过嘴上却是极力地反驳道:“玉杰你又胡说,明明什么都没有!”

不过这样的她还是没有逃过玉杰犀利的眼睛,“不对,不对!你脸红了!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没有!哼!”她才不说呢,这种八卦得不行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去说啊!主要是这个八卦的主人公是自己,她才不要和其他人说呢!沛黎看着在车内一脸兴奋模样的玉杰,想了一下对她说道:“既然你这么八卦,那我辛辛苦亏给你带回来的小吃就慰劳我的肚子了,”

玉杰听到这话有点吃惊的问道:“啊!你带回来小吃了?”

“是啊!”

“可是你不是说不准备给我带吃的吗?”

“情况有边!就带了!”

这个时候在车里和人打电话结束的梦佳,直接插嘴对沛黎说道:“沛黎,不用管她!她八卦了整整两天了,我现在都恨不得打包给她送到h市,这样她才能消停!”

“哪有!我就是问问,沛黎出去这么久怎么不打电话而已!”

听到这话梦佳回复给她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反驳道:“她出去写生半个多月的时候,也没有见到你八卦!”

玉杰听到这话,继续用无辜的眼神回复道:“那个时候自己不着急谈恋爱嘛!”

“得!就你有借口!”

这个时候站在车外的沛黎继续补刀:“梦佳,我们不搭理她,带回来的小吃也不和她分。”

“啊!不要啊!沛黎!你也学坏了!”

“哼”

“对了话说,这些点心是不是成大少给我们带的?”玉杰虽然听到了沛黎说不给她吃,可是还是抵不住她源源不断的好奇心!

沛黎听到她这话,扶额感叹!有必要让沈逸明回来了,这姑娘是在是太八卦了,得找制制她。不过她感叹完还是对沛黎说道:“你猜错了,他那么忙,怎么可能想着给你们带吃的,当然是本小姐我想着你们了!听说做这些小吃的厨子还是缘味斋厨师的师父,很不巧我最先吃到了,味道很不错哦。”

听到她的话,梦佳很霸气的说道:“我就说玉杰这两天抽风!沛黎不用管她,赶紧上车!我们去吃烧烤,好久没有去吃了!”

“好啊!正好这几天在h市吃的都很清淡,我也想吃烤肉了!”

“赶紧上车!”

“嗯!”

沛黎点头完,就去把自己的行李放进了车子的后背箱子,然后上了车!在车上梦佳对沛黎说道:“一会刘叔和定凝也回去的,这几天玉石缘的销售很好!今天赶上周一,人不太多我就把他们拉过来了!”

“嗯!你这事你做主。对了梦佳这两天我走了,j市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梦佳被沛黎这么问,一愣!想了一下摇头对她说道:“啊?你想问什么?没有事情是发生啊!”

“……算了没有事情!”其实她想最近京城的动向,从h市回来之后她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多少都和四大家族的人有关系!这就向是一张无形的大网,直接把她圈进了他们的世界。

而这些事情自己在重生前根本就不知道,原本她以为自己重生之后会平平淡淡,很舒服地过完一生,父母健在,喜欢的朋友还围绕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当她一点点地向着这个目标使劲努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越是努力的变得强大,接触的事情也越来越多,而这些事情很多已经不在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了,就比方说自己认识成穆熙、认识了沈逸明、还有成立的玉石缘。哎!既然自己的未来已经不受控制了,那就要稳扎稳打地走好每一步了。

沛黎坐在车里发着呆,思绪渐渐飘远。梦佳和玉杰在上车之后也没有说话打扰她,两人很有默契都闭上了嘴巴。就在这个时候沛黎的手机铃声想起,沛黎从思绪中回过神,把电话拿起按了接听键!

“喂?”

“到了?”电话的另一边想起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沛不自觉地声音变得温柔向他回复道:“嗯!刚到!不用担心,梦佳和玉杰已经来接我了!”

“嗯,好好休息!”

“好,你在哪里呢?我听到了开着窗户的呼呼声。”

“刚才处理了一些事情,现在准备去回家见我的爷爷!”

“哦!那这样你先忙吧!晚上有空我们再打电话!”

“好!”

“那我先挂了!”

沛黎说完就按下了挂断键,然后把手机放回了宝宝中,而坐在前边的梦佳回头看了一眼她也忍不住调侃道:“突然我发现我刚才错怪玉杰了,沛黎现在这一脸春心萌动的样子,真的忍不住想去八怪!”

“你现在才知道!梦佳,我早就看出来了!我需精神不补偿!”

听到她们两人在前边一唱一合沛黎连忙无奈地对他们说道:“好了,别八卦了!你们接电话不也这样!人家也没有八卦你们!再说了我也饿了!玉杰开快点,要是慢了我就把那些带回来额小吃都吃了!”

“是你说快的,可别受不了!”玉杰说完直接踩下油门车子像是剑一样冲了出去。

“注意安全……”

此时在h市,成穆熙回到了位于h市中心的的花园别墅中。花园别墅是h市的中心区建筑,这里不但环境优美,还位于市中心,因为着几栋花园别墅h市特意在其附近建筑了一个大型的公园。而这个公园和原本喧闹不行的h市中心商业街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闹中取静应该就是说的这里吧!

当然能有资本住在这里的人也不简单,成家长期控制着整个h市的军、郑、经济三条命脉,虽然说现在在政治和军事上已经放手,但是即使他们放手,明眼人也知道现在掌管h市政治和军事的人都是成家的亲信,在某种意义上讲他们还是听令于成家的。

除了这些不提在经济上成家的大权无人可以撼动,无论是黑的还是白的都是成家一家独大,所以能住在这里的只有成家无疑了。

此刻成家大宅内三层楼高的主宅别墅内灯火通明,佣人正在别墅内紧张的忙碌着。他们忙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成家三年多没有回来的少主,今天会回到这里,所以今天的晚宴上边吩咐要格外的用心。

这边佣人在忙碌着晚餐,那边在住宅的中心的客厅。一位老人和一位中年妇人正焦急额望着门口的方向。老人的身体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身体依旧坐在椅上挺得笔直而坐在他不远处的的那位贵妇长像温柔,她的媚眼中还与一股英气和豪爽,可以想象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雷利风行的人。

要是沛黎看到这位贵妇一定就会认出她是谁,因为除了脸型她的五官和成穆熙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成穆熙的五官更加深邃,她的五官更加多的是女性的柔和。

贵妇坐在沙发上看了下时间,对着坐在身边的一个年轻女孩说道:“我说蕾蕾,你堂哥什么时候回来?不是说话的晚上到家吗?”

“伯母!我马上就到了!您不用担心!”成涵蕾说完这话也看向窗外,只见在门口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已经缓缓地从门口开进了别墅内,看到这辆车驶入,成涵蕾对着坐在身边的成母说道:“大伯母!堂哥回来了!”

“可算回来了!”贵妇看到车子进来之后中越抑制不了内心地激动站了起来,直接向门口走。在她身边的成涵蕾也跟着她一走到了门口,等待着车里的男人下车。

成穆熙从车上下来,看到贵妇已经站在门口等他,脸上难得流露出欣喜的的神色,山前搂住贵妇的身体对对她说道:“母亲,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我儿子国人是最棒的!”贵妇欣慰地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儿子说道。原来她就是成穆熙的母亲。

“恩,爷爷呢?”

“他在里边等你呢!你父亲有些事情,晚一些回来!”

“嗯!”成穆熙嗯了一声,直接向屋内走去。

成母看到只有他一个人回来,疑惑地看向四周似乎在找着什么,不过她看了半天似乎没有没有发现成穆熙后边跟着其他人,有点失望地也进了屋子。

装修精致客厅内成老正装模作样地在客厅内摆弄着一盘棋局,不过他一直摆弄棋子的手已经泄露了他的情绪。

听到走进屋内越来越接近他的脚步声,他没有抬头只是很自然地向他问道:“回来了!”

成穆熙走到进前,看着成老一副很淡定的模样,嘴角清扬露出一个淡定的微笑对他接着说到:“爷爷,我回来了!不过看你这棋局,似乎您这三年棋艺没有任何进步呢!”

原本成老太爷刚还想跟他说几句感慨的话,但听到他这么说以后脸色立马不好看,把手里的围棋子一扔对着他就说到:“你这小子对自己家人也太不重视了,回来这么长时间竟然也不抽空回来。”

“这不,一有空握就回来了,并且打算跟您研究下,回来的相关事宜。”

听到成穆熙这么说成老抬起头看向站在他身侧的他问道“嗯?那个老家伙征用你这么多年,这会儿终于用够了?打算放你回来了?”

“嗯!算是吧!”

“那你还不赶紧回来!在j市待了那么久做什么?”

“这您就不能怪我了,我也是在出发前外公通知我这个消息的。再说了我不是给您找孙媳妇吗?”成穆熙对着老人笑道。

“哦!那我孙媳妇人呢?我可是听大长老说你可是已经把人都吃馍干净了!”

这边刚刚已经走进来的成母,听到老人提到自己想问的孙媳妇也忍不住上前问道:“是啊!那姑人呢?我看大长老的神色是对她相当满意了!我也想见见!”

“她学校有课,中午坐飞机已经离开了!”

“你怎么不留人家呢?”成母一脸可惜的道。

“下次吧!”

“哦!”

听到自家儿子这么说,成母也没有再继续多问,这个儿子向来有自己的主意,自己从小就想对他溺爱,可惜根本没有这个机会。不知道他是遗传了谁的高智商,从两岁开始就展现了惊人的智力水平,以至于早早就被带离了她的身边,进行了作为家主传承的训练。

正当成母陷入沉思了时候,成穆熙示意跟在自己的身后司机拿出放在车内的小箱子,把它摆在了成母和成老爷子的面前接着说道:“虽然她没有过来,却给你们带了礼物!想必这些您和爷爷会喜欢的!”

“这……她知道我们……?”

“不!还不知道,昨天您的的电话无意中被她听见了!”

“哦!”成母听到他这么说哦了一声,也没有多想就打开了沛黎带过来的小宝箱,只见宝箱内是两套极品翡翠的首饰,除了这些还有一席在箱子的最低部的放了两个精致的镂空木盒。

打开两盒木盒其中一盒放着一串男士的冰种黄翡手串,在珠子上还雕刻这祥云纹的浮雕,而另一个木盒内则放着两只全透明的冰种翡翠茶杯,茶杯上内测和外侧都雕刻苍龙的图案,霸气又精美。

这两个木盒原本沛黎并没有打算带过来的,但是在临出发前的时候想起成家的家长现在都健在,于是又把这两样东西放了进去,既然自己要送礼物就要让人家满意。

原本成母看到前面几样东西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送女人首饰是最正常不过的了,可是当他看到木盒里的两样精美的物件时也不由得开口说道:“这丫头,也太客气了!”

“不客气!这丫头,聪明啊!竟然直接戳中了我的心头好!”成老爷子笑眯眯地接过成母的话说道。

成母听到成老这么说,装出一副吃味的模样对他说道:“爸!你这人都没见到呢,就开始向着那姑娘说话了!”

“我怎么没有见到?我三年前就见到那小姑娘了,模样清丽,气质很干净!把东西给我让我看看!”成老说完这句话示意成母把装有冰种的无色翡翠茶杯的那个木盒递给他。

听到成老这话,成母也不站着了直接做到沙发上,装作不开心地样子对成老和成穆熙说动啊:“哦!原来你们是都见过人家了,就我一个人没看到还在担心!”

这边跟着成母一起进来的成涵蕾听到她这话,急忙很狗腿地捏捏她的肩膀对她说道:“大伯母!其实人我也见到了!确实挺好的,没有一点架子!绝对符合你儿媳妇的表现!”

“你也是她的说客?”

“我可不是,天地可见!再说您这没有见到人就有礼物收呢!我可是见了好几次都没有混到礼物呢!”

成母听到她这么说,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对她说到:“你这丫头就是人精!你过来选吧!估计那丫头是预想到可能会来这里,才准备了这么多!”

“那我就不客气了!”

成家一家人这次虽然没有见到沛黎的本人,不过却因为她送的礼物都对她印象很好。当然这原因可不是因为她送礼物特意巴结他们,重点则是她送礼物的诚意上。

沛黎的分寸把巴结的礼品和礼物这两样东西分的很清,送给成母的首饰并不是那精美的礼盒去装的,而是直接一起放在一个小的保险内,这会让接受礼物的人感觉到送礼人的实惠,并且会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礼物的本身。

几人在客厅内待了一阵之后,成穆熙的父亲也会来了。一家人在饭厅内一起吃了成穆熙归来后的第一顿团圆饭之后,成老、成父还有成穆熙三人就直接去了二楼的书房谈事情。

夜色正浓,成家的三代家主正却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毕竟成穆熙离开了三年,要有很多事情要说……

------题外话------

大家都开学了吗?南南放血发币币都没有人搭理我!南南好伤心啊!>

你们在给我省钱吗?哎!今天更新这么多!我明天尽力!谢谢大家的支持!求调戏!求包养!么么哒!

推荐好友文:

绝宠黑萌娇妻/笺若安然

简介:

重回十六岁,她誓要狂虐渣渣!

不是冒充她吗,直接将她拉下马,让她摔得粉身碎骨!

不是想进入演艺圈,抱歉,分分钟秒杀他!

只是,为何有些东西变了呢?

墨胤:“宝宝,虐他们哪需要你动手。”

墨胤:“宝宝,你的出现,让我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

墨胤:“宝宝,你是我的唯一啊……”

墨倾城:“……”宝宝不想这样,宝宝神马都不知道,大家相亲相爱一辈子不好咩!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