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27、沈逸泽VS管樱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7、沈逸泽VS管樱

看着从黑暗中走向自己的男人,管樱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心里暗叫不好。

她没有想到沈逸泽会出现在这里,刚才自己的反映太过冷静了,希望这个细节没有被他发现。

看着向自己越来越走近的男人,管樱脸上快速地变换上一幅很惊讶的表情

。装作不认识地对着他张了张嘴巴小声的说道:“你是……”

沈逸泽看着她在自己眼前一瞬间快速变换地表情,眼睛中闪过一丝戏谑,冷漠地走向管樱对她说道:“不用装了,我知道你谁!”

“额!我这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今天第一次见到你的!”管樱决定在他面前装无辜。哼!想这么炸出来她来,太小看她了!

“是吗?我可不是第一次见你!”沈逸泽依旧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对她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管樱就明白他今天是势必要逼着自己承认了,但是她也不是吃素的,怎么可能会这么如了他的心意,于是她接着用一种了然的语气对他回复道:“啊!难道你在我店铺内买过花?可能是来往的客人太多了,我都有些记不住了。”

沈逸明看到她已经是一副他说什么都不承认的样子,这有些失去了耐心。他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就是三年前对自己调戏的女人。那双妩媚的眼睛自己印象太深了,根本就不会看错。

“看来你是非要我用最直接的办法了!”沈逸泽对着她带着威胁地说道。此刻他的脸色比刚才还要阴沉。

管樱听到他的话,不由得又退了一步。心里已经知道这个男人已经快没有耐心了,自己对他的资料可没有忘记,他向来是铁血的性子,做事也异常的果断。

可是自己要是直接承认,就正好达到了他这么做的目的了,她才不会做这个傻事!眼神流转间再次换上一副无害的表情对着沈逸泽眨着星星眼说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完全不懂呢?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可能是她连续无辜表情太过于自然,这让原本很确定是她的沈逸泽对自己也产生了怀疑,难道是自己已经找那个女人都成魔性了?

再次用犀利的眼神扫视着管樱,不过管樱还是一副很无辜地样子,仿佛她刚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沈逸泽看着这样的她眼变的更暗,他可没有看错刚才她隐藏很好的那一抹挑衅。看来自己没有认错,而是这个女人的演技有高了。

看到她是准备不承认到底了!不过既然她想这么玩,那自己也不介意陪她玩,他到要看看她能坚持多久,猎物已经都到眼前了,他不介意看着她耍闹一会儿。

“……”沈逸泽没有回答她的话。就这样量仍气氛一度就这么僵直着,管樱看着站在自己眼前,不动声色的男人,内信保持着高度地警惕。

“既然没有事,那我就先离开了!”管樱看着沈逸泽迟迟没有说话,准备转身继续往就这么走了,这个男人盯着他的眼神太过于犀利就如同盯着猎物一般,她怕自己跑晚了会根本走不了。

好在走出了几步之后,就发现对方并没有追上来,于是轻轻松了一口气迈开长腿大步向前快速地走去。

夜晚路上宁静的没有一丝声影,只有着管樱的脚步声,但是越是无声的夜晚却越是让人不安,似乎总有事情还会发生。穿过两条街道,管樱确定没有人追上自己后,脸色终于恢复了平时的表情。

现在她的脸上哪里还有刚才表现出来的无辜的样子,现在的她整个人都透着冷漠和精明。给人的感觉也不像刚才那样小白,而是股子里透出一种别样的风情。这样的气质在配上她那一张漂亮的脸和一双足以魅惑人心的媚眼,让你不由得就会被她所吸引

再走一条街道就可以绕回到自己的的住宿,管樱看了下时间自己的行动力和以前差不多,看来这三年自己也没有退步,想到马上就可以回家,她也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当她走到交通路口前,再次看到沈逸泽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次不像上次那样,先听声音自己还有缓冲的时间。这次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他就像是无声的忍者一般,让管樱高冷的表情来不及换。

沈逸泽来到她近前,对着她从头到脚扫视了一眼说道:“你走了两条街的路。用时是7分30秒,按着这两条街道的长度大概有5000米,除非你受过专业的训练否则正常人根本达不到这个标准。”

听到他这么说管樱可以肯定沈逸泽刚才应该在跟踪她,虽然自己刚刚也有注意后边,但是确实自己还是放松了警惕,刚才还以为他会这样放过自己,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在等待着自己露出马脚。

既然已经被他正面揭穿,她也不没有必要再继续装下去,于是她抬眼对着身前的男人问道:“你要说什么?”

此刻管樱漂亮的媚眼中闪着火花,样子挑衅却也呆着自信。沈逸泽虽然第一次见到的是她那种美艳的打扮,但是现在她一身普通的T恤,简单的A字牛仔裙,把她高挑有型的身段展露无意,这样的打扮纯情中魅惑反而更加吸引人,再加上她此时没有化妆的脸,美艳减淡更多的是靓丽和诱人,沈逸泽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打扮更适合她。

“不装了?”

“还有必要吗?”

“那我们该把旧账算一算了!上车吧!”沈逸泽说完就转身上了身后跟着的黑色宾利车内。

“……”管樱听到他这很无语,想拒绝但是知道自己要是拒绝跟他走,也会被他强制带走,于是跟着他上了车。

黑色的宾利行驶在,幽深街道上。因为时间很晚,道路两边的店铺大多都已经关门,只留下了一盏盏闪动的霓虹灯。而此时管樱和沈逸泽两人坐在后边的驾驶座上一路无话,一个脸上的表情漆黑一片,一个边上表情淡然一片。

最后黑色的宾利穿过城市繁华的灯火,离开了大学城的区域。上了J市的高架桥,行驶了将近10多分钟来到J市的高级公寓去。这个区域向来是J市有身份的人的居住地,里边很多小区的住宅都是被明星和政界商业的名人买下的。

司机直接把黑色的宾利车开进了一个高档小区的底下车库内听好,沈逸泽在车停下来之后,直接对身边的管樱说道:“下车!”

“沈大少,我们有必要这么麻烦吗?你要说什么现在不能说?非要带我来这里?”此刻管樱看着司机停的位置就猜到了,这里很可能是沈逸泽的住所,不过她可没有兴趣跟这个一直黑着脸,摆着一副像她欠了他500万一样的一张脸的男人回家。

沈逸泽听到她这么说,不高兴地皱起了眉毛,重复了一句她说得话:“你觉得麻烦?”

“难道不是吗?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应该最清楚,这本身就是一场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更何况我三年前我也是被迫……”管樱顺着他的话接着往下说,可是直接被沈逸泽的话打断。

“你是想让在这里,跟你算总账?”

“……”

听到沈逸泽这个话的语气,管樱很无语,这人是什么意思?怎么感觉自己像对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

在她看来自己三年前除了,见到他之后意外地调戏了他,其他的都是按照管绍彦的吩咐去做的,而且自己是故意把事情没有做好,气管绍彦的,怎么看也不应该和这个男人有关系啊。并且现在自己已经不归管绍彦管了,他就自然不应该把矛头指向自己了。

“走吧!”沈逸泽见她没有再说话,对她说了一句。直接迈开两条长腿向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管樱看着已经走远的男人,妩媚的眼眸一转,冷艳的脸色浮现出一丝轻笑。哼!想让她这么轻易地跟他走!没门!

她下车之后并没有跟着沈逸泽走而是转身直接向着他相反的方向走,那边的方向正是地下停车场出口的方向。并且她一边走一边还在地方撒着植物的种子。

这边沈逸泽感觉到她并没有跟上来,回头就看到管樱已经向着他反方向行进了挺远。眼神中带着不悦,他没有想到自己对这个女人客气,这个女人到是根本没有这个自觉,继续我行我素。于是转过身对她用冷冽的声音问道:“管樱你你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吗?”

“不!沈大少,我只是觉得去你家,你和我本就不是处在平等地位上谈话的!既然这样,我想那就没有谈话的必要了!”管樱没有回头,直接说出了自己想法,她的声音充满了挑衅意味,并且十足的自信。

哼!她管樱吃亏的事情可不做,只有自己的弟弟,才能让她在白封门忍受痛苦歧视20年,现在已经脱离了那个苦海的自己就要四溢地活着,沈逸泽想这么就轻易地威胁她可没门!

“看来你还没有清楚状况!”沈逸泽用冰冷的声音对她说到。

“不!我很清楚,成大少你要是想好好谈,随时欢迎你光临我店铺。我不是没有坦荡的人,至于你这样半夜把我这样一个单身女人带回家,倒是让我开始考虑起你平时是什么样子的了!”管樱一边往前走,一边提高了自己的声音的分贝,对着沈逸泽嘲讽道。

听到她这样暗讽刺,沈逸泽确实有点被她激怒了,对着她离去的方向说道:“管樱你走不了!”沈逸泽一边说一边迈开双腿向她追了过去。

管樱从身后听到他的这句话,带着十足地自信对他挑衅到:“成大少,我还是三年前那话,能不能抓到我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我们后会有期……”

她说完两只纤细的胳膊快速的抬起,从她的手中飞出了淡淡的绿色的雾气,雾气直接飞到了她刚才洒落在一地的植物种子内,只见原本就如同石子一般的种子迅速地发芽抽出藤蔓。

雾气被无数种子吸收干净,只见地上原本抽出的藤蔓涨势越长越大,越长越粗。很快地它们就相互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大型的用植物缠绕的墙壁。这个墙壁上的藤蔓也可并不是我们见过那种牵牛花,爬山虎的那种,而是在茎部有无数倒刺的攻击性十足的植物。

管樱看着自己用异能构架出来的防御墙,很满意!她记得管绍彦这三年内想找她来威胁管风,好很多次都是用这个办法解决了那些碍眼的人!刚才的这些植物对人的攻击性很大,所以这堵植物墙一般人能突破可是不容易的。

当然她知道对面站着的那位有异能,不过这里是停车场,她就不相信那人能使用他的异能把这里都炸了!所以自己能顺利地离开,是必然的了!于是她对着那些植物再次放射出了一次异能之后,转身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这边沈逸泽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无数的绿色藤蔓,脚步一顿!脸上浮现出了意思惊讶的深色,这应该是他今天最大的意外了!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有异能!

植物系异能,看她使用的手法已经相当的熟练,看来这个女人还有更大的秘密。他可是记得自己手下给他的资料中只显示这个女人,从和田搬到了J市之后一直都生活子在J市,和很多人一样选择在这里开店,她的店铺就在大学城附近,是周围小有名气的一家花坊。

当时他看到这个资料的时候,还以为手下给他错了!毕竟第一次见面那么轻浮风尘的女人怎么可能修身养性地摆弄花草,开花店兼职就是和她的气质不搭。但是想到今天他见到她区别于之前的装扮,有点意外同事他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样子要比她第一次见到自己舒服很多。

看着他眼前还在继续疯长的藤蔓,沈逸泽终于明白了管樱为什么要选择开花店了,这既可以赚钱还可以修炼异能的办法,她不可能不去做。

而现在的情况就是,她早就料定自己不会在这样的场合使用异能!毕竟自己的异能破坏力太强大!看来自己的资料她是相当的清楚了?不过她难道不知道异能是要控制的吗?

沈逸泽站在已经形成绿色墙壁的藤蔓前,右手一翻从他的的手掌中就冒出了已经被他压缩了很多的淡蓝色惊雷。这种淡蓝色的惊雷,不会引起大面积的破坏,但是局部破坏很强,特别适合爆破某个小型的物体。

此时的情况正好适合用这样的惊雷,紧接着就看到他大掌挥向那些藤蔓,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原本已经堵在到中间的藤蔓的墙壁,硬生生被沈逸明炸出了一个烧焦了的窟窿。

走在前边的管樱听到了这声巨响立刻加快了脚步,看来自己估计的错误了,沈逸泽的异能应该没有自己查到的那么简单,不过这些植物也够你受的的了……

害怕植物墙阻挡不了他,管樱又往地上扔了可以放烟雾的植物种子。哼!全是雾的话,这样你就应该用不上雷电了吧!哼!

沈逸泽放了几个惊雷之后,终于把面前用藤蔓植物铸成的墙壁炸出了一个周围焦黑的大洞,这个洞直接可以到通道对面。

当沈逸泽从自己用异能打出来的洞口出来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就是一片绿色的迷雾,绿色的迷雾把整个停车场弄的像是在科幻片子中一样。

他想前走了几步感觉到脚底下额触感不对,于是低头往下看此刻停车场的地上四散这绿色的植物,这些植物不断地往外吐着绿色的气体,模样滑稽又说不出的诡异。沈逸泽看到眼前的景象,脸色铁青地想:很好!管樱你给我等着!

看着已经被植物霸占越来越多地方的停车场,沈逸泽脸色越来越好看,那个女人到底是往地上撒了多少的种子,难道是要把这个停车场变成植物园?

看着停车场尽头已经找不到了那道倩影,沈逸泽直接打电话给了自己的手下对他说道:“准备除草剂,到停车场来除草……”

电话另一边的手下听到他说这话,此时确实一头雾水。现在都已经要晚上12点了,老大现在让自己去停车场去除草?这也太诡异了……

疯长植物的分割线

J市最近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人事变动,原本在J市盘居多年的兰家,竟然在一夜之间被J市的各大世家讨伐,连兰家一直依附于的陈家,也对这个昔日自己的盟友放弃了

此时的兰家可以说是孤立无援了!兰家的家主,更是在发生这件事情两天之后直接气晕在了兰家的家宅中。

还好当时发现的及时,要不很可能老人就会因为这样就西去了。不过命是救回来了,但是因为兰家老太爷年事已高,所以这次晕倒导致各种老年病起发。现在口齿已经不能自如的说话了。

至于兰家的金孙兰靖,在地铁事件之后已经被警方扣留调查,现在正在收集罪证阶段。只是这罪证……

J市最高监察厅厅长的办公室内,厅长正拿起电话,恭敬地对着电话中的人汇报这这两天的进度,兰家的案子涉及的面积太广,上边的大领导直接把这个案子交到了最高检查听这里,由他直接全权负责。

这注定是一个得罪人的活,还好他知道兰家经过此件事情之后,是不可能再东山再起的,否则他也不会自己亲自操刀,在面那几位老者的面前耍存在感。

“兰家的整个罪证都在我的手里,似乎还有很多其他的事件!与此事无关但是却也相当重大!”厅长小心地跟电话中的人汇报着自己手里的进度。

这边电话是按了免提的,此刻在萧老的书房内,萧老、贺老、成穆熙、沈逸泽、萧明珏都在听着厅长的汇报。

此时在坐的人,只有萧老有发言权,其他的人都是在旁听。此刻萧老听到他这么说,对着电话问道“除了这次的地铁事故,还有什么事情?”

“我刚接到的消息,很可能这次J市大剧院的露天顶棚也是兰家进行施工的,也就是说很可能这个建筑还会出现像地铁那样的事故!”

“我知道!还有吗?”

“还有兰家和上次在玉都发生的事情有直接联系,贩毒生产销售都是一条线的,不过兰靖已经把位于玉都的种植罂粟花的基地已经烧毁了,大概在那次火灾中,有大概40多名毒贩被杀,另外还有老人和小孩共计50人!都死于这场大火中”厅长小心地给萧老太爷汇报着这件事,他怕自己一个用词不当几触了老人的霉头。

但是这件事他也震惊了好一会儿,原本以为兰家贪污加上在建筑上偷工减料,没想到他们背后竟然能做如此大胆又丧心病狂的事情。

火烧村子,那个村子根据调查上的资料显示,他们都是在各处犯了事情的兰家后裔,原本是一个家族供给他们养老的地方,尽然变成了一个毒品种植地,最后更是是变成了人间地狱。他都不得不承认,兰家人的心真的是太狠了。

“啪!”电话中传来了一声拍桌子的响声,厅长缩了缩脖子,完了他就知道老爷子生气了。不过他却不干出声。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萧老爷子说道:“不用说了,把你手中的资料发给我!兰家的这些罪证,只要有证据都逐条尽心判决,没有什么叠加减轻这种罪状的说法,更没有什么交代更多罪行细节,会减刑的处理的好事!他们做了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该让老天爷去好好惩罚他们了!”

厅长听到老人的话之后也是内心感慨,减刑那些措施是给那些真心改过的人设置了,兰家的兰靖这么做哪里看得出一丝一毫的改过,回道J市之后还能出了9号地铁这样大的重大事故。

现在这两天全国人民都要政府给他们一个交代,让承担这工程的建筑商出来

。甚至很多人都自发地到事故现场附近为死去人祈福,

“是!我会把这些事情告诉我手下的人的!一定会给您和全国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厅长读者电话中的萧老表态道。

“恩!先这样!你去忙吧!”

“是,萧老您注意身体!”

电话挂断之后,萧老坐着首位对着在做的几人说道:“你们都听到了兰家的罪证越越多,现在他们的基本上已经可以退出J市豪门了,现在兰家的实力,陈家一定会接收一部分,剩下的那些就看你们就各凭本事了!”

贺老听到他这话就有点不愿意了,对着萧老说道:“你是要这几个孩子打架吗?还各凭本事?”

“呵呵!我这就是客套话,估计这几个臭小子都已经把势力范围划分好了吧!”

“是的,爷爷!”萧明珏对着自己的爷爷点头说道。

萧老听了他的话摆了摆手说到:“你们心里有数就可以!我就不管了,再过几年我也可以好好摆弄我的花花草草了!”

“……”

众人对他的话很无语,其实大家都知道基本上整个华国的势力分布,都在这个老人的脑子了,铁血威严是外界对他的评价,这样一个人物在家摆弄花草,画风不对啊!

众人又在书房内商议一会儿,就个自离开了,成穆熙特意等自己的外公出来。贺老看着自己外孙在门口等他,就知道他有事情找他,于是一摆手示意他边走边说。

“我准备这两天出发回H市一趟!”

“嗯!该回去看看了!你回来一直没有去,现在可以回去了!”

“是!”

两人说完,贺老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他说道:“对了正好!你和那老头子研究一下,你的未来。毕竟你要接任成家的家主,一直在J市当兵也不行!我准备着手在这半年里准备把你调回H市!”

“外公……”成穆熙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意外。还想说什么被贺老打断!

“不用担心我!小宇已经快18岁了,我再坚持几年就也能退休了,你可是18岁就相当列害的,我孙子也不一定比你差!”

“……”成穆熙无语,自己那个表弟他承认很优秀,但是还是需要历练,不过看来他在不对中的表现不错,否则自己的外公也不能这么骄傲地给出这样的评价。

------题外话------

南南心里苦!大早上掉收藏了!心里小郁闷!当作者果然要心灵强大的!哎!

现在南南都找不到心灵鸡汤了!好想找个人哭哭!更新奉上!大家要的异能!

谢谢一直坚持订阅的妹子!真的谢谢你们!看到你们,每天5点多起来写,直接也值了!只要有一个人在看我就会写下去的!

更新奉上!么么哒!我去睡觉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