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18、莫名地吃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8、莫名地吃醋

<>

会场内的众人听到老人这样说才敢纷纷坐下继续刚才的动作,但是却已经失去了刚才的那份自然,大家每坐一会儿眼神都不时地看一眼老人的方向。

为首的老人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质让人无法忽视,虽然自己不知道这人是谁,但是从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质,沛黎就知道此人久居高位多年。

因为他刚刚的话虽然看似随便,但是确流露出得无限的霸气,让你打从骨子里不得不服从。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位老人年龄都和他差不多,其中一位是身穿军装,在他的的肩头赫然是三个五角星的肩章。沛黎看看老人的的长相想起来,此人正是她在机场参加葬礼的时候见到的那位上校。

最后一位老人是一位女性,她的身上一样有着不可忽视的威严,可能是女性的缘故,在她身上也多了一些柔和。

估计是三人的气场可能是太过于强大,让在场的众人有些透不过气,这让三人所到之处都有上演这样诡异的一幕。除了他们三人还有跟着他们的成穆熙和萧加大少爷之外,其他人都很恭敬地站起来不做声。完全一副服从的架势。

刚才在他们一行坐人经过自己的身边的时候,她已经和成穆熙用眼神打了招呼,看得出来现在他的任务就是保护这三个老人。

“真没有想到会在这儿见到这三人!”梦佳站在沛黎的身边看着三人远去眉头没尾地说了一句。

沛黎看着她还有继续往下说的意思就问道:“他们三人是谁?”

听到她这么问,梦佳向她介绍道:“第一个说话的那位老人,正是动一动就会让整个j市都晃动几下的萧家前任家主,萧家老太爷。第二个说话的是军部的贺老。第三个应该是那位沈家的老夫人!”

“沈家?”沛黎皱眉在她印象里京城那里有沈家呢?

“就是墨武门的家主?”

“哦!”

沛黎一听她的介绍,就知道他们这几人的身份应该算是华国的顶峰了,虽然不是最高统治者,但是他们在京城中影响力确实相当大的,随便的一个人就可以引起华国不小的震动。

此时的他们三人正好进入了玉石缘的展位,同样一进去之后就,在里边的人纷纷起立给他们行礼!看到这样,为首的老人只是对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

但是大多数人看到这个老人的动作之后还是没有行动,他们在这里谁还敢自由活动呢!好在几位老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景,看到大家没有动,也不再理会各自说各自的话去了。

他们几人在这里看着摆在玉石缘展柜中的各式高级翡翠饰品和精美的翡翠玉雕摆件。这个时候,他们三人中间唯一一位是女性的沈夫人,看到摆在玉石缘柜台中的一件精美的,苹果绿的玉簪对他们说道:“这里不错,有我喜欢的东西!”

“我瞧瞧好什么?以你这挑剔的眼光竟然能看得上还真不容!”贺老凑过来问道。

在他们前边看的萧老爷字听到他们的议论,也退后过来看着沈夫人所指的东西。只见柜台中摆着的是一个雕刻成梅花枝的玉簪,玉簪的一侧随意雕刻出几朵或盛开或还没有开的梅花,画枝以玉为骨,以玉为花。就着翡翠无色的部分雕刻出,栩栩如生的翡翠梅花,让整个玉簪充满了灵性。

“你这个不错!过来看看这个笔筒也很有意思!”萧老人看完玉簪之后点头,又对着两人指了指边上的笔筒说道。

众人顺着他所指的视线看过去,玉簪边上摆着一个以墨玉翡翠为材质玉雕笔筒,虽然墨玉这中用材料不如墨翡那么稀奇,但是胜就在是胜在这个笔筒的雕工一流,雕刻师心里灵巧。

墨玉被用做笔筒的情况并不多见,大多数人都是因为之前都把里边的玉料抠出来了,而又心疼剩下的玉料所以就着剩下的玉料做成笔筒,所以笔筒的预料都是不太纯的。

虽然这件翡翠的笔筒也是这样的,内部的玉料已经被做成了墨玉的饰品,所以剩下的这部分就被丁凝稍加利用,雕刻成了笔筒,同时在笔筒周围做了毛笔托还有墨玉的扳指。让人感觉到一种古朴的深邃。

要说着笔筒最大的亮点还是在于它所用的是雕刻手法不同,还有上边雕刻的内容也特别。笔筒上雕刻的不是常常出现的松、梅、菊、竹。而是雕刻着山水风景和一只放在近处桌案上的玉萧,雕工也不是平面雕刻,而是浮雕,这样雕刻出来的效果特别的逼真就仿佛近处的玉箫如真的一般。

“嗯!有意思,我发现这里的翡翠饰品都有些不同,雕刻出来的东西都很特别!”老夫人看着这些翡翠的小摆件感慨地说道。

“是啊!”

“不知道这位雕刻师今天来了没有?”老夫人问向跟在他们身边招呼他们的刘叔。

“在的贵客!”刘叔听到贵客这么说很客气滴回答道。

“哦在哪里?”老人们刚才只是议论一下没想到这些玉雕的雕刻师真的在这里,于是转头向四周大量。

听到他们刚才的对话,在不远处的丁凝直接推着轮椅来到他们身前对他们礼貌地说道:“我就是你们口中说的玉石雕刻师,刚才谢谢你们的夸奖!”

三人发现她的是推着轮椅过来的时候,几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一丝惋惜的目光。看到她来到近前,老夫人向丁凝询问“这些都是你雕刻的?”

“是的!夫人”丁凝也不扭捏直接大方的承认。她的坦率到是让三位老人对她产生了好感。于是又问道:“我怎么称呼你?”

“您叫我丁凝就可以了!”因为不能站起来,丁凝坐在轮椅上露出微笑对他们说道。

“嗯?丁凝很好听的名字!”

“呵呵!谢谢!”

之后三人又向她询问了几句之后玉石雕刻的事情,从谈话中可以得知,几人都是十分了解玉石雕刻的!当听说在玉石缘内还有极品的翡翠没有进行雕刻,三个人直接让随从把她的电话记录下来,等他们三个想要雕刻摆件的时候来找她,就这样丁凝成功地把他三人圈粉了!

在场的众人看到三人的举动心里都为这位玉石雕刻师透来了羡慕的目光,要知道能被他们几人看上,那是莫大得荣幸。

沈老夫人更是直接当场成就把她刚才看重的那只翡翠玉簪买了下来,然后他们才离开的。成穆熙和萧加大少爷跟在他们的后边,看到他们这个举动,没有说话,既然沈夫人主动买下了玉簪就说明了她对这位的雕刻师相当的认可。

原本这只算是展览会中的一个插曲,虽说这事在当事者看来只是小事,但是在其他人围观的人看来可是件大事了,原本在玉石缘选购饰品的顾客,看到这样纷纷到收款处结账。

虽然他们不是所有人都清楚刚才的三人是谁,但是已经能从刚才会场中的气氛看出,他们三人也身份绝对不凡。连他们都说这里的翡翠雕工很好,那自己还在这里纠结什么呢!赶紧把手里的心仪的摆件买下,一时之间玉石缘内结账处,人满为患,玉石缘真的可以说在这次展览会上出名了!

沛黎和梦佳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和刘叔他们一样欣喜的表情。没错丁凝的雕工确实相当的不错,但是应该还没有好到让他们都赞不绝口的地步。毕竟他们几人平时,接触到的玉石雕刻师都是华国最顶级的。

如果他们想要,华美的那几个国宝雕刻家随时都会给他们雕刻的,所以说刚才他们的举动才更让沛黎和梦佳两人疑惑,但是她们却不知道是几人这么做是出于什么原因?

这边已经离开玉石缘的萧老他们也在行进着一段时间之后,就出了交流展览会的大厅,几人上了他们的专属汽车后,在里边进行了一个看似普通却又不算普通的对话。

“你怎么发现这些玉石雕刻和那个人很像的?”跟在他们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贺老对着边上的沈老夫人问道。

“和还用看吗?这个雕刻手法相当的特殊,当年可是轰动了整个j市。”老夫人听道他的话白了他一眼说道。

“是啊!你没有发现那个玉石雕刻师的长相很眼熟?”萧老停下脚步向他们问道。

“对!她长得像已经离开华国的殷家人!”沈老夫人直接说出了答案。

贺老不解地问向两人:“不过殷家不是说已经都退出华国了吗?怎么还有人留在这里?”他可记得执行这件事情的还是自己呢!

“你忘记了在20年前发生的事情,殷家嫡女和一位玉石雕师结婚背叛的整个殷家!他们这家人应该还留在华国。”老夫人直接说出了当年的事情。

“你是说刚才那位姑娘是那位雕刻师的后人?”萧老爷子看着车窗外,不停下的大雨问道。

“没错!那个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也是姓丁,而且他的雕刻出来的作品曾经也让j市豪门挣钱过!”沈老夫人直接说道。

“哎!知道了,你是在想提起八年前的事情。”萧老叹了一口气说道。

“对!那次事情可是我心里的痛,也是我们两家的痛。”此时老夫人的情绪有些激动看着萧老。

“我知道了!即使你不用去管,这件事情应该也会很快就要被掀开了!”萧老一有所指地看了下跟在他们身后那辆车,那辆车内坐着得正是萧明珏和成穆熙。

此刻外边的雨水已经将后边的窗户完全打湿,让他注视的视线变得模糊,只听到车内再次响起他喃喃地说话声:“这帮孩子肯定会在某一天翻起这些曾经的往事!到时候估计会又会是另一番景象了……”

“你是说……”老妇人刚想接着往下问,就被边上的贺老打断了话头,向她回复道:“不用说了,就是你想的那样!”

沈老夫人听到他的话,没有再出声,车内的三位老人此刻脸上的神情都很严肃,视乎是在想着很重要的事情……

此刻在他们后边坐着的那个车内,成穆熙和萧明珏皱眉地看着汽车外下着的大雨,这场雨来得病不突然,气象台已经预报了。不过他们都没有想到暴雨,上来就这么彪悍地下起来。

“先把几位长者送会家吧!”萧明珏对成穆熙说道。

“恩!估计我一会儿要去部队了!”成穆熙看着外边的大约皱眉说道。

“我知道!不通知你小女朋友吗?刚才明明见面都没有来得及说话!”萧明珏对他调侃道。

“她知道我今天出任务,要是刚才和她说话才是对她的不利!”成穆熙很正经地回答道。

“好!好!不过你想好了,她早晚是要进入这个圈子的!”

“我知道!她没有你表面看到那么简单!”

“呃?”

成穆熙自然是理解他画中的意思,要成为他的伴侣就必须要站在人前,受着各方的瞩目甚至还要拥有的更过,现在小女人给外人的感觉就是太弱了。

不过真的像她表面上所表现出的那样吗?肯定不是!想到刚回来的是成锋交给他的一份文件,文件正是自己手里发展最快的科技公司的股权持有人的名单,名单上显示着小女人竟然在持有了公司5%的股份,他可不相信这是偶然……往事的分割线展览会内,玉石缘因为今天有了那三人的意外到来,生意变得特别的的火爆。很多女士都是慕名而来这里购买的。

就连和沛黎她十分不对盘的兰琳也上里边买了一对翡翠玉镯离开了,沛黎只是远远地看着她的举动,没有说话。

很多人一定会不解她都这样针对沛黎了,干嘛还要卖她,但是沛黎却不是这么想的,开门做生意有钱干嘛不赚,要是哪天兰琳知道自己够买的翡翠店铺是她开的,那时候她相信她的脸色一定很精彩。

就在沛黎这么想的时候,放在包里的电话铃声响起,从包里拿出手机,沛黎看了一眼上边的来电显示的是玉杰,嘴角微微扬起,他们这几天八卦的人终于是回来了!

沛黎晃着手里的手机对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梦佳说道:“梦佳!玉杰应该已经下飞机了!我们要不要去接她!”

“让她自己回来!外边好像下了很大的雨,我们现在开车反而误事!”梦佳看了下会场上边的玻璃顶棚,上边现实天空一片漆黑,虽然看不清雨势有有多大,但是从刚才进来的人的话中提到外边现在雨很大,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堵车的情况。

“嗯!”

玉石沛黎简单地很玉杰说明了情况,告诉她乘坐机场大巴直接来市区内的会展中心,她们再展会结束后一起回去。玉杰到是没有过多的纠结细节在电话中同意了,只是当她走出飞机场,见到外面的情况后她就准备改变主意了。

没过多久沛黎再次接到了玉杰的电话,电话中玉杰说她不准备去会展中心了,外边的雨太大,她决定直接回他们的公寓了!

并且在电话还嘱咐她们说在会展中心的附近桥下有的积水,而且很深!车辆严重堵塞,根本过不去。并且还给她们发送了现场的图片。

“梦佳外边的雨现在好大!”沛黎说完举着手机让梦佳看玉杰给自己发过来的图片,图片有些模糊,可以看出外变下的雨已经很大了!

“嗯?这是什么鬼天气?今天天气预报是说要下大暴雨的,可怎么会这么多!”梦佳看到这张图片中显示的外边的情况也很吃惊。

“我看了下新闻报道上说雨水还会持续!不过现在距离今天展会快接近尾声了!我们回去是个问题!”沛黎刷新了下网页上的的新闻多她说道。

“网上说着是50年不遇的大雨,是有两个台风叠加行程的估计晚上还要持续。”

“晕!明天展会还有一天啊,早上怎么过来?”梦佳看着新闻发愁到。

听到她这话,沛黎反看了下j市的地图说到:“这个你到不用担心,我们可以选择程地铁过来”

就在两人正在发愁的时候,刘叔和丁凝想向他们走过来,大致说了一下今天的丰收成果,随后也督促他们快点离开会场!外边下着大雨,她们两人确实不太安全。

沛黎和梦佳听到他们的话,也没有推辞直接出了玉石交流展览会,但是走出门口的时候,看到路边上已经淹没了道路两边台阶的积水。

“要不要我们找男人来接我们?”梦佳看着路边的积水为难地说道。

“算了吧!一个回部队执行任务了,一个去d市参加计算机,我们两人自力更生吧!”沛黎看着前边的马路说道。

“哎!男人到用的时候,都赶不上!”

沛黎听到梦佳这话,直接补了一刀说道:“这天气,他们来都费劲,你也不是不知道周围在堵车,除非开直升机过来!”

“是啊!”在市里开直升飞机用来接女友梦佳想了下就觉得不可思议。

最后两人决定还是把自己开的那辆车放在这边吧,换成地铁比较好!不过似乎地铁也并不是那么号乘的,因为下雨的缘故,路面上的道路交通局部瘫痪,所以地铁里现在也是人满为患的。再有些地铁的拐弯处,沛黎还看到有漏水的地方。

“咦?这9号线不是刚刚建成的,怎么就开始漏水了?”沛黎有点疑惑的喃喃道。

“这又什么稀奇的!这次暴雨是50年不遇的,漏水也很正常!”

“可是……”就在沛黎没来得及想明白的时候,边上的梦佳直接拉着她挤等在地铁等候区的门口说道:“好了别可是了!车来了我们挤上去!”

地铁国人人多,好不容易两人挤出了9地铁线换成了2号线。这次沛黎在2号线内就没有发现像9号线那样漏水的情况,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吗?

两人出了地铁口之后就开始为难抵赖,这个地铁站距离她们所在的公寓走大概要20分钟,现在看这个雨势走这么长的时间,梦佳和她的基本上势必会浇透了。

就在这个时候,保内手机响了起来,沛黎一看来电显示是“我的男人”,知道是成穆熙打过了来的,有点抱怨地吐吐舌头想着这人现在关心自己,是不是有点晚了!

无语地接起电话,就听到电话里边的男人对她说道:“你们不要开车出来了,能做地铁就做地铁,现在j市路面交通很多主干道都在积水。”

“恩我知道!你任务完了?”

“还没有!现在正准备正在回部队,看这个雨量一会儿应该会跟车到堤坝上看看。”

“哦!注意安全!”

“恩!你现在在哪里?”

听到他这么问,沛黎一愣还是乖乖地回复道:“在学校附近公寓的地铁站门口!雨太大了,我真不等一会!”

“原地别动!我一会儿就到!”成穆熙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看着沛黎一脸懵地拿着电话,梦佳直接问道:“谁的电话?”

“成大少!”

“哦!”

“他说她一会就到!”

“……”

当成穆熙的车听到地铁门口的时候,梦佳很自觉地做到了后边的座位,沛黎也准备和她一起上车的时候,直接被梦佳无情地关在了车外,于是沛黎又开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三人一路无话,成穆熙一路保持着很快滴速度。这人梦佳有点不解。成大少的情绪有有点不对啊!她还是少说话为妙。

虽然市区内的积水很多,因为大学城附近的道路是刚刚建成的,反而路面的积水不是很多,成穆熙用很快递速度直接开回了到了沛黎的公寓门口。

原本沛黎是准备和梦佳一起下车的,谁知道她正要下车的时候,就被边上的男人按住。男人直接对着后座的梦佳说道:“你先上去吧!她一会再上去!”

这明显赶人的话,梦佳怎么能听不懂!飞快地收拾了下放在车内东西,快速地下车,临走的之前还很给面子地说了一句:“我先上去了,不找你,你们慢慢聊!”

“……”

听到她这么明目张胆看好戏的话,沛黎顿时无语,不过她有点搞不清楚这人今天是怎么了,突然抽风了!

梦佳把车关门,成穆熙直接停下了雨刷器,雨水顺着玻璃流下让整个车内蒙上一片朦胧。车内气氛有点不对,沛黎正想开口问他这是怎么了,刚说一个“你……”就听到边上的男人向她问道:“你认识管风?”

“恩?是!”沛黎没想到他会问管风的事,但是自己确实认识他,所以直接承认。

“离他远点!”

听到这句沛黎更是不解“恩?他有问题吗?”

“你还记得管绍彦吗?”

听到他提起这个名字,沛黎立刻想起了自己在三年前被这个男人攻击过:“那个有妖瞳的男人!可是他和管风有什么联系……”她没有把话说完,以内刚才在说话的一瞬间已经发现了问题。管风和管绍彦都是一个姓氏的。

沛黎在刚才的一瞬间已经想到了一切直接肯定地说道:“他们是都是白封门的人!”

“是!”成穆见她已经猜到了,也没有否认直接回答到。

“可是我不觉得他和管绍彦是一伙的!”

“他是最近白封门门主比较器重的儿子之一,虽然还不知道他的立场,但是白封门向来和龙渊会和墨武门不和……”成穆熙陈述这事实。

“可是我感觉不到他恶意……反而感觉到一丝迷茫!熙,你还是找人去调查一下吧!”沛黎觉得自己的感觉不会错于是对边上的男人说到。

“我知道了!”成穆熙听到她的话皱眉,看来还是要在具体调查一下,毕竟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可能确实有漏洞。可是听到从小女人嘴里蹦出别的男人的名字,他还是有点不舒服。

看到边上的男人不吭声,沛黎侧过头还要说:“管风给我的感觉还行……”没等她说完,就被边上栖身向前的男人,直接擒住了唇瓣。

“唔!……”

------题外话------

今天更新奉上!其实很早就写完了!我竟然反攻了4000多字!给大家写了一个糖!(*^__^*)嘻嘻

谢谢大家的订阅!南南会继续努力的!相信大家会感觉到我的用心的!更细奉上!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