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3、纷争起!

洱海市白族古城的一处客栈内

“对!这些东西都给我发货到这个地址,有人会查收的你们放心!”此刻管樱刚刚结束和一家店面老板的谈话回到住处,此时正在和刚刚谈妥了的供货商在确定货要送的地址。

走上客栈的楼梯,转了一个弯准备回到自己暂时住的房间,突然感觉前面有人,她抬头看向自己的的前方,发现管风正在她房间门口潇洒地斜靠着门边上的墙等着她。

看到前边在门口等着她的人,她简单地和电话中另一边的供货商寒暄了几句之后,她挂断电话,走上前看着等着她的管风。

感觉到了她的视线,管风原本底下的头抬起,略长的刘海在他的眼帘处形成了一个阴影,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眼神。虽然这里的光线有些暗,管樱却知道,每当这个时候就是他这个弟弟要做某些重要事情预兆。

“我准备去D市,决定直接面对我们的父亲和那个所谓的兄弟了!”

管樱到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决定去D市,她有点不确定地向他问道:“你不回了和田了?”

“没事

!那边有大长老!”

听到他的回答,管樱点点头对他说道:“你自己小心,必要的时候就和我们的所谓的父亲暴露你的异能,估计他一定不会想到,白封门中竟然同一辈里出现了两名拥有异能的孩子!”

“不!应该是三个!”管风抬眼看着这个从小就保护着他的姐姐说道。

听到管风一脸肯定话,站在原地的管樱嘴角轻扬的地说道:“呵!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虽然我们生活在一起,但是毕竟是亲姐弟,你的变化我还是多少可以感觉到的!应该是在五年前我就发现到了你经常去植物密集的地方!直到偷偷看到你竟然把一棵小树苗催生成一棵大树!”

“原来你这么早就知道!”

“嗯!我们已经筹备了快五年,该把属于我们的该要回来了!”

管樱听道他的话向是下定决心一般说道:“是啊!时间差不多了!该是我们讨回来的时候了!”

“嗯!”

“想好怎么做了吗?我和‘赤金’会全面支持你的!”管樱抬头向自己的弟弟说道。

管风听到她的话,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用,我现在去D市就是在加大自己的存在感,只要那个人注意到我!才能接着往下进行其他的事情!”

“他交代你的事情办好了?”

“办好了!哼!管绍彦想给我下套,但是却不知道这个任务对我来说轻松得不行,正好我还能在这里有时间放个长假!”

管樱一边说一边走到她的房间门口推开门示意他进来,一边说道:“是啊!他应该做梦都想不到,原本被他视为蝼蚁的兄妹竟然都拥有异能把!”

“姐姐!这些本就是我们应该得到了!我们拥有异能并不是意外!”跟进来的管风,看着管樱有点落寞地背景说道。

“恩!你不用说,我明白!你还需要什么帮助尽管说!”

“现在不用我也有人,倒是你在J市要小心!三年前的事情之后,墨武门的沈逸泽可一直都没有放弃对你的追查!”

管樱听到他的话点头,倒是无所谓地回复道:“哼!我的装扮变化这么多!他怎么可能会认得出来?”

“那你也还是小心为上!”

“我明白!你也小心!”

“恩!”

管樱和管风在门口和屋内的几句简短的话,此刻的沛黎并不知道,她更不知道的是自己无意间先的话语,竟然让一个少年下定决心去掀起一场家族纷争,而这场分争竟然越滚越大,到最后她也不可避免地也被卷入其中……

管风在离开洱海市前,也和沛黎见了一面,当时他的状态已经完全的改变,整个人退去的慵懒而变得神采奕奕。沛黎看着这样的他有点愣神,如果说之前的成锋是一个安静有点悠闲的少年,那此刻的他更像是一个出身在贵族世家的世子,感觉竟然人有一种惧怕和沉浮。

面对前后气质差别巨大的管风,沛黎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你……”

看到沛黎一脸吃瘪的样子,管风收起了威压,恢复了之前的慵懒对她说道:“我准备要走了

!特地跟你告别!”

“啊!这就要走!”沛黎倒是对她的突然离开有些吃惊。

听到沛黎的话,管风点头,一脸感慨地说道:“恩!想通了一些事情,所以需要现在开始付之于行动了!”

“噢?那恭喜了!不用再迷茫下去了!”

“恩!这件事还要谢谢你!”

沛黎很意外会听到他这么说,有点不想相信地问道:“还有我的功劳?”

“恩!要不是你说的那些估计我会想更久!”管风毫不客气的对沛黎夸奖道。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已经知道就是自己那天分开前和他说的话,让他不再迷茫了!不过她到不觉得是自己的功劳,有些人想了一辈子也未必会想通某些事情,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开,证明他本身的心里也是很强大的。

“不用谢我!那真的是你自己的功劳”

“但是你却是那个点通一切的人!”

“……”

就在此时,管风的手一番,在他的手心里出现了一块有二分之一鸡蛋大小的羊脂白玉的玉佩!接着就听到他对她说道:“这和给你,听说你很喜欢玉石,那这个东西几就送你吧!以后要是去新省的和田市,遇到困难拿出这个,就会有人去帮助你的!”

沛黎听到他这么说,又看了一眼他手中放的东西,虽然这块羊脂玉的白色玉佩不算大,但是因为几句话就送这个是不有点太贵重了点。于是她对他摇头说道:“这不太太好吧……有点太贵重了!”

“拿着吧!算是交个朋友了!”管风一边不在意地说一边把手里玉佩放到沛黎的手里。

见他这样沛黎也不好推辞,拿着他给你额玉佩对着他爽快地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了,你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

“恩呢!”

见沛黎收下了,管风满意的点头。要不是知道眼前的女人是成家少主已经定下了人,他应该也会想尽办法去追求他吧!但是他现在自己的未来都是未知数,就先这样吧。

眼前的这个女人在他们这些拥有异能的人中,并不算是优秀,但是却活得很真实,估计就是这份真实才会那么吸引那个男人吧!

管风在把东西交给沛黎后,就准备走人,沛黎在他走之前,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拿了他的东西,连电话也不计就太说不过去了。

管风的分割线

管风离开之后,管樱也在第二天离开了这里,好在沛黎这天有时间,在管樱走的时候去古城门口送了她,而就在这天,沛黎也终结了一件她已经忍很长时间的事情。

原本这件事情,她不准备今天就办的,毕竟是女孩子和女孩子间撕破脸,有时候会特别的尴尬,但是对方实在是做得太过分了

!让她实在容忍不了了。

从事沛黎正在和已经坐在出租车内的管樱告别,感觉好售后有照相机的声音,她脚步一顿,看向车内的管樱,似乎她并没有发觉于是沛黎冲着在出租车内的管樱摆摆手说道:“樱樱,路上小心,我们J市再见!”

“好的,再见,记得回到J市有空过来玩!我在店里等呢!”

“恩!一路顺风!”

沛黎说完这句话,关上了出租车的大门,看着汽车在自己身前开走,看后转身看了一眼边上的草丛,转身想着古城内走,走出了主街,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沛黎停下脚步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就在我身后不远处!”

感觉到身后的人并没有出来,沛黎转身看向躲在不远处一个墙角内的人,此时她的手里还有一个相机。

“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了你了!”此刻沛黎的语气中没有什么感情,但是认识她的人一定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幽深安静的小巷内,阳关不能完全的照射进来,所以这里倒是和外面比起来多了一丝的阴冷,沛黎站在小巷内,通过透视看着在不远处的人,此刻那人的表情,有些慌张又有些不甘心,两种几乎是矛盾的表情交织在她的脸上,让她原本很清秀脸变得有一丝地扭曲。

见到对方迟迟不站出来,沛黎迈开脚步向她走进,正当她距离她还有十多米的距离时,原本在那里纠结的蔚瑗,整理好情绪一个侧身转了出来,脸上做出的样子就好像是刚刚从远处走来,路过这里一样。

如果不是沛黎有异能早就知道她一直就站在那里,估计别人真的会被她的这个动作还有表情所骗到。

“咦?好巧啊!沛黎你这么在这里?”蔚瑗一脸无辜地对沛黎说道。

看到她这个样子,沛黎嘴角漏出了一丝冷笑,对着她说道:“不巧!我等你很久了!”

蔚瑗听到她的话脸上无辜测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痕,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微微收紧对她说道:“啊!你在这里等我,要是我不来,不就要等很久吗?”

沛黎无视了她的无辜,对着她直接说道:“蔚瑗!不用和我装了!你跟了我一上午了吧?”此时沛黎的语气中有着冰冷,让听到她这话的蔚瑗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

“你在说什么呢?沛黎!我什么都没有做啊?”虽然知道沛黎要把自己事情揭穿,但是蔚瑗还是心存一丝侥幸心理进行狡辩道。

听到她的话,沛黎的眼中闪过一丝厌烦,原本她想要是她直接承认了,那自己还是会留点情面的。毕竟她有着真性情,敢作敢当她本来就很欣赏的这样的人。毕竟立场不同这些都是她无法阻止的。

但是现在她在自己面却是一直做出一副是自欺欺人的表情,一直在她眼前装着无辜,她以为自己一直都不说,就是傻子吗?

而此刻沛黎并不知道在蔚瑗的心里,沛黎就是这样一个很好糊弄的人,她觉得以前她在沛黎眼前做的那些小动作,她都不知道。

并且自己都在她面上糊弄过很多次了,相信这这一次,只要自己一直说是刚刚路过这里的,那么她也一定会打消刚才的念头,和自己说对不起什么的。

不过她这次真的是高估了自己,沛黎是属于那种前期容忍性比较好人的,只要不触及她的底线,她基本会得过且过

兰琳想既然要知道自己行踪,她无所谓,自己也没有做什么非要隐藏的事情,而且她不可能一下子就从华美消失,接下来自己还有四年的大学时光在等着她,所以她不怕派人跟着自己。

可是这几天她发现蔚瑗,竟然都对着自己身边的人下手。有时候她会远远地跟着自己和管风、或者是恰巧出现的管樱。甚至晚上自己从教授的房间出来,她也能感觉到有人在拍她。这些拍摄的时间和地点,都很晚,一旦照片公布沛黎都可以想到对方要怎么黑自己!

就像来之前谣传的那样,自己被教授潜规则了之类的画,是肯定会有的的。现在应该还会加上自己同时勾搭多名男子吧!而在管樱走的时候,她终于有点忍受不了自己无时无刻出来就要被跟踪的感觉,于是她决定和对方摊牌。

倒是现在看来对方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狡辩已经成功的想法中,那她也不怕给她加点料。

沛黎看着站在对面的蔚瑗依旧保持着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嘴角微微勾起,对着她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抬起手轻轻的在一抓,就把原本藏在蔚瑗背包中的相机拿了出来。

然后在她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取出了她相机中的储存卡,直接掰断了!

在沛黎掰断相机储存卡的时候,蔚瑗终于反应了过来,她吃惊的看向对面的沛黎,刚才她没有看错,自己的相机凭空出现在她的手上,而且她根本就没有移动就把它拿在了手里,想到这里她露出了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沛黎。

沛黎满意地看到她露出这个表情,这就是她要的效果,不过她可不希望现在就把她吓傻了。

于是她对着原处的蔚瑗晃了晃手机的相机对她说道:“卡我已经销毁了,这个相机还你!你要是再敢跟踪我,下次可就不是是一张储存卡的事情了!”说完直接用异能把相机甩到了蔚瑗的身上说道,再次满意地看到了她的惊愣。

“你……你是人,是鬼?”蔚瑗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沛黎,此刻她的脸色苍白,瞳孔有些放大。刚才发生的一幕太过让她震惊了,自己的相机怎么会跑到她的手里。而且原来自己所做的一起她竟然都知道,她竟然能忍受自己跟了她这么长时间……

听到她的话,准备转身走人的沛黎看了她一眼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是人是鬼你,难道还不清楚吗?”她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走人,留下了精神已经面临崩溃的蔚瑗。

鬼,可不是嘛!自己现在是重生的,等于身体里换了一个灵魂,倒是真的有点鬼魅的意味了,可是要不是她自己做了那些事情,自己又怎么会这么做呢?她自认为自己对她已经够仁慈了,希望以后她不要再继续作死了!

就在当天晚上,在洱海市下了一场大雨,大雨伴随着惊雷,让原本睡得就不安稳的蔚瑗再次收到了惊吓。白天发生的事情,一直让她的情绪保持着紧张,当她在漆黑得不见五指的屋子看到窗外闪着惊雷,精神测底的崩溃。竟然开始一直说胡话,和在住在一起的的女生看到她这个样子也是吓到了,赶紧去找教授。

当黄教授,进到他们的屋子的里的时候,就看到蔚瑗蒙着被子不停地在嘴里叨咕:“不是我要这么做的!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

教授看到他的样子,示意这里唯一的女老师严老师来安抚她的情绪,其它都被他一声话训斥回了各自的房间

沛黎也是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知道的这个事情。昨天晚上蔚瑗被连夜送到了医院注射了镇定剂,医生诊断为精神收了刺激,恢复时间他们也说不好,这些和大脑相关的精神疾病大多是病人自己内心恐惧造成的!就这样蔚瑗在第二天就被连夜赶到的父母接走了,至于其他的后续的情况沛黎并不知道了。

其实沛黎也没有想到,蔚瑗会是这个下场。她既然做了那些事情就应该有承受它带来后果的勇气,如若她没有做过亏心事,又怎么会害怕自己。可是她没有想到她竟然连这些都承受不了。

人有的时候真的心里脆弱得可怕,不过她这样的下场也算是咎由自取了!她并没有想让她去承受什么后果她做的只是警告而已,甚至自己可以说是给她留了面子,毕竟自己知道她只是兰琳利用的对象,真真要对付自己的是兰琳,而她只是兰琳的一个的一个棋子而已。只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自己把自己吓唬到精神崩溃了!

哎!沛黎有点可惜地叹了一口,这样的结果连她都有点意外。不过多数也让她松了一口气,毕竟同学一场,自己到底怎么对付她其实她现在也没有想好,这样倒是让自己省事了!

不过那个视她为眼中钉的兰琳,她到要想想怎么做了!因为现在还不能轻易动她,在她后边有一个兰家,自己还没有自不量力到现在跟兰家去硬碰硬……

此时此刻在J市华美的学生会办公室内,兰琳刚刚打通了蔚瑗的电话,在话里蔚瑗的妈妈和她已经说明了蔚瑗的情况,她装作好心安慰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兰琳把桌子上的书统统扔到了地上,一脸愤恨地说道:“废物!真是废物,之前我还想好好提拔她,看来真的是我高看她了。精神受刺激,哼!还真会找借口!”

兰琳在办公室发泄完毕,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不过现在蔚瑗也没有什么用了,因为她已经让人去查了沛黎身边的人,查到结果和她想的一样,那个开保时捷的女孩叫玉杰,果然来头不小。

这个玉杰曾经是S市珠宝巨头金玉楼的大小姐,因为金玉楼三年前的股份变动,他们家的股份都被收回,虽然现在父母还在里边任高职,但是已经比之前差了很多。不过她竟然也有本事,勾搭到了近年在华过势头正好的玉石缘的总负责人。

居资料上显示,她不光和玉石缘的总负责人走的很近,同时还和前不久调入J市的原S市副市长的女儿是好朋友。

看着拿到手里的资料兰琳,眼睛眯起。原来是这样,出身珠宝世家,并且有门路接触到政届和商界的人,她这个人到你要比那个周沛黎不好对付多了,毕竟一个赵杰虽然没有他们兰家势力大,但是架不住上位者和萧家扶植,这两年上升得尤为地快。

就在她正想着这个事情的时候,她的桌子上的手机响起,来电显示的是正式她派去这两天跟踪玉杰的人。

“喂!什么事!”

“大小姐,你要的照片搞定了,她今天很玉石缘的刘总一起吃饭了,模样看上十分亲昵,两人还拥抱了。”电话中被派去跟踪玉杰的人,十分兴奋地在电话中向她汇报道。

“哦?吧照片排下来,给小报记者发过去!”

“是的!我这去办!”

“给我办好了!”兰琳在电话中嘱咐道

“一定!一定!”

待两人挂断电话,兰琳脸上这才露出一丝好心情,真的是想什么来什么。周沛黎我到要看看你怎么处理这事情,你最好的朋友被爆出勾搭企业老板当小三,你会是什么滋味?既然你不让我好过,我就让你身边的人都不好过,这才是只是一个开始……

我是分割线君

“尊敬的乘客,前方到站长沙站,请到站的乘客提前做好准备!”

沛黎趴在卧铺上,正用平板电脑和梦佳聊着YY,这个软件是最近5年在华国飞速火爆的一款聊天软件,人们可以用它来进行聊天和视频,这样大大的缩短了人和人之间的距离。

这款软件在前世并没有出现过,聊天软件出现的时候,都是华国人直接引进的外国的聊天软件,而华国本身是没有自己研发的聊天软件的,所以当沛黎看到这款软件的时候都惊艳了!

这款软件的聊天界面和相应的应用工具都很完善,让你不得不佩服这个设计团队的强大,要不是沛黎可以肯定重生前没有见过这个软件,她真的会以为这个开发团队的负责人和她一样也是重生的。

基本上华国的网络界处于正刚刚起步的阶段,现在一个是她的超级搜索集团还有一个就是这个YY所属的风樱集团,正在及快递速度强占分这华国的网络世界。

不过这也只是现在,谁又知道之后的事情呢?沛黎重生回来就明显感觉到现在这个世界的发展速度要快于自己重生前的那个世界。海湾战争并没有打响,世界经济也没有在一年出现经济危机,而是继续平稳的飞速发展……

沛黎在这边已经被自己的思绪带的跑题到了天外,在YY上的梦佳抖了她好几次,见她没有搭理自己,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接起电话,沛黎就听到梦佳的抱怨:“说是不是又很成大少腻歪了!你和玉杰都走了,现在J市就上下我一个人!你们是在是太不够意思了!”

“哪有啊!我这就回去了,再说你不是还有萧明旭呢!”

“他这几天在计算机竞赛,我们没时间见面!”

“那玉杰呢?”

“别提了,去H市去看F1大赛了!去和她的车友汇合去了……”

“……”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订阅!大家追文辛苦!陪伴我的人我都会看到的!南南不会放弃,相信整个写完这个故事大家会体会到我的心意。

不想写个金手指那么大的女主,这本的女主会有逃避,会柔弱!也会想自在的生活!总之很贴近我们自己!

这本人物定型了!不能改了!下本给大家写一个强大的女主!(*^__^*)嘻嘻……

哎!大姨妈来了!(┬_┬)就是困!人家大姨妈是肚子疼!南南就是想像猪一样的睡觉!

但是也要码子!就困了睡,醒了写!哎!大姨妈让我睡神附体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