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09、米线引出的谈话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9、米线引出的谈话

出了玉都的玉石的交易中心,两人先是把买回来的翡翠放入车里。不过接下来两人可并没有像小说剧情中写的那样,我们的成大少,带着我们小沛黎去吃的大餐。

而是沛黎看着他,还在跟着自己不说话,于是淘气地决定带他去领略下,贫民的食物,云省特有的美味米线。

穿过宽敞的马路,沛黎带着成穆熙来带对面一家比较大米线点了找位置坐下,此时因为已经到了中午的时间,所以这个饭店的生意很好。

米线虽然被称为是云省最贫民的的食物,却也是云省最具风味特色的知名小吃,云省的米线的连锁店遍布全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还是在当地吃米线才可以体会到最正宗的味道。

在玉都米线和其他的地区不同,这里是大锅米线,煮好的米线从锅里捞出来,大家可以自行选着喜欢的汤汁,还有配菜。

原本沛黎就知道对面的男人对吃饭是不怎么讲究的,但米线毕竟是这里很平民的小吃,不知道他来这里的时候吃到过没有。

果然进到饭店之后沛黎就感觉到他对眼前饭店这个做法有带点呆愣,两人选好所要的米线之后,没等多久米线就好了。

沛黎接过饭店服务人员递过来的米线,从锅子里刚刚捞出的米线还散发着热气,白色的米线和不同颜色的酱料在筷子的搬动下,均匀地在碗里调配好,这个过程让酱料的香味均匀的分布在整个米线上,令你的食欲大开,同时饭店也会给客人准备一碗清汤给客人解其中的咸味

饭店的中午人来人来,吃完的食客迅速的离开,饭店的服务人员急忙上前,去擦桌子让下一位顾客上桌。也正因为这样此时用餐的环境有些嘈杂。

沛黎和成穆熙两人端着碗找在饭店的内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待坐下之后沛黎果然看到男人有点不太喜欢的皱皱眉头。其实他的这个习惯,沛黎在亲几天就已经发现了,他似乎不怎么喜欢再太嘈杂的环境内用餐,不过谁让他今天莫名的抽风,想和自己约会呢!那就不要怪她今天就想吃这口了。

不过似乎对面的男人适应能力很强大,就发呆一会,就开始吃起了眼前的食物,沛黎看着他吃了一口后对他问道:“怎么样?”

“就是有点咸了!”

“这边的米线这样都是这样!”沛黎向他解释道。

“你很喜欢吃这个?”

“额?没有,就是最近经常吃!”

就在两人都在默默吃着东西的时候,在一边吃饭的沛黎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喂!熙,你今天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在沛黎对面的男人听到她这么问,原本淡定的神色有些破功,带着一种疑问向她问道:“我今天的感觉像是受了刺激?”

“恩!很不自然!但是你这样挺可爱的!”沛黎眼睛眯起笑着看着他说道。

听到了这么不留情面的回答,成大少的脸色有点接近猪肝色,看来他这一上午的付出都是白干的了,赶上这个小女人一直在边上看自己的笑话呢!

沛黎看到他这么难看的脸色急忙地补救道:“其实没有你想象中的糟糕啊的!”

不过这个补救也已经来不接了,我们的成大少直接脸色已经黑了,不过好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成穆熙起身拿起电话,用警告地眼神看了一眼还在一边偷笑的沛黎,就出了餐厅。

其实沛黎她自己对这些事情也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主,重生前特别羡慕其她女人有一个对她好的老公,自己也曾幻想过有一个人能用各种玫瑰把她砸死,不过现在她倒是对这些不算太感冒了!约会什么的形式不重要,重要的就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一起度过时光这本身就是最好的事情了,不过偶尔这个男人抽抽风她还是很高兴的!

成穆熙出了出了饭店的大门,接起了电话:“喂!”

“公爵!我是飓风,之前你在船上救下的那名傣族人,想见那个就他的人……”

听到电话中说的内容,成穆熙看了一眼做在饭店中正等着他的沛黎,然后对着电话说道:“我知道!他还说了其他事情吗?”

“他说他愿意配合我们的调查,前提是让我们保护他的家人!”

“嗯!你在那边稳住他,我一会就到!”

“好!”

成穆熙挂断电话,正准备往回走,就看到刺客沛黎的周围占了两个女人,其中的一个女人像和她很熟络的样子,两人似乎很久没有见面了,沛黎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情绪很激动,正在开心地说这话……

米线的分割线

此时的沛黎正在无聊地和碗里的米线奋战着

。此时的她已经差不多吃饱了,因为成穆熙出去打电话,她只好无聊地早座位上等着他。随便挑出来一个米线放到嘴里,一点点吃进去,像这样重复几次打发着时间,就在此刻她听到头上传来一个比较熟悉的声音。

“沛黎?是你吗?你来玉都怎么不告诉我?”

听到这个声音,沛黎有点经验的抬起头,在玉都可没有几个人认识她,所以能在这里巧遇并认识她也有只有……

“殷姨!好巧啊!”

沛黎看到眼前的说道,没错在这里能认出她的也只有丁凝的母亲殷姨了,因为丁凝的行动不便,殷姨经常来这边看她,三年下来到是和他们这些人熟悉了,不过殷姨却是没有放弃自己的老本上,还是在做着赌石的供应,不过因为有玉石缘这个大户,她的生意做得相当的红火。

“是啊!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沛黎感慨地说道。

“什么时候到的玉都?怎么都不通知我?”

听到她这么问,沛黎有点无辜地解释道:“我没有来得及,手机就掉河里了,还没来得及去换新的!”没办法这事情也不能怪她啊,手机是在湄公河上被人扔下去了,扔到那么大的河里肯定是捞不到了。

“那你怎么不,赶紧办再买一个啊!”

“买手机到是可以,可是手机卡不是一个地方的,在这里办也是没有用!还不如挺几天,回去弄!”沛黎向她解释道。

“也是!那你那些朋友知道你手机丢了吗?给他们报个信,别让他们担心!”

“不用担心,殷姨!我已经说了,每天晚上都会那笔记本上和他们通话的!”

“那就好!”听到沛黎这话,殷姨满意的点点头,随后看了一眼她又问道:“你来这边还是要看赌石吗?需要石料找我!”

“不是因为来找赌石的,我来这边是因为写生呢!”

“哦哦!是这样!”

沛黎看到一直都是殷姨和她在说,在殷姨的边上此刻还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她好奇看向这个人。

对!这个女孩第一眼看过去很漂亮,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可以这么说。可能是有点混血的缘故,她的眉骨要比其它人高,鼻子也比较挺,漂亮的眼睛在眼尾向上挑起,整个人给你的感觉就是一字词好看。

可能是因为没有化妆的原因,所以此时这个女孩扎挣一个马尾辫。除了好看之余还给感觉很有朝气。不过以她的眼光看看,要是这个女孩画上眼线,那必定会掩盖住这份朝气,留下的必定是美艳,她那上扬的眼角简直就是古代妖妃的标志。

女孩见到沛黎一直看她,很友好的向她点了点头,沛黎也在作为上对她回礼,边上的殷姨见到两人这个互动,就明白了这是需要她介绍了。于是她拉着站在她边上的女孩对沛黎说道:“这个我表妹的女儿,应该比你大3岁吧!你可以叫她樱姐、也可以教她樱樱!”

“樱樱

!这个是沛黎,算是想现在合作伙伴了!,别看她年级不大,但是很有经济头脑哦!”

“殷姨你别瞎吹了!呵呵!”

就在这个时候,在外边已经打完电话的,成穆熙向她们这边走了过来。原本在沛黎边高兴地说着话的两人,可能是感受到了来的气场太过强大都闭上了嘴。但是两人的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讶,似乎对这个人出现在这里赶到很意外。

沛黎看到他回来对他说道:“回来了,你那边有任务吗?”

“没有!这两位是?”

回来的成穆熙向她问着眼前两人的身份,虽然他刚才远远地就看到了这这两个人,但是回到座位上一看,他就觉得这两人并不上表面那么简单。年长的女儿虽然很面善,但是股子中的爽利和要强是很明显能看出来的。

另一个年轻的女孩更奇怪了,虽然她打扮成很有朝气活泼的少女年龄也不大,但是她的眼睛出卖了一起,这个人应该经历过很多事情了,骨子里可不是什么天真的少女。

“这位是殷姨,我的玉石供应商;另一位是她朋友!樱樱!”沛黎简单给他们做了一个介绍。

“恩!要是时间不着急,坐下呆一会再走吧!”此时的成穆熙倒是对这两个人来了兴趣,主要是那个成年的女人的长相太过面熟,而且她的姓,姓殷家族在华国都是很少的,即使恰巧是一个姓氏的人,也不可能长得这么像,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了。她就是那个殷家的人,不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听到成穆熙的话,沛黎也有点意外,今天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平时遇到这个情况他都不会理会的,今天怎么会说这句话呢?不过她确实也长时间没有见到殷姨了,于是接过他的话头对两人说道:“是啊!殷姨!没事坐一会儿再走吧!”

不过听到这个话,殷姨并没有答应留下来了,而是抱歉地对她说道:“不了沛黎!樱樱还要到我那里取一些东西!之后还要赶火车,我们先走了!”

听到她的回答,沛黎有点失望地说道:“哦!是这样啊!那有空在聊!”

“那就这样,我们先走了!”

“恩88!”

看着殷姨和樱樱头也不回地走了,沛黎坐下向对面的成穆熙问道:“你认识这两个人?”

听到这个问话,成穆熙很意外沛黎会这么明感的感觉到,于是向她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听到他的问话,沛黎带有深意地看着他说道:“你的口气不同,还有你一直用审视的木光看着他们。”一般你露出这个神色的时候,应该就是以前你见过此人,这一点我是在那个小村庄里发现的,当时你就用这个眼神去看那个是阿齐妹妹的女人。

成穆熙很意外听到她这个话,没想到她对自己的观察这么仔细,但是心里却不是反感,反而是一种很欣喜的,有时候只有最在乎的人才会发现自己的这些小细节,不是吗?

“那个人我应该见过,但是还不确定!”

“你见过应该没错,毕竟殷姐是这边玉石供应商中比较有名气的!你可能买过她的赌石也说不定!”

“也许吧……”

成穆熙看着刚才那两个女人的离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他总觉得事情应该不是这样的!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女人自己在小时候应该是见过的,不过这人的事情他并不是很清楚,那个时候自己年级不大,再后来去了部队……

想到这里成穆熙对着坐在的沛黎问道:“我一会要去一趟医院!你来吗?”

“你要去医院执行任务?”

听到她的问话,成穆熙摇头道:“这不算是任务!我要去看的你人你也认识。”

“是谁?”

“你在船上就救下的那个人!”

“你是说刀璃的父亲?”

“嗯!”

提起提起刀璃的父亲,沛黎的感情挺复杂的,因为当时自己救他的时候一是因为那个时候自己正好顺手,二是因为他不想让那么小的小孩子失去自己的父亲。可如今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人也如同她预料的一般没有辜负她的希望,依然让那个家保持了完整。作为救他的人还是很欣慰的。

“走吧!我跟你去!”

“嗯!”

这边沛黎和成穆熙说着刀璃父亲的事情,那边出了米线馆直接上了车的殷姨和樱樱也在进行这一段对话。

“殷姨,成家的少主怎么会在这里?”此时最先开口是那个漂亮的女孩樱樱。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猜想这次兰家这件事多少和他有一些关系!”此时殷姨做在车上握着方向盘说道。

“那这次玉都这件事,应该是他做的!如果是他过来,确实会达到这么好的行动效果!一切事情也可以解释得通了!”

听到女孩的话,在驾驶位置上坐着的殷姨看了一眼她说道:“管樱这次的事件多少会给白封门和炎冥会带来一些影响,毕竟兰家和他们支持的陈家关系巨大!”

“殷姨你知道我等不了这么长的时间,让别人帮我去制造机会!白封门对外感觉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动,但是内部已经开始出现分化了!风儿的势力变大,管绍彦势必会把他看做眼中钉,现在我必要找到可以合作的伙伴!”管樱看着车窗外飞速驶过的车辆坚定地说道。

听到了她的话,殷姨立马就反映过来她的想法“你是想……”

“对!既然她和成大少走的那么近,两人的关系应该不一般!我准从她的身上下手去找盟友!”

“你考虑清楚了!一旦他们知道你是在利用了他们,后果可并不好!”她可不认为,沛黎和成穆熙都是好对付的主,两人的心思都相当的细腻,管樱其实现在还是有点偏激的,这个情绪很容易被他们察觉。

“我也没有办法!我和白封门的恩怨必须要找更强大的盟友来解决!更何况一旦风儿坐上那个位置,支持的也只会是萧家,我想另外那两个家族也很乐意看到这个结果!”

殷姨听到她的话,突然向她问道:“……你没考虑过炎冥会知道会怎么报复你们吗?”毕竟自古都是白封门和炎冥会是一起的

“考虑过!但它已经离开华国多年了!先解决眼前的才是关键,殷姨你还想回去吗?”管樱转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谁又能想到眼前这人竟然在20年前是炎冥会最受宠爱的家主的末女……

殷姨听到她说的话,思绪飘远,但是攥紧方向盘的手还是泄流了她的情绪:“不想!从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我就不想在卷入什么纷争了……”

管樱听到她的话没有出声,两人个怀着心思在车里做了一会,殷姨就发动汽车离开了……

管樱的分割线

这边沛黎和成穆熙两人驱车前往了在玉都的中心医院,以为刀璃的父亲中的是枪杀,并别伤到了肺部,所以这两天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内。在门口沛黎没有意外地见到了刀姐,两人在对面打了哥招呼后,沛黎就和成穆熙一起进入了重症病房。

因为刀璃的夫妻涉及到了一些机密,所以给他安排的重症病房也是单间的,当里边的人看到沛黎和成穆熙一起出现的时候。眼神有点惭愧地看着沛黎,自己害了这个女孩,但是人家却是救了自己。

“你要是对她内疚,以后就好好和你的孩子和妻子,好好生活!这是你给她的最大回报了!”

沛黎站在一边也同意的点头说:“对,你做这些比感激我好!”此刻沛黎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虽然因为受伤而有些苍白,但是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却是很好的。

接下来知道里边的两人有事求要谈,沛黎并没有在重症监护停留多久就出来了。

刀璃的父亲见沛黎走出去之后,对着成穆熙说道:“不用你们的提醒,我也会好好和我的家人在一起的!我今天找你是跟你说我知道他们有一个制毒的村落在废弃的码头附近……”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但是现在那个村子已经被烧毁了!”

刀璃的父亲很意外会听到这个结局,在床上有点不相信地喃喃地说道:“什么!这么快!那些人可都是他们的亲信!”

“对他们来说只要没有用了,就可以毁灭!你应该庆幸你现在还活着!”

“我明白,你们希望我帮你什么?”

“这次是你人找我来的。”成穆熙看着,床上躺着的刀璃的父亲冷冷地说道。

“我知道,但是你们留下我应该还有其它目的吧!”

成穆熙听到他的话,看了一眼眼前的人,这个人能说出这个句话,可见他的脑子很灵活,既然他这么直接的问出,那么他也不反驳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对方很明显就是要杀人灭口的,你参与整个的过程,所以你也有危险,现在给你一条路就是我们想办法把你运送到华国的有好国家,让人把你保护起来,不过将来的有一天我需要你出庭作证一些事情!”

听到了他的话,男人在床上沉思了一下说道:“你要是能保证我和家人的安全我就答应!”

“可以!”

成穆熙爽快地地答应了他的要求,就在他准备出了病房的时候,穿上的男人叫住他说道:“我曾经听到阿奇和对方的人打电话,电话中那个人的手下对那人都是靖少的叫

!”

成穆熙听到他的话脚步一顿说道:“还有什么吗?”

“没有了,之后我就没有听到了!”刀璃的父亲摇摇头说道。

“恩!那件事情我会给你安排的!”

成穆熙说完了这句话就出了病房的大门,在门口等着的沛黎见到他出来,并没有向他问什么,毕竟这里是公共场所,很多事情不方便问出口。再向刀姐高倍之后,沛黎跟着成穆一起出了医院的大门!

出了医院之后,沛黎在车上就听到,他在电话中向手下说尽快安排刀璃一家子离开!就已经猜到了刚才的谈话内容,其实她也觉得现在安排他们离开是最好的,毕竟真的的幕后主使者还没有抓到。

想到那些在村庄死去的人,待他挂完电话后,沛黎莫名的向他问道:“兰家是不是不会收到惩罚了?”

“会!但不是现在!”

“嗯!”

一时间两人的在车内气氛十分的诡异,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是个子却知道彼此心里想着什么,成穆熙侧头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做的上的少女,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她。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盒子,沛黎疑惑地看了下他,打开盒子,里边是一部崭新的手机,手机的颜色和牌子和掉进湄公河那个相同,只是在型号上更加的新了,一看应该是刚刚出的新款。

“嗯?这是?”

“我让成锋在J市已经办好了所有的手续,你直接用就可以了!”成穆熙向她解释道。知道手机卡的问题是她迟迟没有在这里买新手机的原因。

“嗯!谢谢!”

拿着这个意外出现的礼物,沛黎冲着他露出了一个漂亮的笑容。自己终于是要回归到有手机的日子了,这几天她没有说,但是没有手机确实给她憋坏了!

看着因为一个手机就可以笑的这么开心的小女人,莫名地成穆熙感觉到一阵气结,似乎自己的地位还不如手机呢!

就在他还和手机吃醋的时候,边上小女人,突然小脸凑上前,在他的英俊的脸上偷了一个香,然后就听到沛黎愉悦的声音说道:“难得有今天有时间,成穆熙我们去泡温泉吧!”

既然他都这么上道的“礼物”都送了,那自己也不能太扭捏了!再次来到玉都就把三年前的遗憾补上吧!沛黎就这个想着,眼睛眯起,看着身边身边神色已经放柔和的男人。

------题外话------

终于把事情都连接起来了~大家看明白了吗?>

南南尽力~亲要是抛弃我~我真的就去哭长城了~哎!今天奥运一个金牌没有!我也想哭!今天宝宝写的不知道有人看没有!也想哭!

明天给大家发糖了!写糖就要长几个白头发!南南没有经验啊!捂脸!

谢谢大家的订阅!真的能坚持的亲!我好感谢!我不会辜负你们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