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08、什么是约会?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8、什么是约会?

<>

见到了她这么说,成穆熙冲着她点头,可能是因为两人一起经历了某些事情,所以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里生出了一丝暖意。

“这次看来,真要麻烦你了!”成穆熙看着已经做到自己对面看地图的少女说道。

此刻指挥车内,并没有其他人,沛黎听到对面男人的话,勾了勾嘴角说道:“不麻烦!我很高兴你能让我来帮你,不过既然你嘴上说让我帮忙了,那就要准备奖励!”

成穆熙看着她上翘的嘴角说道:“想要什么经历我尽力满足你!”

“恩!现在没有想好!想好了告诉你!现在和我说说叫我来做什么吧!”

“我想让你帮我去找东西……”

接下来成穆熙和她就在指挥车内商量着事情。待沛黎和他一起出来,被带到真正焚烧过的村庄院落前的时候,沛黎还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短短一天,原本安静不被外人所知的村庄,就变成了一片灰烬,被烧毁的房屋有的已经倒塌,还有的却仅仅剩下一面墙壁,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在窗户上挂着的帘子。此时的村子完全可以用一片狼藉来形容。

看着眼前的场景她彻底认同了成穆熙的想法。事情确实如同她猜的那样,成穆熙希望她用异能帮他,但不仅仅是搜救,她的主要任务是找寻线索,看看是不是在房屋里还有什么没有被烧毁的东西。

其实原本成穆熙打算再次来这个村子的时候用异能侵入他们的大脑,进行搜寻的,可是现在一场大火加上之前的枪击,已经让这个办法行不通了,于是只能找沛黎来让她用异能找寻可疑的物品。

沛黎随便看了几个已经烧毁的屋子,屋内已经分不清每件物品以前是什么,而里边住的人早已被烧的面部全非,只有偶尔会看到没有烧完的身体,看到这个情景,沛黎摸了摸胳膊,觉得有点冷。

成穆熙根据他多年的经验看到她这个动作,猜想应该是看到了死人或者其他让她害怕的事物。于是上前搂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到自己的怀里,用身体给她传播着力量。

其实他也是不想让她接触这些事情的,毕竟她的异能是透视,必定会看到一些很惨烈的画面……

沛黎看完了一家之后,对身边的人摇摇头又转身去了下一家,在这家她又看了一会,终于在角落里看到了抱在一起,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的一家三口,有点不忍心地闭上了眼睛。

此刻她对放火之人,已经是满腔的恨意了。不是因为其他,就是因为她被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幕给刺激到了。

虽然她不能说这个村子的人都是无辜的,但是这么多人被杀,那个凶手绝对不能放过。

他们怎么能忍心下得了手呢?此刻沛黎看到这家更是惨烈,原本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子竟然就这么被毁了,她的心里更是不好受。

“他们在一开始的时候,都提前被射杀了,所以他们走的并不痛苦!”成穆熙对抱着身子已经有点发颤的少女说道。成穆熙刚才就感受到了她的情绪很不稳定,隐忍的的情绪随时就要爆发……

“是吗?被射杀都是幸运的,至少不会感到被活活烧死的痛苦……”

沛黎看着一个房子悠悠地说道,听到她的话,成穆熙疑惑地同时摸着她的头,启动了异能直接进入了她的脑海里看着她所看到的景象。

在屋子的角落里,一个被烧的满目全非的人,正抱着肚子,她的身体已经焦黑。而在她的附近还有一具尸体正倒在水池边。

这个人就是阿奇的妹妹,虽然她的丈夫以前触犯过法律,但是现在看到他最后的动作,沛黎还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此刻成穆熙看着她眼睛不受控制的掉眼泪,急忙上前把她圈在怀里,伸出手想扭过她的头不想让她看到这一幕,可是他的动作却被沛黎拒绝了。

沛黎边哭边吸了吸鼻子,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就继续在屋子里观察了一会儿。没过一会就听到她的声音道。

“这个床下边有盒子?”此刻沛黎终于找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

成穆熙听到她这么说,直接派人到她所说的地方去寻找,东西是在床的下面,被小心的放入到一个暗格内。

待这个东西被取出,成穆熙直接把一个东西拿回到了指挥车。这个盒子是一个景泰蓝材质的盒子,模样看起来已经很老了。

小心地打开上边的锁,里边是放着的是一个类似家族徽章,和一封家族的逐出令。这两样东西看起来已经有点年头了。因为整个纸张已经泛黄。

沛黎看着他看到这件东西的时候眼睛里有着怒意,张了张口问道:“你要找的是这个东西?”

“嗯!应该就是了!”成穆熙看着东西点头说到。

“这是什么?”沛黎好奇的看着他放在桌子上的东西。

“这个是兰家的家族令牌了,和逐信。应该是很久远的事情,他们的身份应该可能是被逐出家门是兰家的后人!”成穆熙跟她解释到。

“兰家……你说的是兰琳她的家族?”沛黎对兰家只停在那,但是她对兰家的印象并不太好,就是在写生前,兰琳的话也让她对校园生活很是困扰。

“嗯!他确实是兰家的人。”听到她的话,成穆熙回答到。

“那是不是说整个这件事和兰家有关?”有了今天发现这个东西,沛黎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件事和兰家绝对脱不了关系了。

“差不多,但是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更加的复杂了……”

成穆熙并没有时间向沛黎解释太多,现在有了这个东西之后,基本上他这次调查,可算是完成任务了,但是随之而来却是更加复杂的事情。

即使发生了这么恶劣的事情,兰家也不会轻易倒台的,毕竟这一家会迁出整个京城豪门的风雨,现在陈家和萧家因为政权问题争的越来越凶,陈家势必是不会让兰家倒台的。

而在陈家背后支持他们的那两大家族,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妥协的,目前看这件事情,只可能这么不痛不痒地翻过。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成穆熙向给他下达命令外公汇报完情况后,得到的答复和他的猜想的差不多。上位者确实不想这么早就动兰家,这个兰家是陈家的左膀右臂,动了它势必会引起陈家的强烈警觉,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内部瓦解。

并且整件事情,在明面上并没有看出是兰家做的。现在m国的杰迪上将就说他的手下塔斯上校是反动军,m国很早以前就开始调查他。所以整个罪名都被塔斯一人顶替了,跟本看不出来一丝和兰家有联系的事件。

所以这件事只能放到一边了,这些证据现在没有用,不代表以后没有!兰家这么不知好歹地作死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把自己推向死亡的。只是成穆熙没有想到,这件把兰家推向死亡的事情会和他有着密切的联系……

事情结束的分割线

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之后,上级就着手把成穆熙调回京城,恢复原职。在这调令没有下达之前,难得他有一段空闲时间。

不过这段空闲时间开始的时候大多数都被成锋传过来的各种龙渊会的决策文件,还有需要签署的文件给占用了。

终于他忙完手里的事情,这时无意间接到了成涵蕾的电话,在电话中成涵蕾的一句话让他接下来做了自己之前从没有做的事情。

当成涵蕾再次见到沛黎的时候,无意间从沛黎那里听到此事的后续时,已经是很长时间之后了,至于她说了什么,往下看吧……

回到傣族村的这两天沛黎终于回归到了正常的写生模式,跟着同学一起在风情园中画着树、建筑、还有在庭院中饲养的孔雀,偶尔在画到半路的时候,还会看到突然心情好的孔雀,傲娇地开屏。

这一切似乎都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大学生的校园生活,仿佛前几天的枪击事件和那个被焚烧殆尽的村落都是一场梦一样。

当然她知道这些肯定不是梦,这两天发生在湄公河上船只被袭击的事件,已经惊动了整个华国,并且事件已经开始了发酵,不不过媒体曝出的并不是事情的真相。

m国也只草草地推出了塔斯上校这个炮灰去堵悠悠众口,沛黎看着电视里的报道。不禁在心里冷笑,估计这应该就是兰家的保命手段了,利用媒体先把替死鬼放出,让舆论都对着这里,而他们就是在这其中抽身。果然大的家族真的有自己的保命手段,几十条人命在他们看来就是一群蝼蚁……

清晨依旧是在屋外欢快的鸟叫声,把沛黎吵醒。她揉了揉眼睛,看了下窗外的天色,此刻天空晴朗,明媚的阳光让大地上的叶子幸福地舒展着。

今天她的任务依旧是和大家一起写生,昨天教授提醒她,她交的画不够数量呢!只不过她没有走出小楼的时候,就看到竹楼内坐着的一个熟悉的身影,此刻他正和教授坐在一起吃着早饭,并且从两人的互动可以看出应该是很熟悉的。

沛黎有点吃惊地看到突然来到的人,在远处喊了一声:“熙?”

听到有人焕他,成穆熙扭头,看着正背着画材准备出去写生的女孩,此刻她的样子洋溢着青春的朝气,一身迷你牛仔裙配着条纹的短袖衬衫,原本披散在脑后的长发,被她高高地竖起扎成了一个可爱的丸子头,这个样子既烘托出她姣好的面容,同时又让她的气质更加的清新。

他起身向她走过去,接过沛黎手里的东西放到地上宠溺地说道:“睡醒了?”

“嗯!你怎么在这里?”她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记得他不是很忙吗?

“我来接你!”

“额!”

看到她还是一副不太明白的样子成穆熙眼中带着宠溺向她温柔地解释道:“事忙完了正好有假期,就来接你了!还有我和黄教授之前就认识。”

沛黎听到他的话,点点头,不过总觉得这个语气像是在和妻子报备行程呢?而且这眼神也太温柔了,自己做了什么刺激到眼前这人了?

就在沛黎正在纳闷成穆熙的反常的时候,此刻坐在一边的黄教授回头对她说道:“沛黎啊!你竟然和成少之前就认识。那这样这件事情就简单多了,你就和他一起去给我选赌石把,正好是他让我刻印章的。”

“教授,那我今天的作业就交不上了啊!”沛黎为难地看着教授说道!搞什么昨天对她说今天让她教两幅作品。

“没事那个后天到洱海去画也可以……今天先办了这事情,印章的玉料我很着急,都给我单位多少天了。”教授用一副不在意却又很埋怨地语气说道。

“……”

沛黎听到教授的话,心中一群草泥马狂奔,他还想和自己愉快地玩耍了吗?说变就变算什么啊!

成穆熙在边上看着她的小脸越来越青,就知道这位教授估计是把沛黎折腾的够呛,要不这个小女人是绝对不会露出马上就要发飙的神情的。

“能不能找到好玉石不知道,不过我就知道你要在回去之前把东西给我!”这个时候,成穆熙适时地站出来,帮着沛黎向黄教授说道。

黄教授看着他一脸维护地样子,一下子就明白的两人的关系,当时就后悔的说道:“不带这样的,两个小的欺负我一个老的!”边说着还边露出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我会欺负人吗?明明是他说的话!”这个时候沛黎也好毫不犹豫地补刀说道。

“好好!我妥协!你要把我学生领走几天!”此时教授一副妥协的样子说道,他的话是冲着成穆熙的方向说的,显然在沛黎没有起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说过一些事情了!

“两天!”这边成穆熙也不含糊,直接说出了天数!

“行!回来记得让她把石头带回来,还有你们两个给我掌握好分寸了!”他说完还有深意地看了沛黎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沛黎从他的眼神中看到的浓浓的八卦意味。不过沛黎到不知道成穆熙说的两天是什么意思,他们两个的对话,她在边上根本听不懂好吗?

就在她正疑惑的时候,教授好心地对沛黎说:“他今天大早上过来,找我就是给你请假的,给你两天自由时间,在后天出发去普洱前回来!你这边的事情我会和同学解释的!”

听到教授的话沛黎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赶情成穆熙在和他请假。可是她不是很忙吗?正当她疑惑地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一轻,自己双脚离地,自己的身体就落入了一个有力的怀抱中。

待她反应过来,立刻脸红地拍着抱着自己地人说道:“大流氓!把我放下!”晕啊!这人又是抽了什么风,在这里做这个事情,今天她能正常一点吗?

就在沛黎无比的时候,在背后响起了教授调侃的声音:“你们两个悠着点,这里可有人看着呢?”

沛黎听到他的话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正在和牛美艳一起走过来的陈冬冬,正愣在原地。而在他们边上,沛黎竟然看到蔚瑗争拿着手机拍着自己,她的这个动作莫名地引起了沛黎的怀疑,好像确实最近自己感觉到有人在跟踪她……

就在这个时候,在脑中想起了成穆熙的传音声:“那个拿着照相机的女孩,是兰家派过来监视你的!”

听到脑中男人的话,沛黎搂着着男人的脖子的手臂收紧,有点不确定地问道:“你确定?”

“恩!她应该跟踪你有段时间了!你的警觉性不应该这么低?”成穆熙在她的脑中说着话,不过此刻说话的语气已经恢复的很正常了。

沛黎冲着蔚瑗的方向看了一眼,沛黎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说道:“在来玉都之前我发现了,就是没有完全确定是她!当时只是在怀疑,毕竟她是我开学时候认识的第一个人!”

“不用为这样的人难过,她用我给你处理吗?”

听到他的问话,沛黎摇头说道:“不用!如果是兰家派过来的,那么也就是兰琳派过来的!还不是因为她喜欢你!归根结底还是在你太招蜂引蝶了!”

沛黎说着上手捏了捏,成穆熙的脸,知道这个男人工作的风吹日晒的,怎么就一点不见老化呢!皮肤真的是太好了!她可还记得兰琳当着那么多人面前向她警告要远离这个男人,不过现在来看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哼!这个男人可是她的。此刻沛黎窝在男人怀里傲娇地想着。

而抱着他的男人此时正在用冷冽地眼神看向,对自己怀里小女人投射出嫉妒目光的牛美艳。他的语气中带着冰冷地说道:“你们两个班级的人眼光真的有问题,选那两个人当班长……”

“我也不喜欢她们当班长啊!不过大家选的,不过他们除了有点讨厌外,其实工作还是挺好的。”沛黎说着对着眼前的男人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脸。

“你的树敌不少,那个女孩也对你有敌意!”

“她是二班的班长,喜欢陈冬冬!”沛黎简单地向他解释了下关系。

“陈家这代都是一个样子……”他莫名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让沛黎很是不解。

“什么意思?”

“没事”他说完还把两只抱着她的手臂收了收,让她的的姿势更加的舒服。

两人甜腻的互动,除了看呆了眼前这三人,也让不远处走过来的几个学生看得清楚,学校中对沛黎的谣传很多。勾搭教授、暗恋陈冬冬、装清高、挑衅学姐。似乎这个女孩子一进入华美就是话题的中心……

可是今天这么看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此刻抱着她的高大男人,可以秒杀他们在场的所有人,如果换成正常的人也会选择眼前的男人的。

沛黎并不知道她今天早上因为成穆熙的一抱竟然让她的流言分分钟破裂。此刻的她已经和成穆熙开车离开的傣族风情园。

在车上沛黎,一脸好奇地看着坐在自己边上的男人,终于她没忍住问出她想问的话:“我们要去哪里?”

男人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说了一句:“你想去哪里?”就不再说话,不过眼尖的她发现说完话之后,他的耳朵上泛着点点红晕。

沛黎留意下他的耳朵更觉得奇怪了,今天这位大爷是怎么了?想不通的沛黎也不纠结,直接对着前边的司机说出了一个地址,这个地址正是玉都的玉石交易市场。

这个时候虽然不是翡翠公盘开幕的季节,但是这里同样游客络绎不绝,只要到玉都的人都会在这里选购一些赌石的。

两人下了车,沛黎好心情的拉着成穆熙在里边逛着,她还记得这里三年前他们也一起来过,不过那个时候是在这里巧遇的,现在到是两人如同逛街一样一起过来。突然觉得三年那些好想并不遥远。

沛黎在边上选着赌石,成穆熙就在边上看着,因为两人都知道彼此的异能,所以沛黎也不含糊的选着极品的翡翠。有的时候也会抬头问问边上男人的意见,沛黎发现似乎他也可以感受到里边翡翠的好坏,于是有点好奇小声的问道:“熙,你是用什么方法知道里边有翡翠的?”

看着她这样一幅好奇宝宝的样子,成穆熙说道:“我可以感受他们周围空气的流动,里边有好翡翠的赌石,周围的空气流动是不一样!”

“哦!好神奇!”沛黎感叹道。

就这样成穆熙陪这她逛了整个的玉石交易市场,这期间他都很有耐性的在后边跟着她,起初沛黎还没有发现什么,到之后连她都有点累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向在一边今天有点反常的男人。

在整个过程中他都很有耐性的在后边跟着她,起初沛黎还没有发现什么,之后想着想着突然会心地一笑,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接着继续向前走。到最后连她都与点累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向在一边今天有点反常的男人。

“熙?你今天没有事情吗?”沛黎装作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问道。

成大少站在那里一本正经地回答:“没事?”

“和我这么逛街,不觉得无聊吗?”

“还好!”

“我们这算是约会吗?”

“算!”男人很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噗!”这位大少爷不要这么搞笑好嘛!

终于沛黎忍不住笑出了声,果然如此!刚才她无意间一个机灵想到,可能今天这男人是想和她约会,所以才这么顺从自己,并且这么反常。

不过她也挺佩服这个男人的毅力的,这都已经在这里快逛了快4个多小时了,眼看就要到下午了,这人还陪着自己逛一点不嫌累的走着,虽然知道他体力好,可是也不只能一直走吧!她估计这位肯定以为约会就是陪着自己走呢!

真服了这个男人了,难道出门约会都不看攻略吗?其实她真的冤枉眼前这个男人了,压根我们成大少都不知道什么是约会。

要不是今天晚上成涵蕾嘱咐他说,爷爷告诉他要是有喜欢的女孩要主动和她约会,他都压根不知道这个词的存在。

沛黎看着站在原地不知道她为什么笑的男人,终于忍着笑对他说道:“我走不动了!带我去吃饭吧!”

听到他的话成穆熙男得顺从地点点头,两人一起出了于是交易的大厅。

------题外话------

今天先写这么多!两人的约会作为下个时间的开始把!,今天大家都开始看奥运的,加油中国!捂脸!

虫子没有抓!一会回来的!吃糖的剧情好难想啊!/(ㄒoㄒ)/~憋了一个早上可算写出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