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05、彼此的异能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5、彼此的异能

<>

此时在被枪击的快成蜂窝的华清号的船上,成穆正开着它把马力加到最大向前行驶着。但是由于整个船体的玻璃都已经支离破碎,所以在行驶中沛黎可以感受到有已经破碎的玻璃碎屑冲着脸上飞了过来。

看到想自己脸上飞过来的玻璃碎片,她下意思地搂紧男人的腰,对着他喊道:“成穆熙!你开慢点!我感觉到有玻璃碎片飞过来!”

成穆熙听到她的话,并没有放慢船只的行驶速度,依旧保持着告诉在开着,不过他确实腾出了一只手,把抱着自己的小女人搂紧了一些。

他到是不担心,有会玻璃碎屑,毕竟异能凝结而成的保护罩是相当坚固的,除了他们自己撤销,基本上任何冷兵器都无法对其产生伤害。估计是她还没有适应有保护罩的环境吧!毕竟她平时遇到的危险太少了,也用不到异能来释放保护罩来救命。

值得庆幸的是在他们向前行驶了一段行驶不久后,后边一开始还追着华清号的那些m国的军人没有再翔他们紧追,发现指点之后,在船上的沛黎的的神经也没有那么紧绷了。

此刻搂着成穆熙腰的沛黎,并没有感受脸上的疼痛。从男人的怀中抬起头,想起自己自己释放的保护罩一直没有撤回,所以根本就不会受伤,顿时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特傻!

她有点地看着自己抱着的男人!试图说些其他的转换一下话题,于是她向着正在驾驶货轮地他问道:“熙!我们这是要往哪里开?”

听到她这么问,成穆熙也不含糊直接说出了之后他准备要做的事情:“先去找个附近的比较偏僻的码头,我们先下船,然后再让这个船,继续行驶到华国和m国交界的边防码头处!”

沛黎听到他的话期初下意思地点头,但是随即有摇头。不对!现在这个船上出了他和自己是完好的,要是他们下了船谁去开船啊?

刀璃的父亲昏迷,阿奇和那个黑衣男人已经没了气!除非有人可以远程操控着这个船,否则他的这个计划根本实施不了。

等下!远程超控!想到这儿,沛黎已经猜到了这个男人要怎么实施这个这件事情了,于是她抬起头,向他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我用异能远程控制这个船?”

此时的成穆熙已经驾驶着穿穿拐进了一个比较僻静的河道岔口,听到她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宠溺额对她点头。只不过他的这个一个点头,可让沛黎有点懵了!自己虽然可以远程移动东西,但是她不会开船啊!

“成穆熙我不会开船!这点你知道吧!”

“知道!”他肯定地回答着。

听到他这个回答沛黎无语,直接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那你觉得我远程操控这艘货轮能靠谱吗?我根本就没开过船啊,怎么可能开不起来啊?”

“不用你会开,我会在你的脑中教你怎么做的!”成穆熙一脸淡定地对她说道。

“啊!”听到他说的话,沛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接问出了让自己不解的地方:“你怎么进入我的脑子里?”

成穆熙听到她的问话,低头看了她一眼,对她神秘的一笑说道:“这就是我的异能啊!”

“额……”

华清号从刚才拐进了这个人很少的河道内之后,继续往前有行驶了一会儿,让沛黎用异能查看了船身后,至少有一段距离没有跟踪的船只后,终于在一个小比较偏僻的无人小码头靠了岸,靠岸后两人没有多做停留带着各自的准备下船。

成穆熙选择靠岸的码头很笑,基本上这里可以称之为荒废,岸边茂密的热带植物基本上把这个完全的覆盖,要不是隐约可以见到有一个码头的泛黄的牌子,沛黎都觉得成穆熙上是开错了。

看这个这个完全不靠谱的码头,沛黎问着身边的人:“你确定这里下船了我们能回去?”

“不知道!记得在地图中看到这里有一个码头的标志,没想到还真的有!”

听到他的话沛黎彻底无语,带了点怒意对他问道:“那是地图上显示啊啊!你现在看看这样能走吗?”她说着还指着岸上的热带雨林说道:“就不说别的,我们能穿过这片树林都是问题!”

“有我在就能出去!你以为我的军旅生涯是白混的?”

“……”自己刚才确实忘记他的老本行就是天天和这些接触的。

在准备下船的时候,沛黎还不忘地走到船舱的角落里,扶起刀璃的父亲准备把他一起带走的时,却被从后边跟上来的成穆熙打断了。

“熙!你这是?”沛黎不接地向打断她动作,并且直接架起刀璃父亲往驾驶室托的男人问道。

“我们不能带走他!”成穆熙直接对她说道。

沛黎听到他的话很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我们需要一个活人,来圆我们的计划,所以他必须留下!”

“可是他受伤了!”

“要是这个人良心还在,就会感激你救了他!那么他现在即使是醒着的也我不会反对我们这么做的。并且这伤对他来说没有生命危险!”成穆熙带有深满意地他说道。

“我明白你这个做的目的,可是!要是把他留下的话,那么一旦警察上到穿上刀璃的父亲就要被捕判刑了?”

听到沛黎的问话,成穆熙笑着摇摇头说道:“呵呵!估计不会!这里的毒品已经被我们都找到了并且带走了,他最多也就是被警察问个来龙去脉而已,要是这人脑子够聪明就不会说出今天这件事的!”

听到他的分析后,沛黎点头回复到:“嗯,对!现在的无证已经被我们带走了,剩下的两个死人,他怎么说都可以!希望他不会出自寻死路!”

“他不会的!你不是说他有一个很好的家吗?为了家里人也不会做出什么蠢事的!”

听到他的话,沛黎点点头表示同于,没错要是他心里还有刀姐和小刀璃,那么他一定不说出今天的事情,抹黑自己!想到这里他对着男人叹了口气说道:“恩!希望如此吧!我们能做的都做了!”

“是的!你做的够多了!要是他以倒卖毒品的罪名被捕,按照他身上携带的毒品数量,必是死刑无疑的!”

“恩!我明白!其实我就是不想让小刀璃失去父亲的陪伴,毕竟还那么小!”沛黎语气中带有浓浓经历和感触。

“你不能每一家,都要去管!”成穆熙语气变得严厉对她说道。

沛黎知道他这意思,于是让自己语气尽力狠一点说道:“我知道了,就是可惜了!那个孩子以后可能会完全的失去子安在的这份可爱。”

“恩!不过你也不用心疼,他有这样的父亲,就必须学会以后去面对!”男人用力声音在对她说道,语气从刚才的严厉已经转变为了柔和。

“好!”

成穆熙把刀璃的父亲背进了驾驶室内,沛黎看着他直接松手把刀璃的父亲扔到了地上,看着自然的滑落在地上的人,沛黎无语,这个那人还是真够了!就不能温柔点,毕竟第三都是玻璃碎片啊!

安排完了所有事之后,他们两人一起下了船。沛黎站在岸边一脸迷茫地看着成穆熙,漂亮的杏眼,透着疑问。

成穆熙来到她身边向她说道:“先用你的异能试试,可不可以推动船里的操作杆!”

“好!我先试试!”

听到她的话,沛黎睁眼,用异能看向驾驶舱!尝试着推了推船的启动杆!发现可以推动后,沛黎向着身边的男人点了点头。

看到她向他点头,成穆熙来到了她身边,一只手直接放到了她的头上对她说道:“我虽然可以不用接触到你,就可以进入你的思想中,但是那样相对的只能和你对话,不能看到你脑中的画!所以只有这么做我才能知道你怎么操作的!”

“恩!来吧!不用解释,我明白!”

两人说完,直接开始专心的相互沛黎起来,成穆熙手上发出了淡黄色的光晕的精神力在进入沛黎的脑中后,看到的她眼中的景象,直接按着步骤命令她怎么开船。

这算是他们的异能的第一次配合,虽然在三年前都知道彼此有异能,但是两人却有默契一般在相处的时候都没有提起。沛黎不问,而他也是不问。

不过这次看来,他基本上是猜测到自己的异能都是有什么了,其实她并没有在他面前隐藏过,赌石应该会发现她有透视的能力,那移动东西的能力是哪里发现的呢?难道的是在三年前那次营救梦佳和自己时候?

沛黎在脑中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听到成穆熙在他的脑海里对他说道:“在你父亲绑架的时候!你是把绑匪的子弹都移走的吧!事后有人和我回报!我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可!”

“这么早?”

“嗯!就这么早!别乱想其他的!按照我告诉你的步骤进行!”成穆熙在她的闹钟对她说道。

听到他的话,沛黎点头开始聚精会神地按着他的指示在开着船。事实证明之前是她想多了,按照他的只是自己开船的效果,可要比预期地好很多。

算是已经破碎成这样的货船在湄公河上行驶的时候,它的行进速度并不比其它的货船慢!成穆熙在脑中和她开玩笑道,如果下回在她的脑中教她操作,那效率一定高。

只是沛黎没有想到他这个,近乎于开玩笑的想法,竟然会应验在以后的很多事情上。

沛黎驾驶着船只,一路顺着湄公河往下行驶。此刻华清号的油门已经被她开到了最大,货船虽然船舱四周有破碎,但是动力系统玩好。只见湄公河的河面上一个可以形容成千疮百孔的货船在用着诡异的速度飞快的前进着……

在行驶了10分钟左右,终于看到了华国和m国的交接的华国边防水域的哨口。哨口的来往船只很多,成穆熙示意沛黎把船停在不远处之后。

在他的脑中向她指示直接按动船厂内的喇叭。喇叭的声音是有节奏的按,正好是国际上通用的救援的节奏。果不其然沛黎按完喇叭之后,在边防哨口执勤的官兵都纷纷向着这艘船赶了过啦。

沛黎通过自己的异能看到了他们在上船后的吃惊,当进入驾驶室内,看到已经在控制杆边上昏迷的刀璃父亲的时候,一个官兵上前查看了下他还有气息之后,直接打了120的急救电话。

看到这里,沛黎就收回了异能,之后的事情要是没有错基本就会按照成穆熙说的那样进行了!其实在侧面来说他们这次算是救了刀璃的父亲,毕竟贩毒在华国是大罪,没有什么可以开脱的借口,这个东西就是不应该去接触的。

看到沛黎脑中的镜像,成穆熙也稍稍送了松了口气。船交给了军方是最好的办法,无论背后是谁在操作,一旦交给了军方,就必须要按照流程去办,那么就会省去很多麻烦!这个事件的调查必定会有人去跟进。

不过他倒是好奇了是哪放势力的人这么大胆竟然动用了这些东西。要知道毒品一旦查出那么他们根本就没翻转的机会了。

这边见一切事情都已经办好沛黎,并不知道就在刚才自己的身边的男人已经想了这么多事情。她把已经收回后,突然想到了,在之前向船内开抢的m国的军队,自己明明记得成穆熙把船启动后,他们是继续追了一段距离的,怎么到后边就没有动静了?

想到这儿她疑惑向身旁的他问道:“m国那些向我们开抢的人怎么没有追上来?”

“你想让他们追过来?”

“怎么可能?我就是纳闷,毕竟他们在之前对着船舱开火的时候,火力那么猛,怎么会突然就妨碍其了!”

“他们肯定追不过来的!因为我们这边的人比他们的火力更猛……”

“嗯?”

我会开船的分割线

就在成穆熙开足马力启动华清号之后,m国的塔斯上校和他的属下起初是呆愣了几秒的,但是随即他意识到一旦船只逃离了自己能够控制的范围,那么上级交给自己的计划就要失败了,而这次失败很可能影响自己的未来在军中的发展。

于是他反应过来之后,立刻让身边的手下启动快艇向华清号使出的方向追去,并用m国的语言明令他们开足火力……

在他们身边的飓风看到塔斯上校的手下继续啊向着远去的华清号射击,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

眼看着他们在自己的眼前准备逃脱去追已经驶离的华清号,飓风立即下令在场的所有人对着军用快艇实行攻击。

如果打到人也不用顾忌其他,毕竟只要华清号落入自己这边,那么所有的一切矛头都会指向他们。

就这样,m过的的两艘军用快艇上的士兵,还来不急反应,就被身后,响起的枪声,弄的背后发毛,他们其中结果人回头,就看到华国的军人正在快艇上对这个他们开枪。

船上的塔斯上校,见到这个情况,立刻停止了向远处已经行驶得越来越远的的华清号开枪的命令,对着手下发出了向飓风他们攻击的命令。

只是这个命令已下达,他就发现自己的所在的军用快艇,被从船下爆炸的鱼雷击中,两艘快艇在河面上发出了一身巨响,直接从底部漏了无数个大洞,河水从洞口倒灌进来。由于洞口太对,人力根部无法完成。

就见这两艘m过的快艇已飞快地速度向下沉去。见到这个情况,塔斯上校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了。

在别人家的国土上,枪击这这个国家的船只,还企图和他们的军队对峙,这无疑都是在自寻死路。

想到自己的上司命令他多少有点可惜,但是现在他也别无他发,刚才在自己军用快艇下爆炸的鱼雷可是威力最小的,那艘后边出现的军舰上还有更高级的武器,自己去硬碰硬无疑是愚蠢至极。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现在保住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想到这里他直接对飓风他们所在的方向做出了投降的姿势。飓风见到他们的姿势就知道,自己的主要任务完成了,剩下的一切就要看成穆熙的了。

当军舰行驶到塔斯上校的边上的时候,飓风对着他狡黠的一笑说道:“既然上校,请求我们帮助,那是不是也应该给点诚意呢?”

塔斯上校听到他这话,气得咬牙。明明是他们破坏再先,现在确是一副他们求他,他好心施舍的样子,果然华国的人都是狡猾。

“你想怎么样?”他说着不算流利的华国语言问道。

听到了他问出了自己想听到的话“很简单问了,显示出你的诚意,你们需要上交你们的手里的武器,还有一切地通讯器材!”

听到他这么说,已经走投无路的塔斯上校,咬咬牙对他说道:“你飓风中校,你们别再欺人太甚了!”

“我这儿,哪里欺人太甚了!您到我们华国境内,携带枪支并向着华国国籍的货轮开船,难道还要让我们在一旁给你摇旗助威吗?”

“你……我是接到上级的命令,说有人举报华清号的上船有人携带了毒品,准备秘密运送到m国去!”

听到他额狡辩之词,飓风冷笑地对她问道:“是吗?那你们就问也不问对着整个船体进行开枪?”

“我们开始试图进行了阻拦,但是他们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依旧向前开着!所有我就只好命令手下名枪示意了!”

听到他说道这里,飓风终于忍不住了笑了,对着他说道:“塔斯我和你在边境接触也有几次了,没想到你还有把黑的说成白的,这样的本事,不是我笑你,你是把我们这些在边境上混饭吃的军人当成白痴吗?”

“我说的就是事实!”

“嗬!你所谓的名枪示意就是对船体的扫射!塔斯我发现你是脑子不好使了!”

“你……”

“你可以把这些供词留到回华国的军部去出,看看大家是不是和你一样的判定!”

“飓风你无权逮捕我,你必须要出示m国的逮捕令!”塔斯听到他说的话之后,有点歇斯底里地说道。

“你已经违反了国际法,无需逮捕令了!”他说完示意跟上来的手下上前逮捕了塔斯上校,至于塔斯上校的手下,他们则上都选择了上交武器。

一切都进行完毕之后,飓风和快艇上的所有人,直接调转了船头回去复命了!

除了被捕塔斯此时最心焦的应该就是在玉都饭店内的兰靖了,刚才从视频监控黑屏开始他就已经知道了事情已经向他没有预计的方向发展了。

当他接到在河岸边时观察局势的手下汇报说,华清号已经被不知从哪里的上去的,开走了。他就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原定他是准备要塔斯把船上的人射杀之后,拿走毒品。直接制作成一个歹毒抢劫额现场的,现在看这个不可能达到外,塔斯也可能已经被捕了!

想到这里他的内心越来越不安,只希望现在华清号能够沉船,这样里边的的毒品就可以永远不被发现了!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确是残酷的。当下午5时,他接到隐秘在玉都边防官兵的内线汇报的我时候,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华清号的内只有一个傣族人存活,并且他醒来之后一口咬定是m*方无缘无故开枪。

m国的军方塔斯上校则是一口咬定,接到了在m人的人汇报说,在华清号有毒品正在交易,所以他才带着部队来的。可问题就在于,m国的军队为什么事先没有通知m国就入境了,并且不问缘由就武断地想着本国船只开枪,所以事情一边倒地倒向了傣族人。

兰靖听后直接一脸的阴郁,把总统套房的精致茶具全都打翻之后,他准备让人连线m国的杰迪上将,可以对方的通话一直处在在线阶段,实在没有办法他就让手下迅速地买了飞往j市的飞机,事到如今也只能找自己的爷爷想办法了。

只是他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件事因为媒体的一次意外地介入报道,使得这件事在之后的几天之后迅速地发酵了。甚至华国好多地方都在m过的领事馆门前举行了抗议。

抗议的标语大多数是说m国的军人无视估计国际法,无视华国的领土主权,在华国境内造成了华国三名群众两死一伤。因为这件事一时之间m国的军方,饱受各方的质疑,m国的总统更是下令严查此事,还民众一个交代。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此时此刻这件事情转折的主要造成者,沛黎和成穆熙两人正在华国和m国交接的热带雨林中前进。

还好时间已经是午后了,阳光的照射不是很足,所以热带雨林中并不是很闷热。沛黎跟在成穆熙的身后前行着。

走在她之前的成穆熙,利落地用手里的军用匕首砍着周围的茂密的树枝,硬是给他们两人开出了一条路来。

沛黎跟在她后边,并没有错出声,这里已经是在国界附近,可以说是最乱的地方,现在她能做的只有保持警惕,跟上身前的人。

只不过中午吃的东西不多,加上整个家务神经一直紧绷,她又大量的消耗了异能!不争气的肚子,现在直接对着她唱起了空城计!

“咕噜!咕噜!”

走在前面的成穆熙,听到了这个声音,停下了向前走的脚步,回头对她问道:“饿了?”

原本沛黎还想说不饿,可是肚子在这个时候又不争气地回答了他的问话,此刻从沛黎的肚子里传来了两声更大的咕噜声!

见已经无法掩饰,沛黎只好脸红地冲他点头。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订阅!不知道大家喜欢这样的剧情不!每天都来不及想很多!我按能力加字!大家不要抛弃我!

今天沈阳很热,出门的妹子上班的妹子记得带伞啊!

我要去吃午饭了!今天更新奉上!要是早上9点多没有就是12点更,大家不要担心!有时候前一天晚上会想得比较多!

好了不多说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