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94.欢迎回来,熙!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94.欢迎回来,熙!

J市,中部军区的一栋红色的办公大楼内。成穆熙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听着电话。这间屋子完全是按照军衔的大小去分配的!正南的房间,采光很好!大大的窗户可以轻易的看到楼下操场上训练的官兵。

屋内摆设就很简单了,一套黑色的皮质沙发,中间还有一个黑色茶几在茶几上整齐的摆放着被子、在他所坐的大的办公室的桌子边上竖着一个大的实木书架,书架内除了有常规的书籍在,还有一些各国武器的相关杂志,部队内部发放的资料。

此时的成穆熙坐在办公室的皮质办公椅上,听到电话中少女的声音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眼神变得有些深邃!原来即使他告诉了她三年前离开的原因,她依旧还是没有安全感!

听着她小心试探的话,男人的手拴紧了手中的电话对她说道:“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以后你要是想问就问我?如果不是机密事件我都会告诉你的!”他的声音带着维护和心疼。

此时在电话这端的成穆熙在心中自我反省着,自己是不是让她太没有安全感了呢?看来他应该让她多接触一些他的世界了!毕竟想和他在一起,以后就要面对很多很多事情。

“好!”电话中沛黎听到他的话,点点头!嘴角轻轻上翘!果然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女人适当还是要弱势一点,才会得到同情!自己要的就是这句话。

想到刚才成穆熙在电话中替她不平,她在心里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她就要这个效果。不过她心里确实想去了解他的世界。

就在这时沛黎又从电话中听到他的声音:“其实一会做的也不是什么大事,本来是不想让你来的,既然你想知道那你就先收拾下,我一会儿到你楼下接你!记得穿黑色的衣服!”成穆熙在电话中嘱咐道。

“嗯?黑色的衣服?”沛黎不解地再次向他确认道。

“对!”成成穆熙肯定地回答道,他的视线停在桌面上的两个档案上。

黑色裙子的分割点

一个小时之后,当成穆熙出现在她的公寓楼下的时候,沛黎正步出公寓的脚步一顿。

虽然在三年前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军人身份,不过那个时候他穿军装都是军绿色迷彩服,并且当时的自己对他是抗拒的,根本没时间来得及欣赏他穿军装的样子。

眼前的男人,站在自己公寓的楼下,一身正统华国的军装,显得英气逼人,不同于他在便装时的随性,穿军装时候的他自带一股庄严和威武。

成穆熙站在军绿色的大型吉普车外,一身棕绿色的正统陆军军服,大檐帽被他摘下,拿在手里。在他身边走过的行人看到他的一身军装,还有他那由内到外散发的威严气质都纷纷向他侧目。

沛黎站在公寓门口看着这样的他,嘴角上扬!那边的成穆熙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看向她的方向眼神温柔对她点头

沛黎身穿一件黑色的蕾丝钩花连衣裙,裙子是收腰设计,轻松地勾勒出少女玲珑的腰身,腰部以下是宽松的设计,既能方便行动,又不显得过于拘谨。

见到她从公寓门口出来成穆熙向她伸出手,见到他伸出手,沛黎走上前把手放在他宽大的手掌里,对他说道:“我准备好了,走吧!”

“嗯!”听到她的话男人对他点点头。

就在他转身准备开门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她疑惑的声音:“咦?成穆熙你升职了?嗯……两条金色细杠和三枚星徽,这是上校的军衔。”

“你认识?”

“废话!这些我还是知道的!不过我好像记得你三年前是上尉的军衔啊!你这升的好快!”

“还可以,主要是这三年来出的任务还有直接立的军功比较大!”成穆熙对军衔这些并不是很在意,在他来看这些只是证明自己能力的附属品,并没有其他意义。有时候这些东西根本就换不回队友的生命。

沛黎听出了他话中的的意思,带着担心地问道:“你这三年……?”

成穆熙打断了她说的话“还好!先上车吧!应该马上就要开始了!”

“嗯?”

军用吉普车,行驶在J市的公路上。J市是华国的首都,被称为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十大城市之一,这里历史悠悠,位于J市中心的龙华宫更是被誉为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迹,这里有着华国3000年的悠久历史,是六朝古都。而现在这个城市正在融合着现代科技飞速地发展。

科技的飞速发展就带动了人们交通工具的变革,汽车走进千家万户的生活,同样因为它的加入也造就了拥堵的J城市交通。还好此时不是下班的高峰期,所以他们这一个路还算是顺利。

在车上沛黎并没有问起一会要去哪里,只是在一边安静地看着车窗外飞车而过的风景,偶尔转下头看一眼身边的男人。两人一路上并没有说话,沛黎总感觉今天自己身边的男人情绪不太对,所以就没有张口去问。

他们离开了在市郊的大学城,车在三环上行驶了一会在一个岔路口下了三环,下桥只往前行驶了有20多分钟,直接到了J市某个空军基地。

进门之后他们并没有着急下车,而是继续往里开进去,不过进到里面之后车子已经放慢了速度。沛黎侧头看了一眼后视镜,看到了他们进来之后,大门口也陆续地开进了很多挂有部队特殊牌子的车辆。

车子继续前行,到达了基地中心的军用飞机场处。沛黎从车窗外向远处发现在这里貌似要进行某一个仪式,远处是一架巨型的军用运输机,在它的边上摆放着一个长桌案,桌案上铺着一块黑色的布。在长桌案的附近站着不少的军官。

沛黎往桌面上布眼里一看,用异能看清楚,发现桌案上放着的那些花朵都是祭祀用菊花,而在桌子上摆着两人的遗像。看到遗像傻子都自知道这是一个葬礼!这两人都是谁呢?

成穆熙这时候已经找了一个位置停好了车,他把安全带解开,有探过身体帮着身边的沛黎解开安全带。沛黎看着帮着自己弄安全带的男人向他问道:“这是一个葬礼对吧!成穆熙?”

“恩!”成穆熙听到她的问话点了点头

“那他们是?”她刚才大概看了下遗像中的人,他们年龄都不算大!可是自己这几天听新闻并没有报道过有军人死亡啊!而且现在全球都处在和平年代啊!虽然局部有战争但是已经距离他们很远了。所以这更让她不解了。

听到她的问话,成穆熙看了远处那个已经布置好的灵台,对她说道:“他们两人曾经是我的伙伴、并肩做战的战友!”

听到他这么说,她连忙说道:“抱歉!我不知道,我提起了你的伤心事了……”沛黎说完轻轻地伸出双手,侧身搂主他的脖颈说道。

感受到身边女孩的意思,成穆熙一直手搭在她的腰上,另外一只手搭在她的后背拍了拍对她说道:“不用担心!现在已经没有事了!”

听到男人的声音,沛黎点头。两人整理好了情绪,打开车门下了车。

此时的J市的军用机场上庄严肃穆,一位位华国的军官列队整齐地等待着一侧,迎接远方的的烈士归国。因为他们的身上的任务特殊,所以不能在全国公布他们的逝去,甚至对他们的家人也要进行保密。

沛黎此时站在队伍的最后面,看到从运输机舱内走出了两名军官,他们手里抱着两个巨大的骨灰盒,在骨灰盒上蒙着的是华国的国旗。看着一位位军官上前向两人的骨灰行礼,沛黎心里突然有点堵,难道这就是成穆熙说不出来的原因吗?那份无法用语言说出来的责任。

她跟在一位位军官的身后,和在她附近的华国好U国领事馆的人一起向两人行了礼。这个葬礼可以称得上是简短的,但是却也是正常的,在场的军官最大的军衔已经是上将级别了,这已经给他们很高的尊重了。军人的葬礼不需要哭泣,只要安详就够了!

沛黎就在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些军官的,心里生出了无限的感慨!自己前世今生是第一次真实体会这样的事情!以前自己只有在电视看过这个场景,根本没有真实的体会过!她一直认为,什么牺牲啊,什么祖国啊!距离她过于遥远,因为她重生回来一直想的就是把自己的家庭和周围的人安排好!

沛黎倒是不认为自己以前的想法是错的,因为她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只是现在看到眼前这一幕感慨颇多。有人顾小家就要有人放弃小家顾大家。

她抬起头看了下头上的蔚蓝的天空,重生回来似乎遇到的事情越多,她的感慨也更多了!

这个葬礼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这样的事情作为那些人没有时间纠结很久。他们要做的是自己的本职工作!

葬礼结束后,人就陆陆续续离开了。沛黎看到远处的成穆熙正跟一个老人在说着什么,老人同样一身绿色的军装,但是他的肩章上却有着一个麦穗三个星徽,原来他竟然是一位上将。

沛黎并没有上去,因为这个时候他并没有接到成穆熙的眼神示意,所以只是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他们。

在不远处和成穆熙说话的老人,看着自己的外孙今天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过来,他还是充满好奇的,也是在所有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拉住了成穆熙拍着他的肩膀向他问道:“小子不错!这么快就找到女朋友了!”

“嗯!”成穆熙听完他的话点头。

老人很意外听到他这么肯定地回答,于是向他接着问道:“啊!真的是?你确定了?”

“嗯

!应该确定了!”成穆熙看了一眼远处望着天空的沛黎说道。他是大概确定了,但是他觉得让她长大一点在接触更好,因为自己的背后有太多复杂的信息。需要有强大的内心,不过刚才看到她表现,似乎比自己预测的好太多了。

听到成穆的肯定的回答,老人接着担心的问道,他也怕自己会让人记恨的“你家老爷子也同意吗?”

“您看看她的左手!”成穆熙带着神秘的口吻对眼前的老人说道。

老人听到他的话,视线向站在远处的沛黎看,发现那白玉般的纤细手臂上有一只晶莹色泽饱满的福禄寿三彩翡翠玉镯子,这个玉镯他从没有见过,但是他曾经听说成家有这么一个东西。既然这个女孩有这个东西,那就证明她是经过他们认可的。

“你小子!既然这样,挑个时间把她带来家里吧!”老人看着他说道。

“嗯!好!”

“好了!赶紧走吧!还有最近马上要军训了!你注意点这帮学生的安全!”老人走前还对他嘱咐道。

“是!”

两人又说了一阵,老人就先行离开了!这边在一旁的无聊的沛黎见成穆熙回来。向他走过去问道:“你都处理完了?”

“嗯!处理完了!”成穆熙扶住她奔过来的脚步,对她说道。

“嗯!走吧!”

两人上车之后,成穆熙发动了汽车,车子就行驶出了J市这个空军训练基地,因为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所以现在车都陆续的上来了,不过正因为这样他们两人已经在这堵车耗着,龟速前进着。

沛黎看着前边行驶的车辆和拥堵的交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知道J市堵但是没想到这么夸张。

“哎!这什么时候能出去啊?”沛黎在车内无聊的问道,车窗外车辆的队伍排的很远,看的人不由得心情浮躁。

听到她的话坐在她身边的成穆熙一本正经地说道:“估计还要等一会?”

“……好吧!对了,刚才那两人是……”沛黎想起刚才让自己联想很多的葬礼,问他道。

“他们原本是跟我一起去U国西点军校的朋友!也是几次任务出生入死的伙伴!”

“哦!那他们怎么会……”

没有让沛黎问完,成穆熙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看着车窗外说道:“原本那次任务我也是要去的,但是我临时接到了回国的通知,所以没有和他们一起执行任务!”

听到他说完沛黎接着道:“所以就出这事了?你们的任务是什么啊?”

沛黎并没有等来成穆熙的解释,而只是听到了四个字:“是去Y国!”

听到这四个字,她什么都没有往下问,因为他说的那个国家,是现在少数几个战乱的国家之一。在Y国有还有一个被称为是毒品之都的边境城市,总之这些都不是她所能接触到的!

这边沛黎在脑海中飞速的想着,这边又听到成穆熙继续地说道:“我刚刚回国的那天原本是有三天假期的

。不过在刚回来的那天晚上从缘味斋出来以后我就接到了他们出事的通知!所以当天晚上再次飞回了U国!”

听到成穆熙说到这里的沛黎,已经明白了他在向她解释为什么在缘味斋见到他,但是之后那几天却没有来找她的事情,她听完后点点头说道:“你……谢谢!我明白了!”

她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男人,这个男人和她相处的时候都是一副淡定自若,应付自如的样子!她也是第一次看到他也有情绪低落的时候,想到刚才他跟自己的解释,她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那你应该就是皇朝宴会的时候回来的吧!”

听到她的问话,成穆熙发动起车子跟着前边的车子往前开了一会,继续说道:“是的!那天下午刚刚回国!只有少数人知道我又再一次返回了U国!其实我回国的消息并不是保密的。所以萧家知道并不是什么稀奇的!”

“嗯!”沛黎听到他的解释点点头,突然她冲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微笑对他说道:“不过无论怎么样!还好你平安回来了!一直没有和你说这句话:‘欢迎归来,成穆熙!’”

成穆熙侧头幽深地眼眸中闪过一丝别样的情绪,他看了下在自己身边扬起甜美微笑的女孩,侧身低头,凑近她的脸颊对她说道:“叫我熙!”

一时之间车内的气氛变得甜美温馨,冲淡了刚刚那股淡淡的伤感和沉痛。

我是堵车的分割线

当两人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将近傍晚了。原本沛黎是想直接不弄了,两人一起去外边吃就好了!不过奈何这个男人非要让她自己做,还说什么安慰下他受伤的心灵!鬼才信他的话呢!他就是要折腾她!

回到了公寓开了门,沛黎看着自己身边的男人,熟练是用钥匙打开自己家公寓的门,一双杏眼睁得老大,指着他手里的那把钥匙说道:“你还没有把我家里的备用钥匙还给物业啊!不对啊,我记得那天是我还回去的!”

看到身边女孩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成穆熙轻笑道:“你忘记我以前的老本行是做什么的了?”

“你不就是特种兵吗?等等!啊!你该不会有什么万能钥匙吧!”沛黎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

“哎呦!”突然脑么被弹了下,沛黎有点哀怨地看着自己眼前的罪魁祸首,眼中满是控诉。

“你想什么呢!哪有什么万能钥匙,我只是用这个,把你家钥匙的模型记住了而已。”成穆熙说完拿出了一个类似软石膏的东西,只要轻轻一按就会在上边留下相应的磨具。

沛黎看着他拿出来的东西说道:“你还有这个……只要这个记录下来钥匙的样子,回去找人照做就可以了!”

“没错!别在这杵着!赶紧进来!”

“……”这到底是谁的家啊!

两人进屋后,成穆熙很自然地就坐到了沙发上,打开电视,一切都仿佛像是自己家的样子,不过这个男人,怎么一进来就脱衣服啊!只见他很利落地脱下身上的军装,叠整齐的放到一旁的柜子上。模样严肃而又恭敬。

接着她就神奇看到男人很自然地进到了她的房间,在她平时放备用床铺的白色衣柜里拿出了一套家居服。整个过程沛黎都呆愣在原地,开始是因为看男人叠军装专注的样子而呆愣,之后则是看到他直接进屋拿衣服而呆愣

沛黎看着他从自己的卧室出来,指着他身上的衣服说道:“你……我家怎么会有你的衣服!?”

“我找人过来放的!”成穆熙看她一脸震惊的样子,对她露出了一个迷死人的微笑。

“别色诱我!”沛黎说着拔开走到他身前的男人,无视尽在眼前的美色,直接跑到了自己的卧室,快速地打开刚才他取衣服的衣柜的门。

打开立柜的门,映入她眼帘的是一排整齐的男人的衣服:有西装、衬衫、家居服。而在衣柜的底下,原本放的被子早已经不知去向,而替代它们的是一叠叠已经归类好的贴身衣物,看到整齐的男士内衣叠落在一起,沛黎小脸爆红地对着客厅的男人喊道:“成穆熙,你这是私闯民宅!”

门外已经预估到事态发展的男人,耳朵有点红,他摸了摸鼻子对她说道:“刚回来!部队分的房子没有下来!先在你这边将就下!”

听到他这无赖地话,沛黎果断地回绝道:“不行!晚上不能住我家!”开玩笑,要是梦佳和玉杰回来,这就更热闹了,想想两人质问的眼神,她就头疼!这事情发展有点快啊!

听到沛黎的话,成穆熙配合地点点头,一副无害的表情对她说道:“嗯!晚上不会住你这儿!就是把行李放你这儿!”

“……”听到他的话,沛黎已经无语了!这有区别吗?这就是要长期霸占自己的衣柜了!她原本还想继续说这事,就被进到房间的男人,用他那宽厚的手掌拉了带出了卧室。

“什么时候吃饭啊!下午到到现在一直就没有吃东西?”成穆熙一边拉着沛黎从卧室出来,一边装可怜!

听到他的话,沛黎白了他一眼,说道:“给我饿着!你不是特种兵吗?”虽然她嘴上是这么说,不过她还是转身去了卧室换了家居服去了厨房,在路过大厅的时候,她还对男人威胁到:“房子下来,那些东西速度给我搬走!”

听到她的威胁,成穆熙态度良好地应声说:“嗯!好!”不过他心里确是在想,都进来了,再拿出去才是自己的脑袋有问题呢。

沛黎在厨房内系着手里的围墙,看了看厨房内挂着的钟,现在已经晚上六点了看来不能做太复杂的饭了,自己的海鲜必须要今天吃掉要不就坏了!看看自己放在盆子里螃蟹都还活着,沛黎给它们换了一次水,让它们继续吐着沙子,自己则在另一边整理蔬菜。

她把青椒放在水池内洗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在里边的河蚌,想到之前自己已经看到的那些东西,于是在厨房内,对着在客厅的成穆熙喊道:“熙!你来一下,我刚想起来,今天我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此时的成穆熙正在看着电话,听到厨房内她的叫喊起身向厨房内走去。

厨房内沛黎正给蒸锅内注好水,然后娴熟地把一只只的螃蟹摆进锅里!成穆熙看着她忙碌的样子,心情异常的好,于是对她问道:“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听到他的话沛黎摇摇头,指着水池内的东西说道:“我这边不用!你看看那些河蚌!这里边有东西……”

------题外话------

不知道今天单位来电不先更新,一会补上题外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