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77、酱牛肉你吃不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77、酱牛肉你吃不吃

<="">

寒假的脚步已经悄悄来临。沛黎因为玉杰在烤肉店内一时兴起地提议而让她在这个假期异常地忙碌。现在她除了隔一天去画室上课,每周日要去孙教授家学习玉石鉴定外,梦佳和玉杰又给她找了一个新活,让她监督已经选好位置的玉石店的店面装修。

至于为什么这样安排,原因很简单。她们三人只有她一人学美术的就她懂设计啊!沛黎听道她们给自己的理由特无语,自己现在才是高中生怎么可能会设计!设计可都是大学时候才学的吧!

不过她倒是不反对她们这么安排,毕竟开一家玉石店,前期就要做一些准备。首先必须要先统一装修风格、还要找人做一套完整的视觉识别系统,也就是我们平时常说的(vis)。

“玉石缘”的整个视觉识别系统的设计,沛黎最后找了孙教授,让他帮忙介绍了一个在国际上比较知名地团队进行设计。

店铺的核心理念有两点“玉石”和“缘”。整个店铺风格古朴大气中蕴藏着一丝活力,不会让你觉得店铺因为是古风装修而显得气死沉沉,而是让古韵地装修里多出一丝朝气。

店铺的整体风格以古朴地咖啡色为主色调,这种颜色主要用在木制镂空和柜台上,在咖啡色之后沛黎又选定了白色,因为白色可以起到让店铺有更加明亮,还可以增加店铺的视觉空间。至于店铺标志的颜色沛黎她们三人经过商议决定用最经典的金色。

确定了大致的主色调之后,沛黎三人就和设计师们讨论起店铺装修地细节了。整个的店铺摆放和布局,沛黎让设计师参考了一下玉杰的意见,毕竟她家可是实打实在开金店。

因为店铺的位置是位于步行街上的一个室外二层的门市,所以无一例外地选择一楼做销售区二楼则分成工休息区、vip精品、还有玉石加工区这三个区域。

那边装修在按步就班地进行着,另一边梦佳让父亲找人帮忙,帮着她们弄各种开店的手续。听说自己的女儿要开玉石店,梦爸爸还是很支持的!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以后一事无成,要是她有心,提早接触社会他是非常赞同并且愿意帮助地。

因为三人过年都已经是十六岁了,拿到了身份证,所以开店手续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繁琐,又因为国税、地税、工商和质量检测等机关的人跟梦爸爸很熟悉,所以一切手续办理的异常顺利。当沛黎看到梦佳齐刷刷地拿出所有开店的许可证时,也不由感叹还是有熟人办事快啊。

这样准备工作都按预期地继续,沛黎在设计团队确定好店铺的标识后。她自己则拿出了,上次在翡翠交易市场还没有来得及解开的那个最小的赌石,去找了孙教授。

当孙教授看到她拿出来的赌石,有点吃惊,上次听到成穆熙说那套红色翡翠是从沛黎手里买过来的,他还并不太信,这次看她的表情似乎已经确定这块不大的赌石内有着翡翠。不过还是没有向她问任何问题,直接带着沛黎一起上了楼顶的工作室。

教授小心把赌石解开,就露出了里边偶拳头大小的冰种无色翡翠。看到解出来的翡翠,教授在对她说道:“你运气真不错!这个翡翠种水很好,稳赚啊!怎么样你卖不?”

“呃!教授!该不会每一个到你这儿来解石的人,你都会这么问吧?”

教授听到她的话气呼呼地说道:“怎么可能?我家也不是卖原料的地方,怎么可能有很多人来我家解石!要不是我看你这翡翠很不错,我才不会收呢!”

沛黎看着自己教授这么模样,轻笑了两声对着他说道:“呵呵!这样啊!那这次教授您可能要失望了!这个翡翠我是不卖的!我想请您帮我做三样东西!”

听到她的话教授来的兴趣想她问道:“哦!说说看你想做什么?”

沛黎组织了下语言对教授道:“恩……形状我还没有想好!但是这三件东西和在一起是一个整体,分开呢就各自是一个独立的饰品!”

“哦!这个想法很好!你还想到怎么设计了吗?”孙教授对沛黎问道。

沛黎听到教授的问话,想了一下补充说道:“我不希望这三件东西做出来很容易打碎,所以希望在它们的身上做一些特别的设计。”

“恩!你的要求我知道了!不过要达到你这两个要求,可能要破坏整个翡翠的完整度了!”孙教授带着有点可惜的语气说道。

“没关系!那就麻烦教授了!做出来的这三件东西我本来就是要分给三个人的!我觉得它们以后的价值,要远远超过它是完整的价值!”沛黎有自信地对着教授说道。

孙教授看沛黎很是坚持,也不在劝说她,直接对她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不再劝你了!我这几天先给你看下样图!你要是觉得可以我就开始着手去做了!”

沛黎听到他的话对他感谢地说道:“好的!谢谢您了!”

她当然知道孙教授刚才是可惜这块完整的翡翠,毕竟不破坏翡翠的完整度,是所有玉石雕刻都想做到的事情。

玉石这东西很神奇你说它有灵性,可是它是个死物,你说它没有灵性,往往听到那种佩戴之后,翡翠就莫名其妙碎裂的事情。

所以在雕刻界的很多人都认为翡翠是有玉心的,而保留下来玉心的翡翠就不会坏掉。当然这个想法只是某些人的猜测,并没有得到相应的证实。跟教授探讨了一会,沛黎就离开他家回到自己家里。

假期的这些日子,沛黎一边在研究店铺装修,一边还跟着孙教授学习到了更多鉴定的知识,现在她接触的玉石已经不限制在翡翠的范围,和田玉、蓝田玉、玛瑙已经都开始涉及了。除了这些,她一有时间还要找贺良超询问他那边的进展。总而言之她的这个假期过得无比充实和富有成效的。

不过老天爷不可能让你一直忙下去,往往寒假的来临也意味着华国一年一度最盛大的节日春节的临近。

画室的放假是要在春节的前一周,不过珠宝店铺的主装修基本完成,就差春节假期回来进行整个店铺地全部软装了。

在春节到来的前半个月里,沛黎家开的工厂就已经放假了,周爸和周妈还有工厂的几位负责人,把工厂内后续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回到了室内的家里。

而忙碌的沛黎,也因为春节的来临,难得有了一段时间较长的假期。不过沛黎在家的这几天并没有太闲,虽然不用出家门,但却把自己关在屋里写着超级搜索新一年的年度计划,还有玉杰给她的烤肉店的近两个月来的所有账目。

而这几天在家的周爸周妈也没有闲着,他们则是一心扑在了采购年货还有准备美食上,周妈更是做了她的拿手好菜酱牛肉。

酱牛肉虽然是北方比较传统的菜色,但是牛肉的选材是非常考究。最好选择牛腱子肉为最佳。牛肉在买回来之后,要用清水浸泡反复浸泡6小时以上。

然后在第二天把已经浸泡干净的牛肉,放到锅里进行第一次烹煮。期间放上酱油、桂皮、花椒、辣椒等佐料进行第一次烹煮,其目的是让牛肉煮熟并且第一次吃进调料。

之后要连同没有煮干的汤水一起把牛肉闷在锅里一夜,在第一次烹煮的时候要用筷子反复扎牛肉让它充分吸收汤汁!

第二天再放入调料再次进行慢煮。期间可以按照自己口味放入生抽、白糖、干辣椒,小火慢煮直到锅内的汤汁全部收干。

这时酱好的牛肉并不是最佳食用时机,应该再放入冰箱一天,让其肉质充分紧缩,再拿出来时才是吃酱牛肉最佳的食用时机。

冬日的午后沛黎还在午睡,她是被厨房中阵阵的肉香给熏醒的,吸了吸鼻子,竟然是自己最爱吃的酱牛肉,于是她飞快地下了床跑进了厨房。

厨房内周母,正准备把酱好的牛肉放入盆中准备放进冰箱里。沛黎见她的动作,急忙上前阻止。

“妈妈!你先别放啊!我还没有尝呢!”

周母宠溺地多看着自家宝贝说道:“你这小馋猫,晚上就给你吃,你还等不急!”

“人家才不是呢!谁让妈妈做的那么好吃!”沛黎说完边接过母亲递过来的做好的酱牛肉放到了嘴里。

此时酱牛肉虽然没有从冰箱内拿出来那种,弹力十足的嚼劲和紧致的肉质,但因为刚刚出锅,却是酱料味十足,肉质松软滑嫩异常。

沛黎吃完对母亲满足地说道:“妈妈干脆你就卖酱牛肉吧!这真的太好吃了!”

“你是要累死我吗?要不是过年我都不会做的,做一次我都要累死了!”周母有点抱怨道。

“嗯嗯。妈妈辛苦了!那晚饭我就帮您做,你先到沙发上休息!”

“嗯。我在这和你说会儿话,你也真是的!天天关在屋子里也不知道忙什么?”周母帮沛黎边收拾菜边抱怨。

“这是秘密,总之妈妈你就不要管了!嘻嘻!”

酱牛肉分割线

随着除夕夜一天天的临近,春节的气氛也越来越浓烈。终于在除夕夜这天晚上节日的气氛达到了*。

这天沛黎同所有华国人一样在家里一起和爸爸妈妈吃着年夜饭,看着电视,周母已经把已经调配好的饺子陷摆到了厨房里。难得下厨的周爸在一边专心致志地做着爆炒河蟹。

沛黎看到厨房里根本没有自己的地方,就在沙发上无聊地给手机里的好友发着短信。自从短信出来以后,现在每到节假日群发短信就成了大家必做的事情。

编辑好短信,点开通讯录沛黎沛黎选出自己比较不熟悉的人群发了一句:“春节快乐!恭喜发财!”

又点开自己比较好的朋友单独进行发送,她发完还给孙教授和贺良超都打了电话,向他们问好。那边周爸周妈在厨房里忙,沛黎就在外边拿着手机在忙着发短信,打电话。

正当沛黎在和玉杰发短信正起劲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来了电话,沛黎一看电话上显示的来电人是成穆熙,吓得赶紧从沙发上起来,跑进了自己房间关起了房门。

进屋坐定,沛黎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手机接听的按钮:“喂!过年好!”因为今天是除夕,正好说这句这也减轻了她的心里尴尬。

“过年好!”

成穆熙诱人地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沛黎一时不知道自己怎么去接他的话,貌似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给自己打电话,想到这里沛黎直接就问他道:“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你们部队放假了吧!”

“恩!刚才接到你的短信,觉得还是给你回个电话比较好!”

听到他的话,沛黎一下想起来,刚才自己群发短信的时候是全选的!怎么忘记把他给选出去了。沛黎想到着有点尴尬地回复到:“呵呵!不用回复的,就是一条普通的祝福!”

“哦!该不会你给每一个人都发了这个吧?”电话中男人的语气听不出情绪,但是沛黎就觉他此时很不高兴。

“也不是所有人。嗯!都是在手机里的朋友!对了,成穆熙,你吃年夜饭了吗?部队今天应该不累吧!”沛黎尽力的把事情说模糊,并且又迅速地转换了话题。

“我在宴会上,没有在部队!”

“宴会?那一定很热闹,很多人吧?”沛黎听到他说在宴会上,用羡慕地语气向他问道。

“没有那么热闹,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吃饭而已!”成穆抬手看了一眼宴会厅中正在进行的国宴,淡淡地说道。

看来你家人也很喜欢热闹的气愤啊,想到这里,沛黎有点疑惑地问道:“哇真好!每年你家有会办吗?”

“嗯!”

成穆熙很不在乎地回答,国宴应该每年都要举办吧!如果此时沛黎知道成穆熙在参加国宴,一定会跳脚,这哪里是大家在一起吃饭那么简单啊!那是国宴啊!国家领导可是都在啊!多少人一辈子做梦都进不去啊!只可惜现在她并不知道。

成穆熙听到沛黎那边电话里比较吵,向她问道:“你家里在做什么?”

“啊!刚才我妈妈刚才叫我去试菜!今天除夕啊!所以做了很多好吃的!”沛黎对成穆熙说道,她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语气在不知不觉带中带着一丝的娇憨。

听到她这么说成穆熙难得有点感兴趣地问道:“都有什么?”

“恩……爸爸在炒螃蟹、妈妈在弄凉菜。哦!我对了和你说啊!我妈妈做的酱牛肉超级好吃……”沛黎听到他的问话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

“有那么好吃?”成穆熙听着她在电话中兴奋异常的语气,脑补出她如同偷腥小猫般馋嘴地模样。

听到他的问话,沛黎骄傲地回答道:“那是当然的了!等有机会我妈妈再做给你也尝尝!真的好吃到你恨不得把舌头都给吞了!”虽然和他吹得有些夸张,但是在沛黎的心里妈妈做的酱牛肉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

“既然这样!不用有机会了!一会我派人去你家去取!”电话中成穆熙听到她无比骄傲的语气,突然想去尝一尝她嘴里不停念叨的美味。

“呃!你……不是在参加宴会吗?”沛黎有点反应不过来他的话,不确定地问道。

“我让手下一会过去取!,记得准备好哦!”男人又对她嘱咐了一次。

“……”沛黎听到他这么说,一阵无语!根本不知道怎么接下句了!

电话这边的成穆熙已经猜到了沛黎的反应,直接转换话题道:“你的伤好了吗?”

“哦!已经好了!谢谢你的药膏!还有谢谢你救我回来!”其实沛黎真的很感谢这个男人,虽然有点流氓不过却是很细心。

“恩!”成穆熙对着电话回答了一个单音。

人的皮肤是带有记忆的,这一点沛黎非常赞同!其实自己是有点在乎那个绑匪头子的抓痕的,刚醒来那会肩膀疼,自己都会回想起那时候的事情,而一想起来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在公寓的时候,成穆熙就发现了她这不自然地表情,直接把药膏给她,还细心地给她上药,当他有力的手指接触到自己敏感的脖子时,她感觉自己像触电一般。而皮肤似乎也记得了这个记忆,现在她无意间摸上自己的肩膀,也会想起他给自己上药的样子,虽然严肃但是眼神却不在是第一面见到他时的冷傲。

小药膏分割线

华国的国宴正在进行着,国家领导人,正在下边挨个和每位来宾互送着祝福。

正在这时,国宴的宴会大厅内出来一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他一身绿色的军装,肩章上是一个麦穗三个金色的五星,这个军衔可是上将级别!在整个华国也不超过五十人。

老人出来对着在一边打电话的成穆熙招手。成穆熙看到他的手势,和电话讲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成穆熙上前对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老人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没穿军装,敬什么军礼啊!再说你今天的身份也不是我手下的兵!”老人一边和蔼可亲地说着,一边示意两人去边上的沙发区坐着说话。

“是!”

成穆熙跟在老人的身后,在沙发区坐下。就听到老人一副八卦的眼神问道:“刚才在你在和谁说话?我看你心情不错!”

“一个朋友!”

“是女孩子吧!”老人继续八卦!

“外公!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成穆可不想听他八卦自己的事情,于是就向他问道。

“哎!和你外公交流下感情嘛!”老人看到他这个样子有点埋怨道。

成穆熙无视他的话,继续威胁道:“你要不说我就走了!”

“好!好!不问了!我找你是有正事!u国的西点军校今年给了华国三个推荐名额!我准备让你去!”

“西点军校?”

“是!我知道,你在特种部队期间已经拿到了h大金融管理硕士的学位,但是这次机会也是很好!那里可以学到和我们这不一样的东西,我也想让你出去锻炼下,毕竟你要坐上那个位置,多锻炼也就是多一份保障!”老人在一旁严肃地对成穆熙说着。

“时间定下来了吗?”成穆熙听到他的话,并没有往下接,而是向他问起了时间。

老人听到他的问话,对他说道:“初步定在三月初,具体时间我再通知你。正常来说他们的新生入学时间是在前一年的八月,你和其他两人属于插班生!学校那里,选择院系除了看你们自身的意愿外,还要看你们的各项身体素质!”

成穆熙听到他说完,点头表示理解,随即他又问道:“我知道了!这件事,家里那边老爷子知道吗?”

听到成穆熙这么问,老人的脸色瞬间难看,对着他抱怨道:“别和我提他,我前天打电话和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一直在和我炫耀你给他买回来的赌石,开出来翡翠是多么的好,连你妈妈也气我,说你给她送了一套红翡的首饰。”

成穆熙听到他埋怨的话,有点无奈,不过还是带着调侃地语气对他说道:“呵呵!我记得您对这些玉石并不感兴趣的。”

“哼!臭小子!那是我以前不愿意和他们计较!”老人气呼呼地说。

“是这样啊!我记得过几天在玉都的裴翠公盘要开始了,要不到时候我去给您从哪里也弄两块回来玩玩?”

“这还差不多!”老人听到他的保证,才放过成穆熙。

“对了!臭小子一会儿去你舅舅那里把带给你家的年货带回去……”

“首长!主席在那边叫您呢!”这时一个警卫员从宴会餐厅内跑出,对着老人行了一个军礼说到。

老人对他摆了摆手说道:“哦!哦!我这就过去!”之后又对成穆熙嘱咐道:“你那边尽快安排好!还有提我向你家老爷子问好!我先走了!”

“好的!外公!”

成穆熙把老人送到宴会大厅的门口之后,转身打电话给还在s市处理事情的成锋。他吩咐成锋去沛黎家里取东西,取完后直接作龙渊会的私人飞机来j市接他。

成锋接到电话,一阵无语,自己家少主这是又要干嘛?虽然他也发现近半年少主越来越有人情味了,但是很多提前安排好的事情却是常常都要变化了!就比如说今天,明明没有决定让他去j市的,他还准备一会早点休息,这一个电话就要自己飞到j市了。

此时的沛黎手里,正抓着周爸爸做的爆炒河蟹,沛黎吃的正香。当她接到了成锋已经到楼下的电话时,才反应过来成穆熙在电话里说一会过来取酱牛肉不是在开玩笑!

沛黎她快速地冲到洗手间,洗好双手,又去厨房拿了一个玻璃饭盒,让妈妈赶紧去冰箱里拿出几块酱牛肉,切好装到饭盒里!而她自己则是飞快地跑进了卧室,急忙从立柜里找出外衣,套上。

周母还没弄明白沛黎为什么这么做,就被自己女儿拉着去开冰箱。

“妈妈!帮我切几块牛肉!我朋友已经已经到楼下来取了!”沛黎跟自己的妈妈解释道。

“大过年的是谁啊?是不是又和谁吹我做的牛肉好了?”

“呃!哪有!我就提了一嘴!”沛黎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一下子就把事实的真相说了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辩解道。

“我才不信,你和你爸爸那张嘴呢!出去竟给我吹牛,最后累得都是我!”周母对沛黎和周父抱怨道。

“妈妈!不要说了,快点!我进屋去换衣服了!”沛黎对着自己的妈妈催促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把羽绒服穿上再走!带上帽子!”周母一边切着牛肉一边对沛黎嘱咐道。

“知道了!”

沛黎提着一个手提袋子,下了楼。看到成锋站在自家楼底下,她上前向他问好,并把东西交给了他。

“恩!这里的东西不用热!没吃完,可以放冰箱!我还在袋子里给准备了一小盒!算是春节礼物了!”

“谢谢!周小姐!这些是少主让我给您带过来的!您拿好了!”

“这是?”沛黎有点不明成锋递过来的盒子装得是什么。

“盒子这里边是两瓶白兰地!听说您母亲喜欢品酒,就给您带过来了!”

“哦!”沛黎接过盒子,其实心里还在纳闷,成穆熙怎么会知道自己母亲的喜好。

成锋看到沛黎接过盒子,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随即就向沛黎告了别。沛黎目送着他的车子离去后,转身上了楼。

进屋后她打开盒子,看到盒子放着两瓶白兰地。沛黎拿起酒瓶子看了下人头马的x。o。出自法国的干邑区,世界最好的葡萄酒发源地。

沛黎看到产地,基本就可以确定它的价值了!这个男人至于给自己这么贵的两瓶酒吗?这盒子中的酒一瓶都要将近1万元。不过她很喜欢就是了,自己这个调酒高手看到这么好的酒,怎么可能抵挡住它的诱惑呢!

周母看到沛黎从外边抱着一个盒子回来,好奇地向她询问。

“恩!一个朋友给我新年礼物!”沛黎心情很好地回答。

“哦!那就好好收起来!”

“恩好的!”沛黎回答完就抱着盒子进了自己的房间。把装着酒的盒子放到了自己的书柜子里!

除夕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沛黎坐在靠窗户的沙发上看着,窗外绽放的烟火,觉得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重生回来了快半年了。

再次回到15岁沛黎觉得自己是该庆幸的,至少现在的她可以用双手去改变过去,虽然这个程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在这半年里无论是异能、赌石、还有遇到的这些人,遇到的这些事,在前世自己根本就想象不到的。

不过她并不会后自己现在做的事情,至少自己在这半年的时间内,给自己的前世报了仇,恶狠狠地惩罚了自己的二伯一家!除了这些自己的爸妈也生活得越来越好,现在这样她已经很满意了,爸爸妈妈还在,比什么都好!沛黎想到这里又对着天空上的繁星许下了新一年的愿望。

今夜无眠,除夕夜注定是一个无眠的之夜,此时刚刚从私人飞机上下来的成锋,直接坐上了同伴的车,去了成穆熙在j市的落脚点,j市的军区大院内的别墅。

没错今天成穆熙晚上是要和自己的外公住一起的。所以到了j市之后成锋直接开车让人接他,把东西给成穆熙送过去。

当成穆熙看到袋子里有两个饭盒的时候,就猜到沛黎肯定是要把另一盒给成锋的,心情顿时有点不爽。

跟了成穆熙这么多年的成锋,虽然猜不出来他此时的想法,但是看到他脸上阴沉的表情,也知道自己的少主是不高兴了!于是成锋连忙对他解释道:“少主!另一盒原本是周小姐加送的!说可以大伙一起分了!不过您也知道我平时是不怎么喜欢吃牛肉的!”

成穆熙听到他的话,抬起头开看了他一眼,成锋被他看得有心里点毛,还想和他解释,结果成大少率先开口了。

“今年你的红包加倍!”他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进了屋子。

“这……”成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喃喃道自己这算是过关了。

成锋跟成大少进了屋。因为时间已经快到凌晨两点了,成穆熙的外公,还有舅舅一家都已经睡了!两人放轻了脚步直接上楼去了书房。

进到书房后,成穆熙对着成锋说道:“明天和我一起回h市,我要离开三年,你和成利手里的事情先分工好!至于大事情的决定,你们做不了主就去找我父亲!他也该和我母亲回来管管事情了!”

少主没有任何预兆在就说要离开,成锋下意识地问道:“少主您要去哪里?怎么会离开这么久?”

“刚接到的安排,派我去u国,西点军校!”成穆熙向他解释道。

“这……”

成穆熙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这几天我要和你交代一些事情!好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回h市”成穆熙留下了这句话,拿着那一袋子牛肉出了书房。

红包翻倍的分割线

春节长假在不知不觉就已经结束了,人们又进入到了新一年的忙碌生活中。

此时沛黎和梦佳还有玉杰,三个女孩正在首尔烤肉店内聚餐,不过这次玉杰来时还带过来一位中年男人。

沛黎看到她带过来的人,用不解的眼神问向她。

看到她询问的眼神,玉杰向她们两人介绍道:“沛黎、梦佳、这位是我爸爸以前的老属下,刘承运!刘叔!”

听到玉杰的介绍,沛黎和梦佳礼貌地向此人问了一声好。刘承运对她们的态度也十分客气,并且至始至终都没有坐下,始终站在一旁。

待三人都互相打完了招呼,玉杰坐到座位上向两人解释道:“沛黎、梦佳!今年春节的时候,我父亲知道了我们三人准备开玉石店的事情!开始他是不同意的,觉得我们的的年龄太小了!最后在我的努力说服下,他终于同意了,还把刘叔介绍给我!让我今天把他带过来让你们见见!”

听到她这么说,梦佳在一旁向她问道:“叔叔怎么说的?”

听到梦佳的问话,玉杰对她答道:“就是说我们太小了!不适合和那些玉石的行家打交道,并且我们开店铺的后续工作也很多,就向我们家的金店,背后都是有大型的首饰加工厂的!而我们的玉石店即使是面积不大,也需要有人认识一些雕刻师、还有加工厂才行。”

“恩!叔叔说的也很有道理!”梦佳听到她的解释向她点头回答,的确三个女生开玉石店,现在想来是有点一时脑热欠考虑了。

沛黎听完她的话,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刘叔,对玉杰问道:“所以叔叔为了帮我们解决这些件事,就派了刘叔过来?”

听到沛黎的问话玉杰补充道:“不光这些,其实还有一些细节的!”

“什么细节?”沛黎继续往下问。

“这个……”玉杰心里是明白她的意思的,但是一时却组织不出语言来说明。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边上的刘叔发话了:“杰小姐!不介意的话,我来说吧!”

听到他说话,沛黎转头看向他点头表示同意,并且示意他坐下来说,不用一直站着。

刘叔看到了沛黎的动作说道:“我先和各位说明白在坐也不迟!杰小姐的爸爸是我的老上司,我以前在金玉楼就负责整个玉石区的经营、采购、定制、还有对接雕刻师的工作!由于年前的金玉楼的内部变动,整个玉石区都被撤走,我也辞职了!而原本我已经打算准备离开s市了,去玉都那边发展,但是在过年的时候接到了玉总的电话!我一听就决定今天先过来看看!”

听到简短地几句话,就把这个事情说明白了,沛黎很欣赏!随后看向在一边的玉杰,用眼神询问这人的话,是否有水分。

玉杰意识到了沛黎的眼神,点头表示他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得到她的肯定回答,沛黎对刘叔露出了一个微笑,并再次示意他坐下来谈话,这一回刘承运并没有推辞,他拉出凳子坐下。

待他坐下,沛黎大方地对他说道:“刘叔,别在意!我刚才就是想了解下您以前是做什么的!毕竟我们三人刚开玉石店,难免大人会有些不放心。而我想知道您的过去是做什么的!对我们有什么用!”

刘承运听到沛黎这么说,冲她点点头表示可以理解。

看到他对自己的示意,沛黎接着说道:“既然您已经和金玉楼的合同解除了,那您现在就不再听任何人的命令了!我们的情况大致你应该已经从玉杰的口中了解一些了!我在这儿也不废话,你既然今天过来了就应该是对我们这个玉石店感兴趣吧!”

刘承运听到她这么肯定的回答,对她赞赏地点头道:“呵呵!果然观察力不错!玉总和我说起你的时候,就说你比杰小姐要更加的成熟!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没错!我是对你们开的店有兴趣!”

“啊!刘叔!你和我老爸什么时候进行交流的?”玉杰在一边听到自己老爸在黑她,有点抱怨地问道。

刘承运听到玉杰的抱怨,嘴角含笑地向她解释道:“我怎么可能就听杰小姐的几句话就了解所有情况!这几天我还和玉总打听了下您的这两位朋友的事情!”

“呵呵!看来玉杰你是难逃叔叔的法眼了!”听到刘承运的话,在一边坐着的梦佳也难得对着玉杰调侃道。

“得得!我也不说了!我吃肉总行了吧!”看到在坐的人都逗她!玉杰也不恼。她看到碳火已经端上来了,就夹起盘里的的肉,放在架子上烤!把更多的谈话时间留给沛黎和刘承运。

沛黎自然前是了解她的意思,接着对刘叔问道:“刘叔你既然过来了!就和我说说您的条件吧!毕竟我们并不知道聘请您,需要给您的待遇是多少?”

刘承运有些意外这个小姑娘上来就直接和自己谈钱,毕竟她们店铺还没有开业,他认为至少在这半年里是很难有盈利的。

于是他组织了下语言对她说道:“我不参与你们三人的股份分成!毕竟是你们合开的店铺!我只擅长是管理,要不就和在金玉楼时候一样,我负者整个玉石销售到采购的整个流程,不过这期间重大事件,还需要你们三人来决定。”

沛黎听到他的话冲他点头,她的意思也是不想他参与股份的分成,毕竟这是他们三人一起开的。既然他这么识趣,她也不反对。随后沛黎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至于我的薪水,我给你个参考,如果店铺经营的好,我的年薪应该在200万到300万之间。至于提成是按年销售额的千分之一提的!也就是是如果店铺盈利1000万,我将有1万的提成。”

刘承运说完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沛黎,这工资在业内是比较普遍的待遇。其实玉石店的经营,完全取决于后期的盈利。他并不准备委屈自己,所以说出了实情,实则也是在考验沛黎的承受能力,毕竟乍听之下这些钱并不是小数目。

听了他的话沛黎并不觉得意外,玉石这一行向来是高工资,既然玉杰的父亲向她们介绍这个人,肯定就这人有不少本事的,毕竟哪个家长也不能骗自己的孩子,想到这里她向刘承运点头说道:“既然这样!就按你说的办!希望以后您可以尽心地在我们‘玉石缘’一直下去!”

“你同意了?你算过这个工资你要我给多少吗?”到是刘承运有点意外沛黎这么痛快就答应了,有点不确定地问道。

听到他这么问到是沛黎,觉得有点想笑了!是他要考验自己的,自己答应了反而他还惊讶了,于是她对他解释道:“不是业内都是这个价位吗?再说了我并不觉得花多钱请人是错的,能力好工资就高!既然你是玉叔叔介绍来的人,我相信您的能力一定得到了他的认可,我更没有必要去质疑一个在珠宝界混了一辈子的长辈的眼光!”

边上梦佳在沛黎说完也补充道:“是啊!刘叔,你就不用推辞了!沛黎说的也是我想说的!”

其实梦佳心里是很赞同能得到这样一个人帮助,毕竟现在三个学生,另外就是自己父亲的特殊身份,使她并不太适合经营这种利润比较大的行业。

正在烤肉的玉杰见到两个好友都一致赞同,直接说道:“刘叔,你不用有负担!她们两个承受得起!”她说完还对沛黎眨了眨眼睛。

刘承运看到这个情形也不在推辞,对着她们说道:“好既然你们这么相信我,我也不能辜负你们三位小美女的信任!”

玉杰听到他的回复,开心地说道:“这就对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哟!就你会说话!”沛黎对她调侃道。

“这是必须的!”

就这样,在这个小小的包间内,沛黎她们三人再一次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之后趁着时间还来得及,她们也把各自持有的股份份额划分好了!

在这里梦佳自愿拿了最少,只要了20%的股份,原因是自己对玉石一窍不通未来也不见得会帮上什么忙,能做的也只有办点手续。玉杰原本想和梦佳拿得一样多,毕竟店铺的所有花费都是沛黎在出钱,她也不想占好友的便宜!最后在沛黎和玉杰同时劝说下拿了30%的股份!这还是在两人都劝说,以后的运营将是她出力的最多,毕竟只有她一人励志经商!最后沛黎一人将持有整个“玉石缘”50%的股份,成为它的绝对掌权人。

此时的她们并不知道!她们一起建立的“玉石缘”会成为华国未来最大的玉石连锁机构!还会成为玉石订购的王牌企业,而它幕后的三个神秘总裁也成为了各大媒体,竞相猜测的目标。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才会发生的事情,而这几天他们才想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没有解决。这问题不是店铺没有装修、不是没有人、而是没有顶级的玉石可以卖!

即使玉杰把金玉楼不再出售的裴翠都拿到她们这里来卖,也不能解决这个最关键的问题!毕竟那些剩下的翡翠里,已经没有品质特别好的了,而他们的问题就是,店铺现在没有一个可以在业内拿得出手的“镇店之宝”。

沛黎一开始听到刘叔和玉杰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概念。最后在玉杰和她举了几个例子说明后,知晓了原来玉石店的想要未来在业界立足,最有成效的方式就是用“镇店之宝”打响自己的名气,这样好吸引更多的消费者这来这里购买。

而能被称为是“镇店之宝”的玉石都必是冰种以上,要不有体积优势,就是以品质取胜。所以想要找到一个好的“镇店之宝”,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找玉石。

“最近s市没有玉石交易大会吗?”沛黎对着玉杰问道,想到上次自己就是因为一块红翡赚到的那些钱,她觉的可以再去一次,试试看还会不会再碰到一两个极品的翡翠。

听到她的问话,玉杰有点抱歉地回复道。“没有!在s市我没有接到通知!”

“哦!这样啊!”听到她的话,沛黎有点失望,看来她只能另外想其他办法了!

玉杰看到沛黎有点失望的神色,突然画风一转对她说道:“不过我们这边没有,不表示其他地方没有。”

听到她这话,沛黎抬头白的她一眼说道:“别和我卖关子,你肯定是知道什么消息的!”

“嘿嘿!这是当然的了!一年一度的玉都翡翠公盘将要开始了!这基本上是业内都知道的事情了!”

“这个……我好像听你说过!”沛黎听到她说的名字,觉得很耳熟,但是又一时不知道在哪里听到的!

“你平时记忆力这么好,这个怎么记不住呢!这可是世界的两大翡翠公盘哦!”玉杰听到她的话对她调侃道。

“啊!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两个规模最大的翡翠公盘!”沛黎听到她的话,想起了她曾经对自己描述过它的盛况。

“没错!不过想要去参加,我还得让我老爸帮忙去找高叔叔!”

“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参加?”听到她的话,沛黎有点不解地问道。

“金玉楼没有玉石展区了!基本上是不能以我们家的名头去了!只有我父亲这边认识几个有邀请函的人,其中高叔叔算是最靠谱的了!”玉杰向她解释道。

“他知道这件事吗?”

“我已经和他打招呼了,他知道我和你开店很支持呢!这次除了带上你和我,另外刘叔也会一起!不过就是得麻烦梦佳留在这边当监工了!”

听到玉杰基本都安排完了,沛黎白了她一眼说道:“你行啊!都安排好了!才通知我!”

“这件事我也是才知道的!别冤枉我!”

“哼!什么时候出发?”沛黎哼了一声,向她问起了出发的时间。

“五天之后早上!我在你家楼下等你,我们坐飞机去云省!”玉杰对沛黎说道。

“恩!”

------题外话------

采访剧场:

南南:黎黎送的酱牛肉好吃吗?好吃吗?不知道成大少喜欢与否?

成大少:“我什么时候才能吃上肉?”

南南:“你不是现在就吃上了?o_o”

成大少:“我要吃人肉!”

南南:“啊!”南南被他的话吓跑了……

成大少:“我想把黎黎吃下去!也不是吃你!”成大少看着作者君跑了翻了个白眼!

远处的南南……蹲在角落里,画圈圈,教你要吃亲妈,想吃肉等着吧!哼!

哈哈,今天送上一个小番外,谢谢大家的追文!最后一天万更了!南南上班族因为第一次写文,有些剧情不满意就会反复推敲,有时候会影响码字速度!所以以后每天都会更新5000字上下了!希望大家不要抛弃我!

质量不变,异能文的精彩接下来会更多!尽请期待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