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74、工厂闹鬼事件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74、工厂闹鬼事件

<="">

门口的两个看门的劫匪,此时并不知道里边的两名少女已经脱困,他们还在门口如没事人一般闲聊天。

沛黎用异能看了下他们四周,发现不远处的角落里堆放着几个砖头。她驱使异能提起砖头悄悄地靠近其中一个劫匪。

自从她在皇朝赌场使用异能过度后,沛黎就在这一个多月里,加强了自己异能地训练,现在的她已经可以用异能挪动一些比较重的物体了。

凭空漂浮的转头,渐渐抬高,沛黎加大力道使用异能,利用高度砸向其中一个绑匪的头部。那个劫匪还不及反应,刚说的话还卡在一半,就被从天而降的砖头砸中倒地昏迷了。

他的同伴被他突然晕倒的样子弄懵了,想要去看看是不是他背后有人偷袭,可是刚走到昏迷的那个绑匪身旁蹲下,又被沛黎用异能提起来的砖头砸中,不过这次他可没有马上晕倒,而是被吓晕的。就在刚才他被砸之后,转过身看到凭空漂浮的砖头以为闹鬼了,直接被吓晕在了原地。

沛黎看到门口的两个看守的人都已经被她弄晕,又谨慎地观察了下四周,发现距离她们最近的绑匪在右手边的楼梯口附近。沛黎决定从比较远的另一侧楼梯上楼避开这波人。她估计是劫匪的人数不太多,他们也只在一楼和地下室有人,这么大的工厂,倒是一个很好的隐藏点。

用异能观察好地形路线之后,沛黎拉着梦佳,出了屋子,向地下室另一侧的楼梯跑去……

此时在s市中心的‘墨苑’集团的大厦顶层的总裁办公室内。成穆熙、沈逸泽、玉杰、沈逸明还有萧明旭,他们正在商议解决着摆在他们眼前比较重要的两件事。

至于为什么成穆熙和萧明旭会出现在这里,还要从一个小时以前说起。一个小时以前玉杰和沈逸明刚刚到达沈逸泽的办公室。那时沈逸泽正在看着s市的晚间新闻,今天的新闻上同时播出了两件事。

一件事情就是:金玉楼正在进行内部装修。整个金玉楼,将进行一次全面的内部装修。金玉楼的总店和几家分店将同时进行;另外这次金玉楼将得到新的股东注资,装修后的营业区将会增加更多的来自南非的钻石展位,供s市的市民光临选购。

第二件事情就是:近日s市纪委监察部接到不明身份的市民举报,说s市的副市长赵永丰利用职务之便挪用了巨额公款,警方正对此事展开调查。

两件事播出后。在办公室的沈逸泽不一会就接到了沈逸明、萧明旭的电话。沈逸明是告诉他金玉楼发生的事情,而萧明旭则是向他问起赵梦佳家里的事情。

这两件事情发生的都比较突然,特别是第二件事,赵永丰是他们在s市的一个重要人物,他不光主管s市的财政,主要还是政治大家族萧家在s市的重要棋子,因为他平时和墨武门的势力合作过很多次,所以沈逸明不希望这个人下台。

沈逸泽接完电话快速的让自己的手下准备资料,现在两件事情竟然已经从新闻上爆出来了。沈逸泽想到这里眼神就暗沉了下来,看来这次真的是自己大意了,没有想到对手会两边同时出手,一下要破坏自己的两个重要势力。

正当此时,在休假中的成穆熙拨通了沈逸泽的电话,刚才他已经从刚到达s市不久的成锋口中知道的这两件事,他通过电话询问了沈逸泽它们的具体情况。从电话中得知沈逸泽也对这两件事不太了解,于是他便带着成锋一起赶到了“墨苑”沈逸泽的办公室内。

此时在沈逸泽办公室内的玉杰,已经知道沈逸泽和沈逸明的身份,也从开始见到他们的惊讶中回过神来。就在她达到后不久萧明旭也赶到了,萧明旭进来后,对着沈逸泽两兄弟点了下头,转身问向坐在一边沙发上的玉杰:“你什么时候发现她们失踪的?”

玉杰看到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的萧明旭神色略带焦急,也没有和他废话,直接说出了自己知道的情况:“这事应该是今天放学之后吧!前一天我和沛黎约定好了,今天带着梦佳一起来我家的。”

“那之后呢?”萧明旭听到梦佳的回答,有点迫不及待地继续问道。此时他的神色哪里还有在学校时的淡定冷漠,整个俊脸上透着焦急。

“这个……我也就不太清楚了!”玉杰实话实说。

听到她的话,萧明旭情绪不太好地说道:“你为什么不早点给她们打电话?”

“我……”玉杰很少看到萧明旭这个样子,一时不是到说什么好。

就在这个时候,沈逸明上前,往玉杰手里塞了一杯温水接过她的话头对着萧明旭说道:“你和她发怒也没有用!她已经在家里被关了快一周了!你刚才的问的事情她根本不知道,再说了是我放学捡到沛黎手机的。”

萧明旭听到他的话,转头看向沈逸明一脸严肃地道:“现在距离她们失踪多久了?绑匪劫持她们的目的是什么?”

听到他的问话,沈逸明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这你还猜不到吗?梦佳的爸爸是做什么的?对方无非是想让梦佳的父亲下台,一旦这事情成了,那可是一箭双雕。到时候墨武门将会失去s市政府财政的支持,而你们萧家将会损失一个和你们站在同一战线的政客!”

“那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萧明旭听到的他的话,这时也冷静了下来,不过还是皱眉问道。

玉杰听到的他这问话在一旁补充道:“对了,刚刚在来之前,我接到了梦佳妈妈的电话,电话里绑匪是在用梦佳来要挟赵叔叔的,逼迫他签署认罪书!否则梦佳的安全不保!不过阿姨说她准备去报警!估计现在已经通知警察了!”

沈逸明听到她这么说,很无奈的回道:“她报警也没有用!一切信息都是我们的猜测,警察是不会立案调查的!还有你不要制造恐慌好吗?从你的叙述中来看,至少现在的梦佳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在一边正在接手下发来文件的沈逸泽,也抬起头对他们说道:“刚才我已经和梦佳的妈妈通过电话了,从分析看来应该是暂时没有危险的,现在梦佳的爸爸正在努力的拖延时间。”

沈逸泽说完又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玉杰说道:“你大伯和你父亲现在电话也打不通,我怀疑他们那里也出现了问题!”

“呃!那这……”

“刚才接到手下的汇报,应该是对方想要某些东西吧!不过似乎这些东西没有在你父亲和大伯手里!”

“恩!他们要的金玉楼剩下的50%的股份,可惜我爸爸已经做了准备都放在我手里了!”玉杰拿起包在怀里紧了紧。

“现代情况就是,两方我们都需要人去救,现在我们要把营救的具体细节计划好。不过现在你们先等一下,一会儿会来一个帮手!”沈逸泽说完示意手下,帮传过来的资料影印出来几分,交给在座的几人。

没等多一会,成穆熙就到达了沈逸泽的办公室。玉杰看到他推门进来,漂亮的脸上带着惊讶,这人不是成教官吗?又看到了和他一起进来的成锋觉得很眼熟。想了一会儿她突然想起来这人她曾经在玉石交易市场就见过。

沈逸泽见到成穆熙进来,并没有对在座的人进行介绍,直接上前对他说道:“现在就等你来了!具体情况,你先看过资料再说吧!”

“恩!”

成穆熙接过他手中的资料,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开始翻看。一会功夫,当他看完之后合上手里的资料对在坐的几人说道:“大致情况我已经看过了,现在最快的办法就是兵分两路。否则只营救一边很可能另一边的人会狗急跳墙。”

沈逸泽听到成穆熙的话,接着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你们呢?”他说完看向萧明旭和玉杰他们。

“还是你们定吧!能救出来人就好!”玉杰现在已经想通了,无论过程怎么样,最后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玉杰同意,沈逸泽又看向在一边没有出声的萧明旭问道:“你呢?”

“一会我要跟着,营救梦佳的队伍!”萧明旭没有正面回答,但是却说出了他自己的决定。

“可以!那现在就明确下一会儿行动的具体分工……”

“少主……这还有一份资料!”正在沈逸泽说完话的时候,他的手下推门进来,把一份资料放到了他们面前。

成穆熙率先拿起资料,迅速看了一遍之后把资料甩到了茶几上,表情有点冰冷地对他们问道:“周沛黎什么时候被绑架的?”

“呃!”在场的各位听到他的话,都愣住了。

“难道我刚才没有说吗?梦佳和沛黎一起失踪的!”玉杰在一边喃喃自语道。

萧明旭看完被成穆熙甩到茶几上的资料说道:“梦佳出事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于志在背后找人买通了绑匪,而沛黎出事则是因为她女儿对她的嫉妒……”

萧明旭大致陈述完资料上的内容,边上的玉杰突然接话道:“啊!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放学的时候,沛黎拒绝了王皓的表白。听她们说,当时于娜也在场,她还被沛黎气得不轻呢!该不会是这件事情引起的吧!”

“……”听到玉杰的话,成穆熙眼睛眯起,眼神也变得冰冷。

“很有可能!以她的个性,会做得出来。前几天她就在班级里找沛黎的麻烦!”沈逸明并没有注意到成穆熙的表情变化,接着玉杰的猜测说道。

沈逸泽过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友,打断了沈逸泽他们三人的对话说道:“好了!先不要猜测原因了,当务之急,先确定我们怎么去实施营救!”

“恩!”听到他的话在座的各位都纷纷点头。

经过大家一起的商议,最后决定兵分两路进行营救。成穆熙、成锋和萧明旭带着一拨人去营救梦佳和沛黎;沈逸泽和沈逸明带着自己的手下去此时金玉楼内玉杰被扣留的亲属们。至于玉杰则被他们留在的总裁办公室内,有专门的人对她进行保护。

大家分工明确之后,两队人出了墨苑的大楼。

此时在s市郊区,那个破旧废弃的大型工厂的地下车间内。绑匪头子正暴跳如雷地骂着,被沛黎用砖头砸晕过去的看两名手下。

“你们这两个废物?让你们看着那两个毛头丫头,你们两个大男人还能给我看丢了。还说什么看到鬼了!这世界上哪里有鬼!你们当我是小孩子那么好糊弄吗?”绑匪头子看着已经人去空空的房间气得不清,把衣服脱了甩在地上,还是没有解气。

站在他身边的心腹看到他这个样子,忙上前把他仍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一脸讨好地说到说道:“老大!老大!您先不要生气!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他们肯定不能走远。”

绑匪头子听到他的话,才有一点消气,他掏出手枪指着站在他对面那两个被沛黎打晕的劫匪说道:“听到没有?还不快去给我找!要是让她们跑了!我们到手的钱就都飞了!小心老子我用枪崩了你们!”

“是!”“哦!”那两人听到自己头的话,急忙点头出了屋子。

“真他娘的没又用!我养的都是一群废物!”他们离开后劫匪头子骂道。

“小张,你带着几个兄弟也一起给我去找!我们在出口都有人把手!既然门口的人没有异常,就说明她们根本没有出去,两个柔弱的女孩子,还翻不出花样来!”

“是!老大!”被称作小张的人,回答完也出了屋子,只不过他是带着几个绑匪,向另外一个方向查看。

在同一时间,这个废弃工厂的另一个厂房的角落里,沛黎正和梦佳这里坐着发呆。至于她们为什么会不逃跑?原因是沛黎发现整个工厂的出口,都被这帮绑匪的人看守着,并且这个工厂的周围的围墙很高,依她们两人的能力根本翻不过去。

梦佳看着一边闭目养神沛黎,推了推她问道:“沛黎,你说他们能不能追过来啊?”

“不知道,追过来,我了再逃呗!”

“……”梦佳听到她的话,很是无语,刚才她是见识到了自己这个好友的本事了,她竟然可以凭空解开绳子。梦佳想起这件事,好奇的问向沛黎:“你是不是有特异功能?”

“呃!这哪里是啊!这个能力!我自己也是最近才发现的。平时基本没有什么大用处!”沛黎含糊地向她回答道。

“平时没有大用处,关键时刻就有了!”梦佳喃喃道。

这时沛黎梦佳所在的这个厂房门口,听到了男人的说话声音:“你去看看,那边有没有人?”。

梦佳听到外边的声音,小声看向沛黎要说话:“沛黎……”

“嘘!”沛黎向她比划了一个静声的手势。拉着梦佳起身,悄悄地藏到了工厂大型的废弃机器后边。

“让我看什么看!这地方什么都没有了!屋子还这么黑。什么都看不见!”进来的绑匪一边骂骂咧咧的嘟囔着,一边用手电筒照查看着整个厂房。沛黎听到她的话,心里偷笑,他这么不用心干活看来是平时给钱给的不到位了。

看到他这样,沛黎决定吓唬一下他,她的视线停在绑匪附近的已经生锈的铁管子上,用异能把它抬起,故意发出一些撞击声音。

那个绑匪听到清脆的金属敲击声,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自己身后,悬浮着一个已经生锈变得黄棕色的铁管子。他最初以为自己是眼睛花了,还下意识地揉揉眼睛,发现在眼前的还是这个场景。沛黎看着他还挺淡定了,就催动异能准备把铁管子扔向他。

那个绑匪到悬浮在帮空的生锈的铁管子靠向自己,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扔下手里的手电筒,风一样跑出了这个厂房。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着:“鬼啊!这里真的有鬼!”

“噗……”沛黎和梦佳躲在后边,悄悄探出头看到他风跑的样子忍不住的偷笑,梦佳上前捡起了他剩下的手电筒,对沛黎比划了一个v字。

“我们先出去吧!去另外一个厂房,这里一会估计会被他们翻了天!”沛黎对她说道。

“好!趁着他们混乱我们赶紧走!”

就这样,沛黎和梦佳这两人把这帮绑匪折腾得够呛。他们这一晚上,不光在疯狂地找着梦佳和沛黎,还被工厂内时不时出现地灵异事件弄得人心惶惶。

我是漂浮铁棍分割线

夜晚s市郊区的公路上,行驶着四辆黑色的轿车。他们正是成穆熙和萧明旭一行人,因为出发之后,萧明旭想用gps定位梦佳的位置,可是梦佳的手机关机,根本无法找得到。

最后还是沈逸泽在电话中告诉他们,沛黎的钱包里应该有他们墨武门的限量银卡,那张卡内有植入了gps定位系统。这个东西平时没有用处,只有在墨武门的专属的信息部才可以找到它,最后成穆熙用这个办法确定和沛黎和梦佳两人的所在位置。

“连续转向左转两个弯路,就到是工厂的入口了!”萧明旭看着在笔记本电脑上发过来的地图说道。

“这个废旧的工厂有平面图吗?”成穆熙问向成锋。

“少主!还没有!这个工厂在这里已经废弃很久了,没有人去画这个工厂的平面图。”

“嗯!”成穆熙听到他说的话,点头。又带上对讲机对四辆车的手下命令道:“一会一队先锋开始行动,记住进去之后一切小心不要轻举妄动,时刻注意两名人质地安全。”

“是!”

这边成穆熙一行人到达了目的地。他们悄悄地靠近了工厂的大门口,正在这里分配人去把门口看守的人解决了,却发现此时工厂的门口,守卫大门的人都齐齐的面相内部查看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人。

他对两个手下递了一个眼色,两名手下明白了他的意思,悄悄上前趁着门口两名绑匪分神之际,把他们解决了。

当他们一行人悄悄地潜入了这个废弃的工厂内时,发现院子里绑匪竟然有十多人人,此时他们眼神中透着焦急和惧怕,这让成穆熙一行人很是不解。

其实不光是成穆熙不解,连跟在他身后的成锋和萧明旭一行人也是一脸地疑惑。

“少主,要不我去绑过来一个人问问?这情况有点怪异!”成锋对着在自己身前的成穆熙说道。

成穆熙听到他的话对他点点头没有阻止,毕竟眼前这个情况确实怪异。不多时,成锋就回来,同时他还拖着一个被他已经制服的绑匪回来。绑匪看到他们一行人,眼中闪烁着吃惊,使劲地扭动身子挣扎。

成锋看到他这个样子,语气变得阴暗地对他说道:“放老实点!”

“呃!”此时成锋怕他发出声音引过来其他的绑匪,所以一直捂着他的嘴巴。

“我们不会杀你!不过你要告诉我们,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你们都在工厂外边闲逛?”

听到成锋的话,绑匪停止了挣扎,看到他这个样子,成锋就明白了他是愿意告诉他们究竟这里发生了什么,于是松开捂住他嘴巴的手。

“这里闹鬼了!你们还是赶紧走吧!我也准备跑了!现在头已经被鬼上身了!”绑匪一被松开嘴巴,就屁啦拍啦地说了这么一堆无厘头地话。

“等等!你说这里闹鬼了?”成穆熙疑惑地问道。

“是啊!你不知道,砖头、木头、钢管就漂浮在半空中!这些东西还能像长了眼睛一般追着我们打!”

“呵呵!你不要编故事!”成锋听到他的话在边上笑了两声,实在是觉得他说的事情太假了,于是打断他的话威胁道。

“哪里有假!你们自己去看看,现在我们头还在厂房里!”绑匪像要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一样,指着现在这里最亮的厂房说道。

“不要和我们再东拉西扯了,你们绑架过来的那两个女孩呢?她们人呢?”萧明旭见他迟迟没有说出自己想听的消息,于是直接向他问道。

“她们在地下室,没有呆多一会儿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听到他这么说的萧明旭不解地问道:“什么叫一起失踪了?”

绑匪听到他的问话很无奈地回答:“我们兄弟已经在工厂里找了足足两个多小时了,这地方都已经翻遍了,但是她们两人就如同蒸发了一样,根本没见到一点影子。”

听到他的问话成穆熙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他抬起头看向四周,发现其中距离他比较近的厂房内,光亮比较大。他估计这帮绑匪的头应该就在那里,于是叫成锋把刚才那个绑匪敲晕扔在原地,便带领着萧明旭一行人向那个厂房靠近。

被强光手电筒照射的厂房内,沛黎正和梦佳努力地躲藏着。偶尔沛黎用用异能制造一起离奇事件。

不过似乎是自己把绑匪头子惹急了,刚才从他进到这里看到悬浮的钢管和破损的砖头,就进入了一种暴走的状态。他掏出手枪,疯子一般对着桩头和钢管射击,就听到厂房内想起了乒乒乓乓撞击的声音。

沛黎和他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期间沛黎不断地用异能拿起各种可以攻击的东西,而绑匪头子就使劲射击。不多一会沛黎觉就由于一下子消耗异能过大而支撑不住了。被她用异能控制的那些东西“哐当”一声掉落在地。疲惫感也瞬间袭卷了沛黎全身,她有些支撑不住地靠在废旧的机器上深吸着气。

绑匪头子看到在自己眼前晃动的东西,一下子没有了反应,以为是自己刚才用手枪打中了目标。很高兴的命令周围的手下在地上进行摸索,看看是不是有人。

手下听到他的命令纷纷低下头,四处张望寻找,不过大家心里却觉得自己的老大是恶鬼上身了,一个个都不敢出声。正在这时,其中一个小弟发现了在自己的远处一个大型机械后,有两道人影。他立即冲着自己老大邀功似得喊道:“老大!我发现她们了!在那边的机器后边!”

“你说谁?”

“就是刚才逃跑的那两个妞,我记得她们的鞋子。”小弟有些激动对自己的老大汇报道。

劫匪头子踢了下,趴在地上说话的那个小弟带着怒气地说道:“那你还给我在这愣着干什么?上去给我抓啊!”

“是!”

小弟听到老大的发话,马上起身准备向沛黎他们方向靠近。当他还没有走出几步的时候,就被不知从哪里射击过来的子弹打中了大腿,他惨叫一声就倒地不起了。

也就在同时,在工厂的门口成穆熙一行人出现,趁着工厂内绑匪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又迅速地干掉了几名弄不清状况的绑匪。

不过他们中也有聪明的人,绑匪头子从见到第一名手下被抢打中之后,就快速把那人拖起来当成肉盾替他挡枪子,他自己则向着刚才手下指着的沛黎和梦佳躲藏之处靠近。

远处的成穆熙扫视了一眼他要挪动的方向,发现机器后边有一个黑色的裙角,他立刻明白了绑匪头子这么做的目的。他抬头看了一眼厂房上方,拿起手枪对着厂房房顶开了一枪。

“哐当!”一声从厂房房顶被打下来的巨大吊灯,正好砸在绑匪头子的头顶,他来不及躲避被从上方的掉下来的巨大吊灯砸了个正着,直接晕倒在原地。

躲在生锈机器后的沛黎和梦佳并不知道,绑架她们的绑匪已经被营救她们的人解决了。刚才沛黎就隐约听到有人似乎已经发现了她们,心里暗叫不好。她用眼神示意边上的梦佳一会先跑,毕竟自己身上有异能还能拖他们一会。

正当沛黎觉得有人已经来到她附近的时候,原本靠在破旧机器上的身体紧绷,随即瞬间睁开双眼,悄悄回头看靠近自己的人,顺便打出手势让自己身边的梦佳先走。

只是她一回头,抬起美丽的眼眸,映入她眼中的是一双深黑色同黑洞神秘的眼眸。两人眼神相对,沛黎一愣,此时她很意外成穆熙会出现在这里,漂亮地杏眼闪着错愕和不解。

“你……”

眼前的沛黎头发有些凌乱,衣服也因为刚才和梦佳的躲避,沾到一些机器上的灰尘,显得此时的她脏兮兮的。成穆熙看到她这个样子有点想笑,眼神中不自觉地流露出宠溺。真是只不安生小花猫,她一个人竟然用异能搅和得这帮绑匪不得安生。

“先别问!跟我离开这里再说!”成穆熙打断了沛黎的问话,直接说道。

“哦!可是……梦佳她!”沛黎想起自己的好友似乎刚才跑出去了。

“有人在那边等她!你不用操心!”成穆熙难得有耐心地对她解释道。

听到他说的话,沛黎哦了一声跟上准备离开的成穆熙的脚步,两人一起向厂房的出口走去。但是由于刚才她用的异能太多,沛黎在成穆熙的身后走得很慢,没等她走出几步就因为体力不支而跪倒在地。

在前边走的成穆熙看到她跪倒在地,也停下了脚步转身上前问向她:“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事……就是有点体力不支!”沛黎艰难地答道,现在的她一直感觉有眩晕感直冲脑门,四肢乏力。

看到她这个样子,成穆熙弯腰拉起她的一只胳膊准备把她架起来。

“嘶!疼……疼!别拉……”沛黎被他的这个动作弄得只呼疼通,原来由于她的肩膀被人拉扯,所以一下子就牵连到了之前绑匪头子狠狠掐住她肩膀的那个部位。

成穆熙看到她这个样子,已经猜测出来她的肩膀位置应该受了伤。于是他拨开沛黎肩膀上的长发,又掀起沛黎的领子一侧查看情况。只见白皙粉红的肩膀处有五个手指印的抓痕,现在这五个指印已经有点发青了。顺着肩膀往上看在沛黎的脖子内侧也有摩擦的红痕。

成穆熙看到这些眼神瞬间冰冷异常,他向此时靠在他腿上的沛黎问道:“这是怎么弄得?”

“呃!没事的……我!”沛黎听到他冰冷的声音想向他解释,但是成穆熙已经猜到了她要说的话,直接打断她的解释,语气中带着冰冷地问道:“说实话!”

沛黎听出了他语气中地不悦,只好对他说了实话:“这是刚才绑匪头子弄的,他用手抓了我,又拿脸……”

“哪只手?”

“呃!我也没有记住了!”沛黎有点无奈地回答道,当时自己一直咬着牙关,怎么还能注意到这些细节。听到她这样回答,成穆熙没有做声,弯腰把沛黎从地上抱起。

沛黎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对自己公主抱,反射地抱住了他的脖子,对他说道:“成教官……成穆熙!我自己可以走的!”

成穆熙调整了一个姿势,让自己抱得比较舒服,嫌弃地对沛黎说道:“你走的太慢了!”

“呃!”沛黎被他的话噎得无语,只好搂住他的脖子生气地不去看他。

正当成穆熙抱着沛黎经过刚才被厂房吊灯砸晕的绑匪头子身侧时,沛黎下意识地往地上看去,却看到此时倒在地上的绑匪头子手里拿着一把枪,眼睛正微眯着像是在瞄准,而他的枪口对着的方向正是自己这边。

眼看情况十分危急,沛黎顾不得其他,伸出手使劲推着成穆熙的脑袋希望他可以避过子弹。而她自己则运转异能希望可以在子弹发射出来前,用异能把它从手枪内移走。

可是沛黎高估了自己此时的体力,由于刚才使用异能太多,现在她再次使用异能的时候,已经力不从心了。沛黎此时紧咬着牙,想让自己多坚持一会。当她刚刚用异能探入绑匪头子的手枪内部,就觉得眼前一阵雪白,脑袋里紧绷的弦瞬间断裂,在一瞬间便陷入黑暗中。

此时成穆熙感觉到推拒着自己头的手,突然失去了力气。而沛黎的身子也向后仰去,他调整了下抱着她的姿势,查看怀里她的情况,发现她只疲劳过去晕了过去,用无奈地眼神宠溺地看看她。

这时趴在地上的绑匪头子已经按动了他手里的手枪,子弹如箭一般射向成穆熙。就在它即将接触到他身体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在成穆熙的周围形成了一个淡黄色的保护罩,把飞射过来的子弹挡在了他的身外。

绑匪头子看到了这样诡异的场景,眼睛挣得老大,根本不相信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眼前,当他看着成穆熙转身接近时,四肢并用的一边往后退去一边对着他说道:“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怎么?敢做不敢当!”成穆熙轻蔑对他质问道。

“你……不要过来!鬼啊!这里有鬼!”此时绑匪头子叫声中透着害怕,他已经被刚才发生在眼前的事情弄得有些神经错乱了。

成穆熙才不理会绑匪头子的现在的反应,走上前踩住他向后退去的身子问道:“你是用这只手碰得她?”

“呃!”

成穆熙把绑匪头子踩在身下想了一会,替他说出了答案:“应该是右手吧!”于是待绑匪头子来不及反应,他的右手已经被成穆熙使劲踩在脚下了。

“啊!”劫匪头子一声惨叫划破了厂房的宁静。成穆熙无视他的惨叫。继续加重了脚下的力道。最后绑匪头子被成穆熙踩得直接晕倒在原地,他才松开脚,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厂房门口走去。

酷酷地成大少分割线

和沛黎躲在一起的赵梦佳,看到沛黎对自己打出的手势,想也不想,快速得往工厂另一边跑去。不是她想丢下自己的好友,而是之前她们已经商量好了,沛黎向她保证可以全身而退,而自己要是等在一边只会变成她的累赘。

夜晚厂房内视线很昏暗,梦佳紧靠着已经习惯夜间看东西的眼睛,本能地向前摸索着前进。

她并不敢太耽搁自己的步伐,虽然现在很担心沛黎那边的情况,并且还有刚才在自己身后响起的那个“哐当”声,她都有股子冲动返要回去看看情况,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回头,只有她自己安全了才是对沛黎最大了帮助。

只是让她的奇怪的是,她记得厂房内不光只有绑匪头子,还应该有一些绑匪的,可是现在她眼看就要走到厂房的大门口了,却是一个绑匪都没有看到。

就在她即将达到厂房门口,路过一处阴暗的角落,突然自己的右手腕被一只手抓住。梦佳被突如其来的一抓,翻身性地要叫出声,但是对方似乎发现了她要喊叫上前捂住了她的嘴巴。

“啊!……唔!”

“虚!是我!梦佳”

“唔!”梦佳看向捂着自己的嘴的人,眨了眨眼睛发现站在自己的眼前的竟然是萧明旭。她有点不解地皱了下眉毛,意思是向他询问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爸爸接到你家里的电话,电话中你妈妈告诉我们,你被绑架了!于是我就直接和成穆熙就过来了!?”萧明旭松开捂住梦佳的手,对她简单地说明了缘由。

“哦!对了我爸爸怎么样?现在我打电话通知他们!”梦佳听到他提起自己的父亲,有点焦急地扯着萧明旭的衣服问道。

“我还没有通知他们!你平安回去在说!”萧明旭边说边拉着梦佳向厂房外边走去。

梦佳被他拉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问他:“你先等等!沛黎还在里边!我们得回去救她!”

萧明旭听到她的话,停下脚步回答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了!成穆熙在里边呢!一会儿就会带她出来!”

“成穆熙是谁?”梦佳听到他提起了两次这个名字疑惑地向他问道。

“他啊!你应该见过!就是我们军训那会儿,每天视察我们训练的那个教官!”

“教官过来?你们是报警了?这个情况警方应该不会来的!”梦佳也不是傻子,他们为了让自己父亲认罪肯定不会在明面上留下把柄的。

“他除了是我们教官,还是龙渊会的少主!”萧明旭淡淡地对她说出了成穆熙的身份,他们这些机关领导的孩子,都知道这些势力的存在。家长们平时也会在潜移默化中告诫他们不要轻易地得罪这些人。

赵梦佳听到他的话不确定地问道:“你是说……那个华国神秘的经济实力最大的龙渊会?”

“对!”

“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梦佳疑惑地向他问道,毕竟他们这群人根本没有能力去请动他的。

“他是沈逸泽找过来的,我们班的沈逸明是他的弟弟,也就是墨武门的二少!”萧明旭向他解释道。

“哦!还真看不出来,沈逸明竟然会是这个身份!不过你该不会早就知道了吧?”

萧明旭听到他的回答,有点傲娇地说道:“恩!我知道得确实比你早得多!”

“哼!”梦佳听他的话哼了一声,快步地向厂房门口走去。

当两人走道厂房外边,光线已经没有了刚才那么昏暗,萧明旭上下打量下梦佳,发现衣服没有破损,暗自松了口气,还好她没有受伤。

梦佳发现了他打量自己的视线,有点不明地问道:“你看什么呢?啊…欠!”夜晚的有点凉,梦佳没忍住打了一个喷嚏

“没看什么!”萧明旭回答完,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梦佳的身上。

梦佳看到他这个动作阻止道:“不用了!我不冷。”

“先给我拿着!我热了!”

“……”

两人在长房门口没等多久,就看到成穆熙还有几名手下从厂房内走了出来,而沛黎正被成穆熙抱在怀里,已经不省人事。

梦佳看到好友这样,顾不得其它急忙上前,抓住她的衣服摇晃道:“黎黎!黎黎!你怎么了?”

成穆熙看到她上前抓着沛黎的衣服的手,有点不高兴地皱起了眉毛。于是冷冷地说道:“她没事,体力不支昏倒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走过来的萧明旭听出了成穆熙话中的不悦,把梦佳拉倒一边说道:“没事就好!我们先上车吧!”

“哦!可是……”梦佳是想说吧沛黎交给她就好。但是见到萧明旭对自己摇头,只好止住了话头。

“成锋把这里处理干净!还有为首的那人带回墨渊会总部!”成穆熙对着站在自己边上的成锋命令完,直接抱着沛黎出了工厂的大铁门上了他们停在外边的第一辆黑色的轿车。

梦佳看到自己的好友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被抱走,有点担心地向萧明旭问道。“萧明旭!沛黎……不会有事吧!”

“应该不会的!看得出来成穆熙应该和沛黎挺熟的!”萧明旭拉起梦佳的手,一边向工厂外走去一边回答着她的话。

他可是早就发现了,从来这的路上成穆熙的气场就不是太对,还有当时玉杰在出发前说王皓在追沛黎时,他那脸色是多么地难看。

“……”梦佳听到他的回答,没有接话。但是心里也在纳闷,为什么自己的好友会和这样一个危险人物有了联系。她从小和萧明旭一起长大,知道这几个家族,普通人是轻易地接触不到的,所以这就更让她疑惑了。

黑色的奥迪轿车行驶在s市夜晚的街道上,此时时间已经快接近午夜,路上的车辆已经稀少。在黑色奥迪轿车内,昏迷得不省人事的沛黎被成穆熙扶着趴在他的腿上,成穆熙轻柔地拨开沛黎的长发,露出了那脖子上被绑匪头子留下那处伤口。

成穆熙抬手暗动了前边座椅后边的一个按钮,在座椅后边的靠背处打开一个暗格,这个暗格里边正是龙渊会研制的各种绝版药物,这些东西都是以防外一而为他准备的。他拿起暗格内最左边的一小盒药膏,打开盖子从里边取了一些涂在了沛黎的受伤处。

修长有力的手,用恰到好处的力道涂抹着药膏。冰凉的触感从肩膀和脖子处传来,沛黎舒服地舒展了一下身子,但是由于太过疲惫,她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又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陷入了睡梦中。只看见她向成穆熙的大腿深处拱了拱,又陷入了熟睡。

成穆熙被她这个动作弄得拿着药膏的手一顿,黑青着脸色。看着在自己大腿上如小猫般蠕动的小女人,柔软的触感从大腿内侧传遍了他的全身,这让他的身体不自觉地紧绷起来,心跳莫名的加快,心里像有只小猫一直在轻痒着他的内心。他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对这个小女人产生了*。

他低头看了下,此时在她身上没有一丝防备的睡颜,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下来,盖在她的身上。抬手按下车窗的按钮,窗户降下冷风吹进车内。夜晚的凉风打在他的脸上,渐渐地吹散了他身体内的燥热,却留下一些莫名的烦躁和暧昧。

成穆熙和萧明旭一行人,把沛黎和梦佳救回来之后,直接回到了墨苑集团。当玉杰看到梦佳和他们一行人进来时,脸上露出的高兴地笑容,但看到走在最后的成穆熙抱着昏倒的沛黎进来时,脸上又多了一丝担心。

站在她边上的梦佳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上前拍着她的肩膀说道:“别担心,她就是累了!休息一下就会好了!”

“可是……要不是我昨天求她今天带你来我家,你们今晚也不会被绑架了!”虽然自己的好友都平安回来了,玉杰心里很高兴,但是想到是因为自己的提议才会让她们陷入了危机,她的内心很自责。

梦佳看到玉杰这个神情,上前推了她一下脑袋,噼里啪啦的说道:“你都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即使今天没有去你家,我和沛黎也会被绑架的!我被绑架是因为我老爸,至于她你都不知道有人竟然都买通绑匪要把沛黎毁了……”

在边上的萧明旭听到梦佳说完,看到正抱着沛黎准备把她放在沙发上的成穆熙身体一顿,浑身已经散发了肃杀之气,连忙阻止了梦佳的话头:“梦佳……你也累了!先坐下!”

梦佳回答了下萧明旭的话,又继续对玉杰开解道:“哦!好!总之玉杰你就别自责了!这件事情错并不在于你!即使有没有你,今天的事情的发生都是不可避免的。”

“嗯!这个我知道!总之你们没有事情就好!”玉杰听到她的话对她说道。

“嗯!你能这么想就对了!”

“哦!梦佳!你们回来了,现在正好可以帮我去问问沈逸明那边的情况了?我爸爸他们还好吧!”玉杰突然想起沈逸明那伙人还没有回来,向他们问道。

听到她的话梦佳向她回复道:“刚才在车里已经通过电话,他们也已经在回来的的路上了!你不用担心,你的家人都很安全!”刚才她在车内就听萧明旭说了玉杰家里发生的事情,在他们从破旧工厂往回走的路上,已经和沈逸明他们通过电话了。

“那就好!”听到好友这么说玉杰送了口气,回到沙发等待他们回来。

没过多一会,沈逸泽和沈逸明就回来,只不过在他们两人身后除了几名手下外并没有见到任何人。玉杰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家人已经陆续回家了,对方也没有再为难他们。

听到这样的结果玉杰送了一口气,看来困扰整个金玉楼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谢谢!”玉杰对站在自己身边的沈逸明说道。

“没事!”沈逸明听到她的话皱了皱眉头,他并不喜欢她对自己太过的客气。在他的印象当中这女孩应该是张扬地充满活力的,但是此时却在她的脸上看出了疲惫和无奈。

“你不用担心!你家的危机已经解除了!”沈逸明坐到她边上对她说道。

“恩!刚才听梦佳说了!沈逸明能和我说说整个事情的经过?”玉杰对着坐在自己附近的沈逸明问道。

“这个……其实我们这边的情况,比想象中要顺利得多!”沈逸明边说边看向自己的大哥,其实事情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们这边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只不过对方那个女人似乎对大哥异常感兴趣。

就在成穆熙和萧明旭营救沛黎和梦佳的同时,沈逸泽和沈逸明也带着自己手下,去了金玉楼s市总店的最顶层的会议室。当时,会议室门口有保镖正在外边把守,可以看出门内正商议着事情,沈逸泽他们直接把门口的保镖弄晕冲了进去。

他们一进门,就发现此时会议室内明亮异常,金玉楼的各个股东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在会议桌子的首位上坐着一个身材高挑,身着鲜红色紧身连衣裙的美艳妖娆的女子。她看到他们进来并不意外,还示意他们一起坐下。

“真是我的荣幸,竟然这么快就见到墨武门的沈大少。”媚眼的女子率先开口,她的声音优雅好听,但她却故意地用挑逗的语气开口,给人一种很不舒服地感觉。

------题外话------

今天第一上架,南南很忐忑,不知道还会有几个人跟我的书!希望大家不要抛弃我!求订阅!求收藏!(^ω^)

男主的心里活动!其实是更霸气点的!完整版,群里有!

南南,会努力把这个写完,不烂尾不对付,这个文是我自己曾经的一个重生梦!实现不了,所以只好写出来!谢谢大家的陪伴伴!

推荐好友的文文:

《医妃惊华之残王谋妻文》紫清梦

《盛世靖王妃》安悠韵

《腹黑冷王的双面将妃》》夏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