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98、默默地守护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98、默默地守护

最终M国的翡翠公盘是在一个特别尴尬的境况下结束的。之所以说是尴尬原因就在于连续发生的几次爆炸,最开始主办只以为这场爆炸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安全措施管理的不及时,不过当最后一次爆炸之后他们就明白了,根本就不是他们所作的工作不好,而是他们惹不起的人物把他们这里让成了爆破场。

没错当他们看到最后一次爆炸之后,出现在爆炸现场的殷家家主拿着的遥控器就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最万幸的是他们这次爆炸事件中只有几个当地临时聘请的人员收了重伤,剩下的人大多数都是轻伤,没有人员死亡,这多少就会降低人们对于这次发生在现场爆炸事件的关注程度。

不过这边主办方虽然是知道谁是主导了最后这一次大规模的爆炸,但是他们却不能把这个男人怎么样,不光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他们这个这些人根本就得罪不起。

更主要是殷家的势力长期盘踞在M国,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就是这里的霸主,就连M国的官方知道这些事情也要礼让他们三分,自然他们这些小小的主办方得是罪不起的。

至于最后大家一心想要看的那块绝世的帝王绿,因为爆炸导致地主办场地被破坏,在最后只好采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进行拍卖了!这种方式可要比现场竞拍简单的多,就是在互联网上进行竞价。

好在M国的翡翠公盘的官方网站做的非常的到位,在平时就会举行一些竞拍活动,所以在网上公开拍卖这块帝王绿翡翠并不算是一项十分复杂的事情。

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就是这次请来的嘉宾真的不想要再冒着生命危险来这个地方了,即便是翡翠再极品再难得,他们也不会想因为这样的东西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要知道这只有不到短短两天的时间,竟然发生了三次爆炸事件,这已经让请来的来宾对他们主办方产生了强大的不满。

但是这些不满的他们却不敢太多地表象出来,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很容易就发现了这次事件的不同,更主要的是比他么的身份更高的人都没有追查这件事,那就说明这爆照要不就是比他们身份更高的人做的,要不就是他们做的。

而沛黎四人被掩埋并获救的事情,也在沈逸泽和成穆熙有意遮掩下把这个消息掩盖了下去。四人在获救之后直接回到了暂住的翡翠大酒店内,当天晚上他们一群人就在成穆熙所在的总统套房内谈起了这事。

当殷姨说起沈逸明也具备继承殷家的资格时,沈家兄弟脸上并没有露出意外地神色,这显然他们是已经这道这件事了,反倒是站在另一边的管樱和管风露出了一脸的诧异。这也是他们两人第一听到关于沈家已经去世的两位家长的事情。

不过管樱在得知这件事之后,似乎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只听到她对沈逸泽说道:“你母亲也是殷家人,那我们不就是……”

没错按照这么推理下去她和沈逸泽应该是有血缘关系了!那他们不就是兄妹了吗?

这边沈逸泽听到她的问话自然是知道她要问什么,于是直接把一边的沈樱搂到了她的怀里对她说道:“可以算是兄妹,不过我母亲却是殷家旁支的人,我们最多只有也就有十六分之一的血液是一样的!按照遗传学的角度,我们不算是近亲。”

听到他这么说管樱冷哼一声说道:“哼!难道你早就知道这事?”

“一开始不知道,不过在知道你身份之后我就已经知道了!”

听到他这样明显占便宜的话,管樱一阵无语。可是现在大家都在,自己又不能对这个男人发脾气,想到这里她直接从他的怀里做起,坐到了沛黎的身边。

看到她这个样子沛黎无奈地摇了摇头,管樱这人真的什么都好,唯一面对沈逸泽的时候就能激发她骨子里的好战因子,和还真是有趣呢!不过沛黎想到曾经听过的关于传承的传闻有有些不解地问道:“不是说最好是血统纯正的人来继承家族才会比较好吗?”

听到她的问题,这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沈逸明对她解释道:“嗯!话这么说是没有错,可是也不乏会有特殊情况的发生。具体家族的传承是怎么样我们也说不清楚,因为有些时代选出的家主竟然是旁支!所以按道理来说只要有血脉都可以传承,但是绝大多数的传承人都是家主这一辈里出现的。”

听到他这么回答,沛黎点头表示理解然后继续对他问道:“哦!原来是这样,那也就是说你们很可能还是充数的?”

“嗯!差不多,毕竟血缘越纯越好!不过我们去多少也能帮得上忙不是吗?”

“嗯,这话说的到对!”

确实正像他所说的那样,与其说是找一些不靠谱人,还不如找最可信的来!毕竟他们要去的地方可能会隐秘!其实这些也是沛黎的猜测,毕竟她没有去过那里,不过他的第六感觉告诉她未来事情应该不太平。

而这边管樱在自己身边坐下之后,成穆熙、沈逸泽、管风他们三人似乎已经用眼神达成了协议,只听到成穆熙对在做的人说道:“我们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但是我们一开也要保证我们自己人的安全,所以这次行动管风会留下,玉杰还有丁凝在我们离开期间你们要带着管风的势力范围!”

玉杰和丁凝听到成穆熙这样安排并没有什么疑意,她们都清楚自己是这些人的软肋,所以有人确保她们安全他们两人到是松了一口气。

沛黎也对他的安排十分地满意,刚才她还在想怎么样处理玉杰他们呢!现在要是管风来看着她们两人那么她们的安全她是不必担心了。想到这里又听到他接着对她们说道:“我们预计天出发,后天达到湘市。按照正常推算,这个时间应该可以和殷家父子们同步了,毕竟他们两人应该会先从管绍彦的手中把那块玉芯拿回来。”

在场的众人听到他这么说没有任何的异议毕竟,成穆熙对这些事情可要比他们了解的更多,并且安排的更加的细致。接着他们也没有多问直接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缓冲时间只有一天,他们也要有很多事情要安排。

这边沛黎在目送他们这帮人离开之后,关上了房门。走到房间的沙发边上,看着坐在沙那里看着自己的成穆熙,一脸不解地对他说道:“我刚才就想问你,你这么确定殷家父子只用一天就能找到管绍彦的?管绍这人不应该这么逊啊!”

男人听到她的问话,直接把她拉到了自己的眼前,让她做到自己的腿上对她解释道:“我不是确定而是肯定,他们的船上可是有着殷段弘的人在!”

听到她这么说沛黎点头说道:“他们两人以前的关系这么要好!那个船上有殷段弘的人渗透进去我并不意外。”

她说着,不自觉地收了收自己的手臂。因为两人经常做这样的姿势,沛黎下意思地就楼上了他的脖颈,这么一收手臂,她的沈逸就下意识地往前倾,整个身子都轻轻靠在了他的身上。

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成穆熙自然全盘接受了!虽然他知道眼前的小女人是为了坐的更舒服一些才会这样的。不过没人再怀,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自然也不会辜负她的好意,于是把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抱得更紧一些。

沛黎感觉到原本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更加用力,一直到自己在无意间挑拨了眼前这人,于是感觉岔开话题接着对他问道:“那你是怎么这么确定时间就是在后天呢?”

成穆熙和她相处了这么久自然早就摸透了她的心思,一双有力地大手不老实在她的身上揉了揉了,然后对她说道:“得到这个消息我自然是有我的办法的,不过你想知道为什么,得需要给我一些甜头!”

他说着直接起身,一个公主抱把怀里的小女人稳稳当当当地抱在了怀里。沛黎只感觉到自己地眼前一阵目眩,自己的身体便腾空而起。而后又听到他这么说,直接稳住了自己的身体,推了推他硬邦邦地身体,对他撒娇道:“那……既然这样,这件事我不想知道了!熙!放我下来!”

沛黎推人的力度在男人开来和挠痒痒差不多,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成穆熙低下头对她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微笑,只见男人嘴角轻轻扬起,幽深的眼眸像是神秘地黑宝石一般迷人深邃。

沛黎原本是因为他喷洒在她颈项见的气息而抬起头的,可是一抬头就看到了这一样诱人地俊脸,她心脏不受控制地碰碰地跳了起来,此时她的大脑有些空白,原本准备好的拒绝的话在这个时候时候已经不知道忘到了哪里去了。

清晨,经过了一夜的情迷意乱,凌乱地大床上已经在说明着做完这里发生地战况是多么恐怖。沛黎此时躺在床上,连翻身地力气都没有。真不知道昨天那个男人发了什么疯,竟然像是一只野狼一般把她折腾了大半夜。

现在的自己嗓子张张口觉得有些发疼,可见昨天她是喊了多久。感觉到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叫嚣着疲惫,到最后沛黎终于又抵不住身上传来的阵阵困意,再次闭上了她那美丽的杏眼,陷入了睡梦中。

子啊她刚刚睡下不就,已经起来额成穆熙推门进入。因为知道自己昨天做得有些过分,此时他并没有叫她。看着她此时虽然已经熟睡,但是脸现在还有着一些未退下来的红晕,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宠溺,不由地伸出手轻轻拂过她的脸颊。

虽然他承认这个小女人有时候好奇心有些重,不过昨天她问起的那件事她还是不想让她知道的。管绍彦做了这件事,殷家的父子只会用最血腥地方式来解决,这是殷家人向来的作风,更何况凌之前已经告诉过他这些事情了。

事情果然正如他所预计的那样,在今天早上他接到了成锋的电话。他们一直监视地尘凌号已经在公海附近的海域沉默。船上具体死伤有50人,绝大多数是在船上工作的人员。

至于沉船的原因,是因为在船舱内储备的油桶发生了爆炸。但是成穆熙知道,这爆炸绝对不是意外,殷段弘和管绍彦认识那么久,他是十分了解他的形式做风的。这很可能是在一开始就已经布置好的,果然殷家父子两人还有是两下子的。

那么这是否表示他们接下来要去湘市的事情,很可能他们也已经预料到了。不过即使是预料到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们的计划依旧是不会变的,毕竟这是关于整个华国的安稳。殷家已经在海外盘踞的这些年,这次是难地一次难得可以彻底解决这件事情的机会,他势必是不会放过的。

相比那些还活在世上的老家伙们也是默认他这么做的,毕竟现在他没有听到任何一方出来阻止他的行动。

想到这里他不禁低头看了一眼还在沉睡沛黎,现在自己并不是一个人。眼前的小女人已经成为了他最大的弱点,他必须要在这些危险还没有威胁到他们的全部的时候解决掉。并且与其让她安安稳稳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他更觉得把这个女人带在身边比较安心,至少在他看来他的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此时还在沉睡的沛黎,并不知道刚才刚才成穆熙的想法,要是知道他这个想法,她一定会忍住对他露出她的“利爪”的。哼,敢小看她,看姐姐非要给你展现下自己的势力不可。

此时房间内十分地安逸,俊逸地男人坐在床边,看着床上女人迷人的睡颜。画面十分地美好,恨不得此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不动才好呢……

离开的分割线

第二天,进过了一天的修整。沛黎、成穆熙、沈逸泽、沈逸明、管樱、殷姨还有一只作为随从跟在他们身边的成锋和沈翔一行八人一切坐上了分往湘市的飞机。至于管风他们三人由于所定地飞机不同飞,要比他们晚出发一天。

说道修整,似乎只有沛黎一人算是吧!她昨天一天应该算是修整,睡了整个一个白天,到了晚沛黎才悠悠地醒来,所以待她醒来之后都有些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他们几人已经做在飞机中,感受着飞机倾斜向上,几人的脸上表情都有些不同,不过却可以在这些认眼神读出来大家对接来发生的事情十分地担心……

湘市位于N省北部地区,因为有着闻名世界的名山而得名于世,另外这里还是一个少数名族的聚居地,独特的地域特点让这里土生土长地名族变得十分地神秘,在这里流传着无数地传说,基本上每一座山都是一个故事,每一棵参天大树都是一个标本。

沛黎他们一行人是下午到达的湘市,不够由于他们此时的目的地子是在县城那边。由于他们人数比较多,这边的向导直接给他们建议最好直接在这里待一夜。必将天色已经不早了!

听到向导这么说成穆熙也没有反对,这地方向来比较怪并且晚上他们也不行动,于是便直接听从了向导地建议先留宿在了市区内的高级酒单内。

不过这个计划虽然好,但是奈何她们这个整个队伍中的几位男性都是迷人的,看到这么写极品现身,在前台几代的小姐都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沛黎看到有人把自己拍下来的照片做成屏保,不由得瞥了瞥嘴想道:果然是个妖孽到哪里有人女人主动贴过来。自己地情敌真的到处都是呢!

见此时酒店的大堂人员看到成穆熙来站在那里,已经有些移不开眼。沛黎看这边他们已经站在大堂内半天了,于是直接上前对她说道:“小姐麻烦你快递点被!我这边着急!”

这边大堂小姐听到沛黎这个声音,这才终于回过神来,不过她回神过来也是有些不情愿地看了沛黎一眼!毕竟自己看帅哥看得好好地被人打扰,还是很不高兴地,于是她淡淡地对她说道:“你们要订什么房间?”

听到她的问话,成穆熙直接对她说道:“我要两四间双人房间套房!”

见是他说话,大堂地小姐立刻转变为热情地微笑脸对成穆熙接着说道:“房间已经给您安排好了这些是你们地钥匙!”

听到她说话,成穆熙冷哼一声直接并没有在搭理前台的小姐,转身便大步子向楼图地方向走。

沛黎看着他这个表情就知道此时成穆熙因为刚才的那个女人的话,现在脸色才十分地难看!

沛黎看着她这个表情也没有多说,迈开脚步快速地跟上他的步伐和他一起上了电梯……

------题外话------

今天更新奉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