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95、对峙

此时在楼上沛黎从房间内出来后不久,就已经轮到了她所想要得的墨色翡翠登场。不过似乎真的像大家所预料的那样,这块墨色翡翠的的竞拍确实不是很激烈。

并且似乎大家的胃口都被之前竞拍的翡翠养叼了,以至于到了这块墨色翡翠的时候,它一展示出来,大家显然对她都有些失望。

不过失望归失望,但是不可否认地是这依旧是一块难能可贵的极品翡翠。接着竞拍马上开始,沛黎看着慢慢悠悠上升的竞拍价格,心里开心得不得了。

成穆熙看着她一脸占了便宜的表清,实在忍不住咳嗽两声,告诉她收敛一些。沛黎看着他这个动作,给了他一个白眼撇着小嘴,不管在一边给自己捣乱的他,继续聚精会神地关注着此时正在上涨的翡翠价格。

终于当竞拍价格达到两千万的时候,屏幕上价格出现了第一次的定格。沛黎看到这个价格,直接拿起桌子上的竞拍器开始输入自己的曝出的价格。

两千三百万、两千五百万、三千万此时在屏幕上价格还在不断地向上攀升中,沛黎看着不断往上攀升的价格并没有太大的意外。说到底还是这块墨色翡翠还算是极品翡翠,价格自然不会太低,不过此时价格攀升的速度已经渐渐放慢!这就说明已经有很多人退出这场竞价。

沛黎看着屏幕上最后定格的那个价格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然后按动手底下的竞拍器。之看到屏幕上很快出现了她所报出啦的价格五千万。没错沛黎是四千两百万直接加到了五千万。

她加完价格之后,主持人立刻用十分兴奋地声音说出了此时的竞拍价格。不要怪主持人会这么兴奋,主要原因她也没有想到这块连她都没有看好的墨色翡翠竟然会竞拍出这么高的价格。

“稀世墨色翡翠五千万一次!有加价的客人抓紧时间哦!”

不过似乎大家并没有卖她的帐,在她喊出这句话之后,现场竞拍的价格依旧停留在了五千万并没有有所提高。主持见自己的说的话并没有影响到最终的竞拍价格虽然有一些失望,但是想到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预期还是十分的满意,毕竟这块翡翠只是这场拍卖中比较不起眼的,所以她便也没有在给这块翡翠过多的时间直接快速宣布交易成功。

这样沛黎算是用稍高的价格拿到了这块墨色翡翠,但是只有她和成穆熙知道自己得到的翡翠是有多么的划算。要知道一块翡翠玉芯足够支撑自己往后的异能升级了。

成穆熙看着此时她在竞拍完之后露出的笑脸不禁失笑地想着,还真是好满足呢!不过连他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运气真的是太好了!

自己曾经也就是在很早以前遇到过有玉芯的翡翠,没想到她一次翡翠公盘就遇能到了三块玉芯,并且还能用这么低的价格把它拿下。看着小女人脸上露出愉快表情男人额眼中也难得地露出了宠溺来。

不过就在沛黎刚刚结束完竞拍,再次做回到沙发上的时候,她一直放在背包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因为刚刚竞拍到自己心仪的翡翠原石,所以此时沛黎的心情还没有完全平复下来。于是她拿出手机也没有看电话的来电显示直接对着对方说道:“喂,你好!”

可是电话另外一头回复并没有答话,而是隐约的传来一段对话声。沛黎下意识又试探性地喂了一声,依旧没有回答。这个时候电话中响起了一个她陌生的声音:“我也才刚刚知道原来您和父亲是兄妹,几次见到你竟然没有说话还真是我的不是呢!”

这边只听到殷姨带着疏离且冰冷的声音对他说道:“殷少主,客气了!我和你殷家的事情发生在你刚刚出生的时候,你不记得我是应该的!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何必还要在提呢?”

不过似乎殷姨的话,并没有让殷段弘改变想法。反而她的话更加让他有些不耐烦,只听到电话中传来殷段弘冰冷的声音。

“看来您的想法和家父是不同的。但是现在可由不得您同意不同意。跟我走吧,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否则我不介意采取强制手段。”

这边殷姨听到殷段弘这样强制的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要是现在只有自己她或许还可以完好地离开,可是现在自己的女儿也在这里,她必须要保证她的安全。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攥紧了手,看了一眼此时在她身边的丁凝,但是这一看却发现她此时手放在她的背包中,作出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但是她的头却低得十分的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自己的女儿真在拿着电话,看到她这个样子殷姨似乎是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于是抬起头对着殷段弘说道:“……既然这样,殷少主带路吧。”

见自己的威胁已经奏效殷段弘也没有耽搁直接对她说道:“那就请吧!”他说完就向着停车场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这个方向并不是去楼上的放心。而是在在另外一个场馆给的会客厅。刚才他的手下已经接到了自己父亲的电话,他已经把会面的地点改在了比较私密的会客厅内,目的就是不希望太多人注意他们这边发生的事情。

殷姨此时推着丁凝的轮椅跟在殷段弘的身后,看着他们要走的方向不由得眼睛中闪过意思地警觉,果然如她所料殷家父子绝对不会在原来的地方和她们见面,势必会选择一个认为最隐秘的地方。

感觉到到他们距离刚才的拍卖大厅越来越远,她的的心也越来越没有底……

他们的一行人继续往目的地前进,而在此时电话的的另外一端,沛黎在听到电话中有声音之后就停止了问话,静静地听着话筒内传来的声音。

成穆熙看着刚才脸色还十分的愉悦,但是在接到电话之后很快就变得很严肃,上前用眼神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沛黎看到他的眼神,有看了一眼在坐的几人发现大家都已经放下了手里的事情,一脸不解地看着她。

于是她快速地对他们说道:“熙、沈逸明、玉杰,跟我到另外一个房间来!刘叔一会我应该会离开,那就麻烦您帮我处理好我刚才拍下来的翡翠原石了。”

刘叔已经非常了解沛黎的作风了,于是他在听到他说这句话之后直接点头,表示理解地对她说道:“你有正是就赶紧去忙吧!这边有我呢!我可以应付得过来!”

听到刘叔这么说沛黎点了下头,然后换了一副严肃地表情对另外三人说道:“嗯!你们跟我进来!”她说完率先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玉杰、沈逸明还有成穆熙看到她这个表情并没有说话,不过还是很配合地跟她一切进入了房间。待他们都进到房间之后关上门,沛黎直接直接把手机调整为免提,三人刚准备问她出了什么事情,就听到她外放的手机中想起了对话,对话的的两人正是殷段弘和殷姨。

似乎是殷家家主又事情要找殷姨,殷段弘接到自己父亲的命令,要强制把她们母女带过去。看来这里边一定是是有问题的,要不以殷段弘的性格不会和她们说这么多废话。

此时沛黎那手机话筒调成了静音,听着在听筒中传出来的对话,她对成穆熙问道:“看来殷家家主是看到殷姨了。不过她请她们过去有什么目的呢?我也不相信他们只是单纯地叙叙旧。”

听到沛黎这么说,成穆熙对她点头说道:“他们是有目的的!不顾具体是什么我们都无法确定。不过可以肯定的就是殷家父子两人并不打算放过殷姨和丁凝!”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认同地回答道:“这个我也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跟着他们两人一起进来的玉杰和沈逸明,都用一副疑惑地表情看着他们两人,似乎想是在听天书一眼。看到他们这么表情沛黎顿时无语,不过现在时间紧迫,现在却不是对他们解释的时机,于是沛黎直接对他们说道:“叫你们来不是给你们时间问问题的!你们刚才也听到了殷段弘抓走了殷姨和丁凝。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父子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要去救他们。”

就在沛黎说完这句话之后,一项对事情理解能力很好的沈逸明,直接对他们说道:“你们去吧!我会和玉杰去通知我哥和管家兄妹的。他们一会就会赶过去!”

听到他说的话,沛黎点点头!没错她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就在这时,刚才把沛黎电话拿走的成穆熙,走到他们的身边。此时他的表情十分地严肃,很显然刚才电话里边的内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乐观,他在听到刚刚沈逸明说的话之后,直接对他说道:“嗯!这里交给你了。告诉你哥哥还有管风在外层展示楼的一楼碰面!”

沈逸明听到成穆熙这么说直接点头对他说道:“嗯,我明白了!你们注意安全!”

“嗯!”

成穆熙听到他话嗯了一声然后就拉着沛黎直接出了房间,想外边的走廊内的电梯走去!两人一路无话,脚步飞快地走着。此时他们十分清楚你需要抓紧时间赶到现场,否则很可能殷家父子两人会对殷姨他们做些。

沛黎想到之前殷姨说她自己的血很可能让已经快要失却能量的进入沉睡的殷家圣玉再次回复正常。她就不由得担心起来。现在他们谁都不知道放血究竟是需要多少要是,很多那么就很危险了,他们必须啊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请认的分割线

就在此时在另一外一边殷段弘已经带着殷姨他们来到了,殷家家主多等候的休息室。此时见到休息外站着有十多个黑衣保镖,姨姨讽刺地说了一句:“这已经都要过去了快二十多牛啊你了,你的习惯竟然还没有边!走到哪里都跟着保镖!”

此时殷姨说话的说话的声音并不小,她的声音正好可以让此时坐在房间内的殷家家主听到,只见她说完之后,从房间内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这个声音没有带着一丝地感情。

“已经都要过去了二十年,妹妹的个性还真的是没有变呢!依旧还是那么耿直,还真不知道这些面来你是这么搭理你的手里的生意的!”

听到他说这句话,殷姨也不含糊,直接在门口放开了推着丁凝轮椅的手,走进房间内上来就对着坐在里边,等候他们到来的殷家家主说道:“这一点还轮不到你管!说吧你找我是什么事情,我没闲着的时间跟你瞎扯蛋。”

“哦?你没有时间,我看你时间是用很多呢!不管找雇佣兵,并且还命令人给我们送炸弹!没想到我这妹妹几年不见本事倒是涨了不少呢!”

听到他这么说,殷姨就知道了自己所坐的事情已经被亚年这个男人知道了。既然知道了她也不必要隐藏了,于是她带着挑衅地意味对他质问道:“怎么你怕了?堂堂殷家的家主竟然还会有害怕的情绪,还真的是难得呢!”

“哼!你不用激怒我!我不会搭理你的把戏的!你给我送炸弹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比必须要给我做一件事情,就是用你的血去让即将让失去力量的的圣玉苏醒。”

这边殷姨果然听到从殷家家主中说出来这句话,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屑。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曾经是自己的好哥哥,可是这个人内心太过于自私,对权利的追求也近乎于疯狂。

自己还清楚的记的,眼前这个人男人对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那个时候自己正好刚刚过了十二岁的生日,以为正好是自己的本历年。所以那一年的生日家里举办了一个大的宴会。

在宴会上还有人问母亲,她和这位大哥将来究竟是谁继承殷家。当时还作为殷家家主地母亲,十分严肃地对在场的众人解释道:“我自然是会按照殷家正常的规则传承的,这一代的女孩已经出现!我也不准备谁来替代了。”

此话在宴会上一说出,她当时就明显感觉到,原本无人问津地自己。尽然一下子成了众人的焦点。而一向是众人焦点的他,竟让像是一颗被抛弃的棋子一般吐完被众人远离。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发现他对自己态度有了变化,变得十分地梳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她说了,正因为母亲的话,这个男人失去了最骄傲的资本。所以他自然是不甘心的,不过好在一点就是他在自己出生以前已经继承了家族传承的异能。有了这个,就好比他有了保命符,有了让别人信呢的本钱。

不过她也不能不承认,他的运气确实不错,现在他依旧是殷家的家主,殷家依旧是在他的手里。这时她又想了刚才他说的那句话,不由得眼神变得一暗对他说道:“哼!殷家家主还真的是说笑了,我凭什么帮你解决这件事。要知道我已经离开殷家好多年了,殷家的一切可没有什么关系了!”

听到她这么说殷家家主并不意外,他直接看一眼此时等在门口坐在轮椅上的丁凝对她说道:“我会有办法要你同意的!听说你有一个女儿和你一起来了!听说她还是个很有名的雕刻师,不过我准备帮你把她的玉石雕刻价格推得更高。要知道雕刻师的绝版作品可是很值钱的!”

见他这么说,殷姨气得脸发白,对着殷家家主骂道:“你……卑贱!丁凝怎么说也是孩子,是你的晚辈。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殷姨听到这么说,殷家家主不在意地说道:“这我就不管了!我要是失去了异能,你们也别想好过!”

“你……”

听到他这话,殷姨气的不行,一个你字卡在喉咙中不知道说什么。

就在这时,他们的房间外,响起了一个好听的女声,只听到女声话语带着无限地挑衅,只听到她轻蔑地对屋内殷家家主说道:“今天真的是开眼界了,现在这个时代还有强盗的存在!殷家家主,想要都她们,你可要先过我这一关哟!”

听到她的话,此时在房间坐着的男人,警觉地站了起来对着外面问道:“你又是谁?”

“我?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不用劳烦您记住的!不过你要是随便动我的人,我可就要不客气了!”

“你是玉石缘幕后那个老板?”

沛黎没想到殷家家主还真的知道自己的存在,既然他都试探性地问了出来,她也不没有必要否认于是大方地承认道:“果然不亏是殷家的家主,连是这么一个区区的小珠宝集团都能记得住。”

听到沛黎这话,殷家家主冷哼一声说道:“哼!你以为这么恭维我,我就不知道你的身份!成穆熙的女人,玉石缘的真正总裁,除了这些你似乎在IT业也有涉足!现在看来你似乎真的是特别的,你竟然还有异能?怪不得成家小子会看上你!”

听到殷家家主这么说,沛黎没有反驳,直接接受了他的夸奖,不过回给他的话,依旧十足的挑衅:“谢谢您的夸奖!不过您夸了我,我也不会让您动我的人的!”

“小姑娘,我奉劝你一句不要盲目地自信,什么事情该管什么事情不该管分清楚!”

“呵呵!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现在这事我管定了!”

------题外话------

今天谢谢订阅!更新奉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