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92、所有猜测的真想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92、所有猜测的真想

殷姨听到沛黎这么问,直接冷哼一声对她说道“哼!现在殷家剩下的人就是强盗!”

沛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一时有点语塞“呃!”实在是她想不到殷姨会这么说,要知道无论那两个男人之前做了什么事情,可依旧都是现在殷家的家主和少主。

于是沛黎知道对她劝说道:“殷姨……其实我和熙最不理解的呀是这个问题!为什么殷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要知道在我和熙也想不清楚这其中的缘由。”

听到沛黎这么问,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哎,你们自然是不知道的!其实殷家这一代一开始确实定的由他来继承整个殷家。那个时候我和妹妹并没有出声,所以我的母亲,也就是殷家上一代家主,请了家中以前会一位秘术的长老做法让圣石可以把力量传承给男人。”

“殷家不是向来把家主之位传承给女人吗?怎么族人中,尽然还有会这样秘术的人?”这句话是成穆熙问的,因为此时殷姨跟他们说的这些和在资料得到那些出入太大了。

“你说的没有错成少,看来今天你忙来这里必定是对殷家做了一番调查的!不过你们有没有想过外一没有女孩子呢?”

“……”

“其实殷家和四大家族都有不同,我们家族虽然是朱雀传承,但是你知道的我们向来家族很少有女性的出声!”

“这是为什么?”

“这个我也并不清楚,不过这一点似乎是从殷家搬到了海外之后就开始了,甚至要有几代都出现了只生男孩的现象,所以为了传承下去,族中的长老才会想办法去弄来的这个秘术。”

沛黎听到殷姨这么说,眉头皱了一下,其实她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殷家会去了海外,玉石在殷姨说完这句话之后对成穆熙问道:“哦!熙,殷家为什么会去海外?”

远处的男人听到她的问题,想了一下对她说道:“那个时候华国正处于战乱的和政权交替的年代,殷家在那一代本就人少。所以他们选择去海外避难!但是奇怪的事情,就是他们并没有回来。”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点点头,不过想起上次他对殷段弘说的话,于是再度对他问道:“可是我记得有一次你曾对殷段弘说过,不会让殷家人回来到华国。”

“是的!这是我们成家和殷家的事情!当时在殷家选择去国外的时候,四大家族开过会,成家当时极力的反对。要知道一旦四大家族其中一方离开,势必就会给其他三个家族增加负担。

我们是守护华国的家族,自然不能不能离开这片土地。所以那个时候成家的家主就发誓一旦殷家离开华国成家绝对不会让他们回来。不过最后殷家为了自保还是离开了,留下了其他三个家族在苦苦支撑。虽然度过的最后的难关,但这三个家族都受到了巨大的重创。

死了很多年轻的族人。殷姨您应该知道吧!毕竟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你父母那一辈的。要是我没有记错决定这件事的人就是您的姥姥吧!”

听到成穆熙这么说,殷姨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其实这件事情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贪念,殷家离开华国是因为在海外发现了极品的玉脉。”

成穆熙没有想到竟然会听到这样劲爆的的消息,不由得吃惊地说说道:“什么!”

这边殷姨自然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震惊,但是她此时脸上的表情却是异常的镇定,再次对他们重复说道:“没错,这就是殷家集体迁移到海外的最关键的原因。”

“……”

成穆熙这次再听到殷姨的话,没有再出声,其实他在以前也多少是不理解殷家为什么会去海外的,因为即使时代再过于混乱,四大家族地位仍旧是不变的,历史朝代的变迁根本不会改变他们的地位,所以殷家的理由多少有写牵强。

可是要是因为私欲,那这件事情就解释得通了,现在听到殷姨说这他们发现了能够提升异能的玉脉,成穆熙举得惊讶的同时又觉得这个理由才更接近事实的真想。

这边沛黎听到殷姨说到可以加快异能的成长玉脉,不由得有些吃惊地看着殷姨说道:“殷姨你知道异能?”

“呵呵!这是自然是的,作为四大家族的人最特别的存在就是有异能不是吗?况且还我还曾经是殷家的大小姐,这些事情本就不是秘密了!还有无论是你还是成少都是有异能的人吧!”

她说的这一点沛黎也是知道的,异能对于其他人可能是闻所未闻的,但是在四大家族中却是必须都要知道的,因为异能象征着一种权利。这样的人是被家族的圣玉认可的,并且拥有着继承家族的权利人,也就决定整个家族未来命运的人。

沛黎看着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殷姨……那你……”其实她一直想问她,既然她是殷家的大小姐,殷家这代正主的继承人,那么应该也是有异能的才对吧。

这边殷姨似乎是知道沛黎想要问什么对摇了摇头说道:“估计要让你们失望了,我并没有异能!”

沛黎听到她的话不解地问道:“呃!这是为什么?”

这次回答她问题的人,不再是殷姨而是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丁凝,只听到她张开口悠悠地对她说道:“沛黎,刚才母亲都说了,在她出生以前,大家人认为这代家主是母亲的哥哥来继承的,脸家族内都用了特殊的秘术让他拥有了异能。你应该知道每一代人中只有一个拥有异能,而这个拥有异能的人就是未来的少主……”

“原来是这样……”

“没错的!其实妈妈一开始并没有想和谁去争抢什么家主的位置。在我们看来这些事情并没有什么,但是殷家却把母亲作为了和白封门交换的工具的了,当时的管家要和母亲订婚的时候,她已经和父亲在一起了!”

听到丁凝的补充沛黎点头,然后她在哪里沉思了一会儿,和已经走到她身边的成穆熙对视了一眼,刚才的谈话他们两人都听到。可以说现在他们已经理清了这其中的头绪,但是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他们不解。

于是她对他轻轻点了一下头,继续转先殷姨对她问道:“嗯!现在我明白了!之后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可是殷姨、丁凝,即使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们两人做出昨天那件事还是有单太过了!现在来看无论怎么样殷家的家主都是正常继承的殷家,你们这次行动的胜算太小了。”

听到沛黎这样近乎于警告的话语,殷姨突然对她说道:“沛黎,你应该多少听到一件事情吧!殷家父子他们两人的异能,现在已经十分的不稳定了!”

“……”

殷姨见到沛黎听到她这么说,并没有说话。便知道这件事情她已经知道了于是继续对她说道:“他们之所以会出现这个状况就是因为,他们的继承有问题。每个家族的圣玉都有不同,成家圣玉离不开水,管家圣玉离不开烈日、沈家的圣玉离不开冰雪、殷家的圣玉确实离不火焰的。

朱雀的特性就是要涅的,每一次在这个阶段殷家的圣玉都会沉睡一阵时间,在之后的就需要用当是的殷家家住的一滴血去唤醒。家族圣玉的沉睡是每五十年一次,所以殷家父子都没有赶上。但是也正因为他的异能是由于秘术得到的,所以他们的血是无法唤醒已经沉睡的圣玉的。”

听完了殷姨这话,沛黎和成穆熙两人都明白了为为什么殷段弘要抢那块玉芯了,原来他们都不不理解的问题就在这里,想到这沛黎摇摇头对殷姨说道:“不,你小看他们两人了,他们应该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了。”

殷姨听到沛黎这么说,一下子顿住,对她追问道:“什么?沛黎你把话和我说清楚。”

于是沛黎把前天在码头上探查到的那一幕对她说了出来,说完这些之后她开始观察着殷姨的脸色。只见她先是气愤然后又有些不平地说道:“即使能找到能让圣玉苏醒的玉心,但是没有血为媒介是不行的!”

“呃……我记得殷家的家主又一个女儿。难道她不可以吗?”

听到沛黎这么说,殷姨的思绪票到了远方,然后只听到她带着可惜地语气说道:“哦!那就应该可以了!不过这样的圣玉还是原来的圣玉吗?”

听着她说的话,沛黎并没有往下接话,从她刚才话中的语气中来看,其实殷姨还是对殷家有感情的,只是这个感情已经被她的仇恨所掩盖了。听着她的话,沛黎其实真的希望她放下仇恨,毕竟被仇恨围绕着的心会麻木,会变得冰冷甚至感受不到周围人的一切。

不过这些只是她的希望,只听到这个时候殷姨说道:“不过这样也好,只要殷家越乱,我给丁凝父亲报仇机会就越大了!”

听到她这么说沛黎不知道怎么回复她了,只是喃喃地说了一句:“殷姨……你……”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沛黎身边的成穆熙突然对殷姨问道:“你爱人是怎么死的?”

这边听到成穆熙问,沛黎明显感觉到了殷姨的身体一僵,然后听到她用有些凄凉的话语说道:“车祸,当时我并不在车里只有他和凝凝。我当时感到现场的时候,警察告诉我是意外事故,但是我毕竟是在殷家这样的家族长大的,所以对于跟多事情要比其他人敏感得多。在之后我又找了国际上的佣兵团队帮我调查,最后查到了殷家家主也就是我哥哥的头上。”

“那这么说,那些在半路上给管绍彦和殷段弘下捣乱的人,是你派出去的?”

“是的!沛黎!那些人是我请的雇佣兵买的死士,只要出钱他们就是搭上自己的性命也是可以的。”

“……”

听到她说这句话,沛黎和成穆熙两人都没有往下载接下去。毕竟这些都是他们曾经已经猜测到的了,不过确实今天的谈话绝大多数出乎了他们事先的预料。

而这边,看着他们两人迟迟没有再说话,于是率先开口对他们说道:“好了,现在你们该问的不该问的都问了,还有什么疑惑吗?要是你们还想阻止我的行动,那我劝你们还是放弃把,这些知识一个开始,后边还会有的!”

沛黎见她这么说,还想对她继续劝说,不过坐在她身边的成穆熙缺是一个胳膊挡在了她的身前对她摇了摇头,意思就是让她不要再说了。沛黎看到他这个动作侧头看想自己身边的男人。

看着他对自己摇头,沛黎终究是放弃了对她的劝说。不过放弃归放弃有时候面还是把十强先说开的,于是她又说道:“殷姨,我清楚现在怎么劝说你也是没有用。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想对你说,放下这些还阔天空,你不是一个人孤独地活着,你还有你的女儿还有大家。”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沛黎!”

“你和我太客气了殷姨!”沛黎看着她额眼神多她说道,她说完便起身对着身边的成穆熙点了下头,意思是她想问的话已经问完了,想问一下他有没有想说的话。

这边男人接到她的眼神暗示,直接站起了,看了一眼在房间内的两个女人,然后会她们说道:“希望你们不要让关心你们的人伤心,另外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他说完放在房间茶几上一个银卡,上面的图案沛黎师范的熟悉,这是龙渊会的标志青龙。”

殷姨看到这上卡,有一些晃神,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么说,竟然还能得到这两个孩子的支持。不过有这张卡也不错,至少可以保护丁凝一生无忧了。

就在殷姨发愣了空挡,沛黎和成穆熙已经出了房间,毕竟刚才的事情他们需要缓冲,并且去慢慢消化,另外他们也希望给这对母可以在安静的环境中好好想清楚呃时间……

谈话的分割线

沛黎和成穆熙从殷姨的房间出来之后,两人直接去了成穆熙那个屋子里。在进屋之后,沛黎一下子就发现此时的屋子里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上会场内的近况,根本就没有人搭理他们。

看到这样反常的事情,沛黎也凑上前忍不住地问道:“这次拍的是什么,你们竟然这么集精会神!?”

当然是她这句话并没有人来回答她,大家依旧都把眼神集中在了此时的大屏幕上。沛黎看着屏幕上不停攀升的价格,不由得感叹道:“你们谁都不告诉我,你们此时到底在看什么呢?”

就在她问完这个问题的时候,跟着她一起进来的成穆熙对她说道:“估计应该是你解开的赌石吧!要不他们不能是这个表情。”

“哦!可能是吧!”听成穆熙直接点出了可能出现的原因,沛黎看了一眼现在还聚精会神看屏幕的地他们几个,于是点头对他点头。

“嗯,我们先进屋子,等一会他们回过神来在说。”

“好!”

和成穆熙一起进来之后,沛黎看了一眼房间,此时房间内和房间外布置的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屋子内有没有报价期。

不过他们两人并内有打算去竞拍什么赌石,虽然今天有帝王绿,不过显然现在的帝王绿并不是他们想要的了。

沛黎在进入房间之后,终于呼出了一口气。和殷姨的对话虽然让她十分的为难,但是她要必须的面对,此时她就想在人少的地方好好休息。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想法,成穆熙走到她的身边一把搂住的她的双肩对她说道:“不用操心那些人,有时候人就是那样,明明知道是错的东西他们非要坚持。必须要被打的体无完肤了才会好受。”

“嗯,我明白!只是看着她们有些心疼,这些年丁凝对我来说很重要,我的玉石缘整个的雕刻都她负责的,她这个人很明白事理!是那种心思十分通透然的人,估计是她很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吧!”

“……”成穆熙就这样静静地听着沛黎子在这边自言自语,就在这个时候又听到她接着说道:“可是我也十分的清楚我不是圣母,今天我们的话已经说了这么多了,我也不打算在废了!未来就让他们自己来觉定吧!”

“嗯!你想开了就好,我一直担心你因为丁宁是玉石缘首席雕刻师的事情,而使劲劝说殷姨。”

听到男人这么说,沛黎这才知道自己这两天的情绪让身边的男人很担心,于是她转头对他安慰道:“没事的!我已经努力了,即使她们两人在之后要离开玉石缘,我依旧会放她们离开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是嘛?”

“嗯!你想通就好!走吧!去看看外边有什么好的翡翠”

听到男人这么说,沛黎点点头说道:“呵呵!走吧去看看!”说着就拉着男人的手,再次出了这个房间……

只是现在她并不知道的事,事情并没有向着她预料的事情发展,在不就的将来。殷家的事情的事情可要比她想象的复杂的多……。

------题外话------

今天更新奉上!谢谢大家的订阅!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