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91、殷姨的往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91、殷姨的往事

当沛黎几人再次来到会展中心的时候,沛黎发现组委会已经把昨天爆炸的地方用特殊的经管布围栏挡住,虽然不是那么好看,不过好在进入视线范围内的东西没有没有任何爆炸的迹象。

今天的拍卖会四大家族的房间并没有被安排在一楼,因为昨天爆炸的原因他们的房间都不能用了,于是主办方启用了会场内空出的四间房间。不过这四间房间的位置倒是一般,都是在三楼,所以这次沛黎是和成穆熙他们一起上的三楼。

原本在前边带路的服务人员是要把成穆熙带到他的制定房间的,可谁知这个男人却和沛黎进了属于他们的房间。看到他这样在前边带对的服务员彻底地傻眼了,就这么冷冷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沛黎看到这样的他不由得一个轻笑,成穆熙这个行动,连解释都不解释,跟着他的服务员可是相当的为难的,她刚才上厕所的时候可是听到了他们领导对他们几人训话,强调了要寸步不离,服务周到,成穆熙这么做就等于今天他的饭碗就没了。

想到这里沛黎上前对那人说道:“你还去你负责房间门口待着,一会儿会有人过去的。至于怎么向你们领导交代,这一点你应该清楚:话是死的,人是活着的。成少主正常离开你也没有跟着的理由不是吗?”

服务员显然没有想到沛黎会这么说,于是对她问道:“小姐您的意思是?”

“我想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剩下的我应该就不用再提醒你了!要是你连这个也不懂我想上边的人也不会安排你来接待成少了!”

此时沛黎说话的口气变得也写严厉,之所以她会说这主要还是因为她不想引起太大的注意,要知道连官方不敢得罪的成少在她的休息室里,这多少都会引起一些骚动的,而引起骚动就会多少注意到她们这个房间内的人。

这边服务员已经听出了沛黎语气中的警告,脸顿时有些发红!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着很好说话的年轻女人,竟然会说出这么犀利的话来。

不过想到她刚才和成家少主的亲密的互动,服务员瞬间便想通了这其中的缘由,于是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有些不好意思地沛黎说道:“抱歉小姐,刚才是我唐突了!现在我马上离开。”

沛黎见次对他点了点头:“嗯”

这边服务员离开之后,沛黎这才有空转头看着此时已经在房间内坐着的的刘叔、丁凝、殷姨和玉杰。只见他们几人都一脸不解地看着她和成穆熙。他们似乎不明白为什么成少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看到他们的这样疑惑地表情,沛黎并不意外,今天的事情原本就是他们临时决定的,她事先确实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事情可不是她对大家解释她和成穆熙今天一起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而是他们两人要和殷姨和丁凝单独说说话。

想到这里沛黎没有在等下去,直接对房间内的刘叔和玉杰说道:“玉杰,沈逸明在成穆熙那个休息室等你呢!似乎有事情找你。”

这原本玉杰突然听到她这话的时候还有些发愣,不知道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她眨眼睛就明白了她是叫自己离开,于是她向四周看了一眼刚才成少出现在这里她就觉得有事情,现在看到沛黎的眼神,她更可以确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想到这里,她快速地起,整理下身上的衣服对沛黎说道:“嗯?既然这样,那我就羡先过去了!”她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走向了房间的门口,就在她和沛黎插身而过的时候,玉杰听到沛黎小声对她说道:“带着刘叔一起走!”

这边玉杰在听到沛黎说的话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地直接转身对站在一边的刘叔说到:“刘叔,麻烦你给我带下路,去对这里并不熟悉,而且我和逸明还要问你一些事情呢!”

原本刘叔也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不过根据他的经验,他猜测应该今天成少主有事情要和殷妹子说,因为成少主的眼神可一直没有停止对她的打量。

原本他见此情景,就准备找个由头出去,把这个房间刘给他们几人谈事情,这个时候听到玉杰这么说,想不不想地直接对她回复道:“哦!是这样啊!行!我给你去走!”他说完就快速地和玉杰离开了这个房间,并且在临走的时候贴心的把房门关上了。

沛黎在刘叔关上房门之后,直接把房门紧闭,此时房间内只有沛黎、成穆熙、殷姨和丁凝他们四人。不过这边锁好门之后沛黎并没有先开口,而是转头看向看想此时的在房间的殷姨。

看着成穆熙和沛黎两人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的动作,殷姨似乎是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于是率先开口对他们说道:“你们两人找我有什么事?”

见她率先开头,沛黎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成穆熙,跟他眼神交汇之后,对这个殷姨说道:“殷姨!您应该猜得到我们是来问什么的吧!”

这边殷姨并没有听到“沛黎,你认识殷姨这么长时间,你觉得我是个怎么样的人?”

听到她这么问,沛黎低头想了啦一下对她回答道:“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女人、独立果决!而且您多以很多事情的把握很有分寸。”

“哦?我没想到你对的的评价竟然这么的高!”

“呵呵!高不高我想您应该很清楚,不是吗?”

“沛黎,既然你都已经十分清楚我的作风了,那为什么今天要阻止我?”

听到她这么问,沛黎卡壳了一下。她这么说就是承认了刚才自己对她的评价,只是她这么问显然是不希望今天自己阻止她的行动了。

“殷姨你……”

沛黎的额话卡住现在的她竟然有些词穷,确实自己并没有任何的理由要阻止她。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在屋内说话的成穆熙突然开头说道:“她没有理由阻止,我应该有理由的吧!殷女士你做这件事情,事先想过没有胜算有多大?难道你就这么想鸡蛋碰石头,自寻死路吗?”

听到成穆熙这句话吗殷姨的脸色暗了暗,低头回复道:“成少主就这么料定我会是输得一方?”

“不是料定,而你肯定!虽然你贵为殷家的一份子,股子里依旧有着一股子狠劲。可是从你这几年的形式作风上来看,你对比殷家父子两个人还是有有差距的。换句话说你的狠不够,还有就是支持率,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现在殷家已经是他们父子的天下吧!”

“哼!那些见风使舵的人!就会巴结他们两人!”

听到殷姨这么说成穆熙并没有反驳,毕竟每个家族都会有几个善于奉承的人出现,成家也不例外自然是有这种人存在。只是这殷家这种人似乎有一点过多了。

要知道曾经他看过一份资料,这份资料上的内容就是关于殷家现任家主身边亲信的事情的。里边特意提到过,几个人都是在殷家家族内位居高位。但是却不是凭着真本事,而是凭着他们的善于吹捧别人的一张嘴巴。

不过听眼前殷姨这么说,成穆熙嘴角扯出一个算计的笑容说道:“没想到你连这个都知道,看来这几年你并没有放弃对殷家信息的掌握。我记得你一直从事翡翠原石的生意,M国距离现在的殷家总部也并不遥远!您应该借着自己有空的时间没少和他们那些人联系吧!”

殷姨这边听到成穆熙的猜测,安静不由得眯起,带着危险的目光向他问道:“是又怎么样?难道我就不能去争取自己应该有的权利吗?”

“不!我可没有这么说!”成穆熙轻描淡写地对她说道。

殷姨听到他这种语气,心里莫名的升起一种不忿!他自然是不明白自己的感受的,所以才会在这里大言不惭地对她说这些,想到这里她带着怒气地对他质问道:“哦?那成少现在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是在跟我炫耀你推理功力很强,竟然直接把指认了出来?还是给我下最后通牒然后告诉殷家的家主呢?”

成穆熙听到她这么说,眼神眯起,此时沛黎的清楚地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危险的情绪。只听到远处的成穆熙对着她用冰冷地语气质问道:“你难道真的就是这么想的?我要是想揭发你可没有这么麻烦,直接把资料甩给殷家那两人就可以了!我相信他们还没有废物到无可救药的地步,相信我给的资料他们很快就会推理出是谁做的这么事情了!”

沛黎听到她这么说,多少是知道,此时男人是在说气话;或者是用言语故意激怒殷姨,不过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觉得他说得话有点过了,于是她轻轻唤了他一声:“熙……”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她便快速的闭上了嘴巴,因为她发现,此时的殷姨的胸腔起伏酥糊是在隐忍着某些事情。

看着她这么样子沛黎不解,而成穆熙表情依旧很冷漠。这个男人除了对待自己的时候会变得不正经,还有很孩子气。对待其他的事情,根本就是一副表情使到底,让她都忍不住吐槽。

就在这时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话丁凝突然插嘴对他们说道:“妈妈!你不用再忍了,剩下的事情我来说吧!沛黎和成少出现在这里对我们说这些,多事就是希望我们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您不要太纠结于他们的最原始的目的,沛黎是我的朋友,我十分清楚她的行事作风,要是沛黎真的想对您做什么,绝对不会是子现在这样阳仔,站在这里还和我们说这么多。”

“凝凝!你……”

“妈妈,你说的事情我一直不反对,就是怕触碰到您的内心世界,可是您不应该把我的朋友想的太坏了!还有沛黎和成少,还是我来你说我这里的情况。”

听到丁凝这么说沛黎点了一下头说道:“嗯!好!你说……”

见沛黎点头,丁凝对她“嗯!”了一声,就准备张开口跟在说一说自己以前发生的事情。

可就在丁凝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就听到殷姨迅速地上前阻止道:“等等……凝儿你等会再说,有件事情我还要和他们确认一下。”

“嗯?确认什么?”丁凝一脸不解地对她问道。

只听到这个时候殷姨对她严肃地说道:“我还没有确认这两人的立场,你现在说出来,对我很不好!”

听到自家母亲的话,丁凝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于是她又转头,对着沛黎和成穆熙说道:“你们两人想怎么样?要是想和我们继续做朋友,我不介意和你们两认继续。不过作为作为朋友我不希望你把接下里的事情跟其他人说。”

沛黎见丁凝难得地疑问自己,然后对她说道:“丁凝你难道现在还看不明白吗?我和成穆熙此时站在这里,已经表明了立场的了!我们要想举报急忙你们两人,什么样举报方式都有,根本不用我们两人辛辛苦苦地过来。”

丁凝听到沛黎这么说对她点点头,表示感激:“嗯!其实我猜刚才的猜测也是这样的,你和成少那么骄傲的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威胁我们母女!”

听到丁凝的这么分析,沛黎点头对她威胁说道:“是的!就是这么回事,现在来说下你和殷姨的事情吧,到是是什么回事?”

“嗯,好的!”

就这样沛黎又从丁凝的口中得出了领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这个故事关系到殷姨和丈夫的故去。丁凝一边讲着这个故事,一边也陷入沉思中。现在想来,自己的父亲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自己有一天会离开她们,所以竟然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给她讲了自己父母的故事,以至于现在自己也能轻松的陈述出来……

原来殷姨的丈夫竟然不全是华国的血统,他竟然拥有四分之一的欧洲王氏的血统。

由于他的父亲喜欢玉石所以在成产的玉石的地方来旅游,遇到的自己作为殷家大小姐的母亲。两人的见面可以说是一种巧合又或者是一种命中注定的相遇。总之两人见面之后彼此的眼神分也分不开了。

有时候爱情就是这样在一个眼神的交汇中产生的,丁凝讲的前半部分正是她的父亲和殷姨的恋爱过程,现在从一开始殷家人并没有反对,似乎只以为这个男人只是一个外人,殷家大小姐,找找南朋友,什么的还是很好的。

不过事情就是在这种美好的时刻,画风突变!殷姨和她的丈夫感情越来越身后,到最后两人决定共度一生的时候,却强烈的被那个时候殷家家主反对。

反对的原因很简单,就是那个男人不能让他们殷家势力扩大,对他这个未来的家主并没有好处。殷姨听到这些人的反对的事实自认是激烈的抗争,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是多么的不容易。

不过这份感情却是还是被他们不看好的,而不知道什么事情开始在殷家的族人们,都对这个男人十分的不满意,毕竟自己打大小姐就是少主啊!

终于这些留言这些事件开始升级,从最初的舆论变成人生攻击。基本上说她是矫情女王,已经有一个优秀的未婚夫还想着另外一个。

没错当时殷家家主还做了一件更让她气愤的事情,那就是直接把那个男人的工作辞了,让他根本没有经济来源,可是好在那个男人雕工天生一觉,于是他从大学中出来,专心的坐起了雕刻。

果然有天赋的人就是不同,在他连续雕刻出了几件绝美的作品之后,他便进行了全部的拍卖。

也正因为他这几件精美的作品,男人的名字在华国的玉石界彻底出了名。业内街的人都官他的雕刻叫做“柔雕”,意识就是他所雕刻出来的玉石表面和水润度都十分的柔和,让人看了特别的舒服。

殷姨见到自家男人这样自然是骄傲的!所以她再次决定一定要和这个男人结婚。可是到最后家里依旧还是没有同意,于是她做出了一件最让人意外的事情就是私奔。

不过毕竟现在不是古代,私奔这种事情比较少见,在现代喜欢的男女即使父母不同意就在一起的比比皆是。可是在殷家这样的事情是不允许的。更何况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拥有继承权的殷家大小姐。

而另外一边殷姨一心想和爱人的厮守。随后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她终于决定放弃了殷家的身份和殷家脱离的关系……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沛黎大致都清楚了,车祸、还有管樱母亲提殷母待嫁的事情。这一切就像市一张大网全部串联起来了。

沛黎一边听着丁凝的叙述一边整理着头脑中思绪,渐渐地思绪变得通畅。不过还是有问题,就好比殷家的父子是怎么上位的。如果按照殷家的传承这么来看,第二个地承认位置的人应该是她的孙女吗?

想不出结果沛黎直接对殷姨问道:“现在殷家的的那两人是什么回事?”

------题外话------

今天的个更新奉上,马上看错字啊!先发了谢谢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