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90、表面美好的深夜!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90、表面美好的深夜!

确实如沛黎说的那样,凌这边不参与那么接下来他们这边的事情要简单很多。

成穆熙听到沛黎刚才的话,想到她说的应该就是指要解决的殷姨的事情,于是想了一下对她说道:“关于殷姨的事情,我想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机,我这里有一份资料是刚才管风给我发过来的!我想,看完之后你会觉得现在放任下去比较好,有些事情必须要说开了,才会看到事情的本质。”

“呃?你那边又知道什么?”

听到他的话,沛黎愣了一下。找成穆熙的话还说殷姨这边应该还有隐情,只是她是在想不出倒是会是什么事情,让她现在才开始行动,毕竟她们也认识快五年了。

这四年多期间虽然殷姨一直生活在玉都,可是她还是会选择一些不忙的时候,来J市陪丁凝的。所以根据她的观察并没有发现她们有什么问题,现在看来不是有什么问题了,而是她们根本就是不说。现在想来也确实是这样要是他们不行动谁又能想到这次事件是她做的呢!

就在沛黎这么想的时候,成穆熙已经拿着笔记本来到了沛黎的身边,一掀被子上了床,然后把把笔记本电脑放在床上,打开文件给沛黎看。

此时沛黎靠在男人的怀里看着电脑上所写的内容,微微有些吃惊!她没有想到殷姨他们竟然是炎冥会真正的继承人。

这份资料上显示殷姨自动放弃了家主的位置,要和她的丈夫结婚。不过似乎当时出了上差错,白封门的意外卷入使得整个事件更加的混乱。而最后原本应该接替炎冥会家主位置的殷姨由于丈夫的意外去世加上车祸中自己女儿残疾的打击而离开了炎冥会。

只是这里还提到了有一点竟然就是炎冥会向来是有女人接任少主的位置的。那现在这么看来,其实当时殷姨嫁给哪个雕刻师,也不全是错误的!至少他不会因为有一个强大家族背景而生出甚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可是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变成今天这样呢?现在的殷家可都是男性作为继承人的。可这里可是说殷家向来是女性为继承人的,难道现在的继承人是错误的,可是这样的传承却是已经继承了两代了,想到这里沛黎不仅摇了摇头,难道这些资料有误,但是如果是错误的信息管风断不会给成穆熙的。

想到这里她不禁转过头对着成穆熙问道:“殷家现在的传承可是和管风给我这个不一样。,如果我没有记错,殷家现在的家主是男的,难道殷段弘和现在殷家的少主是女的?”

听到沛黎这么问,成穆熙不由得一笑对她说动啊:“噗!也真亏你能想得出来,不过估你这次要失望,我可以保证他们货真价实是男人!”

“哦!可是管风的资料上可是写着炎冥会明明是要由女人来继承的啊!难道他给的是假的?”

听到沛黎这么说成穆熙摇头对她说道:“不,管风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而骗我!”

“难道他们用了特殊的方法?才让男人可以得到异能?”

“嗯……你猜的这件事是有可能,不过最近似乎他们异能很不稳定。你还记得吗?殷段弘得到的那个玉芯,它很可能是他们解决这问题的关键。”

“是啊!那个玉芯不光殷段弘要,你忘记了管绍彦也想得到呢!”说道这里沛黎突然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念头,于是抬眼看着身边的男人说道:“要不我用异能把这个玉芯移走,放到隐秘的位置让他们找不到!这样他们不就可以无法行动了吗?”

听到怀里的小女人出的鬼主意,成穆熙宠溺的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敲了一下说道:“竟给我想一些歪主意,他们能找到一块玉芯,难道还不能找到第二块吗?再说了你阻止得了一时,也阻止不了他们一世……”

“哎呦!我也明白你说的这个道理,只是我不希望看到不好的事情发生!”

“无可避免,我们作为旁观者还是做好我们的旁观者的本职吧!不过有些事情我们可以提醒一下当事人,毕竟很多时候事在人为!”

听到身边的男人这么说,沛黎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对他点头说道:“嗯!明天我去找殷姨,希望她能听我的劝告。”

“嗯!我陪你一起去?”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抬起头看着他,她轻柔带着玫瑰香气的发丝,轻抚过男人的脸侧,留在成穆熙鼻尖一阵芳香,这样无意的撩拨,她虽然不知道,不过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只听到她用轻柔的声音对他问问道:“呃?明天你没有事情要忙?”

听到沛黎的问话,成穆熙吸了一口气,胸前的肌肉欺负了一下说道对她说道:“这就正事?”

他说完这句话不自觉地加深了搂着她的力道。刚才还没有觉得什么,但是这个时候由于身体放松,才感觉到属于少女的特有的体香萦绕在他的鼻尖。这种香气像是一根羽毛撩拨的他的身体和内心,让他更想把她压倒在身下。

不过此时她怀里小女人,并没有感觉到他的异样。听到他说这句话还很配合地在他的怀里点点头,感觉到她轻蹭这自己的胸膛,就像是一直小猫一样抓着他的胸膛,他不由得眼神变得幽深,低头看着在她怀里一脸没有任何自觉地小女人。

沛黎此刻自然是没有感觉的,并且恰恰很身下的男人相反。刚才还觉得有点凉意的身体,因为此时有成穆熙在让她觉得异常的暖和,不禁调转了一个方向,直接一只手臂搭在了男人的裸露的胸膛上。

沛黎冰凉的手碰触到身下的的肌肤,从底下传来的灼热的触感让她的手迅速的升温,她不禁舒服地叹了口气。觉得有这样一个人形抱枕真的是太好了。

不过她此时并不知道的是,因为她这个动作彻底地让身下的男人化身为了一匹狼。只见成穆熙在她没有反应过来之季,直接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待她还没有喊出来声来,就迅速地堵住了她微张的唇瓣。

沛黎本能地回应着身前男人的动作,只是她感觉到这次男人掠夺的有些着急,不由得抬起了她优美的脖颈。

只是她这样邀请的动作,更加调拨了男人的情绪。只见身下的小女人,仰着优美的下额,漂亮的杏眼微微闭着,估计是刚才吻得有些着急,此时她的脸颊泛着诱人的红晕,嘴唇微微张开,大口地呼吸着,因为她的吸气连带着胸前也不断起伏。

看到她这个样子,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地惊艳。可以说他是看着她在一步步成长的,一哭走来她带给了自己无限地惊喜,也让他在不知不觉见觉得她是不能割舍的。

看着她此时迷人的样子,男人再次附身向下,吻上了她的红唇。这一次他没有在疯狂的掠夺,而是亲昵温柔的浅吻。

可是这样温柔的吻更让身下的沛黎迷醉,她不禁伸出双手紧紧抓住成穆熙支撑在两侧的手臂,本能的去回应着他,似乎在告诉他,她也一样爱着他。

夜晚已经过去了大半,可是此时房间内还点着灯。此时在躺在床上接触到男人滚烫的肌肤,沛黎只感觉她原本有些微凉的身体,越来越热,就好像置身于在一个滚烫的火堆上。仿佛自己随时随地都要被这团火给烤化了。

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逃不出热源的包围,到最后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直接昏睡在了男人的怀里。此时房间内中午回复了平静,在卧室里弥漫着情侣间特有的味道。

成穆熙看着此时瘫软在自己的怀里的小女人,他满足地把她搂紧怀里,宠溺的她逛街的额头上落下了一吻,然后把她圈得更近,此时他才发现,相比于她较小的身型玲珑地身体他是多么的高大,不过就像是老天特意跟他定做的一般,她的身体却和他的异常的贴和。

到最男人后于搂着这样的甜美的身体,也陷入了熟睡,最后到底是谁做了睡的抱枕,这已经不用再说了……

抱枕的分割线

这边成穆熙和沛黎恩爱非常,可是在翡翠城内的另外一拨人确实被迫加班到了深夜,没错这些人就是悲剧的翡翠城的警察们。因为白天在会展中心发生的爆炸事件及其地严重。所以此时调查这件事情的所有探员都被强制要求加班。

此时其中一个探员正把自己手中的资料交给警局,主管看了下他手中的资料的名字快速地站起身交给了一个黑衣人,只听到他对他说道:“殷家主要的资料都在这里,这些都是来当时在场人的事情!希望您交给殷家主!”

黑衣人结果他手中的资料看了一眼对他说道:“嗯,麻烦警局了!”

听到她这么说警局快速地回答道:“不麻烦,不麻烦!能够帮助您帮里这些事情是我们的荣幸,更何况今天是我们的在现场的安全工作没有做好,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惊扰到了瘾家主还有各位少主。”

黑衣人听到他的话语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对他说道:“嗯!尽快调查出来到底是谁做的才是关键,这些应该不用我说了吧!”

警局也是有一个聪明人,能够在翡翠城这样鱼龙混在的地方立足自然有些本事,不过面对黑衣人的眼里,他还是额角冒出了几滴汗珠,他迅速地擦完汗之后,低头快速地对黑衣人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尽快调查出来是谁做的!不会让殷家主等很久的!”

见他这么识趣,黑衣人点点头。想起手里还有事情要办,于是直接对他说道:“你知道就好!我先走了!”

听到他这么说,警局马上殷勤地说道:“您慢走!另外替我向殷家主转达我们的歉意!”

听到她说完黑衣人点点头,便就快步地离去。在黑衣人一离开之后,警局终于从紧张的情绪中回过神来,然后他不受控制地瘫软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双腿还在微微地打颤。

不能怪他太窝囊了,要怪就要怪刚才的男人气场太可怕了,不愧是在四大家族家主的亲信,单单就是他站在那里就给了他无线地压力。

感觉到自己的双腿终于恢复了正常,警局这在站起神来。准备出去训一训他的手下。不过他此时并没有照镜子,要是照镜子就会发现他此时的脸色异常的惨败。

另一边黑衣人直接把刚刚得到的资料连夜送到了,殷家家主的手里。因为白天的时候,殷家主此时并没有睡觉,连带着殷段弘也并没有休息,而是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等待着消息。

当黑衣人把资料撑过来之后,两人分头去看资料上的名单,这些人有很多是他们熟悉。并且深知他们的背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当殷家家主谈把目光听在沛黎的名字上时,不由得皱眉对身边的殷段弘问道:“这个女人就是成家那小子看上的?”

听到自己父亲这么问,殷段弘从资料中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父亲所指出来的方向对他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她,听说他们两人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并且似乎成家已经接受了她。”

“是吗?成家断然不会随便接受一个外来人作为成家未来少主的女人的,看来这个女人必定有什么特别之处。”

听到自己的父亲的话,殷段弘快速的回忆起自己曾经看过的资料对殷家主说道:“是的父亲!我曾经让人去查过,根据可靠消息可以推算出这个女人有异能,应该是可以随意移动物体的能力!不过具体是什么我的手下并没有查出。”

“哦?这是为什么?你手下的能力并不弱!”

“是的!不过根据我们手下人的推测,应该是有人特意屏蔽了她的资料!所以这些资料只是表面的那些。”

这边殷家家主听到自己儿子这么说,想了一下对他说道:“你说今天的事情,会不会这个女人做的?我看了下这些人基本商都没有这个胆识。”

殷段弘听到自己父亲这个猜测,微微愣了一下,这一点他确实没有想到。毕竟这种可能很小,根据他以前和这个女人的几次接触来看,她并愚到这种地步,毕竟他们房间的左侧就是成穆熙所在的房间。

要知道这次爆炸,损坏最严重的还是就是这三个屋子。而成穆熙就在这三间中的意见,他觉得这个女人绝对不会做这样的。

就这样殷段弘把自己的猜测迅速地说了出来,殷家家主觉得也要道理微微点点头。不过要是这样事情就比较辣手了。

殷家家主刚刚感叹完完。就在这个时候,殷段弘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要是这些人排除了,那么我们就只能挨个去盘查今天到会场的众人了。”

听到自己儿子这么说,殷家家主点头对他说道:“嗯!那就只有这样了!”

只不过两人探查了一圈之后依旧没有任何的线索。看来找出这个人,还是想当有难度。

看着外边的天已经有些翻白,看着窗外的天色,殷家家主对着殷段宏说道:“先不要看了,你先回房休息吧!明天凶手应该还会在次行动。”

虽然没有结果,但是此时殷段宏确实有些疲惫。于是对自己的父亲点了一一下说道:“嗯!好的!晚安。”

调查的分割线

第二天翡翠公盘的拍卖继续进行,为了保证这边翡翠公盘可以继续,会场内所亲来的进行的工人连夜加班加点地工作。至于在一夜没有睡。

此时刚刚从床上起来的沛黎,还是有些困的。她下意识地觉到自己的身前有一个大活路。不禁伸出她额小手推了两下,可是两下之后,她身前的物体并没有移动,她之后无奈的睁开眼睛。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男人英俊的俊颜。睁开严谨个第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喜欢的人,无疑沛黎的是幸福的,于是她醒来之后冲着成穆熙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不过她此时的她并不知,昨天晚上已经人人在盯着她了。

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眼睛中的迷茫渐渐退了下去,变得清醒。成穆熙直接对她说道:“醒了?那就就起来把!一会儿我们要去拍卖会场。”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疑惑地对他问道:“呃?还去?我可是记得那个大厅被炸得不轻呢?官方一天就修好了场地吗?”

“是的!听说这次官方找来修理人员,一夜都没有合眼!直接把现场受理的丽丽整整的,今天翡翠公盘照样进行。”

听到成穆熙这么说,沛黎对着让点头:“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就走把!”她说完就把自己的被子掀起来了一些。感受到冷风,她又迅速地把被子盖住。

成穆熙见到她这个动作不明所以地问道:“怎么了!”

“刚想起来,我竟然没有衣服了!”

“哦!你说的是这事,已经有人给你带过来!就在床前的脚踏上!”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点头嗯了一声。”

------题外话------

今天谢谢订阅!今天有事没办法了!哎!还好没有断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