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88、论谁养谁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88、论谁养谁

听到这句话,此时在他怀里的齐雅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情绪哭了出来。估计是情绪压抑的太久,她的哭声像是找到了并不大,但是从沛黎的角度看过去,却看到眼泪不停地打湿着她的脸颊。

而沛黎也因为刚才顺教授的话,而吃惊的捂住了嘴巴!真没想到一向都调侃别人的孙教授会说出这样这样有深意带着浓浓眷恋地话。竟让让他们这些围观的群众妥妥地吃了一回狗粮。

听着齐雅的哭声,沛黎心里堵堵的,但是又举得十分温馨。总之就是心情十分风复杂,像是品尝着一杯酸梅汤先酸后甜。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他们能迈出现在这一步真的是不容易啊!毕竟人生没有几个十年可以消磨,虽然真的替他们惋惜失去的时光,但是也很欣慰,因为在这十年内他们的初心并没有变。

看着齐雅在孙教授的怀里已经抽泣着肩膀,用泪水宣泄着自己的情绪,沛黎对着成穆熙相视一笑,然后体贴地把解石室外出口的大门关上。

接着另外又用手对着其他几个解石室出来看热闹的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在这边看太久,赶紧各自回到房间内。毕竟这两个人并不希望他们此时的样子被其他人看到。

接着沛黎也没有多做停留,直接走进他们那间解石室里,体贴给他们关上了房间的门,把外面那个空旷的休息空间完全留给他们!

外边的温情仍旧在继续,此刻沛黎坐在解石室内的休息椅上终于送了一口气,这对死鸭子嘴硬的两人,终于能在一起了!真不知道这次是爆炸是福还是祸了,不过这么看到对于门外两个人来说应该是好事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时候,成穆熙的电话响起,沛黎听到他的电话声侧头看向正在接电话的成穆熙,并没有说话。

成穆熙这通电话是沈逸明打来的,不过他们谈话的内容却是让她意外又觉得是在她的预料之中的。

没错沈逸明一开始也是和孙教授和管樱一起来这边看赌石的,不过却在发生爆炸之后,沛成穆熙直接掉到了停车场。看看是谁在背后捣鬼。

不过沈逸明,在这里蹲了很久!依旧没有见到有人离开。到最后在他已经都要睡着了的时候,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女生说道“妈妈,你可以收手了吧!”

那个女人向了一下说道:“现在这边的结果还不知道?不过要是成功了我肯定会收手的。”

“妈妈……你这样真的好吗?”

女人听到自己的女儿这么说,轻轻地对她答复道:“放心,妈妈不会连累的你的,这是我的心结我必须解开。”

“要是没有人受伤,难道您还要继续?妈妈你已经做的够多了,我们到此为止吧!和我一起平静的生活难道不好吗?要是天上的爸爸知道了,也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是吗?要是我做的这些可以让他起死回生,那该有多好!凝凝,让妈妈把这些事情做完,做完之后,我就和你一起生活好吗?”

“……”

此时两人依旧在对话,可是在停车场另外一侧,沈逸明已经把她们说的话全部停清楚了。

如果不出意的,从这两个人的对话上来看,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两人就是和刚才爆炸有关的人。

不过沈逸明此时还是有些意外,今天爆炸的整个策划者竟然是女人,而且他们说话声他还觉得有一丝熟悉,于是他轻轻回头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这一看他也不由得一愣。

没错出乎他的玉料之外,这两个女人他竟然认识,而且除了认识之外,他们应该可以算得上是熟人。

估计此刻是他的目光太过于震惊,所以在远处殷姨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视线,于是转头望向这边。l

见此沈逸明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快速地移动身体躲在了柱子的后边,并且赶紧举起手握住自己的嘴巴。

接着他在这边听到了汽车发动的声音,于是目送着他们两人上了一辆轿车,不过这个轿车他也很熟悉,这辆车是沛黎让刘叔开的那辆。

见到那辆车子渐渐远行,沈逸明这才站起身,怪了几个弯上了楼上。拿出手机拨通了成穆熙的电话,把他刚刚才所听到所看到的事实和成穆熙说了,也就是他这个电话彻底让沛黎他们肯定了这件事情是殷姨作的。

只是沛黎在听到这些之后也存在着很多的疑惑,不过她现在并没有说出来。第一此时现场的人比较多,她现在和成穆熙商量这件事确实不适合;第二就是她在心里下意识不想损害殷姨的形象,今天的事情不管是不是她做的,她这几年给玉石缘供货没有一次差错并且玉料都相当的好,就是这一点来看她也是对自己有恩的,玉石缘的品牌形象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她提供给自己的翡翠。

在另一边成穆熙在打完电话之后也没有继续说话,虽然现在已经知道了谁是这件事的元凶。但是这件事的处理并不能像是以往那样去快速的办理,毕竟这里涉及的人他们都认识,而且很清楚她不会这么无缘不顾去做这件事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看向窗外,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所以的起因都是殷家,殷姨的复仇、玉芯、都和殷家有关。殷家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想到这里成穆熙又把这几天发生的这几件事情都回想了一边,突然觉得想要解决了这些麻烦那就只能先从殷家入手了。

此时沛黎和成穆熙各自想着心事并没有说话,玉杰自进入解石室之后,有继续拿起工具帮着解石的师父一起解石。而一直在这里的管樱,也没有闲着帮着她一起弄。

就在这个时候,玉杰突然高兴地说道:“哇!沛黎你快看,这个赌石里竟然有两块不同颜色的翡翠啊!”

她的声音很大,直接拉回了沛黎两人的思绪。沛黎回过神来,看着她这样兴奋地表情不由得一笑说道:“是吗?我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

“是啊!你还要说拍卖呢,这下好了一下出两个翡翠原石,看你舍不得拍不?”

听到玉杰这么说,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此时玉杰上的赌石上,之间下边的已经被人用机器磨掉了很多,在被磨掉的地方大家已经能看到了另外一块翡翠的颜色和样子了,底下说的翡翠原石虽没有上面的红翡来的值钱,不过品质依然很好,毕竟冰种的翡翠可不是大白菜。

成穆熙看到这样,也不由得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女人说道:“不错!这个翡翠你算是大赚了!”

听到成穆熙这么说,沛黎摇头道:“没有!不拍出去!哪里能回本!”

沛黎可不认为开出来好的就能大赚,钱还是要拿到自己手里才是真的。毕竟黄金有价玉无价,说好听了翡翠是大自然形成的瑰宝,说不好听了也就是特别一点的石头。喜欢的人把它奉若神明,可不喜欢的人可是觉得它分文不值的。

见沛黎这么说,成穆熙直接对她说道:“正好老爷子那边在收集翡翠,这两块原石一个给他一个给我父母,平时把玩吧!”

听到身边的男人这么沛黎无语,难道说他的钱就是大风刮来的吗?虽然他这么说,她很高兴,不过她可不想把自己挣自己人的钱,于是摇头说道:“……这两块翡翠算不上是极品,我就是拿到赌石拍卖会上随便买的,说句实话,他们就是体积比较大,你要是真的要拿我把另一块送给你。那块相对来说还过得去。”

沛黎说的是另外一块赌石是最开始她拍下来的那个品相不太好的赌石,因为第二个排下来的个头比较大,所以就先开的这个,另外一个确实没有开的。

不过几人沛黎这么说,那就证明里边是绝对有好翡翠的。想到这里成穆熙说道:“哦?这么大方?”

沛黎一听他这调侃的话,就知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和自己在开玩笑,于是对他白了一眼毫不客气地回击道:“自然,这点眼光我还是有的呢!毕竟我还得养一大堆人呢!”

男人听到沛黎这么说,侧头对她调侃道:“哦?这么多人要养,这里有我吗?”

沛黎听到他说的话,差点没有吐血,拜托他这人这么有钱还需要她来养吗?不过呢既然他想吃软饭,那怎么也要有点表示吧!于是灵机一动对他说道:“哼!别开玩笑了,你那里需要我养!不过呢,你想要我养也可以,把你的银行卡和财产上交!你以后的一切费用就我全包了!”

沛黎说完这句话,笑得一脸的开心,眼中闪过挑衅地目光,眼睛发亮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成穆熙看着她眼中闪过的光芒。假装低头想了一下然后一脸轻松地对她说道:“嗯!原来你是想这样啊!我看行,那么我以后也不用去公司了,把这些交给你!我记得成家地下家族产业至少30家,另外我自己的手里的产业还有10家,出了这些其他的兼并公司有若干……这样都交给你也不错。!”

这边沛黎听着她说的这些,脸上的黑线越来越多,这么多公司这是要累死她的节奏吗?再说了他管这么多公司怎么都没有事呢?想到这里她直接对他反驳道:“熙,你忽悠我,你平时明明没有那么忙的!”

“我可没有忽悠你,我确实继承成家少主之位起,就管理这么多公司了!要知道我当上少主的考验里就有一条是成功开成一家上市公司!只不过现在这些公司也不都我管了,你也见过成锋、成利和成宏,加上成涵累在内他们四人就是帮我管理这些公司。”

沛黎听到他说的这些头有点大,果然大家族的少主都是难当的主,竟然还在管理这些,想到这里她摇摇头说道:“呃……那个要是这样那还是算了吧!”

“怎么了?刚才你还说要养我的!”

沛黎听到男人那这个还踢继续调侃她,她翻了一个白眼对他说道:“养你我会累死的!”

“呵呵!”

就这样两人在解石室内呆了一会儿,就看到已经洗过脸的齐雅和孙教授一起走了进来,此刻齐雅已经没有了沛黎第一见到她和孙教授第一见面那种愤然的神情了,此时的她整个气质变得十分的柔和。

孙教授进来之后先是看向沛黎这边,对他们两人投过来一个感激眼神。沛黎看到他看过来的眼神,也回给他一个甜甜的微笑。成穆熙也是向他点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齐雅虽然也感觉到了孙教授的目光不过她此时脸上还有些微红,刚才自己是在是太丢人了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哭了起来。还被这些孩子们看到了,真的是老脸都丢尽了。

意识她把视线停留在了屋内的已经开出的翡翠身上,用惊讶的语气说道:“恭喜你们了,上来就开出了这么好的翡翠,这个玻璃种的红翡,体积不小了!应该会拍出来一个好价钱。”

玉杰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她,听到她这么夸这个翡翠,十分骄傲地说道:“谢谢,齐鉴定,我也觉得开出来这个是个好兆头呢!”

齐雅似乎是被玉杰开心的情绪感染,又或者是因为自己刚才就和恋人重聚,总之听到玉杰这话脸上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对大家说道:“呵呵!不用叫我齐鉴定,我虽然比你们大十多岁,不过我还是希望自己年轻的。你们要是觉得可以依旧就叫我雅姐吧!”

听到她这话,沛黎就明白齐雅是在向他们示好,既然她都已经表示了,为了孙教授他们也会接受她的,于是沛黎上前很给面子地说道:“那好!以后我们就管你叫雅姐了!”

“嗯!”

见沛黎这么配合齐雅点点头。他们的事情终于以圆满地以结局收场,算是皆大欢喜了。

不过他们大家却都不是闲着主,当孙教授看到沛黎连续两个赌石竟然都是极品翡翠他也有点着急,抱着刚才成穆熙所拍的赌石,亲自炒作上了解石机。

大家看着他的样子不禁摇摇头,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此时沛黎站在齐雅的边上看着自家老师这样地表现,不由得摇摇头!教授你能不能装一会儿啊!这才找到女人就漏出本性了,这让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和齐雅搭话了。

倒是齐雅看到孙教授这样孩子的一面,不禁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表情,对着她身边的沛黎说道:“你知道吗?我在上大学的时候他不是什么教授,只是一个助教!”

“哦?”

齐雅见配流有性趣听她说话,便打开了话匣子对她说道:“那个时候虽然我们都知道,他是我们前几届势力最强的学长,不过大多数女生还是因为颜值太高喜欢他。”

“颜值?”沛黎听到她说这句有点不可置信,毕竟现在留着胡子的孙教授,怎么也不能和‘颜值太高’这个四字联系在一起。”

齐雅见她一副不可置信地样子,笑了一下,用调侃地语气说道:“现在刘胡子了,可比以前差远了!要是再这个颜值,小心我嫌弃他!”

“哈哈!要是这样教授就哭了!对了,雅姐!那之后呢?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听到沛黎这么说,奇雅回想了下以前的事情对她说道:“其实我在一开始并不对他感冒,毕竟只是作一个助教,还管得比较多的!虽然大家都喜欢他,并且因为他的长相,上课往往还有满员的时候,但是他以依旧点名,就对这一点我十分的讨厌,这一位这早上无法睡懒觉了。不过很就之后的一件事让我彻底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哦?是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我记得年那天天气不错。因为晚交了作业,所以我直接去了她的办公室找她,不过就是因为我无意中去他的办公室看到他解翡翠的样子。我在喜欢他的,要知道那种专注的神情,十分的迷人。也就是这样才无可自拔地迷上了他,真没有想到这迷就是十几年,甚至一辈子……”

“……”

听到她的话,沛黎不禁子啊心里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担心的的问题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还是孙教授有本事啊,就是一个解石的步骤就能把自己喜欢的女人俘获。

想到这里沛黎不禁抬头看向那边正在专心解石的孙教授,看着他神情专注的样子,在心里评价道,教授脸上露出来的五官很好看,估计要不是他留了胡子那么他绝对是帅大叔一枚。

要说他的动作嘛……教授向来做事十分的专注,从那些出自他手里漂亮雕塑就可以证明他的手有多么的巧。于是沛黎不禁得有些感慨,果然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就在沛黎想这些的时候,齐雅看到孙教授已经在他手里都的赌石上切开了两面,直接向他的方向走过去,对他问道:“你解出来了什么?”

听到她的问话,孙教授说道:“刚才已经开出了两个面,看情况里边的翡翠不大。不过好在里边的翡翠品质不错,可以拟补体积小的问题。”

“嗯!我来看看”齐雅听到他的话,点点头说接着蹲在身子对他们说道。去看孙教授已经用清水擦出来的玉石表面,看了几眼之后对他说道:“这个翡翠体积不小,刚才在手电筒的强光照射下,也可以看清楚。”

听到她的话,孙教授说道:“我感觉也不错!”他说完一脸神深情地看着此时蹲在她身边的齐雅,甜蜜的气氛再次萦绕在他们两人周围。

沛黎原本已经回到的自己的坐位上,不过此时并没看着他们两人,而是转头对着依旧坐在自己身边成穆熙说道:“一会儿赌石都解开之后,一起走吧!”

“嗯!”因为在刚才她已经和刘叔通了电话,原来丁凝在爆炸之后,就找到他跟他说了会场内发生的事情,并且让他带她和殷姨先离开,回头再接他们。

听到刘叔的话,沛黎当即决定不让他在来了,毕竟这里人不少,还都开车!沛黎也不想让他折腾,更重要的是沛黎希望他陪在殷姨母女身边,希望多少可以制止她之后的行动,不过沛黎知道这一点让刘叔做基本不可能。

当这边孙教授把成穆熙买的所有的的赌石结完之后,大家终于从精神紧张中解放了出来,不禁同时都感觉到身体十分的疲惫。不过好在这些赌石十分给力,竟然没有一个废的。这人他们都相当的高兴。

由于今天爆炸事件,下午不能进行拍卖,一行人只好把开出来的翡翠搬上了汽车带回了酒店。

夜幕悄悄的降临,让喧闹地翡翠城再次回复的安宁。此时正是深夜,路上基本看不到行人。不过此时在翡翠酒店的一个房间内却并不平静。

此时房间内成穆熙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凌!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但是越是没有表情就越表示他此时内心的并不平静。

过了一会屋内凌率先开口说道:“没想到我这个样子你还是认出来了……”

------题外话------

今天更完了!抱歉这么晚!南南拉肚子了!/(ㄒoㄒ)/~!谢谢大家的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