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86、爆炸后的推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86、爆炸后的推理

爆炸声引起的轰鸣声,使得沛黎所在的房间一阵晃动,不过好在她们此时所在的地方比封闭所以并没有太受到影响。

感觉地面的晃动已经结束,沛黎从刚才蹲着的姿势站起来,看了一眼屋内。估计因为这个会展中心是刚刚建成所以此时屋内的贱婢的并没有什么损坏依旧完好,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炸弹本身是小范围爆破型的那种,因为此时她们所距离比较远所以才无事。

不过无论怎么样在这里出现这样的爆炸都是不正常,要知道她们现在这一层包间包房内的嘉宾可不是什么富商,而都是一些官方都得罪不起的人物。这这一层出现这样的事情不禁让沛黎想到四个字:蓄谋已久。

沛黎和解石师父此时也从赌石边上站了起来,解石师父站起来之后像是长期受过训练一样直接蹲到了整个房间呃墙角处,沛黎看着他这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虽然现在相对来说和平了,但是这么看来战争给人民带来的阴影还是在的。

这边玉杰站起身来,感觉到爆炸声及诶数就对着沛黎大声地抱怨到:“这是这么回事外边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在会在拍卖大厅内出现炸弹?”

“还不知道不过,我准备出去看看!”

听到沛黎这么说,玉杰意识到她想出去,所以直接上前拦住了继续往门口走的沛黎对她说道:“哎!等等!外边情况不明,你现在出去很危险的!”

看到她拦在自己眼前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沛黎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说道:“没事!我自有保护的办法保护自己!你在这里看着翡翠,现在看来这里房间应该肯安全。”

玉杰看着此时沛黎鉴定的目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给她让出一条道路对她说道:“你……好吧!估计我拦也拦不住你,你自己注意安全。”

沛黎看着她脸上难得出现的严肃表情,很自信地语气说道:“嗯,放心吧!没事的!”

此时在沛黎说完话之后,他们所在的解石室的门外,已经响起的尖叫声,还有跑动的声音。伴随着他们的跑动和尖叫声的是随之而来有是另一波的爆炸声。

听到外边的骚乱声,沛黎眼神暗了暗对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玉杰说道:“我走了之后记得把房间的门锁上,不要让任何外人进来。”

“嗯!我明白!”

“好,那我先走了!”沛黎说完就直接快速地转开解石室的门把手,然后迅速走出了房间,快速地关上门。

在她关上门的之后,她望想门外,此时屋外因为刚才的跑动已经没有几个人,在这个房间已经有好几个窗户大开着,估计是发生爆炸之后,有人直接从窗户那边跑了出去。

此时房间内所生下来的大多是男人,他们大多数人发现炸弹的爆破地点距离这个房间很远,他们并不会受到爆炸的影响,于是依旧淡定地坐在座位上。

沛黎出门之后只是淡淡地扫视了一眼他们,之后便直接出了向着服务区门口走去。此时在服务区的走廊内,沛黎看到了很多的人。

这些人大部分是从各自的休息室内部出来了,估计是因为爆炸的原因,大家都是没有在待在各自的VIP市待着,而是都出来,寻顺着走廊的路直接出去。

此时沛黎却是和他们走的相反方向,因为刚才两次爆炸已近引起了很大的骚动此时走廊上人已经不多。由于刚才的爆炸拍卖会也被迫中断,除了这些大家一致想要见到的帝王绿的翡翠也被主办方快速从展览大厅内移动到了库房。

沛黎顺着走廊来到了事发地点,只看到哪里已经围了警戒线,在警戒线内成穆熙、管风和沈逸泽正在和M国刚刚赶到的应急小组在说事情,沛黎还发现在他们两人身边竟然难得站着管绍彦和殷段弘。

不过这两人的样子可要比起成穆熙、管风和沈逸泽狼狈得多,此时的管绍彦和殷段弘两人身上的衣叫有几处都已经黑了。

看到他们四人在警戒线里边,沛黎并没有上前而是直接问向一个围观的人:“帅哥,我想问一下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

站在沛黎身边的人显然也是来看这边情况的,侧头看了一眼她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也是刚刚过来的!听刚才这边的人说,爆炸是发生在炎冥会那个VIP房间内的。不过这只是小范围的炸弹。”

“哦!原来是这样,好可拍!那有没有人受伤啊?”

“好像有的……门口的的两名服务员,因为正好拿着这个炸弹,其中一名直接被炸成了重伤,另外一个也不好过,听说前身有也是被炸成了黑炭。还有在房间内的两位小姐和一位鉴定师受了轻伤,现在他们都已经送往医院了。”

沛黎听到他的话,点点头。她估计可能是管绍彦和殷段弘当时也没有反应过来所以防护罩并没有开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沛黎身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沛黎,你也在这里?这时间哦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沛黎侧头发现,殷姨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看到她来到这里她多少有些意外,不过想到刚才在电梯内玉杰和自己说的那些话,她有又觉得现在殷姨出现在这里才算是正常的。

不过这些还都是她们的猜测,具体情况她也不能确定,她不能因为这件没有肯定的事情,而对她妄加猜测,特别是自己的在脸上,更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于是她用平时很正常的语气回答了她的话。

“嗯……你也看到了殷姨,这里刚发生了爆炸,你看警戒线都拉起来了!看来事情挺严重的。”

“是啊!”

“哦,对了殷姨,你怎么下来了,丁凝一个人在楼上没有事情吗?”

殷姨此时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了眼圈的的爆炸现场,此刻她见到殷段弘依旧毫发无伤地站在那里,心里多少有些失望,所以回答沛黎的话有点漫不经心。

只听到她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沛黎说的话,张口对她回答道:“哦!是丁凝让我下来的,她叫我来看看!还有沛黎你也不用太担心她,她就是腿不好,其他的和正常人一样,我怎么不能放心。”

沛黎听到她说的这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果然真像玉杰所说的那样,殷姨确实有些不对劲。

似乎从她来到这里之后就有些和平时不同,换做是平时她绝对不会和她说出这些话的,要知道丁凝可是她的宝贝,她恨不得一直跟着她,可刚才那些话明显是在找借口。

想到安排刚才她在一开始就问向她的问题,她嘴角轻挑了一下说道:“哦!这样就好!殷姨你觉得这里爆炸得还不严重?听说刚才已经送到医院五个人了!其中两人手上很严重!”

果然听到沛黎这么说,她身边的殷姨似乎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过来对她问道:“哦?有多严重!”

“嗯……我也是听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两个服务人员是重度烧伤。现在正往医院送呢!”

“那另外三人呢?”

听到她的问话,沛黎双眼看着她,似乎对她说道:“另外三人只是轻度的,不过因为其中是两个女孩子,所以这样的伤在所难免要留下疤痕了!还真的是可惜呢,我记得这两人曾经还都是我的同学!至于最后一位听说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的鉴定师,他也没有说这人怎么样估计是轻伤吧。”

这边殷姨听到她这么说,不由皱起了眉头喃喃地低语道道:“两波爆炸,就只有五人受伤?”

沛黎听到她的这话,立刻冷下了脸这是嫌弃受伤的人少,还是她的目的没有达成?

沛黎这边变了脸色,但是此时殷姨并没有注意到她已经变了脸色。要不她估计一定会后悔说出刚才这句话的。

不过沛黎却不给她任何的机会直接对着她说道:“是啊!我目前就这道有这五人个人,想必其他人都是安全的的吧!”

“那你知不知道殷家的家主怎么样?”

沛黎听到她的问话,立刻在眼中闪过一丝的了然,果然这个殷姨很可疑。是正常人不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句话的,大多数人会说幸亏万幸没有受伤什么的。可是她到现在一句这话都没有说,反而一直追问其和殷家人的事情。

不过恰巧自己刚才在走廊路过的时候看到了殷家的家主,当时她正听到自己有人在耳边说:“殷家主,请这边走!”

“嗯”

听到这个声音沛黎下意思地顺着声音望过去,发现此人并没有向自己最开始想的那样是一个有巨大啤酒肚的大叔,恰恰和这个相反,此人虽然已经进入中年,但是长相依旧高大帅气,可以想象的得出他年轻时必定十分受欢迎。

殷姨见沛黎迟迟没有答话,以为她并不知道,心里多少有些松了一口气。如果在有人告诉她,那个男人也毫发无损,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可是命运往往就是喜欢跟人开玩笑,就在沛黎和她静静地站在警戒线外站着的时候。在另外一边不远处的警戒线被从外边拉开,从警戒线外进来了三个男人,其中为首的中年男人尤为的出色,经过岁月的洗礼,他的气质更加的内敛,一看就是上位者。

在他的身后跟着的正是管绍彦的两名手下凌和尘,当沛黎看到两人的时候,眼睛不由得眯起,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他们,看他们的样子身上的衣服虽然有多处烧黑了,不过估计是因为他们伸手了得及时躲避了所以现在才会安然无恙。

沛黎看到眼前他们几人聚集在一起,不由在心里感叹估计是因为刚才爆炸的事情,太过于突然甚至可以说是太过于意外。此时本应该是敌对势力的四大家族的人竟然聚集在了一起。

可即使是这样沛黎依旧可以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那种十足的火药味。不过估计是双方都想快速地把这件事情解决的了所以此时他们两方的人压下了情绪。

此时的沛黎并没有注意到站在她身边的殷姨从兜里拿出了手机,快速地在上边发了一个短信,然后又放回了背包中,在她放回的手机的一瞬间眼睛里有着火焰。

而此时在警戒线内,见到殷家的家主来到,站在里里边的五个人都对他点了一下头,殷家家主看着他们五人,皱了皱眉头对他们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们几个,我不管你们几个小子怎么去争!不过你们要掌握好分寸,在华国的境内你们可以随便闹,出来了就要做出表率,现在可到好直接把我们的脸丢到了国外来了!”

显然殷家家主说这一番很明显就是话针对的是成穆熙他们三人的,因为这次爆炸殷段弘可是受害者,不过这次显然他的判断太过于盲目了。

这边成穆熙听到他这话之后用冰冷的声音回到:“殷家家主,我敬你是长辈给您留面子,可是您这么处处针对我们这就说不过去!我们两家是有恩怨,但是我们成家的人还不至于傻到在自己的隔壁放炸弹,你难道没有想过吗?一旦炸弹威力再大几号,我们房间也很难保住。”

殷家家主听到成穆熙直接反驳了他的话,冷哼了一声说道:“哼!成家小子你可不要混弄我,不是你们还能是谁?我想不到还有谁会这么狠我们殷家,更何况你身边还站着一个和管少水火不容的风家主。”

管风听到殷家家主已经点了自己的名字,向前迈了一步挑衅地对他说道:“哦?殷家家主既然知道我和管绍彦有仇,那还说什么呢?我们都已经说了不是我们干的,你非要把这个罪给我们按上,那我也不话可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殷家家主听到他这话,气得够呛,那你们说说道地是谁:“可是除了你,我还真不知道次来翡翠工盘来的人中,还有谁和我们有仇的。”

听到他这话,成穆熙冷小了一阵对他说道:“哦?这可就难说了!想不您站在这样的高位上,也是一路拼杀过来的。您应该知道能档上家主就已经得罪很多了人,更可款我可不相信您当家主的这些年清清白白。”

殷家家主听到成穆熙这句话,直接冷哼了一声对他说道:“成加小子,你不用现在说这些,到底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清楚。”

此时,就在殷家家主说完之句话,一个服务生,直接拿着一个包裹走了过来,对着殷家家主说道:“殷家主,这是我在门口接到的快递,上边说你送给你您的。”

因为这个服务生到来,让自己的气势瞬间的减弱,殷家家主不悦地看了一眼走过来的服务生带着威严的气势说道:“嗯?什么快递?没有人给我邮寄东西!”

服务生听到他这么说,服务人摇头说道:“不知道!在门口递过来说要给您的!”

就在这个时候殷家家主身后的尘上前接果快递说道:“嗯!殷家主您真的确定没有人给您送快递?”

“没有人!再说我的快递都是让我的随从接的,没有几次会直接到我的手里!”

尘听到他真没说,眉头不禁得皱起,按照这样那就正面这个快递出现在这里,就十分的可疑了:“……”凌听到他这话直接向前拆开包裹,可是包裹拆开到一半,他突然感觉到不对劲,此刻的包裹里有着他十分熟悉的电子滴答滴答的响声。

待他把包裹打开,发现里边显示的计时器还有30秒钟,于是他本能地把这个包裹直接扔向了刚才已经炸的面目全非的房间中,因为至于那个放间此时人最少。在他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他快色地对着身边的说道:“不好快趴下,这是里边是炸弹。”

他的话刚说完,成穆熙几人迅速地找地方趴下,并且纷纷开启了防护罩。不过做这些动作的时候,成穆熙的眼睛也没有闲着在他看到凌刚才那个动作的时候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没错刚才这个叫凌的男人的那个动作他十分的熟悉,应该说一个人给他的感觉十分的熟悉。这种熟悉的感觉让他肯定这人曾经自己见过,可是他确定自己并没见过同一个长相的人。

就在此时巨大的爆炸声,再一次在会展中心内想起。这一次爆炸的程度可要比刚才大很多。如果不是刚才凌反应快,很可能成穆熙他们五人都会受到牵连。

场内的人十分狼狈,在警戒线围观的人,也不好受!由于突然爆炸,所以在场的很多人耳朵都出现了短暂地耳鸣现象。

沛黎也是在听到爆炸的时候反射的开启防护罩,不过爆炸一开始的威力还是多少波及到了她。因为爆炸引起的地面震动,让大多数人已经站不住,所以此时沛黎周围有很多人趴在了底下。

这样就就使得她成了所有人的焦点,此时的成穆熙看爆炸已经结束,反射地向周围看一眼,这一眼就看到此时在警戒线外,只有她在那愣愣站着的沛黎。

看到她站在这里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快速地起身多身边的沈逸泽和管风说道:“我去接一个人进来!”

沈逸泽和管风听到他的话顺着他的眼神看想警戒线外,当看到警戒线外的女人时两人都会意地点点头。

而此时在警戒线外,沛黎回过神来迅速地收回了围在自己身边防护罩,然后她快速地寻找刚才还在自己身边的殷姨,可奇怪的是殷姨并没有在她的周围,她就像是提前知道爆炸一样提前离开了。

这个时候成穆熙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想四周不停地看,似乎在找着什么,于是对她问道:“你在看什么?”

听到自己附近响起了她熟悉的声音,沛黎抬头看着走到近前的男人说道:“熙,我在找殷姨。”

听到沛黎提起这个女人成穆熙,皱了下眉头问道:“嗯?怎么回事?”

见男人这么问她,沛黎向了一下,示意让他和自己近一些。看着她的动作男人侧头给她,沛黎踮起脚在他的耳边说道:“刚才殷姨还在我的身边,可是爆炸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她,刚才她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和我。”

听到沛黎的陈述成穆看向她问道:“你是想说什么?还是你怀疑这个殷姨?”

“我不是怀疑,而是疑惑!原本我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是玉杰今天在电梯内提醒我的,刚才又和她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更觉得不对了!”

成穆熙听着她的话,联想到殷姨的身份不由得表情变得严肃,沛黎说得确实有道理。抛出一切先不谈,就是做这事件的动机,这个殷姨是绝对是有的,并且也足够的狠殷家。可是她刚才送的炸弹是不是有些过了?要是他们反映不及时他们可是会一起被炸的。

想到这里成穆熙突然想到沛黎说是她刚才在现场,对了就是这一点,可以解释了!因为她看到殷家的家主,所以才会这样行动!那么之前他们迟迟找不出来的第三方的行动者应该就是这个殷姨了。

此时的沛黎看着成穆熙迟迟没有回复她,对他问道:“熙?你想到了什么?”

“我想到了,困扰我很久的事情,不过现在来看一切都连起来了!”

“嗯?”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奉上,我身边的领导一直不走,不敢码子!只能晚上更了!哎!谢谢大家的订阅!感谢我爱芳邻和光井微钢的月票!么么哒!南南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好有文文《婚然天成之妻色撩人》飞小宝

【本文无原则无下限甜宠+男女主身心干净】

第一次去酒吧,她就不幸中了招,被下了药。

在陌生的环境醒来,她蹙眉,好!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下作家伙她记住了。

可是谁告诉她为什么自那之后,频频偶遇?!

饭店抢她包间的是他!

去酒吧接室友碰到他!

甚至……他什么时候竟成了她的boss?!

从此他欺她身,霸她心。

他说一不二,却唯独对她每每退步。

他让她正名,却唯独不忍逼她。

从此高冷boss化身为狼,只为了能光明正大牵她手,搂她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