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79、不安地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9、不安地心

m国向来是以翡翠闻名于世的,所以自然慕名而来的人很多。

因为这次裴翠公盘在原产地举办,所以缅甸的翡翠公盘向来人很多。也正因在这里所举办的翡翠公盘,是世界翡翠爱好者认可的最好的翡翠公盘之一。

m国的翡翠公盘之所以这么成功,这不光是因为m国的政府,会为了显示自己国家的物产丰富,保持翡翠在全是世界市场的热度,而特意精挑细选出来的进行展示拍卖的翡翠。

就的玉石商人也会趁着这个时间在宣传自己手里的好货,希望可以趁着这个时间把价格吵起来,从而得到更多的利益和报酬。

一行人下飞机之后,就直奔他们的目的地m国现在最大的五星酒店,翡翠大酒店!虽然m过现在刚刚内乱平息,但是其实在首都并不会看到建筑物的破损,似乎打击都大家都有意避开首都进行攻击,毕竟谁都不想未来一旦胜利,就要接管一个残破的首都。

此时在城市沛黎看着汽车穿行的城市,不由疑惑地问道:“这个根本就看不出来被战争洗礼过的的痕迹。”

听到沛黎这么说成穆熙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对她说道:“首都是不会有的,交战双发在一开始就命令禁止就已经对大型城市进行攻击!”

“哦!”

听到男人说话之后沛黎便再也没有说话,眼睛出身地看向窗外,此时坐在她身边的成穆熙也同样看着窗外也陷入的沉思之中。

因为下午飞机之后他刚刚得到的消息,凌尘号已经从h市出发,应该会在近两天开回m国,跟那艘穿一起过来的还有殷家的大小姐,似乎殷家人也很重视这次的翡翠公盘。

管风兄妹还有沈家兄弟二人都在来的路上,另外距离这里最近的殷家人也已经到达了h市,看开这次m国的翡翠公盘就有看头了!成穆熙想到这里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此时坐在他身边的感觉到了身边男人的变化,侧头看向他,脸上闪过一丝担忧,轻声对他问道:“熙,怎么了?”

听到身边的女人这么问成穆熙回头说到:“没事!这次在h市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自己小心,这次来的人异常的多,四大家族的人都将到齐!”

听到男人这么说沛黎愣了一下,然后乖巧地点了点头,他说的这些沛黎并不感到意外,在飞机上她已经听他说了了,关于四大家族和玉石的渊源。到现在她才知道异能和翡翠中蕴含的神秘力量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现在想来确实这在么多极品裴翠,势必会吸引以玉石为能量源的他们的重视。

毕竟要是可以吸收到这些极品裴翠的能量,他们异能会提高很多,单单是官方发布的帝王绿翡翠就足以吸引他们前来了,要知道,异能的强弱可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龙渊会之所以会成为四大家族中最强大的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从他们的异能都是从有翡翠之王之称的帝王绿家族圣石里得到的。

这也是四大家族的最神秘所在,四块圣神镇守四方,帝王绿作为翡翠中的王着,自然贮藏的异能最大。

而且不仅四大家族想要得到帝王绿的翡翠,估计冲着帝王绿来的豪门可不止一个两个。只要是不缺钱,大家都是冲它而来,想到我这里沛黎不禁叹了口气,真不知道还会因为这块石头引出多少事情呢!

而此时在沛黎车内的另外一个车里,孙教授和殷母则陷入另一番的挣扎之中。

没错这次来m国的翡翠公盘孙教授也跟着成穆熙一起过来了,也是这几天沛黎才知道孙教授竟然是龙渊会的首席雕刻师。

成老手里的很多翡翠作品凑出自他手,这不禁让沛黎想起第一次在他家见到成穆熙的时候,似乎就是在那个时候自己知道了他是雕刻师的事情,这样看来原来所有的事情一开始就都是有联系的。

此刻已经快走十多年都没有再踏入翡翠城的孙教授,看着窗外的风景不由得出了神。

时间真的太快了,竟然在不知不觉见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那个女人似乎已经在这里呆了快有十几年了吧。也不知道那个女人过得怎么样?

想到这里孙教授的嘴边不由得泛起了一丝温柔的笑意,要知道她现在已经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美院学生,成长到了一名在翡翠城都十分受人尊敬的鉴定师了,她终于圆了她自己的梦了。

想到这里孙教授内心不由得又生起一丝感伤,时间果然是最可怕的,谁都无法预知未来会是怎么样的。……

这边孙教授若有所思地想着这些事情,而作在他后座上的丁凝母女此时也是一脸沉默地看着远方,这次她们并没有告诉沛黎她们来这里的另外一个目的。

因为这次翡翠公盘四大家族会齐聚在翡翠城。特别是殷家他们已经打听过了,殷家的家主也会过出现在这里。那么应该是她算一切帐的时候了。她隐忍了已经快十年的时间,也应该到了解一切的时候了。

此时的沛黎并不知道他们一行人的各种心思,当一系列的事情都发生在她眼前的时候,她不由得感叹起命运竟然是如此的巧合,又这么地愚弄人。竟然能让明明那么多不可能有交集的人和事竟然都有联系。

m国的分割线

此时的翡翠大酒店因为这次翡翠公盘而特意装修的豪华一新,用最华丽的面貌迎接着即将入住在这里的各国的豪门富商们。

因为事先已经安排好了,沛黎一行人定了1间总统套房和几个商务间,总统套房势必是沛黎和成穆熙两人住的。由于在飞机飞行了大半天,大家多少都有些疲惫,所以到达饭店之后大家各自去休息了。

在他们休息的时候,翡翠大酒店又到达了一伙人,五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队伍。这个队伍十分吸引大人的眼球,因为队伍中大多是难得一见有气质十分出众的帅哥,而唯一一个女人也是千年难遇的美女。

看到这样的队伍在酒店大堂的人不由得眼前一亮,纷纷忍不住去多看了几眼。此时管樱看着众人投过来的目光微微有些皱眉,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容貌很吸引染,可是并不会吸引这么多磁性动物,要知道女人都是有嫉妒心的,自然是不喜欢比自己美的人抢过自己的存在感。

所以她现在可以肯定造成这样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身后那些男人,自己的弟弟不说了一张俊秀白皙的小白脸的脸,注定会俘获一堆女人。跟着他来的taurus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了,但是也是一个吸引人的成年大叔。

至于站在不远处的沈家兄弟和他们的属下的沈翔更不用提了,直接就是十足的大太阳。看着周围的目光,管樱现在真想直接走人算了。

就沈翔在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管樱突然回头看到了此时正从电梯下来,推着丁凝出来望风的殷姨。当她看到殷姨的时候,眼睛中充满了震惊,因为这个女人和自己的母亲有8分的相似,要不是可以肯定自己的母亲并没有来这里她都认为自己已经认错了人了。

看到那个女人推责一个残疾的额女孩出了酒店的大堂直接去了后边的花园,管樱对身边的几人说道:“你们先上去,我去追一个人!”

听到她的话管风回头疑惑地看着她对她问道:“姐?有什么事情?”

听到他这么问,管樱直接对他说道:“刚才走过去的女人,我刚才看到殷依姨了!”

“你说的就是那个人……”

“没错!”

听到她肯定的回答,管风想了一下,直接把他手里的证件直接交给了身边的taurus然后对她说道:“那我更你一起去吧!”

管樱听到他这话,顿了一下脚步,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然后对着身边的沈逸泽说道:“一会儿完事我给你打电话!这边就拜托了!”

沈逸泽自热明白她说的是什么,父母的事情向来是这两个兄妹的心病,所以现在既然遇到了另外一个当事人,他们自然不会放过,所以她只是很配合地对他们减了点头:“嗯!去吧!”

听到他沉稳的回答,管樱便没有多做停留直接追着丁凝母女的步伐了酒店的大堂,去了后边的画院处。

此时殷姨推着丁凝在花园中散步,只听到她张口对自己身后的母亲说道:“妈妈真的要那么做吗?毕竟那也是你的家族啊!”

“凝凝这些事情不用你管了,你只要安心做你的雕刻师就好了!爸爸只是不想让你爸爸白白的死去,不想让造成你这么遭罪的罪魁祸首还逍遥在外!”

丁凝听到自己母亲的话,有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是母亲,很可能你会制造出来下一个我啊!”

“……”殷母听到她说这话的时候,不禁有些叹气,自己的女儿被她不培养的太过于善良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人靠近,后边两人的脚步很轻,如果不是因为她受过专业的训练并,一直保持着警惕换成别人是根本听不出来的。

听到的脚步声,她直接停下了脚步对身后问道:“谁?不用藏了,我知道你们在后边!”

刚刚跟上她们两人脚步的管樱和管风正轻手轻脚地走着,他们都受过专业的训练自然知道他们刚才的步子正常人是听不到的,所以当听到前边女人的发话,都是一愣不过随即两人会很快恢复了镇定,从草坪中走了出来,站到了女人的背后。

感觉到身后有人走出来殷姨直接推着丁凝转过身,她之所以没有还怕遇到危险,不光是因为酒店的安保系统十分的完善,更主要的一点是因为她并没有从这两人身上感觉到杀意,知道他们并不会对自己不利之后,所以她才可以这么淡定地转过身,要知道要是想杀她的人在最开始就应该直接对着自己射击了。

待她转过身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两人,然后微微地送了一口气似乎对她们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

倒是一直坐在轮椅上的丁凝看到管樱和管风的时候露出一个差异的神色对他们问道:。“风家主,管姐姐你们怎么在这里?”

没错由于沛黎的原因,丁凝曾经在玉石缘见过管樱一面,而管风更是在j市是玉石展览会上用一件翡翠作品打败了她的作品,所以一向记忆超级好的她直接就记住了这两人。

管樱看着是自然是记得这位女孩,沛黎可是在她的面前推崇过她的雕刻技术,所以她对她的印象机器的深刻,今天她看到身后的殷姨推着她,一种预感悠然而生,于是对她问道:“丁凝,你身后的这位是?”

“她是我的母亲的!”

“……”

管樱听到她说的这话,怕没有再出声,果然自己的预感成为了现实,丁凝果然和这个女人的女儿,他们的表妹,只是她和殷姨认识的时间并不短了只是每次见都没有见到她而已。

殷姨看到了管樱和管锋两人出现在眼前,待看清两人的长相微微有些愣神,接着她遍听到了自己的女儿的话,似乎了然地对他们两人说道:“前边有个长廊,这边太阳比较大,我们去前边说!”

管樱和管风听到她这样说,也没有反对直接跟她一起去了前边。四人到了阴凉的长廊内,殷姨直接找了一个椅子坐下,对他们说道:“都别站着了,先找地方坐吧,你们要问什么?我告诉你们。”

管风和管樱听到她的话点了点头,只见管樱率先开口对她问道:“殷姨,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你!”

“呵呵!樱樱,这一年过的还好吧?”

听到她的问话管樱微微愣了一下说道:“还好!在j市我过的很高兴!”

听到管樱的话殷姨夫点点头说道:“那就好!那为什么还来翡翠城?我听说风少已经成为白封门的家主了,既然你们两个姐弟都已经得到了你们最开始想要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管樱听到她的话微微愣了一下对她说道:“殷姨,你应该知道我们姐弟来的目的,白封门现在虽然是我们接管了,可是并不太平、除了这些,你也知道我已经把我母亲接到了j市,但是我们一直对过去的事情释怀不了!母亲为了我们已经委屈了一生了,我们不希望她现在还这么委屈下去……”

殷姨听到管樱这么说直接对她质问道:“所以你们打算这次在翡翠公盘对付我?或者对付殷家?”

这一次并不是管樱回答了她的问题,而是站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管风:“这到还不至于,您怎么说也对我姐弟有恩,我们不会恩将仇报的。我们找您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知道我们出生前的真相。”

听到管风这么说,窨姨冷哼了一声感叹道:“真相?其实真相就是我们几个人都是殷家的牺牲品。”

她说完看了看眼前听到她的话一脸不解地两人,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几大家族都说是因为我的逃婚才酿成了今天的悲剧,可是又有几个人知道我的苦衷。”

听到女人这么说,管樱和管风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是却不知说什么,很多时候上一代的事情他们无法评价,倒是女人身边的丁凝开口说到:“妈,这不冤你!”

“不,这事原本我想自己解决的,既然你们问了我也就说了。这件事的起因在于殷家的继承权,现在的殷家家主是我的二哥,而真正的继承权却是我。”

“什么!”

“这!”

听到她的话,管风和管樱都露出一个差异的表情,毕竟他们两人都没有听过,四大家族竟然还有女人继承的传统。

殷姨看到两人的表情并不意外,因为这件事情只有殷的内部的人才知道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因为炎冥会的家族图腾是一只朱鸟,也是唯一一个四大家族内是女性图腾的。所以只有他们殷家的人知道炎冥会的特殊传承。

“这件事只有每一代的家主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剩下的事情不用我说了吧!”

听到她这话,管樱却是疑惑地问道:“可以是殷姨?那按照你这么说,殷段弘不应该有异能的!那怎么会?”

“这没有什么意外,我被他的父亲滑出族谱的时候,他们就会有资格孩子再次进入家族密地去进行培养。”

听到她的话,管樱有写不敢置信她没有想到现实中竟然会是这么乱的:“这……那你和妈妈都是……”

“对!即使不继承殷家,很有可能是你的母亲继承。当我们被家族弄出去的时候,才可能轮到现在这个家主,也就是说着一切都是一个人的阴谋。”

听到这话,管樱觉得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她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个原因:“殷姨……你说的这些我还要想一想。”

听到管樱这么说,殷“嗯!你们回去好好消化一下吧!接受不了也没有关系,原本这件事情我根本就不想说的,估计不是你们问起这事情要一辈子尘封了!”

听到这话管风皱起了眉头,如果没有猜错他应该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她要向炎冥会去殷家复制讨回公道,可是现在以她的实力根本就做不到的,不如从长计议来的实在,于是他上前对她说道:“殷姨何必急于一时,你这样很可能会失败的!”

“你们不用管我了,我自有安排,我可不是急于一时的,有些事情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

“……”

听到她的话两人都是无语看来是没法劝她回头了,于是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点,只见管樱对管风点了下头,对她道:“既然如此,殷姨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们!我们会尽力帮助您的!”

“嗯!你们都是好孩子!”

见她这么说管风和管樱都是送了一口,开来她还没有太糊涂,可是却也让她更担心了一些。两人告别了他们之后,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里管樱坐在沙发上对管风问道:“你觉得殷姨的话有几分真?”

听到管樱这么说管风点头说道:“你觉得呢?”

听到她的话,管风也点点头皱眉地说道:“不知道,按理来说应该是滔天恨意,毕竟死了丈夫,可是我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感觉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嗯,这只是她的一人之词,我们还是先静观其便吧……”

------题外话------

今天更新完了!南南写完了忘记发送了!/(ㄒoㄒ)/~!哭死

谢谢大家的订阅!今天谢谢给我三张月票的zhengyanling妹子,南南好意外!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