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74、他对她的维护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4、他对她的维护

成穆熙所说的用行动来证明,就是带着沛黎再一次回到了何家的宴会大厅内。只是这次回来之后沛黎就发现,宴会厅内此时的人可要比之前多得多,更贴切地说应该是多了很多男人。

可是虽然人多,这次沛黎却没有在人群中看到玉杰和方静珊的影子。没错她们两人在沛黎走之后并没有再多待。把给何老贺寿的礼物放好之后直接离开了现场。

现在的会场内,如果说之前是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小大小闹的话,那么现在应该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豪门聚会。

此时在会场内身着西服大多年级在40岁上下,在他们身边还有站着一些年纪轻的青年,他们这些人多数跟在这些上了年纪的人的身后,外人不难推算出他们的身份。

成穆带着沛黎进入宴会大厅之后,他们两人很快就成为了宴会内的焦点,这里可不单单是因为成穆熙的身份,还有一部分是原因是刚才沛黎已经在这里闹了一场了,在场的众人已经有很多人知道知道了她的身份,现在又看着成家少主和她一起进来,他们不由得纷纷停下了手里的事情,看着这边……

此时何家的老爷子已经到达了宴会厅内,看着步入会场的成穆熙,立刻停止了和身边的人说话,转头对着进来的他笑着说道:“成少!欢迎,欢迎!”

“何老家主,客气了!听说今天是您的80大寿,我正好顺到道路过这里便过来看看!”听道成穆熙这么说,何老的脸色僵了一下,他可是没有忽略到刚才他说的顺道路过这里这句话。这话中的意思很明显,要不是因为顺路他根本不会来这里。

虽然听道成穆熙这么说,但是何老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悦来,虽然他多多少少觉得成穆熙来得有些意外,但是看着站在他身边的女孩他也猜到了他的来意。

于是他只是露出了一个和蔼的*对成穆熙说道:“呵呵,成少还真是会开玩笑,你能看看老夫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沛黎站在成穆熙的身边听着老人和她身边男人的对话,不由得感叹道:怪不得何家能在h市存活这么久,原来还有这样一位圆滑处事的老油条在啊!他在这样的挑衅下竟然依旧面不改色地说着话,可见他的忍功练得相当好。

而此时的成穆熙听到他的说话并不意外,毕竟能带领何家在是h市是混了一辈子的老人了,在说话方式还有处理事情上,势必是有一套的,这这人很容易就能看到事情的本质。

看着站在身前的老人,成穆熙只是淡定地开头对他说道:“呵呵,何老真的是客气了!不过既然我已经来了,就会一定会准备礼物送给您的。”他说完就摆手示意跟着他一起进来的成锋把事先已经准备好了的东西送给到大家的面前。

只见成锋听到成穆熙的命令直接走上来前来,在他的手里此时还拿着一个有手臂长的精致雕刻的漆木礼盒。

大家看着成穆熙那过来的盒子都充满了好奇,谁也不知道里边到底是什么,就在这个时站在成穆熙身边的成锋似乎是知道大家的目的。只看到他很贴心地开了盒子,只见里边躺着的正是一只百年的人野参。

看到里边的人参众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他们都是识货之人,自然是知道这个人参的价值!

不光是众人觉得礼物过于贵重,就是成老自己看到成锋递过来的人参也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他就恢复镇定地说道:“呵呵!成少,真的是太客气了!”

“客气些,还是有必要的!要不很多人估计已经不记得了,在h市谁才是老大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可是众人缺莫名地感觉到了一丝冷意来。

他这么说完,在场的很多豪门千金和贵妇们纷纷都低下了头,她们自然是清楚成穆熙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们都知道成家人向来不喜欢参加这种宴会,所以这种场合她们只能巴结其他一些大的家族,可是听到成穆熙的话中的警告,不由得手心又手心冒着冷汗,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

何老听到成穆熙这么说,挑了挑眉毛,很快就明白了他今天来的目的,原来送礼物不过是一个油头,真正的目的应该是来警告他们这些人的。

想到这里老人的目光暗了暗,果然成家就是成家,h市有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其实他早就发现他们这些人的异动,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不过今天他在自己寿宴上说这话,他或多或少是不悦,不过这些情绪此时并没有在脸上显露出。

因为他很疑惑成家人向来不多管闲事,不过一旦触及他们的底线他们势必不会放过。他很不解今天成家小子这么做的原因,不过当他的视线停留在沛黎身上时,突然眉头舒展,原来英雄难过美人关,竟然是为了一个女人。

既然他的目的是这样,何老很配合地向成穆熙问道,:“成少还真是想多了,h市向来是谁家对地盘,大家心里要向来还是很清楚对,对了光顾着和成少说话,不知道你身边这位是……?”

成穆熙听到他这么问,成穆熙眼中闪过一丝满意,果然自己一说他就明白自己想要做什么。

只看到此时他很自然地伸出一只手臂直接楼住了沛黎纤细的腰肢,接着一用力直接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她圈进了他的怀里,在她的头上宠溺的落下一吻,然后对着何老说道:“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的未婚妻,成家的未来少夫人!”

看着他的动作听到他的话,会场内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大家脸上都是一副见鬼的表情,此刻现场的其他人竟像是被时间定格了一般,看着他们眼前这一幕。

在场的众人大多数都深知他的性格,谁也没有料到,成家少主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大秀恩爱。没过多久绝大多数男人们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只是用探究的目光看着沛黎。

而会场内大多说的女性脸上的表情却是和他们不同的,虽然她们的眼中更多的惊讶还有嫉妒。没错如果说刚才那场闹剧,让很多人认识了沛黎,那么现在成穆熙说的话无疑是作实了她的身份。

话从成大少嘴里亲自说出,还有会几人会管刚才在宴会厅发生的那一切呢!不过想到这个女人真的是成穆熙认定了伴侣在场的很多女人都露出了怨毒的眼神,没错这里很多人都向往这当成家的未来主母,见到真的的向刚才说的那样成穆熙喜欢的女人是她,都觉得不忿,这其中最窝火就是殷千瑗和何青曼。

此时还被成穆熙圈在怀里的沛黎脸有些微红,她确实没有想到身边的男人会为了自己,向整个h市的豪门发出警告,心里趟过阵阵的暖意。不过她也很清楚他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她的进入势必会引起某些人的不爽,不过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她决定好的事情不需要没有关系的人去质疑。

这边听到成穆熙这么说何老露出了一个惊讶的神色说道:“哦?这个女孩面生,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听到他的问话,成穆熙并做什么解释,而是在他身后的成穆上前回道:“小姐来自j市,何老自然是没有见过的!”

“哦!哦!那可就真遗憾了,老夫还想把自己孙女介绍给成少呢!现在看来她是没有这个福气了!”

听到何老这么说,此时在成穆熙怀里的沛黎,眼珠子转了转想到:果然是老狐狸,一点都不吃亏,现在还要找回自己的场子。

沛黎想到的事情,成穆熙自然也想到了,只见他露出了一个淡淡地笑容,并没有回答何老的话。

就在此时在人群中一直没有说话的殷千瑗走了出来,她迈着优雅的步子直接来到了成穆熙的面前,样子骄傲又魅惑地看着他,对他说道:“成哥哥,很久不见不见了!我来了h市已经很久了,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你……”

沛黎看着她这个举动,眼中带着笑意地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露出一幅看好戏的神情,以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接下来发生事情可要伤女人的心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有些人自信过了头还真是不知道到分存呢!殷千缘见成穆熙没有反驳自己以为是听进去了自己的话,高兴地上前想要靠近,可站在他身前的男人直接向后退了一步,跟她保持了距离,对她冷淡地回复道:“殷小姐,你来h市殷大少不知道吧!我不介意把你来的这件事告诉他……”

听到她这么说殷千瑗脸色顿时有点不好,她来这边上学确实自己的大哥不知道,只是她没有想到成穆熙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要是被自己大哥知道他势必会让自己回去。想到这里她还是有点不死心地问道:“成少既然人数我,有时间我作东定向你解释这这件事!”

听到她这话成穆熙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没兴趣!”

沛黎在一边听到他话这么说的时候,差点没有笑出声来,果然是无情呢。边上的美女脸都呀气绿了。正在沛黎想笑,殷千瑗脸色不好看的时候人群中再次响起了一个女声,这个女声特意把自己的说话的声音压得特别的低,用带着近乎于撒娇的语气说道:“爷爷,你在和谁说话呢?”

没错能在这称呼何老为爷爷的只有何青曼,刚才她听到自己爷爷那么说就一阵窝火,想着既然今天成穆熙已经来到了,这次机会就一定要好好把握,于是她便鼓起勇气走了出来。

拦着她从人群中出来站在一边的贺老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心思,不过他除了清楚这些意外,更清楚自己是绝对不能让这个丫头在今天丢了何家的脸的。于是他深情严肃地示意站在身边的何承平把她拉走,他可不想在今天丢人。

可是谁知何承平刚要上前,就看到已经有点自以为是过了头的何青曼也走到成穆熙的身边,露出一副害羞又不不知所措的表情对他说道:“成少,你好!我是何青曼!我经常去你们成氏赌场……”

就在何青曼一心要对成穆熙表白的时候,成穆熙带着耳朵上的点话内此时响起了手下的声音:“少主!已经知道是谁派出那些人黑衣人了!那些杀手身上有一个控制器,它所连接的遥控器正在闫家大小姐的手里。”

成穆熙听从耳机内穿上的声音眼神暗了暗,此时他根本没有心思没有听何青曼的话,因为有异能,他可以轻易感觉到到人的真实性情,所以眼前这个女人脸上露出的虚伪的表情已经让他十分反感了。

既然现在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找到了谁下的黑手,那么自己就没有必要再呆在这里看这些女人虚假的脸孔了。于是他上前直接对何老说道:“何老,成家的心意已经送到了!我还有其它的事情,就不打扰了!希望您以后还一如既往的这么识时务!”

何老听到他这么说愣了一下,然后随机看了一眼此时还没有说完话的自家孙女,严厉对她地扫视了一眼,接着便笑眯眯地对成穆熙说道:“呵呵!既然成少有事要忙,那么就请便吧,老夫就不送了!”

“何老客气了,您精明了一辈子一定不希望何家败在您的手里,好好管教下后辈还是有必要的!”

听到成穆熙这么说,何老愣了一下,然后随后便说道:“成少的提醒我知道了!慢走不送!”

“嗯!”

成穆熙嗯了一声便直接待这沛黎和身后的一行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现场,只留下了小不来台的殷千缘和何青曼涨红着脸站在原地。

何老目送成穆熙离开之后,会后看了一眼她们两人,直接会身边的何承平说道:“把你妹妹拉走,以后她就不用出来了!什么时候学明白可看局势,再让她出来!”

“是,爷爷!”何承平听到自己爷爷的命令直接点头,不给何青曼任何反映地机会直接让手下把她架走。

把合何青曼处理完,何老又走到和殷千缘的身边对她说道;“殷小姐出身大家族,势必是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你们四大家族的纷争不要把我们何家卷进去!我们没有实力和你们抗衡,更不想参与!”

殷千缘听到他这么说,眼神眯起地说道:“何老的意思是你们要背弃殷家,跟着和家走?”

“呵呵!殷小姐这话就不对了!何家是h市的何家,只要何家在h市就谈不上跟哪个家族走,对我们有利我们自然会合作,然是如果利用我们又对我们不利的,我们也不会让自己继续吃亏!”

殷千缘听到他这话,气得脸更加的张红对他骂道:“你……果然是老狐狸!”

“呵呵!我要没有两下子,何家怎么可能在h市立足?话已至此,殷大小姐还是好自为之吧!”何老说完,便没有再搭理殷千缘,转身想着宴会厅的中间走去……没过一会宴会又恢复了刚才的氛围,在场的众人都很知趣地没有再提起刚才的事情。

宴会的分割线

这边沛黎跟着成穆熙从宴会出来之后,两人没有再停留,直接上了他们来时候的迈巴赫,沛黎看着从宴会中出来后明显神情已经轻松的男人疑惑地问道:“怎么得到了很好的信息?”

成穆熙侧头看了一眼她,心情不错地说道:“正好我还找不到理由对他们下手,既然他们自己给自己上了眼药,我不成全他们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沛黎听到他这么说,就只明白他心里已经有了下手的目标于是疑惑地对他问道:“你要对哪家下手?应该不是何家吧!”

“自然不是何家,何家在h市一直都是一个很识时务的家族,他们家的人虽然有些没有脑子,但是你也看到了主事的人十分的圆滑,既然这样我自然是没有必要动他们的,我要动的闫家!”

听到他口中说出了自己以外的答案,沛黎疑惑地问道:“嗯?这又怎么回事?”

见沛黎满眼的疑惑成穆熙好心地对她解释道:“刚才派去杀你的人,虽然和殷千瑗有关,但是人确实闫家派出来的!”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满脸疑惑地看着成穆熙问道:“闫家?我和他们并没有仇啊!她为什么要对我下手?”

“这个原因很可能是殷千瑗,也有可能是因为她对你感兴趣,要知道那个大小姐可是双性恋!”

“啊!”沛黎被他说的话,吃了已经怪不得那个女人给她的感觉过于犀利了,原来还真的是有些问题呢!不过她还是向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女人要对自己下那么狠的手,如果是为了殷千瑗,她到是觉得她这么作有可能,但要是因为她对自己有兴趣那就有点让她受不了,不过这些现在她也无从考究。

这个时候她又想到刚才在会场内他当着众人的面说的话,不由得埋怨地对他说道:“估计在之后,我的日子会不太平了!你刚才的话,可是成功给我拉了仇恨值!刚才我可是没有忽略在场那么多人对我的怨毒目光呢!”

听到她这么说成穆熙低头看了她一眼对他说道:“你怕了?”

见他这么问沛黎很自然地摇头骄傲地对他说道:“不怕!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以后还怎么混呢!”

看着她像是一个要奖励的小孩的模样,成穆熙宠溺地揉了揉她的秀发对她说道:“嗯!不错!不过也不不用太担心,很快她们就会改变想法了……”

“嗯?”

听到他的话,沛黎抬眼不理解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不过当她对上他的眼睛时,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说的改变想法是指得什么了,自己的身份一曝出,估计他们会震惊一下吧。

果然正如沛黎所料,因为今天闹出了这些事情,h事的各大报纸直接争先恐后地进行报道,很快的沛黎的身份就被挖了一个遍。

什么鉴定师、什么投资女强人另外连她家父母从事的的工作也被挖了出来,不过媒体却都没有写对她进行侮辱的话,而是更多的用一种纯八卦的口气在叙述。

当几天之后沛黎看到这些报道的时候,直接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果然是那个男人的作风。用这样简单直接的方式直接就压制了其他人对她的反面舆论,不过却莫名的让她心里十分地愉悦。

不过此时在车上的沛黎是并没有心思顾及这些了,原本他们两人是准备一起去吃晚餐的,却在行驶到半路上的是,接到了一个电话,瞬间边改变了他们两人的行程。而沛黎也因为刚才的这个电话,已经搅和的她在车里有点左立不安了。

打这个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成穆熙的母亲,成家现在的的当家主母打来的。刚才在何家的宴会上自然有贵妇认识成母,所以听到成穆熙这样对着众人宣誓主权,很快就把电话打到了成母那里。

开始成母还没有反应过来,待她听到友人说成穆熙都搂着那个姑娘对那大家说是他的未婚妻得时候,成母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当然她也想起了自家儿子确实是有个女朋友的。

见电话中的的对她用着试探地口气问着,她便毫不犹豫肯定地地回答完友人的疑问,接着便挂断了电话,直接打到成穆熙这里,让他现在和沛黎一起回来成家的老宅院吃饭。

不要怪她此时这么着急,主要是她儿子根本不让自己见那个姑娘,她都知道对方来了3个月了,此次说要他们来,次次都没有得到儿子的同意,这次可算被她逮住了!

听着母亲在电话中有点兴奋的声音,成穆熙难得无奈地看了一眼坐在车内看着风景的沛黎,捂住手机的话筒对她问道:“我母亲让我们回老宅吃饭,你去吗?”

“啊!阿姨让我们去?”沛黎有点发傻地重复了一下他说的话,总感觉自己的脑袋此时有点转不过来弯。

看着她已经有点僵硬的表情,成穆熙很淡定地接着对她问道:“恩!你要是不想,我就找个理由回她!估计是听到我们一起出现在了何家她有点兴奋了!”

听到他的话,沛黎十分不解地向他问道:“嗯?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跟她搪塞了快三个月了!”

听到成穆熙这么说,沛黎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想到发证以后都要见面,那就今天吧!于是测头看着他对他说道:“嗯,那就去吧……”

就这样他们两人在从丰和饭店离开之后,因为成母的一个电话直接改道向着成家的老宅前进。

待成穆熙挂断电话止呕后,坐在车上的沛黎就开始检查自己的着装,这才想起今天为了让自己看起开更加的干练特意穿的比较成熟。于是她有点郁闷滴看着身边的男人对他说道:“熙,我是不是应该换一件衣服!”

“嗯?”

听到她这么问男人侧过头打量了一下她此时的装扮,对她说道:“不用你现在的衣服虽然比较成熟,但是款式比较休闲的!你只是去我家,又不是去宴会,不用太紧张!”

“……”

听到他的话,沛黎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心里想到:不紧张才怪呢!

------题外话------

是在抱歉今天传晚了!南南卡文了!剧情让我十分头疼!已经恢复正规了!明天放松大甜章,大家回来吧!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