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66、新的油画导师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6、新的油画导师

甜蜜的时光虽然让两人舍不得放下,不过时间并不只会停留在这一刻,依旧还是会按步就班地流逝着。

经过的这两天的休息之后,沛黎乘坐着成穆熙的车离开了他在市区的公寓,回归到了她的正常的学习生活。

这两天沛黎虽然大多数时间是在公寓里度过的,不过她还是抽空对未来的工作做了一些后续的安排。

就比如说她在这两天里查看了,玉石缘分店附近商圈的人流的情况。不过查看的结果虽然比较让她满意,因为看到关于人流的消费水平还是有待考究的,毕竟这附近有的店铺客流很大,有的店铺小,而且每个店铺所卖的物品并不是一个价位的。

就好比说今天的画廊里可能卖出一幅画,这幅画的市值就要20万,而这个画廊一周卖出2幅这样的画作,就可以解决整个店铺一个月的经济问题了。

所以说着附近的人群,沛黎有点担心,因为大多数这些人来到这边都是有目的的。不是收藏古董就是收藏画作,或者是去一些饰品店看看有什么稀罕的东西……

不过沛黎却是很清楚,大多数往这边来的人消费能力多不弱,他们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并不会太在意价格,只要好的东西并且能够吸引他们,他们绝对不会吝惜在价格上。

想到这里沛黎决定加快手里的进度,只有快速的把店铺开启才知道结果,于是她便在看到房子之后的第二天就直接打电话通知了远在J市的刘承运,在电话里告诉他这边发生的事情让他尽快派人过来,而这里店铺的装修也将会在最近逐步开始,另外设计公司已经在前一天着手开始测量店铺并着手出装修方案了。

回想完了这些,沛黎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怎么一下子自己变得这么忙了!不过这些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累也得坚持。

想到这里沛黎晃晃悠悠地从外面进入到了教室。走进教室之后,沛黎看了一眼现在时间,此时距离上课时间还有几分钟于是她便先随便选了一个位置坐下,趴在桌子上小憩了一会。

说来这是沛黎第一次到皇家美术学院的阶梯教室上课,这里不亏为是H市的顶级学府之一,整个阶梯教室的装修都是沙发座椅。坐在上门十分的舒服,只可惜沛黎学的不是美术史,不能长期在这样的教室上课。

今天他们班级之所以没有在画室上课,是因为今天开始上一个的专业课程已经结束,在未来的一个月里,她们将会学习新的专业课。

不过想到这次专业课的内容,沛黎不由得皱眉,场景油画?这倒是很系统了,就不知道授课的教授怎么讲了,就在这个时候坐在她身后的人已经开始了小声议论:“你说这次油画课,会是谁给我们上啊!”

“不知道,不过我听说是我们系一个经常不出现的教授,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想来教我们,还有在我们班级里找一些学生进入他的工作室。难道你忘记了上个学期我们的油画课,强尼他们不是已经被付教授选进了他的油画工作室了吗!”

听到同伴这么说,边上的女孩忍不住说道:“是啊,当时我还羡慕了很久呢!真希望这次上课的教授能选择我,这样我就不用愁了!”

“哎!谁都这么希望呢!”

就在两人的说话之间,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起。

沛黎从桌子上抬起头,就看到从教室的门口进来了一个年龄大约在50岁左右的中年人,这人的长相是典型的西方人长相,修建得益的头发,还有穿戴平整平整西装,使得他的本人更加的年轻,虽然他的年级看起来已经不小了,不过沛黎承认眼前的男人在年轻的时候绝对是大帅哥一枚。

当沛黎的视线定格在他脸上的时候,越看越觉得很是疑惑,因为她总觉得这人在哪里见过呢!不过她却是一时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刚才八卦的女生们一阵兴奋的声音:“哇!我们这么幸运啊!竟然是杰森教授给我们上课!”

“是啊!我要给我的学姐发照片,气气她们!听说我们上一届,杰森教授跟本就没有教过她们你,我们这次真的赚大了!”

“是啊!这可是我们皇家美术学院名气最大的教授啊!没想到本人会这么帅,早知道这样我就早生个30年了……”

沛黎坐在她们前边听到她们开始讲的那些倒是没什么,可是当她听到后边的试试,沛黎不由得滴汗。这些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不实际啊!虽然她也举得这位教授的人格魅力确实很强大,但是他们也不至于花痴吧,早生30年难道还要去倒追教授吗?

其实沛黎哪里知道,眼前的整个杰森教授是以不上课出了名的,因为他是一位很有名的画家,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自己所经营的画廊或者工作室里创作。就因为这样所以更可以证明了这次他们班级是走了多大运气竟然直接让杰森教授来上课。

而此时的沛黎并不知道这些,因为她现在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熟悉了,就在刚才听到杰森教授在自我介绍的时候那熟悉的声音,让她一下子响起了,他们曾经是在哪里见面了。

如果沛黎没有记错,这个人就是在那天晚上给他和成穆熙送钥匙的那个人,还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那天晚上的时候这人那么邋遢,现在倒是收拾的很整齐的!不过这样也才更像是一个教授应该有的样子,第一见面那样还是算了吧!

就在沛黎想的时候,教授已经在黑后的黑板上开始书写着板书,讲解着一些画油中画景物的一些技巧和用色方法,另外还有一些规律构图和选景。在在底下的同学看到黑板上所讲的东西,纷纷打开本子认真地进行记录。

教授的讲解内容并不是很多,而且大多的讲解内容都是需要大家一会儿到画室去进行实践的,所以上过一节课之后,大家纷纷转移了阵地直接上了三楼的油画工作室。

教授在画室内先是摆出了4组景物让,大家选择自己喜欢的一组来画,之后他便坐到了工作室的门口翻看着班级同学的资料。

看到教授这个样子,沛黎倒是有点意外毕竟她对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邋遢的,但是从今天刚才给他们讲课的风格还有这会儿做事的行动力上来看,这个人其实是一个效率很高的人,这一点倒是让沛黎有点意外。

沛黎拿着手里的铅笔看着眼前的景物,专心地开始打着轮廓,就在这个时候听到坐在门口坐着的教授对她们说道:“你们的上学期的油画画作业还有上节课的素描作业,我已经在办公室都看过了。希望你们在这一个月里好好表现,我会在你们班选出两名学生进入到我的工作室!”

听到教授不紧不慢地说出了这么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还在画画的同学都纷纷停下了手里的画笔,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似乎在向他确认这个消息是不是属实。

再门口的教授看着大家看他的眼神皱了皱眉毛说道:“我这儿像是开玩笑吗?你们给我好好画,要是你们画得好,我会考虑增加名额;要是你们画得不好,我也可能一个都不让你们进!”

听到杰森教授这么任性的话,大家纷纷回应道:“教授你放心,我们一定好好画的!”

“快点,别给我东张西望的!”其实教授也有些无奈自己只是这么一说这帮孩子至于这么兴奋吗?

听到教授的催促,大家齐齐的应了一声:“是!”然后就纷纷又拿起画笔继续进行着手里的动作。

时间过的飞快,没过多一会下课铃声响起,做在教室门口的教授站起身子看了一眼他们,然后对在场的众人问道:“你们谁是周沛黎?”

听到教授这么问,在场的众人齐齐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这边带着耳机听着歌画画的沛黎,而沛黎似乎也感受到了大家对她的注视,疑惑地摘下耳机看着大家。

最后还是坐在她身边的于然好心地跟她说道:“沛黎刚在教授问你呢!”

“呃?”

听到她说的话,沛黎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对着站在门口向这边注视的教授说道:“教授您找我!?”

“嗯?你是华美过来的那个交换生?”

听到教授这么问,沛黎点头回答道:“是的!”

“跟我来一趟教师办公室!”教授说完直接转身出了教室。

教室内看着教授离后,同学们纷纷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沛黎,大家都很好奇教授找她的原因。而这边方静珊看着沛黎迟迟没有行动,直接过来拉了拉对她说道:“你还在发什么呆啊!赶紧跟上啊!别让教授久等了!”

“哦……”

就这样沛黎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转身出了教室的门,向着刚才杰森教授离开的方向走去……

画室的分割线

“我果然有眼观,一下子竟然就选中的那小子的未婚妻!看他以后再无视我的!哼!”

此刻教师的办公室内,沛黎听着教授说出的话,看着在对面他露出的十分得意神色沛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个教授自从认出来自己就是那天晚上跟成穆熙站在一起的女人后,就直接露出了本性。

杰森教授看着站在他对面无奈的沛黎笑了笑对他继续解释道:“成穆熙的爸爸是我好友,我应该算是看着他长大的,这孩子小时候还是很活泼好动的!可谁知道长大了之后竟然是一副冰块脸……我曾经还一度以为他找不到媳妇呢!现在看来我的担心真的是多余的了……”

“……”

听到他这话,沛黎嘴角不抽了,而是已经在翻白眼了,教授你说的和我认识的是一个人吗?

她可没看出来之来成穆熙是个冰块,虽然她在最开始见到的他的时候,确实感觉他很冷,可是接触下来,根本就不是这样的,还有那个男人涨了那么一张祸水的脸孔,她可不相信他会找不到媳妇,光是她知道的有意倒贴她的女人就有好几个了!

而这边教授看到自己这么说并没有得到对方回应,以为是沛黎不好意思了,于是宽慰地对她说道:“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件事了,小姑娘就是脸皮薄!既然你就是华美送过来的交换生,那就好办多了!一开始我还担心华美过来的学生会不会很无聊呢!不过要是这人是你的,那以后的日子应该很精彩!”

“……”听到这话,而彻底无语,怎么自己身边的教授都喜欢看热闹的人!

不如说最开始表面上冷冰冰的孙教授、到后来的去华美遇到的有点小高傲的黄教授、还有眼前这个随性又点挑剔的森教授,似乎教过她的老手都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八卦,难道他们的精神世界真的那么无聊?这么喜欢八卦。

其实沛黎哪里知道,这些教授刻不是对谁的事情都八卦的,要不是因为沛黎情况太特殊了他们才不会把经历放在她的身上呢。

设想一下八卦一个随时可能都会给他们带来惊喜的学生,还是很有意思的。更重要的是这个小姑娘还很有上进新,最为老师像沛黎这样的学生可是他们很欣赏的类型……

看着沛黎一直杵在那里杰森教授疑惑地说道:“怎么了?你们黄教授没和你介绍我?”

听到教授这么问,沛黎实话是说道:“黄教授走之前的时候跟我介绍了,不过教授您和我想象中的样子出入很大!”

听到沛黎这么说教授来了兴趣,对它问道:“哦?你印象里我应该是什么样子?”

见他这么问,沛黎实话实说道:“嗯怎么说呢!我印象中您应该是比较高冷了,就是那种很难接近的人,毕竟我可记得申请这个交换生名额,您在其中说话的权利很大……”

听到沛黎这么说,杰森教授开心地笑了两声说道:“哈哈!你这丫头倒是敢说!这里边我说话的权利当然大了,因为是我来教,自然我要选一个看得顺眼的。你到是想象力够丰富……”

“教授,我可说的是实话啊!不过现在看来真的是我之前脑补多了!”

见沛黎脸上露出一丝歉意的表情,教授到是收起了刚才不正经的神色对她说道:“不过你说的也并不全错,这也许是其他人对我的评价吧!毕竟我精力有限,没有过多的时间去关注的其他的,这样在他们看开我就应该就比较难相处吧。”

沛黎见到教授这么有自知之明,用肯定的话确定了她的想法:“嗯,是的!”

听到沛黎这么说,教授开怀地笑了两声,然后对它说道:“呵呵,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既然当了我的学生,你以后在课余时间记得来我的工作室报道!位置就是在你租下的店铺的对面,你平时直接过来就可以!”

听到教授这么吩咐,沛黎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很乖巧地回答道:“是,好的!”

听到她这么乖巧的回答,教授十分满意,不过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对她问道:“嗯,对了我一直很好奇你在我工作室对面租店铺是要做什么?”

听到教授问起这事,沛黎嘴角微微一勾,对她说道:“这个现在还不能跟您说,这可是是机密了!等店铺开起来的时候教授就知道了!”

“还挺神秘的!”

见沛黎这么说教授也没有再纠结,和沛黎寒暄了一会儿上课的铃声局再次响起,两人一起出了教师休息室回到了工作室继续上课。

沛黎回来之后,看到很多人都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还有的人更是用嘴型向她询问,教授跟她说了什么。

看到他们这样沛黎只是敷衍地简单地回复了几句,毕竟现在她还不想让别人这么早就知道自己是教授工作室一员的事情。这件事情太过于惹眼,她现在还是不要做的为好。

因为这几天学习已经步入了正规,所以一天的课程排的也相当的满,晚上回到了学校的公寓沛黎揉了揉酸涩的肩膀!画了一天画,已经很累了,一会还要去看设计师传到自己邮箱的玉石缘的店铺布局图,果然工作学习两不误就是有代价的。

想到这里沛黎决定先去浴室冲个澡放松一下!毕竟谁都要劳逸结合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此时的享受校园时光的沛黎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某些人的眼中钉,他们正想办法把她干出H市……

何承平自从跟成穆熙在赌场内谈崩了之后,并没有死心。现在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成穆熙所说的未婚妻上,希望可以在她的身上找到突破口。

根据他的而经验,这个男人是不会轻易的对别人这么介绍了,那么也就是说那天他见到的那个女人真的就是他的未婚妻,可是这个女人自己竟然没有见过,显然她并不是什么名媛?也不是什么知名人士,这不得不让何承平对她的背景产生了好奇。

于是他便动用自己的势力对她的背景进行了调查,当自己手下把沛黎资料拿给他的时候,他翻看完,一度以为是自己搞错了!因为这个女人资料上竟然显示她只是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没有任何豪门背景。

而唯一可以说她的亮点的,就是这个女人竟然是一位玉石鉴定师,并且她很受华美教授们的偏爱。另外就是她的人脉似乎很广,竟然认识很多J市的权贵,甚至连墨武门的二少爷也是她额好友。

看到这里何承平到是有些好奇了!身边都是优秀的朋友而自己确实普普通通的女孩,显然这里的资料并不完全,应该是有人故意在做她的资料了!

另外他还听说自己的妹妹已经在这个女人手里吃了暗亏,她竟然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赌技,这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女人起来!

这个时候,他书房的门敲响,门口传来一个撒娇意味十足的女生:“哥!我可以进来吗?”

听到门口传来的女生,何承平先是合上了手里的资料,然后对着门口说道:“进来吧!”

门被推开,进来一个打扮十分时尚的女生,那个女生进来之后,带着几分俏皮地向屋内的何承平问道:“哥!你还真的好敬业呢!这么晚了还在工作!”

“是啊!爸爸想让我接手,家族的事业,我不努力怎么行!对了,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想起来找我了?”

“我想问问,前天我和你说的事情,你想好怎么帮我对付她了吗?”

听到她这么问,何承平直接对她回复道:“以后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那个女人并不是你能对付的!”

何青曼听到自己哥哥今天一下子态度转变了这么多,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错愣地看着他。就在这个时候她低头,发现了正摆在写字台上的资料上面写着正是周沛黎三个字,于是她想也不想的一把抢过来资料翻看起来。

她把资料从头翻看了一遍之后,直接有点不高兴地把它甩在了写字台上,然后对着何承平质问道:“就是一个小工厂厂长的女儿,出身这么平民的丫头,哥哥你却这么狠心地批评我?她这样我怎么就动不得?仗着有几个在J市的权贵朋友就妄想在H市欺负到我的头上,简直就是妄想!”

这边何青曼喋喋不休地说着沛黎的很坏,站在他不远处的何承平听到她说的话,已经皱起了眉头,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个妹妹被父母惯得有些无法无天了,不过他没有想到自己妹妹脑子竟然也不灵活。听着从她嘴里不断蹦出的狠话终于他忍受不住地对她进行了呵斥。

“何青曼你闭嘴,在不清楚现任何事情的情况就在这里妄下断言,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说这些话很可能会让我们何家陷入危机!”

这边还在骂沛黎和方静珊的的何青曼听到自己的哥哥这么说,一下子就蔫了有点不可置信地对他说道:“哥哥,你……凶我!”说着眼睛中就开始聚集水光。

看到自己的妹妹被刚才自己的一声斥责眼睛开始泛红,何青曼换了换语气对她说道:“我不是凶你,你平时怎么胡闹我管你了吗?你不喜欢方静珊,我和她接触婚约也没有什么,毕竟大家都清楚是因为家族联姻。但是这一次你不能肆意妄为了知道吗?”

“为什么?这个周沛黎的资料上明明很普通!”

“你只看到了表面,那些底下列出来的事情,可不是一般家庭出身的孩子可以做得出的!你以为J市的少爷小姐们会这么傻,能让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进入他们的生过,肯定是她在某方面是特殊的,你已经在她手里吃过亏了,还不长记性!”

听到自己哥哥这么说,何青曼虽然觉得又道理,但是还是不死心地说道:“可是我不服,你知道吗?她让我在成氏的赌场丢了多大的脸,让我手里的那两个赌师,都受到她的攒罗直接投靠了成家!”

何承平听着妹妹对他的诉苦,摇摇头无奈地劝说道:“这是肯定的,你在人家地盘上怎么可能有一点好处,再加上这个女人可是成穆熙的未婚妻!”

突然从自己哥哥的嘴里听到这么劲爆的话,何青曼还有些不相信地反问道:“你说什么!这个女人是谁的未婚妻?”

“成穆熙的!这是那个成少亲口承认的!”何承平再次申述着事实。

“不可能!这个消息我根本不知道,连殷千媛成穆熙都看不上,怎么可能轮得上她……”

------题外话------

感谢我爱芳邻、jenhui的月票!么么哒!还有大兔子的花花!捂脸!

腻歪了一阵子,H市的剧情要展开了!放心不会那么无聊的!你们想不到,想不到!?(^?^*)

谢谢大家追文!么么哒!谢谢大家订阅!明天继续!明天单位吃烧烤,南南的体重,一涨不下了!(┬_┬)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