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63、暧昧挑逗,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3、暧昧挑逗,呃?

装修奢华到如同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放的vip赌博室内,此刻正在上演这一场激烈的赌局。

只看到坐在赌桌两边的人都专注地看着手里的纸牌。

这时其中一人拿着手里的牌,自信地对着坐在对面的成穆熙说道:“成少主,估计这次是我要赢了!”

成穆熙听到他的话疑惑地向他问道:“哦?何少怎么说?”

听到他的问话,被称为何少的人对,自信地对他说道:“实在是抱歉,这把我的运气太好了,上来就直接抓到了数字8!我想我们这局已经没有必要再去看下一张牌了!”

“哦是吗?难道何少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不到最后,就不要给事情妄自下结论。这事情没有结束,结局就没有定。”

成穆熙说完这句话,快速地翻开桌子上的第二张纸牌把它拿到手里。看着两张牌所显示点数,成穆熙笑着对他说道:“看来今天我的运气要比你好很多啊!9点!这一局我赢了!”

看着成穆熙放在赌桌上的两张纸牌,对面的的男人笑着说道:“看来今天确实是成少的运气更好啊!我认输!”

听到他的话成穆熙只是笑了笑,然后对他说道:“我想今天何少来找我的的目的应该不光是和我玩玩纸牌游戏吧!”

听到成穆熙这么直接地问起他的来意,何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对着成穆熙解释道:“还是成大少聪明,我这一次来主要是想要成少帮忙通融一下,最近h市刚刚填海造地出来的那块新的岛屿,我们何家想包揽她的全部的开发权!”

听到他说的话,成穆熙坐在赌桌边,摆弄着手里的纸牌没有出似乎是在斟酌着他的话:不是要是了解他的人会发现的的食指在微微轻晃,似乎是陷入了沉思,看到这个动作要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不高兴的表现reads;。

那很显然刚刚何少提出的要求成穆熙是不同意的,甚至很可能他的话已引起了他的不悦。因为这边成穆熙迟迟没有说话,屋内的气愤骤然变得十分地尴尬,在场的人都在等着成穆熙接来会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口出传来的开关门的声音。瞬间屋内所有人的时间都齐齐地看向了此时门口进来的人。当屋内的众人看到门口进来的是一个女人的时候眼中都闪过一丝诧异毕竟现在此时是他们谈事情的时间,是明显允许人来打扰的。

而这边沛黎走进房间之后也发现了此刻房间的气愤并不太对,先说不说房间内并没有作为赌博时那种紧张有带有一丝轻松的氛围,相反的还此时的屋里还有一些窒息。似乎刚才在谈一件不算愉快的时候,而自己在这个时候进来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看着眼前好几双眼睛在打量着自己,沛黎在心里把刚才带她上来的成宏还有在门口放她进来的那两个保镖使劲骂了一变。真是气死她了,要是他们提前告诉她这里此时有这么多人,她是打死也不会现在这么突兀地进来。

说来也是气人,自己刚才到门口的时候,两名保镖见到她手里的vip黑卡之后,连问都不问,直接露出了很恭敬的表情就让她进了门,这下可好了现在这个情况自己怎么处理啊!

正当沛黎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转身就走的时候,突然房间内想起了成穆熙的声音:“都进来了,还想跑?还不快过来!”

“……”

听到他这话,沛黎无语自己什么时候要跑了,她只是觉得自己这么突然进来有点耽误他们的说话了。不过既然这个他这么说,那她也只好上前了,毕竟现在这里可不是她一个人,她还是得给他留一些面子的。

于是就看到,沛黎在门口墨迹了一会儿之后,听到屋内成大少的声音后,盯着屋内众人的目光,直接迈开脚步向着此时所成穆熙所坐的沙发上方向走去。

待沛黎走到近前,看着在此时坐在沙发上成穆熙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很清楚他刚才在谈事情。为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严肃中带着一丝慵懒,霸道中有带着一丝冷冽!

以沛黎对他的了解,一看就明白的,这个男人是用这样的表情在混淆得对对手手的感官,因为他越是这样对方就越无从下手。

感觉到沛黎走进,成穆熙直接侧头对着沛黎伸出了手,沛黎看着他伸出的手也不客气直接放到他的手上,紧接着她便是赶到对方一使力,自己的身子本能的向前倾,然后便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柔有刚硬的怀抱里。

这事发生的突然,沛黎也没有想到成穆熙上来就抱自己,于是抬起头不解地看着他。不过抬起转头对上他的眼睛的时候就发现此时他真用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虽然宠溺看是做戏的成分居多。

正当沛黎疑惑间,突然在她的脑海中听到了男人的声音,配合我!听到脑海中的声音,沛黎抬头再次看向他的眼睛,发现他的脸上换上了一副有些轻浮的表情。

看到他这样,沛黎快速地调整了下坐姿,双臂攀上了男人的肩膀,对他露出了一个妩媚地笑容说道:“成少,刚才吓死我了!表情那么严肃,我都快怕死了!”

听到她这么抱怨,时候成穆熙直接把沛黎的身体往他的怀里抱了抱对她说道:“明明是你没有玩够,现在倒是怪起我来!你想起我就来找我,也不分场合,确实该罚!说着就在沛黎的腰上使劲掐了一把,暗示意味十足……”

沛黎感觉到他在自己腰侧不太规矩的手,心里把他使劲骂了一遍,要不是为了演戏她在不用让着这么多人的人面演这么轻浮的女人呢!

不过这也只是她心里想的,而她身体上额动作并没有停下,只见她被男人捏了一下之后reads;。直接顺着他的力道,挺起了纤细的腰肢,让发育得异常美好的胸型完全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加上今天她穿的衣服比较贴身,她笔直的大腿往那一伸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只见沛黎把挺起来的胸压在男人的胸膛上,这个动她做的相当缓慢,优美的身段作魅惑至极,让在场的男人们看了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不过他们在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也接到了成穆熙警告的眼神,一时间刚才看到这一幕的人纷纷地下了头。

而这时沛黎灵动的声音响起,只听到她用撒娇的语气说道:“成大少,你真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些,你要是想罚人家,那也要等一下啊……”她说着还暗示性地一只手滑过男人的胸膛,在的的心口处轻揭了一下,然后抬头起头在成穆熙俊逸的侧脸上亲了一口。

看着她这么上道,成穆熙直接不客气,抬起一只手擒住她优美的下额,惩罚性地在她粉嫩地唇瓣上厮磨一番。而他的手也没有老实,此是已经摸上了沛黎光洁的大腿。

还沉浸在亲吻中的沛黎被他手上的动作弄得浑身一个激灵,睁开迷蒙的双眼,看着此时还专注地亲吻着自己的男人,她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心里想着:我去!大哥,你别来真的啊!

正当两人的尺度再次要加大得时候,围观的的群众终于受不了。只听到坐在成穆熙对面的何大少尴尬地轻咳了几声,暗示他们两人这里还有众人的存在。

听到他的咳嗽声,此时在成穆熙坏里的沛黎这像是才感觉到这里有人一样,直接推开了男人的头。脸微红地侧头看了一眼众人随即对着成穆熙说道:“你怎么不提醒我呀!这里有这么多人……我……”她说着做出娇羞状,直接埋入了男人的怀里。

看到她这样,男人笑着搂紧了她的腰轻抚着她的后背对她说道:“是你自己热情地要勾引我,怎么有怪我不分场合了,刚才到是看你很热情呢?”

听到他这么露骨地话,沛黎心里暗骂了一句:变态。不过却是跟使劲地往男人的怀里的钻了钻,羞恼地抱怨道:“讨厌……你真坏!”虽然这么说,不过沛黎知道她说完这句话,自己都要受不了得起一身鸡皮疙瘩了!

此时不远处坐在座位上的何大少,看着两人的互动,终于有些坐不住了。说实话从刚才她进来的时候,他就知道眼前的女人确实是个尤物。清丽有气质,妩媚不失纯情,更主要的是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加之这个女人的身材十分的好!完全就是属于那种男人抱了就不想放手的那种类型。

看着这样的尤物在自己的眼前诱惑其他男人,何承平还真的点吃不消。虽然坐她此时坐在成穆熙的怀里,可是那曼妙的身姿摆在那里,是个男人都会眼红的。

不过现在他还不是很清楚这个女人跟成少是什么关系,要是无关紧要到好,要是有关系那可奇怪了!要知道外边可都盛传这个成家少主出名的不近女色,可今天一见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呢!

想到这里何承平小心地向成穆熙问道:“那个……成少您不介绍一下吗?这位小姐是……”

听到他这话成穆熙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何承平对他说到:“怎么何少很好奇?

“当然!毕竟我可没有见过,在您的身边有女人出现呢!”

“哦?那何少可要记好了,这位是我的女朋友!”成穆熙说了还挑逗地摸了摸沛黎光洁的额头。他的动作成功的引起了此时在他怀里女人的娇嗔。

这边何承平听到他这么说,眼睛眯了眯说道:“哦?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成少有了女朋友,请问这位是出自哪家的千金?”

听到他这话,成穆熙没有回答,脸色更是瞬间变得不太好看。看到他这样何承平接下来要说的话卡在了嘴里,没有他发出声,而此刻屋内的气氛再次陷入了凝滞状态。

就在这个时候,把头埋在男人怀里的女人,从男人的怀里抬起头来,轻笑了一声说道:“请问这个这位少爷您贵姓啊?”

“我姓何reads;!”

“嗯何少,我倒是想问你,为什么要问我是来自哪家的千金?难道我是普通家庭出身就配不上成少吗?”

听到沛黎这么说,何承平的表情略带了一丝轻松,看来这个女人确实是有点背景的,于是他便开始对沛黎说起恭维的话来:“小姐你还真会开玩笑!要是您没有什么背景,别说是站在这里了,就是能不能认识成少都是一个未知数!”

“呵呵!”

听到他的话,沛黎突然冷笑地呵呵了两声,讽刺意味十足。她这样的笑声确实让坐在对面的何承平很是不解。

“小姐您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何少说的自然正确,但是我想我应该就是口中那个不配站在这里的那种女人了!”沛黎说完露出了一个要哭的表情往成穆熙怀里靠了靠清蹭着男人的胸膛。

听到沛黎这么说何承平一个吃了一惊,想说的话卡在了嘴里。随机他又转了一下心眼对着成穆熙说动啊说道:“怎么可能,成大少,看上的女人即使是出身贫民也肯定是不一般的!”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做男人的怀里做起身子,表情无辜地说道:“哦?你刚才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呵呵!刚才的事情,是我说错了!”何承平一边说着一边对沛黎露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可是在心里他已经十分的不屑了,要不是因为有成少在,他估计已经让手下玩死眼前这个女人了,没身份竟然还敢给自己下绊子。

不过似乎他的想法沛黎并不知道,当他听到他这话之后,并没有给他面子,而是用更无辜地语气说出了一句挑衅的话:“是嘛!可是我很不喜欢有人在我的面前说这样的话,这会让我很不舒服的……”

听到沛黎的话何承平的脸有点挂不住了,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这么不不识抬举,于是他对淡定地坐在一边的成穆说道:“……成少,宠女人也是要有度的,难道她这样你就不管吗?我可不相信,她说的话会是您的意思!”

显然何承平想错了,他的算盘虽然打得虽好,但是当事人显然并不卖他的帐的,只听到抱着沛黎的成穆熙不咸不淡地对他说道:“我想这次是何少理解错了,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你既然得罪了我的女人,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

听到成穆熙这么说何承平愣了一下。待他反映过来成穆熙的要是不会跟他合作了,瞬间变了脸色,他没有想到成穆熙会因为一个女人拒绝他,这让他觉得自己脸上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对他说道:“成大少可真会开玩笑,用这个一个借口拒绝我是不是有些假了?在说了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你的女朋友还有待考证?而且我听说你们成家也绝对不允许一个来自普通佳通的女孩和你结婚的,所以现在收回您刚才说额话还来得及。”

听到他这么说成穆熙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呵呵!看来何少真真的是不明白的的话了!”

“难道我说的不是吗?你不是应该……”

正当和何承平再要说话的时候,成穆已经开口了,只听到他用冷淡的声音说道:“何少我喜欢有人质疑的我的,还有就是不要把你的自以为是加在我们成家人的身上!”

“你……”

听完他这么说,何承平再要说什么的时候,成穆熙已经对他失去可耐心,冷唇轻起对着屋内的手下说道:“送客!”

“等等reads;!”

何承平现在真的搞不清楚自己是那句话得罪了成穆熙,可是此时见到他脸上已经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想去拟补毕竟自己今天来这里可是有重要事情要谈的,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破坏了自己所有计划,于是他阻拦住听到成穆熙命令上前的那些手下,有些焦急地对他说道:“……成少,我们的正事还没有说完呢!那块地最后……”

听到他再次问起那块地,成穆熙用冰冷的声音说道:“你不用说了,何家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土地的开发,我自然是不会把那里的开发权交给何家的!”

听到他说的这话何承平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敢情成穆熙直接就把何家剔除在外了,那自己刚才的口舌可白费了不说,还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侮辱了,想到这里他有些不甘心地说道:“为什么?我们虽然没有做过,但是并不表示我们没有能力啊?”

听到他的质问,成穆熙并没有在回答他这件事情的相关问题,而是告诉了他一个让他无比的震惊事情:“不给你们机会还有一个因为,是因为你刚刚不屑一顾的人,是我的未婚妻!”

“什么!!怎么可能?我们几大家族并不知道这件事,你有未婚妻!我怎么不知道成少竟然有说谎的毛病了?”

“没说,就是不可能?何少哪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难道你没有看到她的手上可是带着成家认定的信物的!”

听到成穆熙这话,何承平眼神一下气看向沛黎的手腕处,之间一个通体水润的福禄寿三色手镯待在纤细的手腕上,他的眼睛删过意思震惊。

接着他回忆了下刚才的事情,似乎从这个女人进来的时候,她就没有经过成穆熙的同意。消无声息的进来,而成穆熙明显对她不是排斥的!

难道这真的就是向他说的那样这个女人是她的未婚妻?那自己的妹妹想嫁入成家可就难办了……

这时看着何承平此时还愣在这里,成穆熙的眼神变的更加的冰冷,对着身后的人使了一个眼色,几个黑衣人就上前把他请了出去,不得不说这个何承平还是很识趣的,他知道今天不行,就不会硬往上去凑。

不过他在出了房门之后却是用和不屑的眼神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然后在心里想着,既然成穆熙不是对美色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就有办法了要知道没有几个男人会挡得住这样的诱惑的……他可不会放弃。

而此时在屋内,坐在男人腿间的沛黎可就不太好受了,现在周围没有人只有他们两人,而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明显又开始不老实了……

“那个……你为什么拒绝这个人?”

此时沛黎努力地想着转移身边男人的注意力,于是就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

听到她这么问,成穆熙手上的动作顿住,对她解释道:“因为何家不适合?”

沛黎疑惑地问道:“为什么?”

听到她的问话,成穆熙想她解释道:“别看何家表面上对成家恭顺,其实在私底下并不完全听令于成家,真正控制他们的是殷家。但是何家确实在h市盘根已久了,现在并不是动他们的最好时机。所以只能在这些地方打压他们了!”

“哦!怪不得!不过从我刚才的观察来看,这个人并不是没有脑子的!而且他没有死心!”

“这个我知道!他是何家的大少爷,这些事情可是直接影响他的利益的!”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突然举得耳熟,似乎她也听过关于何家的事情。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对成穆熙问道:“等等……你说的何家?是不是他家有一个妹妹叫作何青曼?”

听到沛黎这么说,成穆熙皱了下眉头说道:“嗯reads;!那是他的亲妹妹!”

“竟然是她的哥哥,那刚才这人不就是和方静珊刚刚接触呢婚约的那个男人吗?”

听到沛黎说起这事成穆熙点头说道:“嗯,看来这两天你并没有白玩,知道了h市不少的信息!”

“哪有!我也是无奈啊!”

听到她这话,成穆熙对他调侃道:“哦?你刚才不是在楼下玩得很嗨吗?”

“呃……那是意外!你要是觉得我赢得多我更换给你!”

“不用,就当你的零花钱了!”

听到他这话,沛黎顿时觉得自己赔了,于是对她说道:“啊!我就和跟你客气下,虽然说我用了异能,但是也是我正当赢得啊!”

成穆熙听到怀里的小女人这么说,只是宠溺的回复道:“财迷!”

“……”

沛黎听到他这话无语!自己明明说的试试好嘛!正当沛黎这么想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被身下的男人抱起,向着另外一个房间走去。

“你要抱我去哪里?”

听到她的问话,男人的脚步并没有停下,而是推开另一个房间的门直接反锁,把沛黎扔到房间的大床上,直接压住对她说道:“既然你玩够了,我想我应该可以拿回我这几天的福利了……”说着就要低头亲上女人诱人的唇瓣。

看到她这个样子,沛黎机灵地往边上一滚说道:“现在可不行,我现在住校晚上是要会寝室的!”

因为怀里已经没有的揉软的娇躯,男人有些失望地作值了身体对他说道:“我记得你是自己**一个公寓,而且留学生的寝室并没有门禁时间!”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语塞,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切事情都掌握在他的手里,正当她这么想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沉,再一看自己已经又被拉近了他温热怀里,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对自己用进一步的行动,而是把她抱在怀里对她说到:“不想让我对你怎么样,就不要乱动!”

“……”

沛黎听到她这话僵直了身体不敢动,就这么乖乖地躺倒他的怀里,没过一会儿就感觉到了身边男人平稳的呼吸声……

------题外话------

今天卡死南南了!(◎_◎;)不会写暧昧挑逗!成大少这么做一是做戏,另外是给沛黎一个小惩罚,谁让这妹子没有第一时间来找他,他吃味了!捂脸!今天谢谢大家的订阅!谢谢这位妹子的评价票,谢谢千秋的鲜花!

《溺宠之隐婚蜜爱》贫僧叫高冷,正在pk,喜欢饿可以去看下

背负家族仇恨,落魄千金的她甘愿堕落成上流社会交际花,被万人骂做狐狸精!周转在这些豪门之间,只为能寻得当年真相为自己家族父母报仇!

可她却没有想到,那个南清市最传奇,被称为冷面魔王的男人会找到她。

“跟我结婚,卡随便刷,渣随便虐,仇我给你报!”

她就把自己给了这个传说中冷酷无情男人。

不是说这男人不近女色对女人完全没兴趣的吗?为什么婚后一言不合就对她各种……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