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62、大秀赌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2、大秀赌技

“沛黎,你……确定不是在安慰我?”

听到方静珊这样不确定地问话,沛黎无奈地耸耸肩膀对她说道:“你要是这么想,那我就没办法了!”

“哎!我不是不信你,你要知道何青曼请来的人,可都是赌博方面的好手?”

沛黎听到她这话,又见她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只好无奈地回复了一句:“我知道了,走吧!”说完便直接迈开了脚步,向着刚才何清曼离去的方向走去。方静珊见沛黎已经向前面走了,不由得摇摇头,看来这个交换生迎来真的有两下子。

她们两人从门口进入之后,直接来的到一楼的大厅。沛黎观察了一下这里更像是酒店的大堂,确切的来说这里就是一个五星级的酒店而赌场只是酒店的一部分。

沛黎是第一次来h市的赌场所以当看到这里布局时,还是有点不适应的!毕竟在华国国内赌场是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存在的。

h市的赌场区区别于沛黎之前看过的所以赌场。在这里要进入赌场必须要过经过严格的安全检查。所有检查程序和进入机场侯机大厅时的安检程序一模一样:要掏出身上所有的金属物件,连同手提物品一并交由安检人员检查。甚至这里的检查比机场安检还严格,不许带照相机、摄像器材进入,赌场禁止拍照的。

看到这样的安全检查沛黎开始也有点纳闷,这样负责的检查可以说的在浪费时间,但是跟在她身后的方静珊确是这样回答她的:赌场到处是现金和“筹码”,而且都暴露在广庭大众面前,一旦有歹徒持凶器进来打劫,很容易得手不说,还会危及赌客的生命安全,故要防患于未然。

而且赌场绝非一般的娱乐场所,在这里虽然会给人带来巨大刺激和财富,但更宜诱发各种犯罪的念头。所以赌场安全是赌场老板首先要考虑的问题,也是政府监督最严的地方。要知道这个赌赢赌输这其中的不定性太多了、靠天命、靠运气、还得靠实力……

沛黎和方静珊,上到二楼之后经过检查进入赌场后,两人向里边走就看到不远处何青曼已经在一个赌桌前坐定,似乎正在等待这她们的到来,同时在她的身边还做了两名男子,估计这两人就是她的那两个赌博高手的手下吧。

看到她们过来,方静珊转头对她说道:“交换生这里的都要用筹码进行赌博的!你代够钱了吗?要是没有本小姐借你!”

沛黎听到她这么说,知道她是在变向讽刺自己。于是对她她笑了笑说道:“不用了!估计在这儿也用不了多少钱!”

“哦?口气到不小!”

“这里的筹码最少也要一万一个,你有多少?”

听到她这么说,沛黎想了下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作为交换生,需要给校方提供二十万的存款,证明我可以在这边生活!那正好就用这二十万买筹码把!”

“不错!把你这这二十万的存款都赌光了,你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呵呵!看来你是想多了,结果还不一定呢!”

“哦?我到要看看一会儿你输了是不是还会是这个表情!”

听到何青曼这么说,沛黎只是笑了一下随即就转身就跟着服务人员向换购筹码的吧台走去。来到吧台前,吧台小姐先是让沛黎出事了身份证,当沛黎的身份号被输入进电脑之后,吧台的服务人员看到电脑屏幕上显示出来的vip黑卡会员,抬头用吃惊的表情的看着她。

沛黎看到她的表情,基本就猜到了肯定是在系统中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份,于是对她说道:“正常就可以,我就要二十万的筹码!”

听到沛黎这么说,吧台小姐拿着沛黎的给出的银行卡说道:“是的小姐!不过您是账户里本身就有1000万的预备金!你要不要……”

吧台小姐还没有说完就被沛黎打断了她的话,只听到沛黎这样跟她说道:“不用了!你按我刚才说的话做就好了,还有希望不要向其它人说我的事情!”

“好的!可是……整个网络都是连接的,任何人的信息在输入后!高层是都可以看到的!”

听到她说这话,沛黎无语地对着她回复道:“……我知道了!”

当沛黎回来的时候,方静珊和何青曼都已经坐下在等着她。看到她回来,方静珊对她点点头,在此刻她的眼中的歉意尽显,而这边何青曼看到她回来直接对前边的荷官说道:“人已经到了开把!”

沛黎看着赌桌上的布置嘴角轻轻上扬,她还以为何青曼会选择比较复杂的赌博方式,竟然只是最简单的赌大小。

赌大小是赌场最简单的项目之一。这也是沛黎在赌场接触到的最多的赌博项目。这个规则简单:庄家掷骰子,玩家猜大小。赢了,获得2倍赌注,输了,赌注交给庄家。

当然还会出现一种比较少的情况,就是会出现豹子,豹子就是3个骰子的点数是一样的时候。要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押对了,赌金是要翻倍的,至于几倍要看庄家自己定了。就比如说沛黎现在所在这桌出现豹子就是所放的赌金翻100倍。

看着荷官已经开好,沛黎用异能看了下里边的点数:四、六、四、是大。于是正要拿着筹码放在大的那边,就看到何青曼听到边上一个赌师的话后,飞快地拿着一摞筹码直接放到押注大的一边,对沛黎转头说道:“我们两人也得有点特殊的玩法是吧!”

听到她说这话,沛黎眯起眼睛对她问道:“你想说什么?”

“呵呵!我的意思很简单,你也看到了这桌就是我们两人,荷官陪我们这么玩,也很辛苦,所以我们两人一旦依然压了一边,那么另一个就必须要到另外一边下注!”

听到她这话,沛黎眼睛闪过了一死危险的光芒,她当然清楚何青曼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的手下本身就是这方面的好手,自然赌中的几率好很大,而作为她对手的另一方因为她的已经压住了,所以就只能去压另外一边。

这样的方式对和她比试的对手来说是极其不公平的,基本可以肯定跟她比试完的人都是输的,怪不得一说跟她赌博大家都闻声色变呢,原来这位大小姐根本就是变着方式在玩赖。

不过今天她遇到自己,还真是好运气到头了,她就不怕她这套。

想到这里沛黎转头看向荷官手里按着的骰盅。此刻骰盅内的骰子的点数依旧是:四、六、四。沛黎异能一扫过去,其中的两个点数是四股子瞬间便悄无声息的转了一下:出现了两个二的点数。

这样现在骰盅内的点数就从刚才的:四、六、四,大!变成了现在的:二、六、二,小!

沛黎做着一切的时间很短,看着她对着骰盅发愣了一会大家还以为她是在考虑什么!而此时坐在她身边的方静珊已经对何青曼的这个举动表示了不满,只见她站起身何青曼说道:“我说何青曼,你当我是透明人啊!你这么做明显就是对我们不公平!”

“有什么不公平的有本事你先下注啊!”

“你……”

方静珊听到她这话气的不行,指着何青曼的鼻子刚要说话,就被在一边已经拿起十万筹码的沛黎打断,只听到她淡定地对方静珊说道:“方静珊,不用和她说了!我押小!”她说完已经把一摞筹码放在的押注小的区域内。

看着沛黎放在桌子上的筹码,方静珊有点发愣,她没有想到沛黎会这么不在乎地就下了注,到是坐在另外一边的何青曼十分高兴地说道:“这才对!赶紧下注,你也不用再这里一直丢人!荷官开吧!”

听到她的话站在他们两人面前的荷官打牌按着的骰盅,让众人看到一边骰子的大小。当众人看清里边的的点数时,只听到沛黎身边的方静珊高兴地对沛黎说道:“沛黎!太好了,你赢了!”

听到方静珊这么说,原本还在座位上坐着等待沛黎哭还有抱怨的何青曼,一下站起身看着桌子上静置的筛子点数瞬间呆愣:“呃?这……这不可能!”

听到她这么说方静珊在一边挑衅地对她说道:“怎么不可能,这不是在明面上摆着呢吗?难道是我们在睁眼睛说瞎话?”

“是啊!大小姐我刚才不可能听错!”这个时候坐在她什么的一个赌师也站起来说道。

“哦?难道你们是指着庄家造假偏袒我们了?”

“……”听到方静珊这么说何青曼没有出声,她心里十分清楚不可能是赌场内部的人员在做手脚,因为他们的赌资,根本就不足以让赌场内的荷官眼红。

“怎么何大小姐现在第不服输了?”

听到方静珊这话,何青曼白了她一眼,生气地回到座位上,看着荷官把她下注的钱分成两份一份放在庄家的位置一份放在沛黎的面前。她的心里就更加堵得慌,看到他做完这些之后她对荷官说道说道:“……继续!”

听到她说话荷官再次摇动地手里的骰盅,当骰盅再一次扣到桌子上的时候,这会儿何青曼学乖了,直接对着沛黎问道:“这次你先压!”

沛黎听到她这话嘴角轻轻扬起,向她客气地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随即她变把手里的三十万筹码都压倒了小那一边!

看着她压着在小的那一边何青曼脸色铁青,因为后边的赌师刚才已经告诉了她这次是小。不过因为沛黎已经压住,她只要把自己的股子放在了大的这一边,好在这次她知道自己肯定会输,所以压住的钱数并不是很多。

就这样短短地两轮下来,沛黎已经从何青曼的手里圈走了来了十万的筹码,看着沛黎淡定地结果荷官递给她的筹码,在一边地的何青曼就气的够呛,她没有想到这个交换生运气会这么好,竟然连续两轮都猜中了筛子的点数。

而沛黎这边收拾好荷官递给她的筹码后,对着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的何青曼说道:“我已经赢了两轮,我们还有继续比的必要吗吗?三局两胜也已经可以确定是我赢了!”

听到沛黎说的话她边上的方静珊对她开心地说道:“沛黎!我们已经赢了,以前跟何青曼比的人都是一把输了之后就直接被她请走了,而这次你已经胜利了她两次了!”

何青曼听到方静珊这么说,直接生气的站起对着沛黎说道:“刚才那些课都是她说的,我可没说我放过你!而且我和你的赌局可是五局三胜利,这一局我们猜点数!谁猜的最接近谁就赢了!”

听到她这么说,沛黎眼中终于闪过危险的光芒,对她不赞同地说道:“似乎都是你一直在说的游戏规则,我是不是也应该提出来一些条件才对自己公平一些!”

“你……你有什么要提出的条件?告诉你过分我可不不会答应的!”

“不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在我要你答应,在我之后不要去找任何无辜的学生来这里赌博了!”

听到沛黎这话何青曼不屑地说道:“呵呵!你管得可真多!那得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这次赢了我!”

见她这么回答,沛黎到是沛黎没有生气,从她这几次和何青曼的对话中,她便猜测道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一个被家族惯坏了的大小姐,什么事情不吃亏,但是也容易被人激怒。

沛黎就是抓住了她这个特点对她说道:“你只管回答,就可以了!我都同意了你的要求了,难道你连礼尚往来都不懂吗?”

“你……行就行!要是你赢了我,我答应你的请求!”何青曼不情愿地说道。

沛黎听到她说完,点了下头对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方静珊说道:“好,这是你说的,希望你说话算话,方静珊你是不是已经录好了?”

“嗯!已经录音好了!”她说完还象征性是晃动了下手里的手机。

听到沛黎说已经录了音,何青曼生气对他们质问道:“你们……你阴我!”

面对她的质问,沛黎并不惧怕,只是抬头对着她很正经地说道:“不!我这可不叫阴你,比起你的所作所为,我现在最多做的就是保护自己!”

“你……好!算我看走了眼,你确实有点本事!”

听到她这么说沛黎也不客气的恢复道:“那……谢谢你的夸奖了!”

“哼!我看你还能笑多久!荷官开吧!我们这回直接压点数!”

听到她说的话,荷官并没有多问,而是直接开始摇动地他手里的骰盅,当最后骰盅倒扣在桌子上的时候,何青曼抢先一步对着沛黎他们说道:“我先来!三、四、三。”她说完就把自己筹码放了上去。

这边沛黎看着她说拿出的筹码并没说话,只是随便地用异能挪动了下其中一个股子!当沛黎看到自己转动出来的骰子数的时候,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自己怎么好巧不巧的就偏去动那个是点数是四的骰子呢!这下了好了现在骰盅内是三个骰子的点数都一样全是三。

这边何青曼看着沛黎脸上露出了纠结的表情,以为她是怕了于是对她催促到:“怎么怕了?不敢下注了?要是觉得自己输不起可以走人……”

看到她这样边上的方静珊也轻轻换了下沛黎:“沛黎……你……”

听到她的叫唤沛黎冲她摇了摇表示自己没事,然后对着站在前边的荷官问道:“我刚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要是压的倍数是100倍你们会怎么处理?”

荷官听到沛黎的问话,愣了一下随机对她说道:“小姐您说的那种情况十分少见,不过我们赌场规定,要客人压对了,我们会按照您压得筹码钱数,付给您100倍的押注钱数!”

“哦!那这样就好!”沛黎点头说完,就直接拿起现在自己手里一共的三十万的筹码全部房子桌子上对荷官说道:“我压住三个三点。”

听道沛黎说的点数,在坐的几人都是一愣,其中反映最大就是方静珊,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说道:“沛黎你想清楚了!这不是在开玩笑呢!三个一样的骰子点数,遇到的机会可是少之又少。”

看着她的反应,沛黎递给她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并对她说道:“嗯,我知道!”

而这边听到沛黎这么说的何青曼,已经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她可清楚沛黎说的那种点数在赌桌上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现的。否则赌场怎么会这么大方地把三个一样的点数全部定为100倍的赔率。

当听到她说出她押注的点数时,她都觉得这人真的是太傻了!不过傻不是正好嘛!这样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于是就看到她露出了一个开心地笑容对着荷官说道:“我说方静珊,人家愿意怎么下注就怎么下注,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荷官开吧!”

不过这一次荷官并没有之听何青曼一人的话,而是看了一眼已经连续赢了两次的沛黎,等待着她给他的暗示。不知怎么的他就是觉得眼前这个被何家小姐看不起的女人并不一般。

这边沛黎看着荷官等待着她的的示意,冲着他点了点头,荷官看到她的暗示之后直接开开了手里骰盅,当荷官看清楚出现再他的眼前的骰子的点数时,露出了两个矛盾的表情,先是惊讶然后又转变成了果然如此。

紧接他便着快速地回神按下了桌边的一个按钮,只看到整个赌桌被升起的透明罩快速密密地封上。

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做的是十分迅速,根本就不给因为看到骰子而震惊地说不出话的何青曼任何的时间。

荷官看到赌桌已经被密封之后,对着沛黎说道:“因为这个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我需要把桌面上的情况保存好。麻烦小姐您先等一下,我们赌场的值班经理已经过来了,会和您确认商量接下来处理事情!”

沛黎听到荷官的话,在座位上冲他点了点头,其实刚才她也被突然出现的透明罩子吓了一跳。不过听到荷官的解释她也理解为什么赌场要这么坐了,他们是怕这这存在造假的嫌疑。

毕竟堵上一下要只付出100倍的赌金这可不是小数目。

在这个时候何青曼和方静珊终于回过神来,方静珊看着赌桌上出现的神奇的一幕,拉着沛黎的手开心地说道:“你真的没有骗我啊!你没输过!你简直就是赌神啊!”

沛黎看着她开心地样子笑了笑:不过心里在吐槽要不是自己有异能,她也不敢这么吹牛。

而在另一边,何青曼看着赌桌上出现的点数,直接转生对着身边的两个赌师的脸上扇了了两计耳光,她扇完还不解气对他们骂道:“一群废物!”

那两个赌师被她扇了之后,脸上火辣辣的疼。其中一个赌师还想对她解释什么,不过直接就被另一个赌师拉住,对他摇了摇头。那个赌师看到同伴的眼神之后明白了什么直接闭上了嘴巴。

这个时候只听到何青曼又说道:“你们今天可以下岗了,我何青曼不要废物!”她说完就要气呼呼的离开赌场。不过她刚刚走出几步就被方静珊叫住,只听到她用讽刺的语气道:“我说何大小姐,你可不要网你你跟我的预定哦!我这可是有你的录音的!”

听到她这样嚣张的声音,何青曼躲了躲教说道:“方静珊你不要太嚣张了……”她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向着赌场的出口走去。

何青曼走后,沛黎这边也终于等来了荷官说让她等的人。看着站在眼前的一脸面无表情的成宏,沛黎的的嘴角抽了抽,她以为只会见到这里的经理,没有想到会直接见到成穆熙的直属手下。

这边成宏到是淡定,看了一眼桌面上的出现的点数对着荷官说了几句话,只见荷官抬起头看着沛黎,脸上的表情从吃惊变成恭敬,接着便对沛黎行了一礼就下去。

此时这个赌桌边上几只有沛黎、方静珊还有成宏三人。这边成宏并先对沛黎说话,而是转身对方静珊说道:“方大小姐,要是没有什么时候去就回去吧!”

听出了成宏是在赶人方静珊还是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沛黎说道:“那个沛黎你……”

看着方静珊担心地神情沛黎对她说道:“放心吧!一直没有和你说,我和成家有些渊源!所以不会出事的!”

听到沛黎这么说方静珊点了下头对她说道:“那就好,那就先这样,沛黎、宏先生我走了!”她说完直接转身想着楼下走去。

方静珊走后,成宏转头打量下沛黎说道:“没想到你的赌技这么好!”

听到他的话,沛黎摇头说道:“没有!你知道我是靠什么赢的!”

“不用谦虚!那也是你的实力!沛黎小姐,您得赢得前已经打到你的黑卡账户上了!”

听到他这话,沛黎带着歉意地说道:“不用了,我今天也是没有办法,帮朋友一个忙!可不是来砸场子的!”

成宏听到沛黎的话,淡定地说道:“您已经砸了!成家赌场到目前为止100的赌金付出去了,还不到5次!”

“……那你想怎么办?”

“这个你不用问我,我下来是因为少主让我下楼把你请上去!”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皱了皱眉头,果然自己是撞在了枪口上了,她想了一下向他问道:“熙,他在这里?那为什么他没有下来?”

“少主正在和人谈事情,要是你现在上去没准会看到他的赌技!”

“哦?”听到他这话沛黎确实来了兴趣!似乎她还没有见过那个男人在赌桌上的样子。

正当她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对成宏说道:“刚才的何青曼带过来的那两个赌师你找人跟着吧!要是有缘分就收过来用吧!他们两人的赌技很好!”

“嗯我知道了”

------题外话------

今天更新奉上,谢谢大家的订阅!

heng100的这四人的月票(*^__^*)嘻嘻……

好事很喜欢玉石啊,赌博啊!砸场子啊!黑帮啥的,南南骨子里就是黑宝宝!捂脸!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