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61、H市的赌文化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1、H市的赌文化

161、h市的“赌”文化

听到大堂经理说的话,此刻坐在沛黎身边围观的同学,脸上已经全是八卦的表情了,大家似乎已经从这刚才发生的一些列事情中猜到了什么苗头。不过可惜的就是现在的当事人还没有确认。

所以在沛黎周围此时神奇了这样一幕,大家都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齐齐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反应!

而现在,在众人目光焦点中的沛黎,原本底表情是很淡定的。可是她让也架不住群众们满是八卦的眼神啊!

就这样她先是翻了一白眼,之后眨了眨眼睛,用这个时间在脑里飞快地想着应该怎样说才不会让众人去八卦。

突然她灵机一动笑着对大堂经理说道:“你也真会开玩笑!我就是刚才趁着上厕所的时候,去前台另外买了这些点心,你就这么逗我!”她说完这句话,作势打开一个袋子看着里边看到袋子里并没有结账的小票,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于是快速地抬头对着大堂经理说道:“怎么小票没有房里,走我跟你去吧台拿小票!”

就这样大堂经理被沛黎拉走,至于那些点心,自然也是被沛黎拿走了,有时候做戏的必须要做足啊!不过好在这个大堂经理反应的比较快,在沛黎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是愣了一下却是很配合配她说的话。

就这样沛黎算是糊弄过去了在坐的众人,不过只有她自己清楚她的演技是有多么的假,至于大家到底相不相信,那她就不管了。

跟着大堂经理去了前台的沛黎,把袋子放在前台后。沛黎对大堂经理点了下头就拿出包里手机出缘味斋的门口,拨通了那熟悉的号码。

“喂?”

电话接听之后,听到从里边传来的熟悉的声音,莫名地沛黎的嘴角轻轻扬起。原本因为被这个男人发现自己的行踪还有些郁闷的心情,在听到他的声音时突然就觉得这其实也没有什么,而她觉得似乎他发现了,才应该更像是他的作风。

沛黎走出缘味斋的大门,直接走到了门口的马路附近,然后对着电话说道:“喂,熙!我收到东西了!”

听到她这么说,此刻在书房中正在翻看着资料的成穆熙,手下的动作一顿。根据以往他们形成的默契,沛黎这么说就是承认她已经来h市的事实了,看来她是不准备在跟自己嘴硬了!

听到她这么说成穆熙拿起放在桌边的手机按了一下,取消了免提按键把手机拿起放在耳测对她问道:“怎么样?还满意,那些可都是你喜欢吃的!”

听到他这么问,沛黎觉得有点,自己明明想给他一个惊喜,结果人家已经知道了,这戏真的是没法演下去了。不过她倒是好奇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知道她到了h市的?怎么明明已经知道了却没有来找她呢?想到这里她便向他问道:“嗯!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电话另一头,成穆熙听到她这么问,轻轻地拿着放在桌子边上的一只笔,一边无聊地在桌子上敲击一边对她说道:“要听实话吗?”

“当然!”

“你下飞机那天!”

“啊!这么早!”

听到电话中,男人说在自己刚刚下飞机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她来h市的消息,沛黎确实有些吃惊!

不过吃惊结束后,她又想明白了,貌似自己的行踪他应该是十分了解的!她记得他给过她一张vip黑卡,那张卡就有定位装置,只是自己一直都没有想起来而已。

但是她现在还是有些不解,为什么他没有在一开始在自己一到h市之后就问自己呢?这让她十分不解,想到这里她便直接向他问道:“熙,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不在那个时候揭穿我?”

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好听的女声,成穆熙笑了笑对她说道:“我比较好奇,你当时想做什么?”

“……”听到这么简单的理由沛黎顿时觉得无语,原来就是因为好奇自己下一步的行动哦。可是这人怎么今天就这么直白的提醒自己呢?难道是……觉得自己太墨迹了?

“那为什么……今天你不等下去了?”沛黎又问道。

听到她的问话,男人的嘴角漏出了一个宠溺有狡猾的微笑,拿着手机慢慢地对她说道:“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不要玩疯了……”

果然就是这样,自己的预感还真的是灵验呢!听到电话另一头男人说出了自己猜想的答案,沛黎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这是说明自己太了解这人,还是那个人太了解自己呢?不过既然发现了那她也不准备再隐瞒下了!大方地向他承认,但是关于什么时候去找他,可是她说的算。

于是她想了一会对他说道:“好吧!那这样我过两天就去找你。学校里的同学刚刚认识,我不想吓到他们。更何况我想好好体验下在h市的生活!”

听到她这么说成穆熙到是有点意外:“哦?”似乎并不太理解他这么做的目的。

不过现在的沛黎自然是没有时间跟她说这些的,因为在门口她已经看到班里的几个同学在缘味斋的吧台上询问了几句之后,想着外边的她走来了,于是她快速地对着电话另一头的成穆熙说道:“那个……总之,你不用着急,玩够了我就会找你哒!那个……我先挂了,这边有人过来了!”

沛黎说完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这边成穆熙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愣了下一随后脸上有难得露出了一个宠溺的表情。他到要看看她能折腾到多久,当然这个时间是在他所能够忍受的范围之内,要是太久了他不介意自己现身把她抓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成锋敲门进入向他汇报道:“成少,周小姐此刻还在缘味斋,用不用我叫人把她接过来?”

“不用,先让她蹦两天!”

“……”听到他这么说站在一边的成锋,嘴角抽了抽。跟了少主这么多年,现在他真的不太理解少主现在是怎么想的了,明明每天他都要向他汇报周小姐的行踪,但是却忍着不去找她……

就在成锋这么想的时候,就听到坐在椅子的上的成穆熙再次开口说道:“不用着急,已经到了嘴边的兔子,还能自己跑了?让她再蹦几天吧!”

“……”

如果此刻的沛黎知道成穆熙把自己比作兔子,一定会炸毛的!不过现在她可没有心思管这些,刚刚在缘味斋的门口她已经被几个同学再次叫了回了大堂,而现在她又一次回道座位上坐下之后,便发现大家的焦点瞬间都在她的身上。

看着大家眼神中有好奇、有探究。沛黎理解他们都很疑惑自己怎么会得到饭店这样打的优待。但是除了这些大家的脸上还有一丝的担忧。

于是沛黎转头看向坐在她身边的于然向她问道:“我走了之后,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方静珊怎么也不在了!”

“嗯!方姐去换衣服了,刚才在你走后那个跟在何清曼后边的闫丽,说你肯定是用了不正当手段巴结到了缘味斋的的高层,所以这边的大堂经理才会对你这么好……!”

听到她这话,沛黎讽刺的一笑说道:“哈!她也真的能联想呢!那然后呢?”

听到沛黎这么说,于然接着对她说道:“我们大家自然是相信你的,所以方姐就用一杯果汁甩了那女人一身以示警告。可谁知那个女人也是个疯子,被方姐的果汁红甩了一身果汁之后,直接像是疯了一样扑向了方姐……方姐因为这事受了伤。”

“嗯!那之后呢?”

于然听到沛黎这么问摇了摇头,对她回答道:“没有什么之后了!你也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根本就就不润许两人打架的。所以今天在那个女人和方姐打起来的时候,酒店已经排除了保安进行组织。她们出了丢人点,别的倒是美玉什么。但是估计今天这口气她们绝对是不会轻易咽下去的!估计以后肯定会在某个时间里回来找的!”

听到她这么一说沛黎更是不解,疑惑地向她问道:“你说这话的什么意思啊?我们平时都上学了,哪里还有机会让他们找茬,难道他们还能来我们学校打架?”

“沛黎!你难道不知道,刚才那五人都是我们学校的吗?”

听到她这么说沛黎也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跟自己是一个学校的:“啊!”

听到沛黎吃惊的声音,于然无奈地松了松肩膀,对她说道:“对啊!所以你说的那种可能性是不存在。他们要是想要找茬随时都可以,更何况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有两次还直接闹到了赌场里去了!”

“去赌场?那之后谁赢了?”

“一半一半吧!因为方家和何家在h市都有赌场,所以自然就不能去自己家的赌场了!于是每一次我们都是去成家的赌场比赛!”

当于然说道赌城,莫名地让沛黎来了兴趣,但是一听到成家赌场,沛黎又闭上了嘴巴!这个姓氏在这里代表着什么简直就她动脑筋去猜了!这肯定有是和龙渊会有关联的旗下的产业之一。

虽然她很好奇她们是怎么进行赌博的有,不过她还是压下了自己心中额这份好奇,自己现在刚刚融入这个班级有些事情现在还是少参与为好!

沛黎就这么想着,闭上了嘴巴没有继续向下问去,这种时候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不过呢,虽然她此时这么想,但是上天冥冥之中就会给你安排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在几天之后的一个下午,沛黎被人被迫请到了成家的赌场……

电话的分割线

在缘味斋这件事情发生的两天后的下午,原本这是比较悠闲的时间,在h市皇家美术学院的的教学楼内,却在发生着争斗,这个争斗中心就是方静珊、何青曼还有无辜被牵连的沛黎。

此时只见在在3楼的的油画系的画室门口,以方静珊为首的油画班同学静静地看着,堵在门口以何青曼为首的的环艺班加上媒艺班的同学。

此刻站在最前边的何青曼直接对方静珊说道:“方静珊走吧!今天成家赌场我们去赌一场如何,赌注就是皇家美术学院学生会会长那个位置!”

方静珊听到她这么说,有不屑地语气说道:“我说何青曼你,难道你还没有长大吗?你说让我和你比,我就和你比?我已经在那个位置上了,在说我凭什么要很跟你去赌?”

听到她这么说明显的何青曼明显的不福气,她就是看不惯她收大家的欢迎,就看不惯她的周围每次都围绕这一群人。以前也是现在也是,想到今年开学她坐上学生会长的位置,自己就是更不甘心,加上前几天又在她手里吃亏了,于是今天她找人势必要把她的面子找回来。

听到方静珊这么说,何青曼冷哼了一声对她说道:“哼!看来我们h市叱咤风云的方大小姐也退缩的时候!哼!我也不强词所难,既然你不陪我玩我就换人了,反正学校有我家族捐助的股份,我想让谁滚就让谁滚!一旦我选出来的那人输了,他就等着被退学吧!”

听到她这么说,站在原地的方静珊愣了一下,但是随即就明白了她子啊打什么主意。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把主意打到了班级的同学身上。于是她上前直接说道:“何青曼你要是有事,就冲着我来,不要把无辜的人卷进去!”

见到自己刚才说的话让方静珊此刻情绪有点浮动,何青曼十分的满意,她就要的是这个效果。接着她满不在乎地对她说道:“怎么心疼了!我就要搞破坏这么了?你越感兴趣的人我越是打压!你不是喜欢这个班级吗?那我只好想办法让它不存在了!”

方静珊听到她这么说,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你字卡在嘴里迟迟没有往下说:“你……”

而这边何青曼已经嚣张地走进了油画系的工作室,看着教室内支起来的一个个画板上的素描画,她轻蔑地露出了一个笑容。而在她走进之后工作室后,在工作室内的同学们纷纷停下了手里的笔,静静地看着她的动作似乎在等待着她的下文。

不得不说何青曼进来会后,大家在看她的时候都是带着畏惧的,确实大家都不希望她抽风点到自己。

看着在坐人对她露出的神色,何青曼满意地露出了一个微笑,她就是让大家惧怕,叫你们这些跟方静珊混的人知道她的烈害。

可当她视线扫射到了靠窗户最里边的位置是,表情瞬间的变得难看至极。顺着她眼神方向看过去,沛黎正在座位上带着耳机专注地画画似乎周围的事情对她没有任何地影响。

看到这里河青曼快步地走到沛黎的身前,抬起自己的脚,就要向着此刻还坐在座位上画画的沛黎踢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坐在座位上的沛黎身后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突然站起身,离开的自己的座位。只听到接着工作室内响起了一个杀猪般的声音。

“啊!”“啊!“疼!”

听到身后何青曼的嚎叫声,此时站起的来的沛黎眼睛中闪过一丝冷芒,但随即冷芒收起换上一副吃惊的表情回头对正在嚎叫何青曼:“啊!吓死我了!你怎么出现在我身后了?你是谁啊?”

估计是沛黎的表情有些假,又或许大家已经把刚才整个事情都看在了眼里,所以当沛黎这么说的时候,屋内的同学有几个忍不住笑出声了声:“噗!”“噗!”

一个人笑就会带动周围的人笑,很快画室笑声连成了串,沛黎看到坐在她不远处的霍晶还悄悄地给她竖起了大拇指。沛黎看着她这个手势对她笑了笑。

这边因为刚才踢到凳子上而表情十分痛苦的何青曼脸上已经挂不住。因为她疼她只好被跟在她身后的跟班扶着随便做坐到了一个椅子上,揉着被撞到的脚。当她听到大家的笑声时一下子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沛黎还没有全部收回的笑容,眼中闪过羞恼的暮光。

大家的笑容越来越大何青曼的脸上也变得越来越阴沉,她直接推开了正在给她揉脚的女生,直接上前一把沛黎所坐的凳子前面的画架推到,画架上放着的画板连同画一起摔在地上。她做完这些,似乎觉得还不解气,又直接抬脚准备往已经倒在地上的画板踩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抬起来的脚像是被某样东西困住了一般,卡在半空中根本无法动弹,而她抬起那只脚就那么抬着,想放又根本放不下。

看到这个情况现场的大家都一愣,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何青曼会做出这个动作!顿时整个工作室都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而此刻他们并没有发现,站在何青曼前边的沛黎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这道寒芒一闪而过谁都没有来得及发觉,但是只有沛黎自己知道,幸亏刚才她及时发现使用的异能去阻止,要不自己这几天辛辛苦苦画了三天的石膏,像就要被眼前的这个蠢女人给毁了!那自己可真的就是亏大了!

此刻沛黎见到大家都有点愣神的样子,也没有去管,而是淡定地走上前弯下身子,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自己的画板,拍了拍由于刚才倒地而落在上边的灰尘,并且顺便看下自己的画是不是完好的。她这些动作一气呵成,根本就没有一丝地停顿,完全无视了已经僵在那里的何青曼。

待沛黎检查了下自己的所画的画没有问题之后,这才抬头看着已经脸色铁青的何青曼,对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瞬间变脸,对着她露出了一个无辜地表情说道:“吓死我了!何小姐幸亏还有点良知,知道这是我辛辛苦苦画的画,所以才舍不得踩。你说我怨你刚才故意把我的画架推倒呢?还是感谢你手下留情呢?”

听到沛黎说的这话何青曼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突然她意识到很可能是眼前这个交换生做的这事,于是向她问道:“你……是不是你做的?为什么我身体不能动了!”

沛黎听到她这么说,一瞬间眼里闪过一丝厉色,看来还不傻,不过她才不会当场承认呢!于是她用一个无辜地表情说道:“啊!你说什么呢?不是你不忍心踩我的画吗?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

此时何青曼已经因为沛黎的话气的够呛了。要不是因为她现在根本就无法动弹,要不她一定会很不客气地上前撕裂她的嘴的,但是既然她无法动弹只好狠狠地对她说道:“……少废话?我这样不是你做的吗?”

沛黎听到她的质问直接回复给了她一个无辜的表情对她说道:“你这样高难度的动作,,你为什么要冲着我来啊?刚才你出事的时候我可在你的一米意外,再说了我是看到我的画板掉地下才过来的!”

“你!啊……”就在这个时候,舒服住何青曼教上的力量接触,她一个中心不稳硬生生摔在底下,而原本她穿的一条白裙子也因为这么一摔直接报废。

而在场的众人也因为她的这个动作终于哄堂大笑,没办法她摔得确实很搞笑,像是表演一样。听到众人的笑声,何青曼从地上爬起脸色铁青地看了沛黎一眼,之后揉了下摔疼的屁股离开了直接起身一瘸一拐地被人搀扶走了!

不过在临走前她却留下了一句狠话,这扔在场的人都边了脸色,之听到她对沛黎说道:“你就是这班心来的吧!那我也不纠结了,就你配我去赌场了今晚7点学校门口我会让人来接你的!哼!你要是输了,就不要在这个学校混了!滚回你的华美去吧!”

“……”听到她说的话,沛黎站在原地并没有出声。其实她一直不明白,这个何青曼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么嚣张?

何青曼走后,沛黎四周的气氛依旧是十分安静的大家都表情阴郁地看着沛黎。而作为班长的方静珊走到沛黎的身前拍拍她的肩膀说道:“是我连累了你,晚上我陪你一起去!”

沛黎听到她的话并没有回答,而是问出了一直困扰在她心里的疑惑:“那个……方静珊为什么连你都让着这个何青曼?还有大家的反应明明是不正常的!”

方静珊听到她的疑惑愣了一下,然后拉着她出了工作室。两人在走廊靠窗户的位置上站定,只听到方静珊对她说道:“沛黎你是第一次来h市吧!你应该还不太知道h市的各家的势力分部!在h市有几个家族是不能得罪的比如、成家、何家、闫家还有方家,当然除了这些还有能和成家一较高下的殷家!”

听到她的话沛黎微微抬起了眼帘,并没有出声。刚才方静珊说的这些话,虽然沛黎知道一部分,但是并不知道h市的的具体情况,首先自己上次只是匆匆的来过一次h市根本没有来得及了解这些。还有一点就是成家直接处于h市顶点,h市的其他家族根本就对他们构不成威胁,所以在龙渊沛黎估计很难从他们的口中知道这些。

沛黎在想了一会儿对她问道:“那除了了成家、另外几个家族处在什么位置上?”

“你已经发现了!成家地位无法动摇,但是我们这些小家族确实竞争的很积累。比如方家直接控制额整个运输业、而何家就是负责教育事业还有娱乐业……”

听到她这么说沛黎就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于是对她说道:“你的意思说整个h市教育业和娱乐业都是在何家控制了?”

“对!”

“那我明白了!那你们对她的态度,我基本上是可以明白了!这样随时可以掌握你们学业大权的家族,作为学生的我们自然就会害怕!”

听到沛黎这么说方静珊送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沛黎会这么快就梳理出现这些事情,只有把这些事情和她说明白了她才能多少安心一些。

因为晚上他们和何青曼的赌博,赢的机会太小了。不光是因为何青曼的手下可是有几个赌博的好手,还有眼前这个从j市来的交换生应该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赌博吧!她可记得整个华国只有h市是润许进行这项活动的。

于是方静珊拍了拍沛黎的肩膀对她说道:“所以晚上别有负担,我会尽力帮你!即使你输了我也会找人想办法把你留下来的!再说了你是从华美过来的交换生,何家应该动不了你的!”

听到她的话沛黎只是笑了下,点点头回复道:“没事!”

其实她真的不担心这个是事情,去成氏的赌场赌博。基本上就是在告诉那个男人自己玩够了!因为自己只可能赢不可能输,这不明摆着去砸场子吗?哎,算了!正好她也有点想那个人了,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见识一下他所经营的赌场是什么样子吧!

赌场的分割线

事情确实也像沛黎预想的那样,当天晚上沛黎跟着方静珊来到了何青曼所指定的成氏赌场内。

沛黎进门之后用余光,看了下赌场装修无语地摇头,这里果然符合那个男人的审美,奢华中还透着一些霸气。

看着赌场内其它的设施也一应俱全,沛黎并不意外,h市以之所以能成为四大赌城第一,这和其城市的问话,还有整个赌场的经营莫斯是分不开的。

h市的赌应该是在股子里的,他们非常明白这个“赌”字的含义,而赌场除了明白这些还把一个字贯彻进了其中就是“度”,在这里除了你现实有足够的身家,否则赌博的次数和钱数都有强势限定的。而这也是这里“赌”的文化经久不衰的秘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这个道理他们是十分清楚的。

看着沛黎脸上从进入赌场后一直都是十分淡定的表情何青曼还露出了一个鄙视的眼神,这个j市来的交换生倒是很淡定,但就不知道她心里是不是和脸上一样淡定的了!

见她们从门口进何青曼走上前对她们说道:“你们很准时啊!”

方静珊白了她一眼说道:“准时!一向是我的习惯!”

“你……哼!今天你和斗是也没有用,我们到赌桌上见!”何青曼说着直接向前走了!

看着她离开方静珊回头对跟在她身后的沛黎说道:“那个一会儿你要是有什么不会的地方问我就好!我进去会告诉你这些都怎么玩……”

沛黎看着眼前比她还要紧张的方静珊终于忍不住地说道:“方静珊这些我明白!”

“啊!?”

听到沛黎这么说,方静珊原本准备了一堆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她甚至以为自己刚才幻听了,对着沛黎再次确认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这里这些东西我都会玩!而且我觉得我的赌技应该不差……所以你不用担心!”

------题外话------

大封结束谢谢额大家的支持!谢谢作他送花的妹子!谢谢大家的订阅!南南会加油努力的!写出自己风格的故事!么么哒!

最近有点拉肚子!大家主要不要吃凉东西!555555!

今天跟新奉上!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