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57、不吃亏的男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7、不吃亏的男人

就在沛黎想到这里的时候沈逸泽说道:“无论怎么样我们都要销毁它,这样害人的东西不能存在!不过好在这个血玉还没有形成,它的的头上还是白色证明没有达到1000人的血……”

听到沈逸泽的话,大长老看着池子内的血玉说道:“没错确实不能让这个东西存在……”

于是五人商量之后决定一会一起运用自身的有异能把,血池内的有血玉销毁。不过就在他们进入血池房间内,靠近血池附近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变故的分割线

无边的沙漠中,沛黎艰难地移动着前进脚步,在她的眼前一直就是漫天的黄沙。而这已经是她进入这个沙漠的第二天了,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坚持到现在的。她记得跟她一起来的考察队员都相继在进入沙漠之后被流沙所吞没,到最后只有她一人平安地活到了现在。

不过即使她幸运地回到了现在,但是现在她所处的环境也并比不乐观。因为长时间在沙漠中前进,她现在已经陷入了严重缺水的境地!

这个时候她只盼着可以快速地走出这篇沙漠,找到水源好喝个够。不过她这个愿望都是浮云,现在别说是水了,就是能走不走得出去还是一个未知数。现在沙漠中只有她一人,无边地寂寞敢袭来,她不由得有些害怕……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狂风大作!沛黎看着天上原本明亮的太阳成的暗红色。血色的太阳之中吹出了一股龙卷风,龙卷风由远而近,沛黎可以从周围的快速流动的空气中感受到它的风速。这样的大风足够把她卷飞到天空中去了,至于她是不是能平安的下来,那就看她的造化了!

看着大风越来越临近,天上中火红色也不知道为什么变得越来越诡异,这种红色就像是是人的血一样。因为太阳的变色,沛黎突然感觉大自己的周围都是红色,红色的沙子、红色的风诡异的红色充满了她的视线……

看到这样的景色沛黎的第一个反应就向前使劲的跑,可是无论她怎么跑都是无济于事,于是她没有办法,只好用异能尝试着抵御沙暴的袭击。

可是正当她运用异能射向沙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周围的不同,于是转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所站的地方哪里是还是什么沙漠。现在他说在的位置分明就是一个悬崖绝壁,在悬崖绝壁的最前方一个血红的的巨石耸立在那里!诡异异常。

看到这样的情景,沛黎迷茫地看向四周不由得喃喃地开口道:“这是哪里?不对,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她这样问,可是在这里她问什么都是没有人来回答的。这里就像是一个密闭的空间一样,只有她自己的存在。

此刻在站在悬崖峭壁上,从上边吹过的风夹杂着一点点地血腥味,闻到这个味道,=沛黎不由得皱起了好看的眉毛,这是哪里出现的血呢?自己并没有受伤啊!等等这血……似乎有些熟悉……

想到这里沛黎使劲地晃了晃脑袋,一些熟悉的记忆、和田玉、白封门的家族密地、还有诡异的通道都在脑海中浮现……突然沛黎像是想通了一切一样抬起眼帘看着出现在自己不远处那个诡异的红色巨石,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是的她想起来了,她根本不是在这么沙漠、什么悬崖而是在眼前这个红色血月所营造了幻境之中。没有想到那块红色的血玉竟然还有这样神奇的力量,竟然可以让她然迷失了心智,并且还能在这么长时间毫无察觉。

想到这里,沛黎的眼中闪过着坚定,接着遍看到沛黎的手轻轻抬起,透明的异能球聚集在手里,而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远处的屹立在悬崖上的那块红色的巨石,要是她没有猜错这块红色的巨石就是那块红色的血玉。

侵蚀的异能的光球在她的手里越聚越大,终于聚集到沛黎满意的程度之后,沛黎挥动手臂直接对着悬崖上的红色巨石甩了出去。就看到拥有强大侵蚀能量的异能球,打到红色的巨石表面的时候,红色的巨石瞬间破碎,沛黎周围的景物再次变换。

这会儿出现在她眼前的场景,终于是变成了她熟悉的场景。有点阴暗的密室还要诡异的在血池中央耸立着的红色血玉。看到这个场景,沛黎先是送了一口气,不过沛黎很快就发现了这里的不对劲,因为这里和刚才一样除了她自己以外,并没有其他人、管樱、成穆熙、沈逸泽、大长老他们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这样看来现在还是在幻境里了,这块血玉的本事还真不小,竟然可以让他们的脑海中不停地变换场景吗?沛黎站在原地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静心感受这个屋子还有什么地方不同,她向边上走了两步,就发现这里的场景比较模糊甚至一碰就出现碎裂装……如果是在真实的场景话,是不可能有模糊的景象存在的。

沛黎又试验性第摸向周围的墙壁,自己的手竟然能没入墙里,这就说明这个环境中她所见到的都是虚化的东西。她自己自己看一本书,书中说虚化的景象大多是自己脑海中所创造出来的!

那么可以推断出来,自己所看到的这些景物大多是她自己创造的!想到这里沛黎原地坐了下来,闭上眼睛不再去看中间那块红色的血玉,而是直接翻动掌心聚集异能,然后使劲打向中间的血打去,在她异能打向中间血玉后。

只听到前边有“刺啦、刺啦”的响声,像是两个骨头在相互的摩擦,又像是瓷碗碎裂。总之就是在沛黎眼前的血玉粉碎。她所在的场景有再次迅速变换。

就在她以为又出现了一个刚才那样的场景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我们先把这个东西毁了吧!她们三人看来还是没有醒过来!”

听到那人说完话,另外一个人回答道:“嗯!不过应该还有一个人已经醒了!”这个说话的声音一异常的好听,沛黎不由得皱期了眉头!因为这个声音好熟悉,似乎在她的梦里出现了好多次吗。

于是她睁开杏眼看着观察这周围的一切。虽然还是那个诡异的密室,不过四周的景色已经变了样子。

这个诡异的房间四周的墙壁都是蜘蛛网,并且在她的不远处成穆熙和沈逸泽已经站了起来,显然他们已经脱离了血玉的精神控制。似乎是感受到了她投注过来的视线成穆熙转头看了一眼沛黎说道:“醒了?来过来帮忙,我们要把这个东西毁了!”

“好!”听到他的话,沛黎从地上撑起身子直接从地上站起来,然后向他走去,站在他的身边,运气异能听着他下一步的指示。

这边的成穆熙见到沛黎已经准备好,便开始对她解释道:“我一会会用异能把那个血玉周围的空气凝固,然后在它的周围设立一个结节,接着沈逸泽会用雷电把这个血玉劈碎,你的任务就是用异能把她全部侵蚀掉!”

“嗯!我明白了!不过为什么直接要用我这个异能呢?沈逸泽的异能不是直接就把它破坏了吗?”

“我们的异能不能够把它完全消除!”

“什么!”听到他这么说沛黎吃惊的看着他,在这个世界里竟然还有他不能做到的事情。

见到她吃惊,成穆熙无奈地说道:“你也看到了这个血玉虽然不会致命,但是辐射相当的大,你也体会到了她的辐射足够让我们这些意志力强大的人,进入环境!可想其他人看到这个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最好不要是剩下一点残留,但是我和沈逸泽的异能都不让它完全消失!”

听到他这么说就明白了一切,于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无意间看了一眼还在幻境中的大长老和管樱向他问道:“不过我们这么做不会影响到在幻境中的管樱和大长老两人呢?”

“不会,我已经在他们大脑中设立的保护!”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点头道:“那就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就这样三人快速的运转异能实行着他们的计划,只见成穆熙利用周围的空气直接在西域血玉的四周形成了一个透明的结节。阻隔了它吸收的血液。而沈逸泽则直接从血玉的上方敲打出了数道紫色的雷电直直地打血玉上。

紫色的惊雷向来是威力最大的雷电,所以挡紫色的惊雷打在血玉的玉身时,血玉的玉身硬生生被劈得破碎。

它被劈开的一刹那,沛黎看到还有一丝红色的血水从玉里流出!看到这个东西,沈逸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说道:“幸亏我们现在这个时候发现了!这个玉竟然已经有了水胆!”

听到他的话沛黎不解地问道:“这!这不是和田玉的玉石吗?怎么会有水胆,这可高级玛瑙里才会出现的。”

这边成穆熙听到她的话,直接对她解释道:“那些是它的精华!沛黎快点用异能把这些腐蚀掉,我可以感觉到这些血玉并不死心!如果被这水胆浸泡过,无论是什么玉石都可以变成血玉!”

听到他的描素,沛黎吃惊地问道:“有这么诡异?”

“对!所以才让你用异能彻底销毁它!”

“好!”听到他的话,沛黎放出了自己的侵蚀异能,直接包裹住了在成穆用异能做的空气结界中的西域血玉。

不过当侵蚀的力量开始包裹住这些血玉时,沛黎明显感觉到了这些西域血玉的抵抗,这些力量不断地阻她的异能释放,感觉到它的抵抗力量越来越大,沛黎再度运气异能打向它们。

估计是因为现在血玉已经变得粉碎,又失去了最宝贵的水胆,所以这一次沛黎发出的异能成功地开始侵蚀起血玉的的残骸表面。只见在成穆熙所设的结节内的血玉的面积一点点地变得越来越少。

看着这些血玉一点点减少,沛黎虽然很欣慰,但是她脸上的汗水也因为使用异能而变的越来越多!

这个侵蚀异能本来就是她眼睛异能升级之后,连带出来的新异能,加上因为类别特殊她出了一开始的时候用过她几次,最近的这段时间几本都用不到它,所以现在的的沛黎在用这个异能的时候,身体内的能量消耗得无比的快。

感觉到身体内的能量一点点地流失,沛黎咬了咬牙无论怎么样,今天都要把这个血玉销毁掉!

就这样,沛黎一点点把在结节内的血玉一点点地溶掉,连里边的碎渣都不放过。终于在她看着最后一块血玉完全溶解掉之后,她放心地收回了异能。在异能收回的一瞬间,眩晕感直冲头顶,她不住脚下一软,直勾勾地向地面栽去!

看到她这个样子边上的成穆熙在她到地的一瞬间直接上前环住了她的腰。预想的疼痛感,没有袭来,沛黎缓缓地张开眼睛,看到成穆熙在她的眼前,直接对他撒娇道:“好累!我要睡一会儿!”

听到她的话,成穆熙揉了揉她的脑袋对她说道:“嗯!睡吧!你干得不错!”

沛黎听到他夸奖的话,笑了一下还想说什么,不过最后她还是难以抵抗阵阵袭来的眩晕感,最终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昏迷中。

在不远处一直陷入迷阵的管樱和大长老终于在沛黎销毁完所以的血玉的时候睁开了眼睛。看着前方已经空荡荡的祭台,还有在不远处倒在成穆熙坏了沛黎。两人在一瞬间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于是两人站起身向他们走过来,走在最前边的大长老对他们两人说动说道:“谢谢两位少主!刚才我虽然知道一直处在幻境中,但是就走不出来!幸亏你们两人合力销毁这个诡异的玉石……”

听到他说的这话,沈逸泽直接开口对他回复道:“您不用这么说,异能不同,你和管樱的异能一个是植物、一个水、这两种异能对这块血玉根本就造成不了威胁!出不来幻境也是在意料之中的!”

“少主客气了!”

这边成穆熙已经抱着沛黎站起,对着在一边说话的两人道:“血雨已经被我们破坏!估计这里不会再有任何危险了!接下来的事情,大长老善后吧!”

大长老听到他的话,点头对他说道:“这是自然,今天真的是麻烦两位少主了!”

“那没有什么事情我先离开了!”说着成穆直接头也不会地离开了这里。

看着成穆熙离去,站在沈逸泽身边的管樱疑惑地向沈逸泽问道:“成大少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情绪不对?”

“生气了!”沈逸泽淡定地说道。

听到他这么所管樱更是疑惑的看着他:“嗯?什么意思?”

“我们两人在从环境中醒来之后,发现用我们两人的都属于物理异能并不能完全消灭这块血玉。但是沛黎新得到异能却是不同,这个异能可以侵蚀一切的东西!所以整个血玉可以说都是被她一人用异能给溶解掉的!”

听大沈逸泽的话,管樱眼中露出了意思经验:“侵蚀异能?又是特殊异能?”

“嗯!”

听到了沈逸泽肯定地回答,管樱看了一眼他们离去的方向喃喃道:“成穆熙道是真的捡了一个宝。”

侵蚀异能的分割线

沛黎是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醒过来的,她醒来之后看向四周,并没有看到成穆熙的影子,不过确实在自己床边的椅子上看到了管樱的身影,她动了动身子,发现没有什么不适的额感觉,于是准备撑起身子坐起来。

就在这时候,坐在她床边椅子上的管樱,感觉到了她的动作,直接抬起头!看着她准备要做起来就上前弯腰帮了她一把!

“谢谢!”

“没事!和我客气什么!”

“恩!樱樱姐这是哪里?”

听到她的问话管樱向她解释道:“这是白封门家族驻地的地下二层,刚才医生已近来过了,说你一会儿就能醒来,没想到你真的没待着一会儿就醒来了!”

见她这么说,沛黎调侃道:“看来刚才的大夫医术可很高明呢!”

“那是自然!”

“对了你刚刚醒,先可口热水!”

沛黎结果他的水喝了一口向她问道:“恩好的!昨天的事情借来怎么了?”

听到问道这个事管樱对她解释道:“昨天的事情……大长老已经做了!关闭了那个房间,以后不会在对任何人开放了!”

听到她说的沛黎向她点了下头说道:“那就好!”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也不枉费自己这么出力了!

看到沛黎眼睛中舒缓的神色,管樱做在她身边说道:“你到是看得开!辛亏昨天之后没美玉参与,你没有看到大长老手下去其他屋子看到的景象,简直是太惨了!”

听到她这么说沛黎阻止管樱所说的话,她可以想象到其他屋子是什么样子!虽然沛黎今天并没有从管樱的嘴里听到这件事的后续描述,但是她在离开白封门家族驻地的时候,还是从其他人的口里听到了那个漆黑的洞里的情况。

原来剩下的一个房间是一个大的焚化尸体的房间。而在正对着这个房间另外两个房间里是一排排的铁架,在铁架上整齐的摆着被西域血玉吸收完血致死的人的骨灰,一个个用白色的坛子装好,摆在货架上根本分不清是谁,只能从坛子上的数字分辨出是第几个被杀害的……

沛黎听到他们说这话时候,脚步一顿。她估计可以猜测到是谁这么做。五长老的心思都放在得病的妮娜的身上,自然是没有精力去做这些的。那么有这个心思做这些只有那个死去的医生,他是用在用这种方式在记录着五长老的罪行,同时他也在提醒着自己,他所背负的罪行……

解决完了白封门的事情,沛黎再次回到了考察队!虽然感觉这件事情似乎用了很长时间,但是实际上加上自己昏迷也只有一天多的时间!

这次和沛黎一起来考察队的人明显的曾多了!除了成穆熙意外、管家的的大长老也一起跟来了!他来的原因很简单,白封门家族圣玉泄漏出的能量基本来都在这里了!这里出现的这么多极品的和田玉就是明显的标志。

当大长老知道这条玉脉已经被成穆熙订了开发权之后,张开的嘴巴可以吞下一个生鸡蛋。这就说白封门自己制造出来的玉脉一份好处都得不到了!

于是大长老侧身对成穆熙说道:“那个……成少主……你看可不可以分出来一部分开发权给我们……”

听到大长老这话,成穆熙侧头说道:“怎么白封门也对这条玉脉感兴趣?”

“这是自然,您也看到这是由白封门圣石所释放的能量!怎么也要让我们收回一些成本把!”

听到他说的话,成穆熙并没有开口,而是跟在他之后的成锋上前一步对他说道:“大长老您倒是不客气!您也知道这次发生在白封门的事情少主和少主夫人出了多少力,现在少主夫人也没有回复元气,我们龙渊会还没有向您要报酬呢!”

听到成锋这话,大长老被噎得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这……”

不过成穆熙并没有理会他们两人的谈话,直接拉着沛黎向着玉脉边上的沙丘走去。双脚踏在沙丘上,沛黎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身边的男人听到他的叹气,侧头看了她一眼向她问道:“想到了什么,竟然叹气?”

“你知道吗?我在血玉制造的幻境中,见到了沙漠!当时走在沙漠里的就有只我一人……走了很久都走不出去……”

“那之后呢?”

“之后天上的太阳边红了!出现了风暴!我又跑了很久,最后在没有变法的情况下打破了幻境!”

听到她这么说,男人点点头说道:“很聪明!”

听到男人的夸奖,沛黎摇了摇头,意识是说自己并不聪明:“那个时候我是被逼的!那个幻境是最真实的!明明记得是跟教授的考察队一起进入的沙漠,但是最后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

“所以你现在对沙漠有阴影了?”

“有点……”

“那我们就做点让你有美好回忆的事情……”

“恩?”

沛黎抬头不解地看着说这话的成穆熙,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成穆熙对着远处了吹了一个口哨。随后没有多大一会儿,在远处的地平线上,就出现了一对骆驼队伍。

这只骆驼队伍就直接停在了沛黎和成穆熙的的面前,之间带领骆驼的人对成穆熙行了一个礼自后,又向沛黎行了一礼。

看着突然出现的骆驼队沛黎不解地看着身边的男人:“这是……?”

“走带你去看看,真正的大漠风光!”男人说完,已经让一个骆驼跪了下来,自己先骑了上去,然后在骆驼的背上对沛黎伸出了手。

见此沛黎把手搭了男人的手里,直接也夸了上去。见两人都骑好之后,养骆驼的人直接一个口哨,跪在地上的骆驼之气推,迈开了步子带着这对恋人向沙漠深处走去……

很成穆熙相贴坐在骆驼的背上,沛黎侧头问着她身后的男人:“你真的不打算给白封门一点好处吗?毕竟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

“自然会给他们一些好处的!不够现在还不是时候,太容易得到的好处,他们不会珍惜了!”

听到他说这话,沛黎无语地看着他:“……”眼里传达出意思用两个字形容就是:阴险。

看着沛黎这个眼神男人嘴角轻轻扬起,搭在沛黎腰上的手往上挪了挪,底下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要有更坏的呢!要不要试试在骆驼上……”

听到他这话,感受到在自己胸前不老实的大手,沛黎红着脸直接扭过身子重重推了他一下:“流氓!我要下去!”

“下不去了!这个领队只听我的……”

“不可能……唔……”沛黎刚要从嘴里吐出反抗的话,就被底下头的男人霸道地唇禽唇瓣。

漫漫的沙丘上,一堆骆驼在悠闲地行走着,只见在一其中一个骆驼的背上,一堆恋人相互依靠在一起!亲密的动作让人一看就觉得无比的甜蜜……

------题外话------

明明一个血腥的故事!最后又给围观的大家发糖了!南南可不感写恐怖文,我可是看一个鬼片会1周睡不着的人!甜甜的结束和田这段故事!么么哒!

今天跟新奉上!谢谢大家订阅!(*^__^*)嘻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