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53、白封门的新家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3、白封门的新家主

经济高度发达的D市,以风景秀丽著称,素有“人间天堂”的美誉。这座被誉为景色最优美的城市内也传承一种很特别的文化,园林文化。

D市的园林享誉世界,在这里闻名遐迩并对外开放的园林就有30多座,而美没有对外开放园林也有将近100座,而花园别墅更统计不完,可以说D市是一个富甲一方又如同天堂般舒服的城市!

而此刻管风就站在这样一个从没有对外开放的园林门前,看着这座园林的禁闭的大门,再次和提供这个地点的金晟确认着!

“金晟,你确定就是这里?”

“没有错!我直接追踪到了你家老爷子的手机,还厚看到最后一次GPS发射的信号就在这里!”

听到他这么可定的回答,管风眉毛皱有点不相信地说道:“可是这地方怎么看也不像是可以住病人的啊!”不怪管风不相信眼金晟提供的情报,主要是他们追踪过来的地方根本就不像是能住病人的,眼前的这个地方明明就是一个D市郊外的园林!

听到他这么说金晟无奈地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他的电话在这两天内都是关机的,我也不是神,只能帮你到这些了!”

“嗯!我明白了!总之这次谢谢你!”

“客气了!”

管风跟金晟挂断电话后,对跟在他身后的五个身上最好的黑衣人说道:“我也不确定我家老头子,是不是在这里。但是他的电话的信号最后,显示的地点却是这里的。所以无论里边是不是有我们要找的人,我们都要进去试试!”

黑衣的领头人听到管风跟他们解释这些,点头说道:“风少,您不用和我们说这么多!我们几个听您的命令!您不用让我们担心白跑,大家都明白找人并不是像表面那么容易的!”

听到他的话管风点头对他说道:“嗯,那就麻烦大家了!”

“风少客气了!请您吩咐!”

“好!你和另外两人先留在门口,我带两个打探情况,要是出什么意外我就会吹出响哨子!”

“嗯!我我明白了!”

至于为什么管风没有叫他们从暗处翻墙进入,这个原因很简单。这个园林看似很普通,却又不普通整个危险的周围都布上了电网,这些电网一旦被人触碰到就会响起警报,虽然他自己可以用异能潜入进去!但是现在里边究竟有没有自家老头子都是一个未知数,所以暴露自己的异能显然是没有必要的!

就这样管风带着两个人站在了园林的带门口,按下了门铃。不一会儿,紧闭的大门就被从外向内地打开了!不过打开之后,门前并没有人,只听到从门铃的测喇叭中传来一个很平静的声音!

“请您沿着前边的小路径直走,穿过第一道回廊。客厅内有人在等着您!”

“风少这是……”听到对方这么说,跟着管风一起进来的两人都有些忧郁。不过管风倒是觉得这件事情十分地有趣,看来这里的主人应该是知道自己是谁了。

于是管风一边迈开脚步,一边对刚才要阻止自己的黑衣人说道:“你怕什么,这又不是要我们一进门就剑拔弩张,现在吗情况不是比我们预想得好太多了吗?既然人家已经发出了邀请,我们就客随主便吧!快点跟上!”管风说完,就率先进了大门。

跟在他身后的两人见他这么说,也抬起脚步跟上了他的步伐:“是!”

几人进门以后看到的一个建筑就是一个雕刻着白虎的用白玉为装饰的影壁墙,成锋看到这个墙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只看到他站在影壁墙前发呆地看着这个白玉镶嵌的影壁墙。看着墙上的装饰,喃喃地自言自语道:“既然出现了白虎、那我应该是找对地方了!”

他喃喃地这句话后,就对身后的人说道:“一会儿跟紧我,这里看似只有一条路,实际上确实不然会让大家产生了错觉!可以确定这里和管家有关”

“嗯!”

跟着成穆熙几人顺利地来到了相对在宅子身处的一个会客厅。待他们几人进来后,刚刚坐下来的时候时候,就看到从客厅的内侧走出了一个身着唐装的男人,男人的样貌大致有40多岁,管风猜测应该是这里的管家。

男人见到管风的第一句话就是:“果然是风少您第一个找到这里,此刻家主已经在里边等着您了!”

听到对方的人说家主,管风不确定地向他问道:“家主?,难道是我父亲的毒已经解了?”

那人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对他说道:“您见到了,就会知道了!”

“好吧!你带路吧!”

管风让跟着他进来的两个成家的黑衣人留在了客厅内,自己则跟着这个人往里走。他之所以这么也是有原因的,主要是这个宅子越往深处走,他越是觉得可能这里和他们管家脱不了关系,而他带过来的两个人,确实成家人,在这不能确定会发生什么的情况下,还是把他们留在原地接应为好!

管风跟着这个人穿过了两个回廊和一处假山,来到了一个双层的古楼前边。两人直接沿着复古的楼梯上了二楼,进了二楼最中间的那个房间。

进入房间之后,便看到床上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床上,靠着背后的床头,向着进来的管风说道:“看来我这一生还没有失败到无药可救的底部,竟然还有个儿子可以找到这里!我也知足了!”

坐在他床边的不远处一个沙发内,一个身着白色大褂的人坐在里边淡定地向他回复道:“家主,不用太悲观。您已经醒来就证明我所用的方法是有用的!”

在床上的男人听到他这句话,向他摆摆手说道:“哎!经过这次!我也累了!还是交给小辈去斗吧!”

“您是该放手了!”

管风虽然在门口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但是走进房间的时候表情十分地淡定,似乎他在进来之前已经知道了房间内是谁一样。

不过待他进来看到在床边悬挂着这点滴的时候不由的眯了眯眼,竟然是一包血浆?然后他看向另外一边也有一个针管砸在老头子身上!不过这个针管和刚刚他看到的那个作用点滴不同,这各一直往外输出的针管内流出的血是黑色的。

看到这样的情况,管风终于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竟然可以这么快的醒来的原因了!这些人用的方式无比简单。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法除了耗时以外确实出乎意料地有效果,没错这个办法就是换血。

还好自家老头子血型并不特殊,并且有足够的钱可以买得起和他相匹配的血型的血浆,要不说不定还真就因为这次中毒而归西了!

管家家主看着进来之后,站在自己眼前陷入深思的管风:“对他开口说道?怎么以为见鬼了?”

听到他的问话,管风回过神来恭敬地向他回答道:“没有!其实我一直就有预感您会没有事的!”

“你小子到是有先见知名!不过这些天你确实比较规矩,可要比绍彦那小子强上太多了!”

“我怎么可能和少主比,每天他可是要比我思虑得更多的!”

“不用谦虚,你们都做了什么我很清楚!你现在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对管家的家主的位置很有兴趣?”

听到自家父亲突然这么正是向他问这话,管风抬眼直视着他向他问道:“要说实话?”

“自然!”

“如果我说不是,您肯不会相信!其实我并不想当什么家主,我只希望我和我姐姐还有我们的母亲可以没有顾虑的生活!不过现在看来,只有我坐上这个为位置才可能实现这个愿望了!”

听到管风这么说,管家家主难得陷入了沉思:“我确实是对不起你的母亲还有你的姐姐!哎!这些都是自己的所造得孽啊……”

听到他说的话,管风皱了下眉头,他现在并不想听什么忏悔,对他来说过去做过的事情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于是他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不用则这么自责,要是当年你没有这么做!估计也不会有现在的我!”

听到管风这么说,男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的内疚,只听他悠悠地开口说道:“哎!话说当年!也是我一时糊涂!殷家大小姐和我悔婚,我一气之下才同意娶殷家不受宠的女儿做二夫人!不过却因为内心的心态不好一直对你们的母亲置之不理,并想着对殷家大小姐……”

管风听到他开始说以前的事情,并且还点情绪不稳定,皱这眉打断他继续说下去的话:“你不用再说了!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已经改变不了了,你造成的悲剧你也知道,殷姨的女儿究竟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想你比我要清楚的多!”

听到管风说起这件事情,管家家主皱眉道:“什么?这件事情我到是并不知道,我只知道8年前出了车祸,但是那场事故并不是我安排的!”

管风听到他说这话,以为他是在推卸责任就说道:“你不知道?她的女儿已经下身残疾,估计这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她们两人在哪里?我……”管家家主听到他说这句,情绪明显就变得不对。

看着管家家主已经陷入了颓废的情绪,管风觉得不能在这样下去了,自己来这边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来找到他,让让他给自己一个交代:“她们并不用你去施舍什么?她们现在活的很好!我来这里也不是和你说这些!现在外边很乱,整个白封门已经划分成几个势力!而我的母亲也被管绍彦抓住了!所以我来这的目的找您的,现在管家这么乱需要你出来说话!”

“分成了几个实力,这些让胆子还真大!”

“他们可不是大,您迟迟不对外告诉你活着的消息,这些人不想再管绍彦手下做事自然会带着自己的势力离开白封门!”

听到管风说的话,坐在床上的老人冷哼了一下说道:“管绍彦那个臭小子还真敢坐,都把毒下到了我的头上!这样心狠之人,去世难当大任了,你把这个东西带过去!白封门的那些老家伙们看到这个会明白的!”

他说着就让坐在沙发上白衣男子,帮他在床头柜处拿出一个箱子,箱子上有着白家家主的令牌。那人听到他话,拿出箱子直接把这个递给了管风。管风接过箱子打开,箱子内躺着一个色泽饱满、温润异常的羊脂白玉的的令牌。

男人看着管风把那个羊脂白玉的令牌拿出,对他接着说道:“四家家主令牌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可以认它的主人,你往这个令牌第一滴血试试。要是它认定你,那自会有所反应……”

“……”听到他说完这句话,管风直接拿出一把刀,划了自己手掌,然后把血滴到了这块和田玉上。只见管风滴上去的血快速地被白玉吸收,紧接在羊脂白玉表面上的雕刻的白虎纹路像是有了生机一般直接变成了红色。

不过红色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的上边的红色推去。但是羊脂白玉上边的图案去世依旧地生动,活灵活现。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在令牌上的白虎浮雕突然飞出,在空中化成了一个白虎虚影。

白虎虚影停留在半空中,发出了一声呼啸,冲着躺在床上的管家家主,喷了喷气然后直接看向管风。

看到这个空中的虚影管风,并没有退缩。因为自己小的时候在密地也见过这样类似的虚影,当时就是这个虚影让自己拥有了异能,从过后大长老对自己说的话得知,这个虚影是白封门时代守护的东西白虎之力。

只见空中的白虎在管风周围徘徊了一阵,硕大的虎眼死死地盯着他看了有一会儿。突然,就在这时已经停留在空中不动的白虎再次移动,不过这一次并没有作出其他的动作,而是直接没入到了管风的后背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个情况,管家家主直接对站在她身边的白衣医生命令道:“把他的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他的后背是不是有白虎的纹身!”

“是!”说着听到他的吩咐的那人直接起身走到管风身边对他说道:“风少爷,请您做一下衣服,我们需要确定传承的纹身是不是在您的身上!”

“嗯!”管风听到他说的话,定了下头,脱去了自己穿在身上的外衫。

待管风脱下衣服的时候,果然不出众人的所料在他的后背中央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白虎踏云图。区别于青龙的图腾是墨青色的,出现在管风背后的白虎图确实白色的。

看到出现在他后背上的白虎的纹身,管家家主如释重负地说道:“既然它选定了你,那么你就是白封门新一代的家主了!以后白封门所有的事情,都将听你的!”

听到他这么说,此时已经成为白封门新少主的管风,却在此刻并不感到很激动。虽然知道家族的传承纹身在他的身上,可是现在白封门内的烂摊子可并不好收拾!

就单说那个被大家一直被称作是管家少主多年的管绍彦就是一个难对付的主,更何况自己的母亲还在他的手里生死未卜。想到这里管风抬头对坐在床上的管家家主道:“管风的势力,你有办法止住吗?还有我要知道我怎么能命令和田那边的族人!”

听到他问的这话,管家家主想了一下说道:“做到这一点很简单,你只要想办法和他们视频联系上,把这个令牌还有纹身展示在他们面前就可以了!这个羊脂白玉的令牌可并不是你想象的这么简单的,除了家主以外,其他人是根本无法碰触的,所以你拿着这个令牌他们自然而然就会相信你了!”

“嗯,我知道了!”

就在管风点头标志知道以后,站在边上的管家家主对站在床边的男人点头,然后有看向管风说道:“这个势力给你!他们是世代保护管家家主的亲卫。既然圣玉选择了你,就证明它相信你有能力把白封门经营得更好!所以你去吧!去做你该做的事情,而我也累了!”

管风听到他说完这话,点点头对他说道:“我知道了!您不会插手我和管绍彦之间的战斗吧!”

“不会!不过希望你在最后的时候看在你们出自同一血缘的份上,对他网开一面吧!”

“我尽力!”

管风说完这话头也不会地直接离开这个房间。看着他离去在放间内的管家家主,突然放松了两个肩膀颓废地坐到床头!

在一旁站着的一声忙上前要给他检查此刻身体的状况,而坐在床上的管家家主对他却摆摆手阻止道:“不用管我,我就是累了!奋斗了四十年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他在说完这话的时候,靠在床头缓缓第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又似乎看到自己年轻的样子……

白虎的分割线

这边在和田管樱一行人,从白封门正门的楼梯直接下楼,就进入到了一个圆柱型结构的大厅内,进入大厅之后他们就发现,这个大厅的四周都是不知道是通向哪里的走廊。

在大厅的正中央的是一个巨型的圆形的展示台,在展示台上最中间是一只大型白虎的雕塑!在这个雕塑的周围是标注着通向各个方位的入口。不过每个通道口具体通向哪里并没有标志,只用数字代替着。

站在圆形的展示台前欠看着这些四通发达的通道,沛黎、成穆熙、沈逸泽齐齐地把目光投向了站在他们中间的管樱。

“你这道怎么走吧?管姐姐?”

听到沛黎的问话,管樱点头说道:“嗯!不过我现在不知道我们要追踪的人是在哪里?”

沛黎听到管樱的话,闭上眼睛直接开始寻找那个两个被她异能定位的人:“你等一下!我现在去看一眼!”

过了一会之后沛黎再次睁开眼睛,对他们说道:“那两人已经是在我们的楼下,我看她们已经移动到了底下的五层,是一个类似卧室的房间!房间内的大床上有一个女人在沉睡,在女人的边上站着一个中年人……”

管樱听到沛黎说女人,想到很可能是自己的母亲,于是紧张地向她问道:“你说你见到了一个女人?”

沛黎一听到她突然激动的神色,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点头说道:“是啊!”

“你能看清她的相貌吗?或者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沛黎闭上眼睛向她进行描述着:“可以!她的样貌很年轻!估计就能比你大上不到十岁,五官因为一直闭着我并没有看清楚,但是在她的左边的眼尾出有一个泪痣!”

听到沛黎的叙述管樱失望地摇头道:“不是!这个女人,不是我的母亲。”

听到管樱这么说沛黎更是疑惑了,因为在她的眼前出现的是中年男人的动怒的神情,并且看上去那人的神色很着急:“那这个人是谁?看上去这个人似乎得了病,脸上一直没有血色,那个站在中年人听道,我跟踪的这两人说任务失败时,眼神十分动怒,难道抓我们是另外有目的?”

听到沛黎的话管樱摇头对她说道:“不知道!我很久没有回到这里了,很多人你这么描述,我也能马上就认出来是谁!”

听到管樱这话,沛黎彻底无语了,抬头看着眼前的三人说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会回去?还是继续调查?”

成穆熙和沈逸听到沛黎的问话,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都把眼神看向管樱,毕竟决定这些事情他们是做不了主的,他们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管樱,所以大家都在等着她开口。这边管樱想了一下对他们说道:“先进去看看吧!要是这人有什么诡异的举动就直接处理掉!”

“嗯!好!”“……”

就这样几人顺着沛黎所说的方向想一个通道口走去,看着和沛黎指出的位置正好的相反的通道口,沈逸泽停下了脚步问道:“为什么要往这个方向走,难道这里设了什么机关?”

听到他这么问,管樱回复道:“嗯!是啊!你以为这里现在没有一个人把守还能这么安全是是因为什么?在这里交叉路口不光是你眼前所看到的这些,还有很多分支不。一旦走错了很容易在这里迷失方向。并且这里是都有监视器的!如果进入到这里的人不是我们的族人或者是请来的客人,会被直接阻拦在这里!根本无法进入到更深一层的位置。”

“那我们是怎么平安进入的?”

“当让是有我在了!”管樱边说着边拿出了一个和田玉的原型玉佩,给他们看,然后继续解释道:“我在下楼的时候,用这个碰了一下楼梯边上的方正柱头,那个柱头的上边,安装着一个识别器!这是识别器是专门识别进入到这里人的身份的!”

看到管樱拿出来的玉佩,沛黎瞪大了眼睛对她说道:“那个……我好像也有一块这样的玉佩!”

“嗯?怎么可能会,这可是白封门特有的玉佩!你也没有和白封门的人接触过,怎么会有这个家族内才有的玉佩?”

听到管樱这么说,沛黎翻开背包拿出玉佩递给管樱说道:“真的!你看,我一直带着的!我记得这是在洱海的时候管风给我的!他说在和田这个东西会给我带来很大的帮助!”

管樱结果玉佩之后,看了下!有听到沛黎这么说,向她点头到:“确实,这个玉佩在这里用处不小!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身份的象征,既然他给你了,你就拿着吧!”

就在管樱还要把玉佩递给沛黎的时候,一直站在沛黎后边没有说话的成穆熙,一把将沛黎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然后对管樱说道:“不用了!这个玉佩就还是还给你吧!这个她并不需要了!”

“……”

“……”

听到他这话,沛黎和管樱同时无语,这位大爷这是突然怎么了?沛黎站在成穆熙的身后感觉到了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意,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于是对着管樱说道:“樱樱姐,你把它还给管风吧!确实向熙说的我并不需要这个!”沛黎说完这话,有伸出手拿住成大少手,安抚的意思很明显。

听到沛黎这么说,管樱也没有再强求,把玉佩放进了自己的包内,对她说道:“那好吧!既然这样东西就先放在我的手里!”

“嗯!”

就这样四人在说完话之后,直接按照之前已经确定好的方向前走着!

在进入到通道内后,沛黎看着和外边没有任何区别的通道不由得好奇起来,白封门的一直都住在地下,现在是因为有好的装修材料做到这一点很容易,那要是在以前呢?他们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

把这个问题和管樱说了之后,管樱向他解释道:原来因为这里长期处于沙漠环境中,所以管家人早早就把整个族人的居住环境搬到了底下。于是在这地下下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循环系统,空气可以交换流出,还有就是在地下的房屋建设中也涂抹了很多防虫的材料。

当然这些办法都是很早以前管家所用的,由于时代的发展建筑技术也一点点地进步,现在整个白封门的家族驻地都是现代化的装修、现代化的管理。

沛黎听到她说的这话点点头表示理解,就这样他们又往前边走了一断时间,见到了这层出现的第一个向下延伸的楼梯,管樱带着一行人往下走,下到了地下的二层。

就在私人踏入到底下二层的时候,原本跟着他们一起的沛黎吐完停住了脚步,眼睛睁得老大!跟在他身边的成穆熙看到她的反应知道她肯定是看到了什么,对着边上的管樱说道:“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好地方!随便找个隐秘的房间!”

听到成穆熙说这话,管樱直接对他说道:“你跟我来!”他说着就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房间在房间门前的密码锁上轻轻按动了几个数字就推门进入了!来这里是一个临时休息室,这样的房间在这里随处可见,而房间的秘密也是相同的。

进入到房间之后,沛黎脸色苍白的回神看着他们三人说到:“刚才我看到的那个女人在进行血浴,都是血的浴池!好恐怖!

原来他们抓我们是因为我们的血液年轻,可以让床上女人容颜不老!我还看到因为没有抓到我们他们抽了一个中年妇人的血,那个中年妇人很瘦……”

管樱听到她的话,向她不确定地问道:“你说那人该不会是……”

“应该是你和管风的母亲,因为她的脸简直就是管风的女版……”

“沛黎,那个房间在哪里?”

“我不确定,但是可以肯定是在地下五层!东北方向……”

------题外话------

南南今天上班了!不过班上没人!写完了再工作!嘻嘻!谢谢大家的订阅!

中秋最后一天!祝大家有个好心情!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