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40、潜藏的危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0、潜藏的危机!

<>

傍晚悄悄降临在了校园内,校园的路灯一盏盏点亮,让原本优雅的校园内又变换出了另外一番景象。

夜晚的校园并不是安静的没有生气的,学生们结束了一天的课程之后往往都会留在画室或者去图书馆继续充实自己,甚至有些爱好体育的学生还会在夜晚的校园内打打羽毛球、跑跑步之类的。所以即使在夜晚,校园内依旧很是热闹。

在此时华美的油画系工作室内只有沛黎一个人,因为没有其他人的,所以现在画室内内安静的连掉一跟针的声音都可以听得到。

沛黎做在椅子上一边安静带着耳机听着音乐,一边拿起画笔在油画布上画着画,就在这个时候,画室的门口推门进来了一个身穿风衣,衣着有些单薄的女孩,女孩看到她坐油画架子前画画立刻露出了一个灿烂笑容大声对她硕大:“沛黎,你回来了!”

“嗯!是啊!前天我就回来,不过你竟然请假不在!”

“我前几天感冒了!所以就直接请在家主了两天!这不刚刚恢复了体力回到学校就来这儿找你了!”

听到她这的话沛黎侧头看了下她现在的穿着,此刻郭美就穿了一件风衣,其他的保暖措施什么都没有,但是她这身穿着对抗深秋的寒冷的气温显然是不行的。

看到她这个样子沛黎皱了皱眉皱眉头看着她说道:“郭美!你是不是在找抽!已经11月末了,在这个气温里你还穿着风衣?你不感冒才出鬼呢!”

听到沛黎这么训她郭美心虚一下,其实她有个坏毛病就是懒,除非自己冻到不行,才会找衣服,要不她才不会动呢!不过她可不敢对眼前的人说,动了动脑筋她对沛黎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说道:“你可不能怨我,我不是刚刚回宿舍就听说你在这里就直接过来了!”

沛黎自然是猜出了她的想法,挑挑眉毛向她问道“哦!哦!原来是这样!看来你没来得及换衣服是怪我了?”

听到她这么说郭美赶紧否认,“呵呵!没有,你去h市经过飞机场的免税店给我带东西没有?”

沛黎听到她这话无奈地摇摇头对她说道:“带了!你要的口红和气垫bb都给买回来!”

听了她这话郭美一下子从背后搂住沛黎的脖子,兴奋地对她说道:“沛黎,你真好!我一会儿请你吃小火锅!”

“好啊!不过今天就不用了,来之前我吃了点面包现在还不饿。今天我还要在画室这里等孙教授,他刚才电话说一会儿要过来,让我在这里等他!”

听到沛黎这么说郭美失望地说道:“啊!是这样啊!那好可惜我们今天就不能去吃了!不过我现在还饿着呢,好郁闷啊!”

听到她的话沛黎想了一下,狡黠地向郭美使了一个眼色对她说道:“既然你这么舍不得走,可以叫外卖啊!这样你就可以留下来陪我了!”

郭美听到她这话连忙摇摇头对她说道:“我才不要呢?我也不认识孙教授,那我就先走了!”她说完这句话就起身对沛黎招招手,就准备走出画室。

就在她走到一半的时候又折了回来对,回到画室把一个东西人放到了沛黎的面前对笑着她说道:“谢谢你的带回来的东西!这个酸奶就送给你了,这可是我刚才在来的路上买的,原本自己要喝的哦!”

沛黎一听她这邀功一样的语气笑着对她说道:“嗯,谢谢,郭美大小姐!正好我也口渴了,那我就不客气地孝纳了!”

“嗯嗯!喝吧!喝吧!”停听到沛黎这话,郭美听到她的话摆了摆手叫她随意。

沛黎这边完拧开酸奶喝了几口,待她把酸奶放下。就看郭美并没有走,于是沛黎疑惑地对着她问到:“你不走吗?”

“我马上就走了,不是合计在这里多待一会儿陪陪你嘛,你自己一个在画室注意点安全啊!。”

“嗯,我知道了!”

“嗯,好!”

在郭美离开之后,沛黎又在画室继续画着眼前画板上的油画。现在教室内只听到不时有笔放水桶中轻响声。

沛黎并在没过在画室待多久,孙教授就到了这里。进入到画室之后他还有些意外地看向教室四周她问道:“怎么画室就你一个人?”

沛黎听到他的话,笑着对他说道:“教授,当然就我一个了,就我这几天有事画画的进度落下得比较多,所以要利用晚上的时间赶紧补上啊!”

教授听到她的话点点头说道:“也是!连我都听老黄说,最近你走得很频繁?”

“哪有!都是不得不去的事情,您的知道的我很忙的!”沛黎用很无辜的语气对教授说道。

“……”

教授一听她故意放软了声音,有点肉麻地拍了拍胳膊,无语的看着她。沛黎看到孙教授并不配合自己也不再演下去了,直接向他起了今天他过来的原因。

“教授,你今天找我是因为什么事情?我猜应该是和玉石有吧!”

听到沛黎这么问,孙教授微微惊讶地看着她向她问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还真是?这个很简单,向您学习了这么久的鉴定,现在基本上已经已经是积累经验的阶段了,您肯定不会因为这个来找我的。那剩下的只有关于玉石的事情了!难道你这次是想要什么玉料,难道玉石缘那边没有?”沛黎带着好奇的向孙教授问道。

教授听到她这么一分析,无奈地摇头对她说道:“我是发现了你这丫头,越来越精明了!现在什么事情都能猜得出来!”

“啊!真的被自己才猜中了?您这会儿想要什么玉料?”沛黎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向他问道。

教授看到她这样的表情白了她一眼,对她点头说道:“是啊!是被你猜中了!不过这会儿我不是要玉料,而是让你过来看看这个东西!”他说完,把随身带过了一个防摔手提袋打开,推到沛黎的的身前。

“嗯?”

此时沛黎早已经放下了油画的画笔,和孙教授一起坐在画室内的一个小的会议室桌前。看到他向自己推过来的东西疑惑地看了一眼,然后就抬起手把防摔的小袋子拔下来,;露出了里边所装了翡翠摆件。

只见袋子里边装的是一件和田白玉的的玉料,玉质温润一看就是难得一见的好料。

看到这个玉料沛黎疑惑地看了一眼孙教授,结果和他对视的时候教授竟然示意自己继续往下查看,沛黎回给他一个疑惑地眼神,接着把这个和田白玉的玉料在拿起来观看。

不多一会待沛黎全部看完玉料之后,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这玉料表面的材质细致润泽,可是内部完全被换了芯。

沛黎玉料整体看完以后,把它放在桌子上对孙教授问道:“教授您这块玉料,该不会是开学的从新省带回来额那批吧?”

“不是你那批,你开学带回来的那些,品质自然是不用说的!怎么你也是我的学生,在鉴定水平上我还是有数的!这块玉料是另外一个朋友买回来给我的。”

听到他这话,沛黎点点头,可是既然,是别人给他的,那就不用纠结了。不过就是有点可惜这个人估计要白花钱了。

但是这样沛黎也就更不理解教授为什么今天来照找自己了,于是她开口向教授问道:“嗯!那您现在把这块玉石带过来是什么意思?既然这个玉料又和您无关,那今天您找我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孙教授听到她这话,摇了摇头,对她说道:“这个玉料和我没有关系,但是和你有关!”

沛黎一听更是疑惑了:“嗯?什么意思?”

听出了沛黎的疑惑教授对她说道:“我记得你们玉石缘是不是最近开始增加了和田玉,这个品种的玉石饰品进行售卖?”

“对啊!这个店铺门口都打了广告的!”沛黎直接顺着他的话回答道,不过在她回答完似乎想到的什么似的吃惊地向孙教授求证道:“您是说那些和田玉和您今天给我看的玉料是一样的,都是内部是坏的?”

听到沛黎的猜的教授直接点头回答道:“就是,因为这个玉料是那个人从玉石缘最近购买的!我看了下的购买单据,还没有超过半个月!”

“什么!”听到教授这个话沛黎不由得吃惊了。

教授见到沛黎这个反应,就知道眼前的她也不知道这件事,神情微微一松他就知道这件事一定和眼前这个人没有关系

得知这块和田玉竟然是从玉石缘购买的,沛黎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如果没有记错自己和田玉额整个购买应该都是由刘叔在看管,他为人向来细心怎么会不看呢?

如果换成是其它后招进来的玉石缘的人,她没准会对这人的人品产生怀疑。不过刘叔、丁凝她都不会怀疑。

原因没有其他,现在他们也是玉石缘的股东之一,她当初做这件事的目的就是让他们两人又归属感,更重要的就是侧面告诉他们玉石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这见事情她更想的是谁在这里边捣鬼?

沛黎看了一会对着孙教授说道:“教授!这块和田的玉石给我吧!您让那个人再去玉石缘从新选一个翡翠或者和田玉的玉料吧!至于它的费用全部算在我的头上!”

“可以!我回去跟他说一声,这次开我也是给你提个醒,你这个玉石缘可能开在j市太过招摇了!”

沛黎听到他的话,手上的动作一顿向他问道:“嗯?已经有人看不过去了?”

“j市经营玉石的不少,很多人背后都有势力,所有在j市没有一个强大的政治背景,向您们这样的玉石店铺很难在j市立足!更何况你们还是在s市空降到这里的!”

“嗯!这件事我知道了!谢谢教授您提醒我!”

听到沛黎这么说孙教授摆了摆手,示意沛黎不和自己客气,接着对沛黎问起了另外一件他好奇的事情:“听说你这次去h市又很大的收获?”

“嗯?”沛黎听到这话不解地看着他。

“我听说你和成穆熙一起去的,难道没有做什么?”

听到孙教授这么八卦地问着问题,沛黎翻了一个白眼直接对他回答道:“我们也没有做,这次去h市是去办正事的!”拜托,在h市发生的那么多的事情,她才不会说呢!

沛黎看着他不放弃额小眼神,无奈地说道:“教授!您还有正事没有,没有正事我就回家了!我不住校!”

教授听到她这话知道自己把眼前的这人给惹毛了直接对她说道:“还有!寒假过完春节之后,跟我去一趟和田!”

“嗯?去哪里干嘛?您还要去买玉石?”沛黎听到他的话吃惊地对他问道。

“不是!最近和田附近好像发现了新的玉石矿,上边的人要派出一个专家团队进行考察,地质大学那边已经选出了一批专家,但是这次这些专家不能都出自一个学校,所以华美就派我去了!”

沛黎一听这话,转了下眼珠子对她说道:“哦?赶上教授您是去做苦力,还拉上我这个垫背的了?”

“我可没这么说?要不是我这些学生里就你擅长鉴定!我才不带你去呢!”

“哦!那我我还真谢谢您的夸奖了!不过实话实说您说的这个时间,我现在定不下来,到时候春节前您子啊跟我说吧!反正我就是您助手,我想考察对应该不反对一个专家带一个助手去把!”沛黎眨了下眼睛狡黠地对孙教授说道。

孙教授听到她这话无奈地说道:“行!到时候我再找你!”

沛黎听到他的话一笑道:“那就麻烦您了!”

“你这丫头,越来越精明了!收拾收拾东西,现在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听到他这话,沛黎立刻狗腿地向他讨好道:“谢谢教授!那这个东西我就带走了!”

教授听到她的话,屋内的摇摇头感叹道:“嗯!鬼丫头!”不过虽然他这么说,但是眼中对沛黎的满意确实表露无遗的。

他向来对自己的学生要求严格,所以能入眼做他学生的人并不是很多,而像沛黎这样既是使徒又是朋友关系的学生更是少只又少。而作为她老师,他的私心必定是希望自己的学生越来越好……

和田玉的分割线

j市位于市中心的高级公寓内,灰色色调的卧室里,在中央的圆形大床上躺着一对相拥着的男女。

女人背后冲着男人,两人因为身高相差的原因,男人轻松地从背后把她圈进了怀里。

可能是昨天晚上要过于激烈的原因,此时已经日上树梢时间,他们两人确实依然没有醒来。就在这个时候,放在圆形大床边上的女士背包内,响起了悦耳的手机铃声。

此刻男人听到手机铃声之后,直接快速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很快地找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之后就见到他放轻了声音快速下床拿起了女人背包中的电话。

拿起手机之后直接按了静音键,看到窗上的女人只是皱了皱眉头又继续睡觉,他才直接转生走出了卧室的房门,直接到客厅内接起了电话:“喂?”

“喂?”电话另一边的人,显示反射性地喂了一声,发现电话内传来的声音不对,立刻拿起手机看了下自己拨通的号码,确定没有错之后语气严肃地有再次拿起电话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拿这个手机?”

“这个你不用管!我想告诉你的就就是,你姐姐想着现在还没有醒!她醒了之后会打给你的”

这边的管风听到他这么说,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地向他问道:“你把她怎么了?”

沈逸泽酷酷地对她说道:“这个你不用管,这是我和你姐姐的事情!”

管风听到他这话,一种不祥的预感上升,难道是自己的出了什么事情,于是又冲着电话中大声询问道:“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我不用管……”

沈逸泽在电话中听到他的问话有点皱眉,自己该说都已经说了,现在他更多是准备要挂断电话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纤细的手掌从他的手中快速地抢过电话,对着电话的人说道:“叫你不用管就是不用管!大早上找我有什么事情?”

这个把电话从沈逸泽手中抢走的女人正是管樱,刚刚从沈逸泽起来的时候她的神智就已经有点清醒了,不过因为不想直接面对这个男人所以她太并没有直接起床。

可是当她屋子内听到男人接起她的电话额时候,只能快速的忍着身上的不适从床上爬了起来。

不过爬起来看了一圈发现并没有自己的衣服,于是只好去衣柜中随便找了一件男人的衬衫先换上,然后就快步地出了卧室,来到客厅内,敏捷迅速地抢走了沈逸泽拿在手里的电话。

电话的另一边管风听到自己的姐姐的声音,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刚才听到那个男人声音的时候他确实在一瞬间把最坏的想法都想到了,还好她及时接了他的电话,不过刚才的事情他也并不准备放过,自己姐姐一项不喜欢和男人接触,怎么可能一下子亲密到让男人接电话?

“你卧室内有男人?”管风也不废话,直接向她问道。

“嗯!怎么,我没有人还和你报备?”直接向他反问道。

“你我太了解你的性子了,要是想有男人你根本就不愁找,送上门的人就有一大堆!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管樱听到自己的弟弟这么问,在她嘴边敷衍的话,被她吞回了肚子里,然后她组织了下语言对他说道:“是发生一些事情,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你不用担心!”

听到管樱这么说,电话这边的管风多少松了一口气,既然她这么多,那就证明她已经没有危险了,不过想起刚才那个男人冷冽声音,作为男人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并不简单,于是他向电话这边的管樱问到:“真的吗?那么刚才的男人是谁?”

管樱听到自家弟弟的话,莫名地心虚了一下,看向已经回到卧室去穿衣服的沈逸泽对他说道:“额,一个朋友!放心你姐姐没那么柔弱,会让一个男人欺负!”

听到他这么说,管风终于松了口气,自己姐姐还有心思和他开玩笑,看来真的没什么事!于是回复了平时的口气对她说道:“也是,我的姐姐可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

“好了,你别恭维我。h市网络大会怎么样?还顺利吗?”管樱压低了声音对他问道。

“放心,一切顺利。成少没有失言,他们的项目交给团队开完成,殷家的项目给了管绍彦注资的那个团队了!”

管樱听到这些带着疑惑地向他问道:“哦?这么顺利,难道超级搜索没有和我们争夺御龙科技的项目吗?”

“没有,这也是我想不通的。不过似乎他们和成少达成了另外的合作,因为我在离开的时候,看到超级搜索的两个负责人脸上没有一丝失落的表情!”

“……嗯,我知道了!你在那边忙吧!这边有我,对了让金晟给我好好调查下这几年陈冬铭都做了什么好事!”

“陈家大少?”

“速度给我,我有用!”管樱眼中闪过算计的光芒对他说道。

可是她这话却让电话这边的管风很疑惑,自己姐姐本省就是电脑高手,怎么这次让别人帮她查呢?于是疑惑地向他询问道:“姐,我记得你黑客技术不输给管樱啊?”

“呃……”管樱听到他这话一时语塞,自己这个弟弟向来心细怎么就不能粗心一会呢!看着沈逸泽已经卧室内走了出来,她没好气地对他说道:“我身边没有电脑,要不窝也不用你们!”

“嗯,那我和他说一声,不过他现在不在!”

“算了,不用了!好了你没事就好我先挂了!”管樱说完这句话,根本就不听那边管风的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

之所以会这么着急,原因无他,因为沈逸泽现在已经直接走到了她的眼前,一脸探究地看着她!

管樱被他这样的目光注视,一时有点搞不清楚他想说什么?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眼前这个男人,特别是在昨天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

想到昨天的事情,她到没有后悔。因为自己的长相问题,她其实对男人很有反感,甚至可以说是恶心!这个沈大少,其实算得上是很少几个看顺眼的人,不过奈何他们的立场不同。

道不同不相为谋,自己很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三年前看到他真人,一脸严肃地向自己问话时,她还是忍不住地激怒他,想看他失控的样子!不过似乎自己并没有成功!

让她没有想到是,那个男人竟然对那次事件记仇记了三年,以至于在三年之后再见到自己时,竟然还要和她算账!不过她才不会傻傻的就范呢,他们追逐了快两个月,没想到自己遇到危险竟然会是他来救自己!

算了昨天晚就当自己还了三年前自己调戏他的债了!她承认昨天晚上那一瞬间是清醒的并且很庆幸那个时候在自己身边的是他,如果要不是因为春药缘故,她估计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正面的面对他。

看着现在自己身前的男人,管樱用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对他说道:“昨天晚上事情,就当作没有放生,放心我不会让沈大少负责的。”

此刻已经走到管樱身前的沈自责,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妩媚的女人,有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这张嘴实在是太不可爱了!随时随地都有气死人的本钱。

看着眼前的女人,他的嘴叫扬起了一抹冷笑,用冰冷的口气对她说道:“管樱,你以为随便上了我,就可以不付出代价吗?”

管樱听到他这话一愣,不确定地向他问道:“额?沈大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也没占你便宜,你也享受到了好吗?”

“哼,享受?管小姐你认为我伺候一个中了春药,还把自己当解药的女人是享受?”

管樱被他的这话噎得说不出来话,于是有点火气起向他问道:“那沈少您想怎么办?”

“既然你说道了享受,那我不介意想在享受一下……”沈逸泽说完就直接弯腰用嘴擒住了管樱那诱人的唇瓣。

“唔……嗯……”管樱来不及反抗直接承受着他侵略,就这样又是一场天雷勾地火的缠绵。

男人和女人的气息相互交缠在一起,用最原始的办法解决这他们两人之间的问题。

只是在这场男人和女人的拉锯战之中到底谁赢了谁这就不知道了……

当沛黎在两天之后,站在管樱的花店门前时,竟然神奇地在花店里侧的电脑桌边见到了沈逸泽的身影。

只见沈逸泽坐在电脑桌子前,身穿这白色的体恤衫,深色凌形花纹的羊绒衫一脸严肃地带着耳机在开着视频会议,而管樱误事着这位大神的存在,一脸淡定的在招呼着进来的客人。

对比起两人的淡定,反而进来的客人,反应更加的实际。一个个先是订着坐在里边的沈逸泽不放,然后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看向管樱,最后都象征性地买了一盆花离开。

沛黎从走出店铺的人的脸上都可以猜到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开始还因为见到沈逸泽这个大帅哥惊艳,可一看店铺内漂亮得不行的管樱,瞬间刚刚冒出的粉色泡泡就瞬间破裂了。

看到这情景沛黎不由好笑地摇摇头,不再继续围观直接进到了花店内,此刻马上终于就到了下午1点,说所以店铺里已经没有了客人。

沛黎进来之后,装作很惊讶的样子对他们两人说道:“你们都在啊!”

管樱看到沛黎进来,笑着对她说道:“你怎么过来了?今没有课了?”

“嗯,刚好忙完了一副作品,出来溜达下,顺便看看你的情况!现在看来似乎不错!”沛黎边说着边大量起他们两人来。

“我一直都很好啊!过来坐,今天多出来一个人!地方比较小!”

“没事,我很瘦的!”

“……”

看着眼前异常反常的管樱沛黎终于忍不住向她问到:“樱樱姐你和沈大少……在一起了?”

管樱在听到沛黎的问话后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般马上反驳道:“没有,我和他才不会在一起呢!”

“呃……”

沛黎刚刚因为管樱的话,愣神之际,就听到了一边笔记本电脑合起来的声音,接着便听到沈逸泽很正经地对她解释道:“沛黎,我们是没有在一起,她现在欠着我的债,必须看着她还上!”

“啊,她欠你钱?”

“不……欠的是,唔……”沈逸泽刚要说后话就被管樱捂住,可是沛黎还是从他的口型中读出来是肉这个音。

肉……肉偿!沛黎似乎在一瞬间明白了这两人的相处模式,死鸭子嘴硬,死不承认……服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