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39、你当我的解药吧!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9、你当我的解药吧!

管樱被沈逸泽抱在怀里之后,身体依旧不停的发抖,可能是因为体内春药的缘故,她的体温不断地上升的翻涌的热流感就要把她烧毁。因为双手已经被沈逸泽掰到了身后,她实在忍不住就一口咬向了抱着她的沈逸泽。

沈逸泽被他咬住肩膀,脚步一停,看着在他怀里抽筋的女人。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心疼,待这抹心疼的神色退去,随后用冰冷地眼神看着此时被管樱用异能束缚住的陈冬铭。

“你给她下了什么药?解药拿出来!”

“啊”

陈冬铭听到他这么问啊了一声,从被束缚住他的藤蔓中抬起头,紧接这就看到向来不进女色的沈逸泽竟然把那个妖精抱在了怀里,他的眼神中不由得闪过惊讶和嫉妒!

当他听到沈逸泽问向他的话时,转了转眼珠子心里盘算了一下对他说道:“沈少,她中什么你我应该最清楚,给女人下的药无非就是那些!这种药没有解药,只有男人就行。既然沈大少对这个妖精有兴趣!那本少爷就送你了,不过可不可以把我身上这些植物弄开!”

“……”

沈逸泽听到他这话,原本就已经深黑的眼眸变得更加深邃,他看了一眼陈冬铭没有说话,接着直接弯腰拿起管樱的背包捡起,然后就抱着管樱出了卧室,在出卧室之后,直接翻手对着屋里放射出一大团紫色的雷电

“啊!啊!啊!”

在他放出异能没过多久,就听到里边响起了陈冬铭傻猪般的凄惨的喊叫声。沈逸泽在听到里边的声音之后,用冰冷的眼神看一看陈冬铭的房间门口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总统套房。

此时在总统套房内,只见陈冬铭原本微微湿头发,在被雷电击中之后已经变得全部倒立,他的脸上和身上也因为被雷劈中而变得焦黑一片。不过原本束缚住她的那些藤蔓已经在刚刚的沈逸泽放出那些雷电所引出的火焰中烧成了灰烬。

还好这个五星级酒店的防火措施非常的完善,所以当火警赶到这个房间的时候无比的及时把火灭了,要不很可能陈冬铭的小命就要交代在了这个房间里。

当然这件事情也成功地让陈冬铭对沈逸泽怀恨在心,不过这也不用他犯愁,沈家一直就支持萧家,他有得是机会对付他们。不过似乎这位大少爷并没有意识到,他和沈逸泽在武力上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人。

这边沈逸泽抱着管樱出来之后直接对站在门口的沈翔说道:“一辆车先送沛黎回去,另一辆车直接送我回公寓!”

“少主,你怀里的……”沈翔刚想问关于他怀中管樱的事情,就被沈逸泽一个冷冽的眼神给瞪得把话吞了回去。

边上的沛黎看到这样顿时无语,这个沈翔什么时候八卦不好,非要选在现在的时候,于是在他边上推了他一把对他催促道:“沈翔,快点去,樱樱姐情况不太好!”

沈翔听到沛黎给她解围,顺着她的话接着说道:“哦!我就这就去!”然后就快步的逃离了现场。

沛黎看到他这样无奈摇头,看着一眼其他跟过来几个手下对他们说道:“你们几个就送我回去吧!最近大学城那边的治安不太好,我一个人人回去太危险了!”

那几个人听到沛黎这么说都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对她回到道:“是!”

沛黎听到他们的回答满意地点点头,还不错一个个都挺识趣的,接着她又看了一眼抱着的管樱的沈逸泽不禁摇摇头,回去他要和成穆熙去八卦一下今天这件事,不过现在管樱的样子她也觉得揪心,那个骄傲的一个女人竟然被陈冬铭下了药……

沛黎并不准备多说什么,她可以从沈逸泽抱着管樱的态度可以看出这两人肯定有什么事情自己并不知道,不过两人都是自己的朋友在某些层面上自己也不好插手他们的事情。

不过她认为女人在恋爱中大多是处于弱势的。于是便对沈逸泽半是嘱咐半是威胁地说道:“管樱姐交给你了,我希望你好好对她!”

“恩……”

“那我先走了!”

沛黎说完头也不回地带着沈逸泽那几个手下就离开了,此刻在走廊呢内只剩下了沈逸泽和他怀里的管樱,沈逸泽低头看了她一眼,也抱着她向电梯的方向走去,乘坐了电梯离开了酒店。

电梯的分割线

J是一栋高档的公寓住宅内,房间内的灯因为沈逸泽按得太着急而被他全部的打开。可是明亮的客厅内此时却没有一个人,而在主卧室的浴室内却有水声传来,在浴室内管樱已经此刻坐在放满冷水的浴缸里看着在她眼前忙碌的男人

因为她的缘故男人的肩膀的白衬衫已经带了血色,还可以从带血色的印记看出是一个牙印。此刻管樱因为在冷水中浸泡身体所以体内的燥热压制了不少,看着正抓着自己胳膊在一本正经给她伤口处上药的男人有点惊讶,没想到他还能做这样的事情。

碘酒的清凉微微的从伤口处传来,管樱舒服地舒展开了眉毛。看着眼前细心为她上药的男人对他说道:“谢谢!”

“不用,我只是不想你毁在陈冬铭那个人渣手里!”沈逸泽看了一眼在水中虽然狼狈却依然漂亮的管樱,冷冷的对他回复道。

听到她这么说管樱不禁感慨道:“呵呵!你还真的是依旧这个样子呢!”

“你现在感觉什么样?”

听到他这话,管樱感觉了下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刚才明明已经压下去的*,现在又一波一波的向上涌来!于是她失望地对沈逸泽摇头道:“不好!陈冬铭给我下了两次药,估计很快冷水都没有用了!”

听到她这话沈逸泽向了下起身说道:“你等一下,我去冰箱拿冰块!”

就在他起身走的时候坐在浴缸内的管樱,一把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胳膊。沈逸泽被她拉住没有再动,只听到管樱站了起来对他说道:“没有用,虽然我不知道他给我下的什么药,但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这个药很霸道!一旦我适应了冰块的温度,身体依旧还是会与放映的!”

听到她这话沈逸泽回头。用犀利的眼光看着她向她问道:“所以你想?”

“你猜到我的想法了。沈逸泽,你当我的解药吧!”

沈逸泽听到她的话,胳膊上的青筋跳了跳对她问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知道,我现在难得有一阵清醒!”

听到他这话,沈逸泽转过身直视着管樱的双眼对他说道:“管樱,我们之前有恩怨,我也确实想抓道你。不过我今天救你,可不是要你我献身给我的!”

管樱听到他这话微微愣了一下,她刚才有一瞬间是这个想法,自己不想欠着这个男人的人情,这会让她在心里上一直举得欠着他,但是这个想法被他揭穿了她也不想承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在听到他这话的时候心里多了一丝感动。

突然管樱感觉到他们两人的气氛有窒息,于是装作不在意地对沈逸泽说道:“沈大少,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需要男人来做的我解药,正好这里只有你一个男人。不过既然你不愿意我,那就让开我出去找别人!”

“……”听到管樱这话,站在他眼前的沈逸泽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她的精致额下巴,让她的眼睛直视着他的眼睛像她问道:“你刚才的话是认真地?”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管樱的眼睛突然感觉有点湿不过她还是嘴硬地说道:“是认真的!”

就在她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自己的眼前一暗,一个灼热的气息向她袭来。她抬起下额被迫承受着他的侵略。待好不容易他们喘息之间就听到沈逸泽用带着沙哑的声音对她疏导:“管樱你既然招惹我了,就压负责到底!”

管樱听到他这话微微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她,可在这时男人霸道地气息再次袭来她没有来的发出声音就被他完全的吞入只留下了一阵诱人的娇喘声

装修精致的宽敞公寓内,此时灯光大亮,在客厅的淡黄色的毛绒地摊上散落这,女人湿漉漉的衣服。而在客厅内的在白色沙发上一对男女正在相互进行着纠缠。

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的魅惑的声音相互交织在一起,竟然有一种说不出地和谐。此刻男人的动作并没有放缓,像是惩罚又像是在宣誓一样一次次让眼前的女人发出羞人的声音。

而绝美的女人也并不示弱,虽然此刻她的脸上泛着不太正常的潮红,并且眼神迷醉又带着魅惑,但是还是凭着她身体的本能,摸上了身前男人如刀刻般的俊颜,伸长脖子亲了上去。

夜越来越黑,却衬得屋子越来越亮,房间中的男女把战场从客厅转移到了床上,不知疲倦地宣泄这彼此心中的压抑的情绪。

此刻的他们并没有发现,他们这样相互缠绵得越多,对于对方的感情就更加难以割舍。而命运的齿轮也将他们紧紧地链接在了一起……

我是纯洁妹子的分割线

黎回到公寓的时候,是在下午的5点多。看了下时间有点不愿意做饭了,于是在冰箱里拿出面包随便地啃了几口。突然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便拿起手机拨通了成穆熙的电话。

“嗯熙,今天发生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嗯,我知道了!”

“关于管樱的异能我今天也是才知道的,没想到她竟然也……”

“作为四大家族的人沈逸泽有异能不奇怪,不是就如同你说的那样,没有想到管氏姐弟两人竟然都有异能!”此刻成穆熙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好奇。

沛黎自然是听出了他此刻的语气带着好奇向他问道:“怎么?有问题吗?”

“没有,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白封门要不太平了!”

“……”这个她也能看出来好嘛!

紧接着成穆熙无视了沛黎的沉默直接像嘱咐小孩子一样在电话中对沛黎嘱咐道:“你这几天稳当一些,我两天回去!”

“我哪里不稳当了?”

“一直都是!”

“你……哼!我才不和你一般见识呢!好了,不和你多说了!我一会要去学校的画室把这几天落下的进度补上!你在那边注意安全。”

“嗯!管樱的事情,先不要管了,有比你更对她头疼的人!”成穆熙在电话中对沛黎嘱咐道。

“放心我知道了!要走了!”

“嗯!”

------题外话------

好了!今天二更奉上!管樱这对真的是嘴硬的可以了!可以了!不过也不会太久了!捂脸!

成穆熙要回来了!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__^*)嘻嘻,大家以后就会知道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