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31、月圆情圆,美人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1、月圆情圆,美人醉!

<>

夜晚圆圆的月亮皎洁明亮,如一盏夜灯挂在天上,给黑漆漆的夜晚带来了一丝光亮一丝温暖。月色美好的夜晚加上微微的从海上吹过来的微风,使得海边这个成家祖辈生活的小镇闲的异常的安逸和温馨。

成涵蕾刚刚和族中的几个比较好的姐妹吃了一顿饭之后,独自一人出来准备步行回到自己所住的抵挡。因为长大之后各自负责所负责的的事情不同,所以她们很时间都没有见面,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聚在一起,所以大家玩的比较晚。

她从好友的家中出来后,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此时已经接是晚上9点多了!小镇上的行人已经相当的少了!

正当她无聊地走到位于中心附近的一个宅子的附近经过的时候,就看到此刻在宅子边上的窗户边上站着一个人!那个正趴在墙上听着什么。

成涵蕾看到这一幕眼神一暗,直接上前想要张口喊人,就看到趴在墙边的人转了过来看着自己,透过明亮的月色,她看清此人正是大长老。

看到他之后,成涵蕾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你字一直卡在喉咙里。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你……”

“嘘……”

大长老发现的了远处的她之后,急忙对她比划了一个静声的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侧脸把耳朵贴在墙上,似乎在听着什么。

“大长老,你在干什么呢!”成涵蕾看到他这个样子,轻声走向前,压低了声音对着他问道。接着又学着他的样子把耳朵贴在墙壁上。

大长老看到她这个动作,急忙组织刀:“丫头,别听少儿不宜!快给我回去!”

“啊!那我就更想听了!”听到他的话成涵蕾一脸兴奋地对着他说道。

“……”

看了看这个位子的位置,异常的好!但是她记得平时这里并没有住人啊!于是成涵蕾带着疑惑地向大长老问道“这个屋子是谁啊?”

“少主!”大长老比了一个手势!

听到大长老的话,成涵蕾沈倒吸了一口气对着呀疑惑的问道:“长老你疯了,我堂哥的墙角你也敢听!”

“今天特殊!”大长老神秘得对着成涵蕾一脸神秘地说道。

看到她这么表情成涵蕾更是疑惑:“有什么特殊的?”

“因为他今天带了女人进去了,不知道晚上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这有什么稀奇的,他们本来几恋人啊!”

“不!你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比较特殊,难得看到少主为难的样子!”大长老含糊地说完,就又贴着墙壁听了起来。

其实他一直没有说,那个女孩要想冲破异能的屏障,就必须要变成女人。因为异能不提升的原因那个玉镯是成家未来主母的,作为考验加上以防外一,这个玉镯会让第一带它的人异能停滞,不过一旦她得到成家的认可这个玉镯变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能量储存器,待在她的身边!

“什么啊!真没有意思!你都不告诉人家!”成涵蕾看到大长老只对自己说了一半就不说了,嫌弃地低估了下。

她说完这句话,就听到大长老不但没有回答她之前的问题,还一脸嫌弃的对她说道“”“你说话,小点声!我都听不到里边的动静了!”

“哼!”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所在地原本很正常的空气,突然温度骤然下降,风变得异常的打脸,就连墙角下的夏树也因为骤然温度下降的空气,瞬间挂上了一层霜。

在他们头上原本开着的飘着窗帘的窗户,一下从外往里紧闭在了一起,正在他们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听到脑海中有一个声音说道:“不想死就给我离开!”

成涵蕾听到出现在自己保重的话,一下子汗毛倒立。她可没有听错自己的堂哥此刻明显是很不高兴的语气。她可不是傻子,自己还是能跑就跑吧!外一他因为这次心情不好找自己的后账,那自己可就惨了。

在跑之前她还不忘对着大长老白了一眼,要是不是因为看到她,她才不会在这里待这么久呢!现在保命要紧先撤吧!想完她就买开双腿嗖的一下子跑了。

大长老看着她跑了,无奈的摇头。在脑袋中和成穆熙对话道:“少主,你悠着点,那丫头估计一下承受住,你这24年的积攒下来的体力……”

他刚说到这里就感觉到自己的衣服“撕拉”被弄得粉碎,就剩下了里头的里衣。立刻明白里边的人现在已经在生气的边缘了,于是她感叹道:“哎!长大了就不可爱了!我还是盼着快点抱小小少主吧!”他说这句话说的虽然不快,但是脚下离开的步伐却是异常的矫健,像是有人在后边追着他一样。

此时在屋内成穆熙感觉到在窗边偷听下的两人已经走远了,微微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让别人听他的墙角。更何况此刻挂在他身上的小女人还这么*,她更不想让其他人听到她这样的声音。

由于刚刚打开的窗子已经男人用异能关上,此刻的房间内的空气不由得有些闷,加上在床上不住喊热的小女人,让成穆熙也不禁觉得有屋子内有一些燥热。运用异能按下空调的开关按钮后,他准备起身下床,去倒一杯给床上的不老实的人喝。

不过他刚走到水吧不久,就听到房间内传来的一声“噗通”重物掉地闷响声音的。听到这个声音他有点担忧地手一顿,之后拿起接好的杯子的水去,转回了卧室。

此时在卧室内,超大的拔步床下铺着的柔软地摊上。沛黎因为一直找不到刚刚的冷源,在摸索间已经从大床上掉到了地上,此刻她正揉着被摔疼的屁股,泪眼朦胧地在寻找着可以降温的东西。

成穆熙此刻走过来就看到她这样一幅样子,像是是找不到家的小鹿,眼神朦胧地看向四周。从她的脸上往下移,他的眼神一眯,瞬间深邃的瞳孔中染上一抹暗沉。

现在的沛黎此时双腿岔开,跪坐在地摊上。此时她的身上,原先穿着的那件白色上衣已经被她在无意间完全的解开,漏出了里边包裹着两个酥胸的白色内衣。在内衣下的雪肤呼之欲出,让人不禁猜测白色内衣下是怎样的美好景色。

“热!……好热!呜呜呜……熙,我好热……”坐在地方的沛黎一直感觉到没有人来,终于在地摊上难受地呜咽了起来。

看到她这个样子,成穆熙不禁有点发愁,现在的她完全就是一副没清醒的样子,刚在他已经用异能给她降温了,可以似乎并不管用。反而是他一接触到她的皮肤,她就如同八爪鱼一般直接贴上他。

看到她此时这个样子,成穆熙弯下腰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在动作间,已经挂在沛黎身上摇摇欲坠的白色白衣,终于在这个时候滑落到了地上,现在她的身上除了一件内衣意外,并没有任何东西,还好成穆熙的定力比较高,要不很可能就一个饿狼扑食了!

感受到抱着自己的是凉凉的物体,沛黎直接四肢并用地扒了上去,死活不放手。成穆熙看着原本已经有点精神萎靡的小女人,因为自己的轻轻一抱竟让变得生龙活虎,无奈的摇摇头。

好不容于把她抱到了床上,让她躺好。正准备拿被子盖在他身上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自己一双带着热气的小手又一次欺上了他的后背,并且在她的后背上不停的摸索,渐渐地他感觉到后背上一个重量压下,原来沛黎的脸已经贴在了他的后背上,两双不老实的手已经转移了阵地往前摸索了!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变化,成穆熙停下身子带着警告的语气对着身后的沛黎说道:“放开!”

“不!”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男人停住身子,对他警告道。

“知道!你是熙!”

听到她有点沙哑的的声音,男人侧头看到少女的眼睛中的绿色已经退去了一部分,现在她的的眼神处在半清醒和半迷醉之间。

“今天之后,你便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他话一说完,便倾把身后的少女拉倒了他的身前,低头吻上那个一直发出诱人声音的唇瓣,这个吻炽热又霸道,像一团火焰点燃的两人的所有热情。

“熙!我难受……”又一波能量翻涌而来,少女原本白皙的身子又一次变得粉红,她痛不可耐,喉间呜咽,身子在男人的怀里扭动了几下并且微微颤抖。

此刻她发出的声音更加的诱人,一声声撩拨着男人的心弦。听到她这样的声音,男人的眼神已经变得更加的深邃,抬起她的下额再次咬住她的嘴唇,顺着她的诱人的唇直接滑到了内测,细软的肌肤,这样的触感让他不由得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紧接着在牙齿厮磨之间直接探舌进去,将她的神智彻底的侵蚀。

沛黎仰头,唇齿招架不住他这样来势汹汹的攻击。嘴唇感觉到越来越麻,可心头却似被他放了把火,加上本身在体内翻滚的一*异能,外力和内力交织在一起,原本小火苗终于染成炽热的火焰,烧得她浑身通红……

沛黎难耐地发出了一声呜咽:“嗯……”

却突然感觉到耳后一麻,男人的唇已经离开了她的唇瓣咬上了她的耳珠儿。酥酥麻麻的电流刺激着大脑皮层,让她在迷醉中清醒,又在清醒中迷失。电流还在继续,一路向下窜过她的锁骨和脊椎,让她不由自主地弓起了身子。

感到身前有一个冰凉的物体压下,她不由伸臂去揽他的脖颈。男人顺势抱住她的妖娆的身子。用带着沙哑的嗓音问道:“我是谁?”

沛黎从他的怀中抬起头,看着他的英挺的军恋,对他说道:“嗯!你是熙!”

听到她的回答,男人满意的点图,轻轻抵着他的额头说道:“恩!你以后将是我最大的牵绊!”

“嗯?”待怀中的沛黎还来不及反应他的话,就感觉自己的身体缓缓降低,背后已经接触到了柔软的被褥,紧接着一团阴影从自己的眼前罩了下来,接着她便感到自己沉沦在了一个舒服的怀抱中……

夜已尽黑,原本明亮的月色已经被天空中飘过的云朵掩盖。古色香的房间内阴暗一片,只有拔步床上的琉璃灯还在闪烁着微光,透过垂落在大床四周的幔帐纱帘,可以隐约看到里边了交织的两个身影,隐约还可以听到床上传来的低吟和轻喘。

在床边的地摊上散落着男人和女人的衣服,似乎在告诉这里边发生的一切。

幔帐纱帘垂下的大床上,沛黎攀这成穆熙的身子,趴伏在他肩头轻浅喘息,缓缓睁开还带着泪水的眼眸,拍着身下男人的肩膀道:“大色狼!够了!……嗯!”

听到她的话,成穆熙抱着她的腰的手,微微把她身体贴向自己,对她问道:“清醒了?”

“嗯!……嗯!”

“不枉费你对我刚才的称呼!我们继续!”

“啊……”

夜还很长,不过似乎注定有是无眠的了……

拔步床的分割线

远处淡淡的朝阳缓缓升起,和海平线告了别之后,又继续上升,终于照亮了整个天空。海上初醒的海鸥,欢快地在海边寻觅这食物,而位于海边宁静的成氏小镇也迎接了新一天的喧闹。

位于小镇中央的房间内,窗户还依然紧闭着,看得出里边的人还在熟睡。成涵蕾和成宏正结伴往这边走来,准备叫在房间中的成穆熙和沛黎。带他们两人走到屋外的时候,就被半路特意过来的大长老阻拦了。

“你们连个,今天早上不用去向少主汇报行程了,今天的行程取消!”

两人听到她的话一脸不解地向他问道:“这是为什么?”

知道昨天的事情已经成了,大长老也不在怕成涵蕾冒失地去破坏,对她直接说道:“这个……你说一个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能能做什么?”

“什么!你是说昨天晚上他们……”

听到他的话,大长老直接点头承认了她的猜测:“没错!”

“你……你昨天怎么不告诉我!哦!怪不得昨天你在哪里蹲墙角,赶上你事先就知道!”成涵蕾快递地反映出来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对他质问道。

“你这丫头,昨天晚上要不是你那么大声少主怎么会发现我们!”

“明明是你过鬼祟祟很可以好吗?”

“……你们在说什么”成宏不解地问眼前的向两人。

成涵蕾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他,直接对他说出了一句劲爆的话:“你们少主,终于结束了24年的处男生涯了!”

“咳!”、“咳!咳!”

听到她这话,对面的两哥男人集体黑线,这个女人也太直接了吧!

“我说,蕾丫头,你这话最好不要在少主面前说,要不肯定会被他体罚的!”大长老好心地对成涵蕾提醒道,不过他刚刚说完,三人的脑海中就一起响起了成穆熙的声音:“成宏、很成涵蕾去武堂,完成2次全科训练,训练一项不达标,全部从来!”

听到在脑海中响起的这话,成涵蕾吓得,连忙去看成穆熙所在房间的方向,发现此时他所住的房间窗户已经打开,此时他正裸露着上身,慵懒地站在床边看着远处站着的他们三人。

看到自己被他抓了一个现行,成涵蕾抱怨地对大长老说道:“大长老你这个乌鸦嘴?”

“呵呵!”

“……”成宏无语地看着这两人,心里想着我才是最无语好嘛!

安排完了两个手下,成穆熙对着站在原地大长老说道:“大长老,帮我准备两份早餐送到屋子里,另外准备两身衣服一起送过来!”

“好啊!看来昨天过的不错!”

“托您的福”成穆熙带着深意地对他说道。不过眼神似乎带着算计。

大长老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他现在是在对昨天自己没有告诉他,想要解除那丫头的异能屏障,必须要两人心神和一才可以达到这事而怪他,不过他也不想想要是没有自己他能这么快吃到肉嘛?算了他不和小辈一般见识了。于是听到成穆熙说完,大长老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了。

看到在床边的人已经散去,成穆熙转身拉上了厚重的窗帘,看了一眼拔步床的方向,直接向浴室走去。待他进到浴室之后,在床上躺着的沛黎缓缓睁开双眼,不过此时她的眼神是清醒的。

其实沛黎在太阳刚刚出来的时候就醒了一次,当时醒来的时候,吓了她一大跳。虽然她和成穆熙不是第一睡在一起,但是,身下光裸的触感傻子都知道是什么。

男人强健有利的胳膊紧紧地扣着她的腰,让她不得动弹。在身前自己的胸和他的胸膛紧贴在一起,不同的触感让她为微微有点脸红。

其实她对昨天大多是有印象的,至少前边是有的,当时自己身体内能量不停地翻涌,难受到不行,他依然没有对她下手,她多少还是有点感动的。不过这些多是浮云,现在自己浑身酸痛四肢根本发麻的没有一丝力气,昨天他们是做了多少次啊!

正在她想的时候,男人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连带着尝尝的睫毛也轻微的晃动了一下!这一下,吓得沛黎急忙的闭上双眼装睡,不过装着装着。困意再次袭来,于是她又继续和周公下棋去了。

在她呼吸变得渐渐平稳的时候,成穆熙缓缓睁开了深邃的眼眸,看着躺在自己怀了再次陷人沉睡的女人,眼神无比的温柔,搭在她腰上的手拢了拢,抱着她闭眼养神。

待成穆熙在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沛黎睁着一双漂亮的杏眼躺在床上在神游天外,他走到床边坐下,对着床上的她说道:“醒了?”

“嗯!”

“你身体……?”

“别说!我没事!”沛黎知道他想问什么,脸红的回答道。

看到她的反应成穆熙带着宠溺地看着她对她说道:“嗯,起来收拾下,把早餐吃!之后我们一起去武堂,实验下你的升级的异能!”

“嗯?哦!”听到他这么说沛黎想起来了,自己昨天是因为体内异能太多,才会是有那样的反应的……貌似前边是自己死缠着他不放的!想到这里沛黎急忙拍了自己有点泛红的脸颊,在心里腹诽道:周沛黎,你不能给自己挖坑,后边的一切可不是你主动的了……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的异能升级之后会出现什么呢?现在似乎身体内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现在的感觉最多的除了浑身酸疼、还是浑身酸疼……

------题外话------

今天更新封上了!谢谢大家的订阅!我尽力了尽力了!写的热血沸腾!

看在我这么努力的分上!大家保养我吧!估计会和谐,只能这样了!没哟敏感词!

打滚求评论!求调戏!求保养!捂脸!欢迎在留言区砸我!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