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25、停滞的异能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5、停滞的异能

<>

成穆熙看着站在身前一脸疑惑地沛黎,难得地在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为难的表情,然后缓缓向她解释道:“你的异能到现在一直没有出现提高,很可能是因为三年前得到的这个玉镯!”他一边说一边举起沛黎的手腕,向她示意。

“这和它有什么关系?”听到他这么说沛黎更是疑惑,这个玉镯自己都已经带了三年并没有任何的问题啊!

“它是从我们四大家族的密地拿出出来的,这就是问题!”成穆熙意有所指地说道。

管风听了成穆熙的话有点着急,直接接过了他的话头说道:“你不用跟她说这么多,她会迷糊的!简单的说就是佩戴了从密地拿回来的东西,就和四大家族的密不可分了。也可以说是你想要现在再次提升你的异能,就要去成家的家族密地去找寻属于你自己的那份缘分!”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我要再想提升我自己的异能就必须要去家族密地!是吧!”沛黎听出了他所要表达的意思问道。

“对,没错!”

“可是!这个翡翠玉镯到底来自那个家族我还不知道?这个是一个老方丈给我的!”不怪沛黎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整个事情她都处在被动中,这个玉镯是老方丈送给她的,她跟本就不知道这件东西是出自哪个家族。

听到她这么说,站在她边上的成穆熙脸色有点黑地说道:“它来自成家!”

“啊?你怎么知道?”沛黎听到他的话吃惊地问道。

“这个镯子是成家的传家玉镯,我应该和你说过!”如果没有错自己应该在三年前的时候和她说过。

“忘记了!”好事确实有这回事,可是当时自己根本就被他离开的事情气得跳脚,哪里会把经历放在这上边!

“那我要去成家的家族密地,想法子让我的异能提升!”

“嗯!不过现在的情况不会妨碍你吸收能量,这三年来积攒下来的能量会在你异能可以提升的时候,一起补回来!”

“哦!原来这样!”

“我会尽快安排你去那里的!”

“好!”

沛黎听到他的话点点头,既然是这样那自己也不用纠结了。三人说完话继续往前走,又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沛黎拉着他们说道:“前面两米就是外面了!”

“管风,堵上我们身后的路。免得被他们发现!”成穆熙说完这话,就打开对讲机对着里边说道:“我是公爵,呼叫猎豹!”

“公爵你现在里边的情况怎么样?”

“没有事,我还有其他三人都平安无事。告诉工程队打,想左边进行挖掘!”

“是!我现在马上去办!”

飓风掉完电话之后。就开始组织工程队的人员按照成穆熙说的方位进行外巨额,挖掘进行了有足足20分钟后,在沛黎终于感觉的自己的眼前的石壁上可以透出外边的光亮,她正准备要看向强光处的地方,就被眼前伸过来的一只大手罩住了眼前。

“出去之后,不要直接看看光亮,闭着眼睛,或者用纱布档上!”成穆熙很正经地对她说道。

“嗯!”

由于他们被掩埋的时间很长,所以跟随着工程部队一起到来的还有一些医护工作者,他们在看到里边的人完好无损之后,松了一口气,随叫你马上命令,他们四人赶紧闭上眼睛,这样会防止他们眼睛出现问题。

沛黎被他们用黑色纱布包裹好眼睛之后,被直接带上了救护车。躺在车上沛黎因为本身就容易在车上睡觉,加上眼前什么都看不到,越是她很不小心地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黑色的纱布已经被拿下,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一间一个双人病房内。夕阳的余晖从外边照射进来,让整个病房内泛着暖暖地黄色光晕。

整个病房的装修都很温馨,淡黄色的壁纸,让房间没有传统病房那冷冰冰的感觉,房间内独立的卫生间,还有水吧,在墙上还有液晶电视,此刻正播放着新闻。

沛黎侧躺在床上轻轻地一转脑袋,就看到成穆熙坐和她床并排的那个病床上,此时他正靠着床头看着放在支起来来小桌子上的点电脑。

现在他的表情很严肃,可能是电脑中的内容,很重要。外面的风从窗子吹进来,直接将淡绿色的窗帘微微吹了起来,阳光直接打在他的脸上,似的他英挺俊逸的脸上泛出了一层柔和暖意。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注视的目光,成穆熙从电脑上移走视线,转过头看向她,向她问道:“醒了?”

“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沛黎想到刚才看到的他的表情向他问道。

“兰家老爷子,刚才发表了电视声明,说一切都是兰靖自己所谓。他和兰家的其他人都不知情,并且当场宣布把兰靖逐出了兰家!”

沛黎听到他的话,想了下反而笑着对他说道:“他这么做反而有种欲盖泥章的意味了,他越是强调这件事情和他没有关系,就会越让其他人觉得可疑!”

“没错!他发完这个声明之后,他那个宝贝孙子就打他的脸了!”

“哦?兰靖说了什么?”想到自己的爷爷就这么为了家族抛弃他,他此时应该会很失望吧。

“没什么?他只说了一句,是兰家老爷子让他这么做的!”

“噗!真的是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沛黎在床上摇头感叹道,这个兰靖她是见过了,感觉人很沉稳,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这么说完,兰老爷子的刚才说的事情就白费了,他这么做可是要把兰家推向破灭的边缘了!

“兰家人,向来心狠手辣!兰老爷子既然这么对他,兰靖这么说也不稀奇!”成穆熙和上电脑对她说道。

“哦!原来是家族遗传!”听完他的话,沛黎不由得感慨了下道。不过这种家族遗传还是不要为好!太坑自己人可。

她想说完准备坐起来继续和他说话。就在她想要这么做的的时候发现手上的触感不对,于是抬起手看了下,发现此时自己的手正被纱布包裹着轻轻动手指,还会感觉到意思疼痛:“嘶!嗯?的手是……”

“这是护士给你包扎的,你的伤口发炎了,这几天避免运动这几个手指!”成穆熙对她说道。

“哦!我知道了!哦,对了熙!管风他们呢?”

“在隔壁的的病房内!”

“哦!”沛黎听到他的话点点头,她到是不担心那两人,那两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伤病,估计住院也只是走个形式!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他们的病房门被人从外边推了开,从门口走走进来一位,脚步稳健的老人:“你小子可算给我出来了?”

看向进来的人成穆熙对他说道:“外公!”

“咦?听书你要求和一个小姑娘住在一起?”老人无视成穆熙,进来后直接往房间内部兰。

“你好!”沛黎看到老人向他这边看来,礼貌地向他问好。

“你好!嗯!小姑娘我记得我见过你!”老人对着沛黎和蔼地一笑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回给他一个甜甜地微笑说道:“是的!前几天在玉石展览中心我们就见过了!”其实沛黎还想说是在葬礼上第一次见面的,但是显然那件事比较隐秘,还是不要说为好。

“嗯!”老人听到沛黎的话,对她点头。之后又冲着在床上坐着的成穆熙说道:“刚才接到他们说你住院的电话,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

“嗯!刚出来,多少都会住院观察!”成穆熙不在意地回复道。

老人见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也不和他说费话,直接向他问道:“你这小子,还真是对自己有自信呢!东西呢?”

“在这里!尾部的雕刻的牌子,可以证明是兰家出品的。”成穆熙说着把沛黎暴力的证物拿了出来,递给老人。

贺老接过成穆熙手里的袋子,冷哼道:“哼!我早看兰家就不是好折腾的,兰家这会儿想翻身都难了,旧账新账,我们一起算!”

“上边打算怎么做?”成穆熙听到他这话,也有点意外,他猜测到了,这会儿上位者是不准备放过他们,但是没有想到了这次会直接跟他们算总账。

“呵呵!还能怎么样!把玉都的事情翻出来好好和他们一起算,兰家那个老头死狡猾的很,能让他栽跟头一次不容易。机会难得所以这次我们几家商定一定要乘胜追击,把兰家彻底的打垮,否则很可能之前做的所有事情都要前功尽弃了!”

“……,陈家没有阻止吗?”对于这个结果成穆熙并比意外毕竟兰家这样由来已久,已经引起了各方势力的不满,可以一直作为兰家依靠的陈家难道不会管吗?

“这次没有!就说了两句好话,确实一反常态的没有出手相救!应该是兰家无形中把陈家也得罪了!”

“嗯!”成穆熙听到老人这么说,向他点头陷入了沉思,这是陈家的战术呢?还是兰家的自保手段?还是另有其他人也在背后帮着他们……

兰家被灭的分割线

在成穆熙对面的病房内,此时陈家的少主陈冬铭正站在管风的床前,正嘘寒问暖着。虽然整个的话语都很客气,但是却给人感觉假惺惺的。

陈冬铭是被自己自己父亲,一个电话逼着过来了,那个时候他还在美人的怀抱中熟睡呢!父亲的一个电话,立刻让他清醒。

在电话里,他大致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后,他都忍不住骂兰靖的愚蠢。自己做的事情败露就要销毁,反而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里边掩埋的人可是成家大少,和管家最新其中的那个私生子,此人可是白封门现在门主眼前的红人,地位直逼管绍彦。

这两个人别掩埋在里边,整个萧家和贺家还有他们陈家的几个老太爷直接就动怒了。此案在各方势力都在讨伐兰家。看来兰家这次难逃一劫了!

“你还在给我玩!你平时怎样我不管你,要是你耽误了正事我绝对不会轻饶你!”电话中陈家的家主带着怒气说道。虽然对自己儿子平时做得事情他也很不满,但是好在这个儿子没有荒唐到没有心眼的地步,除了玩女人基本上一切事情他都做得过得去。

“我知道了!我马上赶到医院!”陈冬铭对电话中的人说完就快递的起身,穿上衣服,扔下在床上还在对他搔首弄姿的女伴,直接开车离开。

在离开前,看着床上那个晚上睡觉都不卸妆的女人,倒胃口地皱眉。这年头怎么就没有天然的美人呢!不化妆的女人,现在是没有了吗?他边这么想着边开着他的豪车去了j市的中心医院。

陈冬铭让手下买了水果,直接上来到了管风的病房,看到病房中贵客完好无损,没有事情,不由得送了一口气。

要知道这次事件兰家必定会倒台,j市的萧家和贺家外加上几个小家族集体讨伐,兰家即使能承受得住他们几个家族的施压,也不能保证毫发无损地全身而退,更何况现在兰家的兰靖还自己作死呢!

就在刚刚他接到手下的汇报,说兰靖直接把兰老爷子电话视频给否定了。这就使得检查机关有理由开始调查他们了,现在派出去调查机关估计已经达到兰家的企业里了,相信不久就会查出更多的事情。

并且他可不相信那个兰靖那个蠢蛋,会聪明地把一切证据都抹掉,不会留把柄在其他人的手里。这样一旦对方拿出证据,那他们真的就是菜板上的鱼。

和他相处这么久他就发现,他的做事他过于急躁急于求成,甚至有时候根本就不计后果。这次爆炸事件估计就是他想要把地铁内的证物毁掉了,才会这么干的!真是愚蠢,地铁这样的大工程竟然还用残次品,这样的事情直接和民生挂钩,很容易引起社会的舆论,一旦舆论的矛头对向你,你就是辩解也没有人会听了。

管风看到站在自己床前的陈冬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对着自己发呆!于是很客气地说道:“陈少!陈少?有事情吗?你都站了好一会儿了!”

陈冬铭听到他管风的叫唤,回过神不好意思地说道:“实在抱歉刚刚在走神了!风少没有事情,我就能松了一口气了,家父对您住医院很重视,不过有要事缠身没办法过来,我只好代劳了,请您别介意!”

“知道成家家主一项很忙,这点小事就不劳烦他来了!”管风也很客气的回复道。

就在两人互相寒暄的时候,门外一个长相,异常漂亮的女人抱着两束鲜花走了进来。陈冬铭看着进来的女人,不由得眼睛都直了,依据他阅女无数的经验来看。

眼前的年龄25左右,浑身透着一股子冷艳,这个没有化妆额女人身上的一切都是原装的,虽然冷艳但是却也清纯,没错这个女人还是处子。

看着这个女人走进来,陈冬铭的眼神中都直了。而在床上看到他这个样子的管风,眼神一暗。他怎么忘记了这个陈冬铭是出了名好女色的!

自己姐姐的平时虽然已经把自己打扮得很低调了,但是奈何他们都有来自从姥姥身上遗传的西域人的血统,这让他们姐弟本来五官就要比其他华国人更加的深邃,皮肤也要更加得白皙。加上自己姐姐浑身一股子冷艳的气质,势必会吸引这个陈冬铭。

此刻管风直接抢在了陈冬铭开口前对着,进来的管樱说道:“姐!你来了!拿东西做什么?”

“嗯,没事!这些东西不沉,听说你出事就过来了!对了这位就是吧!”管樱进门之后直接无视了对她满眼都是*的陈冬铭直接对着床上的管风和说道。

“你好!樱小姐!我们网上已经见过面了。”虽然知道,今天听了不少机密事情,但是作为他的职业素养,这些事情基本上就是左耳听右耳冒,除非雇主要自己做某些事情,否者他是不会把这些所见和所听到事情说出去的。

眼前的这个女人正是在平时管风在没有时间的情况下,和自己接头的人。两人谈话的时间甚至比和管风还多,所以彼此也比较熟悉。现在现实中第一次相间倒也不陌生。

“给你!这个花束,本来是真棒给你接风用了,现在直接拿到医院里了!”管樱把其中艺术香水百合和郁金香混合的花束递给他!

“谢谢!你还记得哦喜欢这两种花!”看到这一束鲜花很惊喜地说道。

管樱此刻脸上难得露出温柔的表情对他说道:“嗯!我对这些比较敏感!”

管风看到边上的陈冬铭看自己姐姐眼神已经有点痴迷,眼神变得冰冷,翻起手腕一阵灰尘从开着窗户中吹进屋内,直接吹进了陈冬铭的眼睛内,看着陈冬铭揉着眼睛,管风才满意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对着自己的姐姐说道:“姐,另外一束粉色玫瑰,你是要给我的吗?你确定我喜欢的是这个?”

管樱自然把他刚才的小动作看在了眼里,但是嘴上并没有说,她确实不太喜欢这个进屋就用带有*的眼神看她的陈冬铭,他的目光太过于明目张胆了,让她很不舒服。

“你想多了,这个自然不是给你!这是给边上病房内沛黎准备的,听说她受伤了,一会我去看看她!”管樱一边说,一边把大叔的话术拆开,把花放进房间的花瓶内,摆出额一个好看的造型。

这个时候陈冬铭终于把干才眼睛中飞去的沙子弄了出来,因为沙子的进入此刻他的眼睛,还有一些泛红,但是想到眼前的美女不能错过,于是对着他们两人问道:“风少,不和介绍下这位漂亮的女士吗?”

“她是我的姐姐!”管风警告意味十足对陈冬铭说道。

陈冬铭很很绅士地管樱说道:“幸会美丽的小姐!”

“谢谢!”管樱冷淡地回复道,她可不想和这人说话这人眼睛中透露出来的目的太明显,这让她很反感。于是她回复完他的话,就接着抱起粉色的玫瑰花束对着床上的管风说道:“我先去看隔壁病房了!”

管樱说完不等任何人的回答,直接抱着花束离开,在路过陈冬铭身边的时候,陈冬铭装作很绅士地样子给她开门,不过却被管樱无视了。

沛黎这边,贺老离开之后,沈逸泽也在第一时间赶到这里了,推门进入病房,看到此刻沛黎和成穆熙坐在一张床上,成穆熙看着文件,他身边的沛黎子在看着手机。两人见他进来都很又默契地抬起头,然后又各自低下头继续手里的事情。

沈逸泽看到他们两人这个反应有些无语,不过他还是进来了。此刻成穆熙正看着部队给他传过来的资料,而沛黎则是用手机在买卖股票,今天大盘变动很大,时间很紧急,很可能她没有注意股票就会有涨幅,所以两人才会没有时间打理沈逸泽。

成穆熙看完了发过来的内容之后,抬头看向已经坐在屋内沙发上的沈逸泽问道:“有事?”

“不算大事!和你说下怎么接管兰家的势力!”沈逸泽向成穆熙问道。

“兰家还没有倒呢!”

“已经差不多了!你交给贺老的东西,我大概也是知道的!”沈逸泽带有深意地对他说道,虽然墨武门没有龙渊会势力大,但是长期盘踞咋j市,并且墨武门的势力更是渗透到了军部内部,这些机密消息他能快速地知道。

“呵呵,看来军部内已经对兰家放弃了?”

“他们这么作死,上位者自然不会再保他们了!不过到是没有想到这次陈家会是这个态度!”

“陈家需要白封门额支持,所以必定不会得罪白封门的人!”

“那个管风有那个实力对付管绍彦?”虽然知道管风的存在但是沈逸泽还是对他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有没有,我们就拭目以待吧!要是能成为盟友也是不错的选择。至于不成功最多也和现在没有区别!”

“恩!”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因为沈逸泽和成穆熙在谈话,所以沛黎直接下床去门口开门。

门被沛黎由内而外打开,开门之后祖先映入沛黎眼帘的就是满眼的粉色玫瑰花,沛黎有点愣神,以为是有人走错了。就在她组织语言准备说话的时候,抱着花束的的管樱一个侧头,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微笑:“嗨!沛黎!”

沛黎对于此时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大感意外,带着惊喜地声音说道:“呀!樱樱!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直生活到j市啊!听管风说你受伤了特意过来看看!这个特意给你的,喜欢吗?祝你早日康复!”管樱大概解释了下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接着手中的粉色玫瑰花束交给到她的手中。

“嗯!喜欢呢!好漂亮!谢谢!我就收了点小伤,没有什么事情的!”沛黎一边说一边用一只手抱着花,把受伤的的手举给她看,示意自己根本没有什么事情。

“小伤也要好好养着,女孩子的皮肤很娇贵的!”

“恩!知道了!别在这儿站着了,进来坐!”沛黎说着就让开了路让管樱进到自己的病房中。

管樱也不推辞,虽然她知道成穆熙上次就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但是现在管风已经和他建立了合作的关系,自己的身份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只是当她走进病房的时候,没有想到会在这个病房中看到她一直就想躲着的人沈逸泽。

------题外话------

今天后台蹦了!南南才发出来!谢谢大家的订阅!么么哒!

还记得美艳的女子吗?就是管樱!(*^__^*)嘻嘻!

不剧透了!今天发现自己已经写了49w字了!真的不容易!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住的!

我会继续加油的!把更好的故事带给你你们!加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