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21、危险9号线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1、危险9号线

听到兰琳的问话,拿着照片的兰靖没有出声,因为看到这个照片让他想起了前几天在玉都的事情,这样他莫名的又有点暴躁起来。

自己刚刚回到J市时候,对于在玉都做下的那些的事情心里根本没有底。毕竟自己当时太急于把证据销毁,所以所作的那些事情很容易留下把柄!

虽然事后M国那边已经让人顶替了他,但是他还是怕有把柄落道别人的手里。

眼前这个照片的上人,就是自己整个计划中的意外,他实在没有想到她的运气可以这么好,竟然能够躲过整个M国在军艇上的火力攻击,那些可是真枪实弹,不被打成蜂窝都算她运气好了。但是事实上却是这个人毫发无损地活了下来,这就不能不让他警惕了。

想到这些特殊情况,他直接对兰琳说道:“见过一次!你和她有什么仇,都要来找我帮忙了?”不怪兰靖好奇,因为兰琳基本上所有事情都可以自己解决,所以除非是她根本就做不了的事情才找他,平时基本上很难见到她开口。

听到他的问话,兰琳也不含糊地说道:“就是照片里的人,我想让你帮我把她解决了!”

“什么原因?”

“成穆熙喜欢她,我根本就无从下手!”

听到她的话,兰靖的脸色很不好,他是真的服了自己的这个妹妹,平时在别人面前就是一副高傲的姿态,像一个女王,但是有时候确实真的太自我了。

就拿喜欢成穆熙这件事情来说,明明对方已经拒绝了她,她还不死心,如果他没有记错爷爷是让她在沈逸泽和成穆熙之间选一个,而爷爷中意的是相对势力较弱的沈家。

“我早就说过,那人并不适合你!”兰靖皱了皱眉毛对她说道。

“为什么不适合?我看上的人怎么会不喜欢我呢?”兰琳去却没有把他说的话当回事,此时她就向着要是把周沛黎解决掉,那么成大少就会看到她的存在了。

“兰琳!你不要进入误区!成家少主不是你能左右得了的!”兰靖听到她任性的话,直接对他怒斥道,蓝家毕竟依附于陈家这本来就和成家有了一定的差距,自家妹妹竟然还看不透这些。

“别和我这些没有用的事情,你到底帮不帮?”听到他还要劝自己放弃,兰琳很不高兴向他问道。

“……这件事我要从长计议!”兰靖一直就忘不了,沛黎能在湄公河那艘出事的船上,还能存活下来的事实。并且现在不是在边境城市玉都,J市毕竟是华国首都,整个安保工作也要比那边高很多,所以想要达到她的目的并不轻松,而且这个人和成穆熙的关系并不一般,简单的绑架之类的事情,反而会起到反效果,甚至还会把自己赔进去。

“要多久?”这边兰琳并不知道他的心思,有点焦急地向他问道。

“不知道,需要等待时机

!不过你要在这之前擅自行动,这件事情我不会再帮你!”看着脸上有着焦急神色的兰琳,他回复道,要不是这件事情也可以帮助他除掉隐患,他踩不会帮着她呢。

“……”

两人结束完对话,兰靖去了书房,但是坐在书房里回想下之前的事情,他在玉都的时候,最后已经做的很彻底了,知道经过的人都已经被他解决了。

不过想到现在存活下来的周沛黎,他就觉得这个人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旦事情被爆出来,这个很可能就是人证,想到这些他的心里更加不安。想到这里手不自觉的捏紧,对着自己的下属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派人这几天先监视她,不要让她发现就好。好好记录她的生活习惯,至于到底要怎么行动,他也在等待着时机。

此刻的他并不知道,成穆熙早已经在玉都把当时现场留下的证据都收集起来了并带回了J市。无论是那些装有毒品金饰品,还是村庄内残留下的兰家的家徽,这些东西此时已经早已到了贺老的手内。

而所谓的人证,刀璃一家也被他们秘密的保护起来,只要兰家再有异动,他们随时就会把这些证据拿出来,到时候旧账新帐账一起算……

兰家的分割线

秋日的雨水一场比一场凉,沛黎站在教学楼内的画室床边,看着还外边犹如珠串的雨水,感慨地想着:今年的秋天的雨水好比平时多很多啊!虽然她是第一次在J市生活了这么久,但是她以前也是会留意天气预报,她可不记得在春秋下雨这么多的。

就在这时电话的铃声响起,沛黎看了一眼电话是在玉石缘内的刘叔,于是从画室的门口走出,到了走廊内接起了电话。

“喂?刘叔什么事?”

“沛黎,前几天的玉石展览会的参赛的作品,已经公布了。”

“哦?第一名是谁!”虽然沛黎嘴上这么问,但是心里却是很期待能听到玉石缘的名字的。

电话里的刘叔自然是听出了她语气中的期待,不过事实却不是这样的,于是他只好抱歉地说道:“沛黎!很抱歉第一名不是我们。”

听到他的话沛黎先是一愣,随即在又向他表示道:“嗯!正常刘叔,第一名本事就是一个运气的事情!”

听到沛黎的劝解,刘叔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是啊!其实他们赢得确实让我心服口服。”

“哦?怎么说?”

听到刘叔这样的评价,沛黎不禁对这第一名产生了兴趣,毕竟在她看来,丁凝的雕刻虽然不是绝顶的好,但是也是在雕刻界内雕刻师当中算是相当不错的了。再加上经过这几年在玉石缘的磨练,现在她的手法更加的纯属,连抽空教她的孙教授都对她的进步赞不绝口。

“第一名的得主一个D市的老字号的珠宝企业,原本他们业绩都在去年下滑很多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竟然直接送上了一件苹果绿的摆件参见评选,这件摆件从雕刻工艺到本身的玉石材料,都让评委会当场震惊了!”在电话中刘叔向沛黎说着当时的情况。

“是嘛?那这么说就是人家是有真材实料的!这倒是出乎我的衣料之外了!但是既然没有什么猫腻,我们输得心服口服!”沛黎手指点着已经被外边雨水浸透的窗户,对着电话中的刘叔说道

“可以这么说!其实今年排在前五的作品,都可以被称为极品了。我们第三也算是拿到一个奖牌了!”电话中刘叔虽然有惋惜的语气,但是从他的话里可以听出来,这些作品确实相当的不错。

“嗯!什么时候颁奖,我也去看看这些得奖的极品去!”

“在明天上午吧!好像正好还有一个展会要开幕,正好借着这次颁奖的势头,增加人气!”

“行!正好明天没有课我过去!”

“好!”

刘叔听到沛黎这么说就挂断了电话,沛黎挂断电话之后,再次回到了画室,上此时课的铃声已经结束。画室内的同学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沛黎看着面前还没有画完的油画,不满意地摇摇头,这天气下月连带着自己的心情也有点烦躁起来了,画出来景色的感觉有点灰暗。

算了先收起来吧,明天下午要是天气好了在来画室把这个改了!沛黎这样相完,就开始收拾东西,和等在门口已经收拾好的郭美一起打伞出了教学楼。

第二天,天气依然很不好,外边的雨依旧下还在下着,这次的降雨是因为对流天气引起的。不过因为两个云层的停留时间过长,所以雨也在J市下了较长的时间,不过相对比起上一次,这次的雨势从最初的比较大到现在的雨水量不大,但是下的时间确实很长。

外边暗沉的天气让整个城市都笼罩着一层灰暗,阴沉沉的天空如人忧郁发愁的表情,即使是在清晨依旧让人们很不舒服,压抑的天空、潮湿的天气。这些都不由得让走在街上的人们脚步加快。

因为今天早上只有沛黎没有课,加之天气又特别得不好。所以沛黎就一人选择乘坐地铁去市区的展览中心,在去地铁的路上她看着来往的车辆,她不禁考虑是不是自己也买一辆车了,省着以后自己出来就干瞪眼。

玉杰和梦佳的车都被她们两个人开走了,因为这两天的下雨现在一辆是放在会展中心车库内,一辆是放在玉石缘。

此时的时间,刚好正好赶上地铁的上班高峰。虽然沛黎这里是大学城附近,但是依还是有很多人挤上地铁去市里上班,加上因为今天是下雨,所以今天的地铁中的人要不往常多得多。

跟着人群进入地铁,沛黎发下似乎这次看到这个地铁礼拜漏水的现象比上一次次更加的严重了!虽然昨天到今天雨下了很长的时间,但是她觉得雨一直是断断续续的并没有下得太大,这也能从两现在道路两边相对正常的街道上可以看出来。

可是她今天从上边一路她走下来,进入到地下的大厅内时候,已经在从下台阶开始的到现在的位置连续看到了几个水桶和几个沙袋!它们放置的位置都在向下滴着水。

并且在地铁内的天棚上面也有谁一直往下滴,边上的路人看到这个情况都是很有默契的绕道,更有很多人更是把这种情况看做是正常现象。

来到沛黎在售票处排队的时候就听到在不远处,有两个地铁保洁在小声地议论着:“你说这算是什么事情啊!漏水漏得这么严重他们不去管,到是管起来我们的工作了。”

“可不是,这里都漏水漏得这么严重了,他们也不管,水漏到地上我们手再快也不可能擦完。这都已经是用了好几个沙袋了,这水堵都堵不住了!”另一个人也在抱怨着这个事情。

“这个我已经都问过上边的领导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听说是技术队过来查看过了,是在修建的时候出了毛病才会这样的

!”

听到自己同事这么说,边上的保洁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巴说道:“这种事情你别乱说,说不好的会被上边的人听到辞了我们的工作的!”

“我知道,刚才那地方人不多!”那个保洁到是并不在意这些事情地说。

“那也不行!”

“恩!”

沛黎听到两人的对话,摸了摸鼻子,果然是地铁这里还是点问题的,不过既然技术队已经对这里进行了查看,相信应该问题不大。要是很大的话,他们也会考虑人们的安全关闭这个地铁的。

不过往往都是大家都这么想,就越会出事情。因为人多,中间的车厢根本就挤不上去,于是沛黎就走到整个列车的尾部去乘坐地铁。

因为是在尾部靠窗书的地方,沛黎很轻松就可以通过异能看到地铁在行进中外边的景象,只是这个景象她看到的时候,不由得皱起了眉毛。

在她印象当中在隧道的顶棚都是用钢筋做成的网,这样可以支撑起两边的正太来,并且在隧道的两边也会有大的钢材去固定。,

可是刚刚她乘坐的地铁一路行进过来,用异能一看发现两边作为支撑的主钢材竟然都被从天棚上流水的雨水浸湿,并且钢材上锈迹斑斑。

作为常识都知道,用于建筑的的刚才是不能生锈的,生锈就意味着钢材的质量不打标,看着两边大的用做支撑的钢材都如此,可像而知其他的刚才会是什么样子了,沛黎不禁怀疑其这段地铁是不是刚刚通车的,毕竟才通车了半月不到,怎么会出这么大的问题。

就在她正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一阵巨大巨大的“哐当”声,紧接着伴随着车内人员的尖叫声。整个列车的车厢在巨大的摇晃了一下之后,侧方向脱离轨道到在了地铁轨道的边上,

沛黎也在这节车厢内部因为剧烈摇晃之后是侧倒,这让原本就是人比较多车车厢内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原本在车厢内大家都是站着,可是经过刚才这样一场事故。列车的一个侧翻放原本站着的人都变成了趴伏在地上,而之前在列车右侧车门方向的人,则直接被压到了最底下。

一时间,整个地铁的车厢内乱成了一团,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扭曲的视角已经告诉他们出了严重的试过,一时之间,整个车厢被尖叫声充满。沛黎因为一直抓着副手,所以在第一时间就改变了自己的重心作到了扶手上。

看着自己脚下很多人都叠压在一起,有点吃惊,毕竟这样的情况她之前没有看到过。她可以想象道在被压在底下的人现在肯定很不好受,他们这节车厢好好虽然侧倒了,但是人并不是很多,大家都字啊稳住重心之后,占了起来。

不过在他们前边的车厢可并不那么幸运了,因为他们这节车厢的人数比较多,列车翻转之后,由于重心改变,被压在底下的人一下就要一下子承受了1十人以上的重量,很多人都正因为承受不了这个中联,而被压得嘴角都露出了血,要他们再承受这个重量一会很可能就会死亡。

而坐在做在椅子上人那些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有两条小腿承怎么能承受住5、8人的重量承受不住,所以来不及抽腿的那些人,双腿被硬生生被压断。

从沛黎这这个车厢看过去,他们这节车厢简直就是在一瞬间变成了叠罗汉的场地

。但是显现这不是游戏,而是一个悲剧。

这边有些反应快的人,快速地帮帮把这些到了的人扶起来,不过毕竟地方有限,虽然扶起来很多人,但是还是有很多被压在底下的年轻那人和孩子直接被压死在了当场。

而沛黎用姨额那个顺着他们往前看,前方的车厢比他们还要惨。整个车厢被从上边砸下来的巨石板和钢筋正好击中,从中间砸下来的钢筋直接穿透了列车的车厢。很多人都被穿过车厢呢的钢筋划伤,更有人直接被钢筋穿身而过。

巨石板的的巨大重量让列车的车体从上边直接向里凹了进去,从天棚上突然砸下来的石板直接让车厢呢的很多人头破血流。

不过这些才是开始,就在沛黎正在看的时候,他们上方的石板再次坍塌后砸向地面。

“哐当!”

“啊!”“救命啊!”巨大的声音伴随着车内人们的尖叫同时响起。

钢筋加上水泥的石板让从上边滑落,这让原本就已经严重的现场再次加重变得更加的复杂难以控制,沛黎用异能看到整个车体的四周已经被钢筋和巨石掩埋,好在他们此时在车里,没有收到伤害。

不过车里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因为刚刚的极大的撞击让整个掩埋在巨石中的车体全部断电,现在四周的情况一片漆黑,人们也只能打开带着的手机去查看周围的情况。

现在车内可以说是一片的嘈杂,让坐在扶手上的衡杆子上沛黎有点头疼地皱了皱眉毛,随便找了一个平衡点坐,从包里拿出手机,此时手机显示已经没有了信号!

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果然地铁在行进过程中隧道里都是没有信号的!可以正因为没有信号他们这些人也不能求救啊!

此刻杆子上也有不少人,很多人是怕自己在底下被压倒,而爬上了上来。这个时候,里边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叔对着他们这些站在栏杆上的人说道:“你们谁吧上边窗子上的铁锤拿给去!”

“恩?”听到他问话的人,大家走向四周看,却没有发现铁锤的踪迹。沛黎听到他的话回头,看到在自己的头上的窗子边上卡着一个小锤子。找好平衡直接把锤子拿了下来,递给了那个大叔。

“你们让一下,还好这个是在车位,除了窗户之外我们可以从后边造作间出去。”那个大叔说着让几个站在车尾的人让开,用锤子吧后边的玻璃敲碎,直接伸手吧门内的锁打开。车内人们可算可以从车里出去了。

只不过出去之后,大家也傻眼了。因为列车额另一边的隧道已经堵死,所有刚才从车内出来几个人已经向隧道的另一个方向走了,可是没多一会,这些人又回来了。其中一个男人对着边上已经生锈的钢筋骂道:“豆腐渣工程!我们现在两边的路都堵死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一个刚刚出来的的人震惊地问道。

“我和这几位已经过去看了,原本想从那边走,哪里知道那边的隧道也塌方了!妈的!政府建的是什么工程。”那个人便说还边掏出手机,可是手机的信号还是没有。

跟着大家出来的沛黎听到男人的话皱了皱眉头,刚才她已经通过异能看到那边的情况了,那边的情况可以说死狼藉一片,整个隧道分段坍塌

。他们是根本就出不去的,反而是这边有列车的地方还有一线生机。因为前方就是9号地铁和4号地铁的交汇处。

4号地铁的修建时间要比较早,也没有出过事故,相信救援人员应该是从这边过来的。其实沛黎已经发现在列车外被砸的地方已经形成了一个安全的三角区,要是再扩大一些能让一人通过,不过现在这个情况随时会二次坍塌,所以她选择的沉默!

现在只有他们所在的地方相对比较安全,因为他们正处在一个建筑的链接点,按照正常施工的时候会在这个地方进行加固。可是现在看这个加固也不能撑多久了!毕竟这些建筑材料的质量太差了。

此刻在现场人们的抱怨声不断,活着的人在说着政府的偷工减料,受伤的人在控诉着自己倒霉。至于死去的人依旧还被扔在车里。人们在这个时候都纷纷选择了逃避死亡,毕竟这对现在脆弱的他们来说太过残酷了……

地铁悲剧分割线

这边地铁上演着悲剧的一幕,此时在J市的市长办公室内页是乱作了一团!刚刚J市的市长接到电话。说在大学城附近最新修好的9号线路坍塌。已经造成了重大的人员伤亡,让他现在立刻组织救援队去救援。

J市市长听到这些信息头都大了,谁到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也不能含糊,马上拨通了消防和医疗部分的电话,当他们组织救援,同事有给负责J市的安保功过的部队打了电话,通知他们派出士兵配合救援工作。

电话刚刚拨通就听到成穆熙直接对他说到:“我已经从新文报道中看到了出的事情,爆破小组了,还有施工组已经派出去赶到了现场,我现在需要知道地铁车厢都有那些乘客的姓名?”

“好!的我现在就给你!”因为现在在华国已经要用身份证,刷卡进入地铁所以市长第一时间已经得到了整个乘客的名单。听到他这么说,直接就把刚刚获得的地铁乘客名单用电脑传给了成穆熙。

文件传到成穆熙的电脑后吗,他大致翻看了下,先确定有多少名乘客,好排士兵去现场,并且还要估算下现场的伤亡数量。正当他翻看到最底下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名字“周沛黎”。

看到这个名字成穆熙就觉得脑袋突然一热,这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地铁里。为了确认是不是她本人,成穆熙直接点开了这个名字的详情,信息后边的身份证号码和照片已经正式了他的猜测是正确了。

看着电脑显示出来的信息,成穆熙瞬间脸阴沉一片。随机他拿起桌子边上的电话,打了一个号码。

“再排一组医疗队和施工队去到现场,务必要让现场的伤亡降低到最小!另外把地铁的布局图给我发过来……”

“是!”

“准备下,马上出发……”

------题外话------

今天写完了,原本准备发5000的,但是不想让大家虐到!写这么多了!有虫子,南南回来抓!

今天女排赢了!太整齐了!4*100接力真憋气!女排加油!8年前巴西在中国得到了冠军,8年后我们也在巴西站在巅峰!希望这样吧!

不废话今天更新封上!么么哒!谢谢大家的订阅!谢谢陪着我的你们!我会使劲加油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