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17、玉石交流展览会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7、玉石交流展览会

<>

j市的火车南站

接近傍晚的火车站,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人穿梭在火车站的周围,已经结束了写生的华美画油画系一、二班的同学拖着疲惫的身子,相继从车站出口走出,然后纷纷几个人组团回了华美,郭美因为是j市本地的学生,直接回到了在市区的家里。

沛黎因为是走读,没有寝室,于是先和大家一起拖着行李箱从火车站的出口走出后,就直接自己一人去了火车站内的停车场,在那里梦佳正坐在在黑色的奔驰车内等着她。

接到了沛黎已经今天回来的消息,梦佳早早地等这里。这几天因为玉杰和沛黎都有事出去了,j市就她一人所以显得点寂寞。

在车里无聊地翻着手里的平板电脑,看着新闻,车内放着轻音乐。让原本在车里有点孤独的她,多了一丝安逸。

就在这时,突然边上的手机响起了铃声,侧头看了下来电显示,梦佳快速拿起手机接起了电话:“喂?沛黎你下车了吗?”

“已经下了车了,梦佳!我现在往停车场那边走呢!”

“嗯!你等在原地吧!我开车接你!”

“好的,注意安全!”

当梦佳开着黑色奔驰车在沛黎的身前停下的时候,梦佳见到有半个月没有见到的好友,直接下了车,两人直接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

“噗!我们女王大人!这是怎么了?”沛黎看到她们几人中一项是最冷静的梦佳,竟然这样激动,就知道在她不在j市的这段时间里,一定是把她憋坏了!

听到沛黎的问话,梦佳装作很累的样子叹了口气,刚想继续往下说就,看到自己车子后边已经有车从停车场内上来了,而现在她们的车正堵在出口,于是先对着她说道:“哎!事情太多了,把你的行李先搬上来,别堵在出口了,上车之后我们再慢慢说!”

“嗯!知道了!”

“快点!”

“就来,我得把东西放上是吧!”沛黎看着她又上来急性子,赶紧行动。还好自己的东西不多,把行李直接放到了奔驰车的后备箱内,沛黎就直接开门坐上了车。

梦佳见到她上了车,命定她挤上了安全带,然后直接发动了汽车驶出了j市的火车站。此时j市已经夕阳落下,夜幕已经笼罩了整个城市,作为首都的华国j市迎来了夜晚的灯火。

行驶在城市间,道路两边的建筑上美丽的霓虹灯,勾画出一幢幢大楼的轮廓,大楼上方的霓虹灯闪闪发光,变化出各种各样的图案。商店的橱窗和大楼也安装着不同颜色的灯。

沛黎侧头看着这繁华的城市夜景,突然想起曾经自己看过的一片文章,如果要看一个城市是否是繁荣的,那就要看这歌城市的夜景是不是令人迷醉的!航拍下的城市,如果灯光犹如密集的繁星,那这个必定经济发达,而华国的首都就是这样一个城市。

车子进入了城市闹区,连续地赶上了几个红灯。沛黎也从迷人的夜色中回过了神,看了一眼车内,梦佳刚刚用过的平板电脑,还放在车内的物品架子上。她直接把平板电脑拿起打开,开始翻看着今日头条中的各式新闻。

就在这个时候,边上看着交通信号灯变为绿灯的梦佳,已经再次发动汽车,她扫了一眼沛黎的动作对她说道:“我在新闻里看在玉都发生的事情了,你没有赶上吧!我记得那几天给你打电话都打不通!”

听到她的问话,沛黎划着平板电脑的手一顿说道:“没什么事情,当时手里掉水里了!我也看报道了!这件事蛮严重的还和m国有关系!不过似乎就报道了2天就没有再说了!”

“这种事情,对华国的形象影响不太好,媒体当然不会去过多的报道。再说了事情是不是真的如报道上说的那样,还是个未知数呢!”

“哦?你又知道什么小道消息了?”听到梦佳这么说,侧头看着她问道。

“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知道这些军部的内部消息啊?听说上边已经把这件事都封锁了,我就是根据以往的经验猜测的。”

“哦!哦!”沛黎点点头,心里松了口气。她刚才真的以为,这妹子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呢!毕竟她的身份摆在那里,父亲调入j市就职在中央,知道一些幕后事情也不奇怪。

“不过这件事也确实有点诡异!按道理来说我们是不会轻易放过m国的人的!毕竟这次出了人命!”

“……”听到她的话,沛黎没有吭声。其实这件事情其实真的和m国关系不大,整个策划还有执行人都是华国的兰家,m国充其量就是炮灰。

就在沛黎想完这件事的时候,无意中翻看到了体育的版面。在今天和昨天的头条上都显示着刚刚进行完的在h市举行的f1方程式赛车的相关新闻。

沛黎看到这些新闻想到玉杰好像就是去看这个比赛的,于是一边翻看着头条上的新闻,一边向梦佳问道:“玉杰看比赛应该也开回来了吧?”

“嗯!好像是后天回来!”梦佳想了一下回复道。她记得玉杰走的时候还特意说不会去很久来着。

沛黎听都她的话点头,标示已经知道了!就在这个时候,沛黎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梦佳!玉杰背着我们勾搭男人去啦!”

“是啊!她不是去找沈逸明了吗?我好像听说他正好有比赛!”

“不是!他们两人真的勾搭在一起了,看已经亲上了!”

“刺啦!”一阵刺耳的汽车刹车声滑过了宁静的街道。还好梦佳此时已经行驶出了闹事区。现在的这条道路,相对比之前车辆少了很多,所以她这么急刹车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哎呦!”

不过沛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梦佳的突然的急刹车,坐在边上的沛黎受到车的的推力惯性地向前冲,还好身上记者安全带,把她牢牢地绑在座椅上。不过却因为这个冲力胳膊不自觉地往回收,手里的拿着的平板电脑,直接撞到到了她的头。

“梦佳!你悠着点!被激动!”沛黎揉着自己刚才被砸到的脑袋,对她道。

“疼不疼,我帮你揉揉!不能怪我啊!你刚才的消息太劲爆了!我才下意思地踹刹车!”梦佳一边再次启动车子,把它停到路边;一边对这个沛黎伸出了了手,准备去揉她砸到的部位。

“还好!不算太疼!你看,我说的是真的!”

知道梦佳要看什么,沛黎直接把平板电脑给了她。电脑轻轻触屏打开,映入梦佳眼前的就是一条关于赛车赛事的新闻,这条新闻正是刚才沛黎看到的。

这篇文章题目就是:“双丰收!绝影夺冠,车王top收获神秘射手魅影芳心!”

在新闻的内容里,还附送上了现场拍摄的图片!玉杰从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出来和沈逸明近乎暧昧的互动,梦佳看完这些脸上的表情除了震惊还有着兴奋。

“玉杰!能藏啊!这家伙还是赛车手,魅影!这些我们两人竟然都不知道!”梦佳看完新闻感慨道。

“是啊!我知道她一直就喜欢跑车、摩托车并且驾驶技术相当不错,但是没有想到她会是真的去当个业余赛车手……”沛黎也对这个信息表示有些吃惊。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看在玉杰是赛车手这件事她们两人不知道。虽然她们此前一直都知道玉杰一直相当喜欢这些可以把速度开到超级快的跑车,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是一名赛车手。

看着报道上,英文名字是top的沈逸明和英文为luck的玉杰,在比赛结束之后直接成为了情侣,梦佳瞥了下嘴说道:“走之前还说是去见车友,这下可好了,车友直接升级成男朋友了!”

“噗!梦佳别这么说,他们两人这事是早晚的!”

“我知道!不过什么时候她成了赛车手了,这事我都不知道,!”梦佳到不意外这两人会走到一起,早在开始她们就发两人的互动已经超过了恋人的范围。

“我也不知道啊!看样子蛮久了!报道上说玉杰作为魅影一直稳稳排在业余赛车手榜第三的位置!”

听到她的话,梦佳点头说道:“嗯!我也看到了!等着回来我好好审问下她!”

“我看行!顺便八卦下,她有了男友是啥感受……”

“对!”

这边沛黎和梦佳研究着回来怎么套玉杰的话,而在h市内参见车队庆功宴的玉杰连续打了两个喷嚏。在她身边的key还还玩笑的说让她最近注意,肯定是有人在背后说你了!玉杰听后很一脸黑线。

沛黎和梦佳继续看着其它报道这件事的新闻,对上边说的事情充满了好奇。这些报道相当的详细连赛程的细节也有详细的记载,她们两人看过之后不由得对玉杰有了重新的认识,没想到他们的身边竟然还真的出现了一名赛车手。

其实她们两人都知道别看玉杰这妹子平时大大咧咧,但是她的嘴巴确实相当的紧,毕竟这事她们一直被蒙在鼓里就是一个例子!估计这次是玉杰自己想公布身份了,要不谁能想到魅影就是luck呢!

两人在在车内感慨了一阵后,梦佳再次发动了汽车,车子启动后直接想着大学城边上的公寓行进。

记下来的两天里沛黎白天有课的时候就去上课,没课的时候直接去了玉石缘的帮着刘叔和丁凝去选参加展览的翡翠。

因为两天以后就是玉石交流展览会开幕的日子,他们要趁着这段时间把需要选出的翡翠打包好封箱……

回来的分割线

j市的玉石交流展览会如期而至!作为业内最大的供货商、雕刻师和收藏家的盛宴,玉石交流展览会吸引了大量j市的名流权贵。

玉石交流展览会的地点设在j市最新刚刚建成展览中心附近,临近刚刚修建完成的地铁9号线,不过这个地铁也就是刚刚通车,听说在会展中心后边的几个站还在进行修建。

j市的玉石交流展览会为期三天,第一、二天不对外开放,主要就是给供货商、雕刻师和收藏家提供交流的的平台,同时也会有一部分j市名流权贵持入场券进入会场参观。

同时主办方还会在现场进行玉石雕刻的评选,作为福利评选出来的玉石雕刻获得胜利的一方都不光会得到荣誉还会得道华国一年的行业扶植,这对任何珠宝企业和雕刻师来说都是巨大的诱惑,

进入会场的所有人都可以进行当场的买卖,展会上已经请来了相关公正的人员进行交易公正以示公平。

最后一天则是对市民全部开放,那天不用持任何的邀请函,就可以参观整个展览会,不过多数情况,最会一天都会变成商店模式。因为大多数进来的人消费水平没有那么高,所以在交流会设有摊位各个参展企业、还有雕刻家,都会拿出一些相对经济便宜,还能当大众接受的玉雕和翡翠。

此刻展览会刚刚进行到了第二天两天,会场内精装的“玉石缘”的展区内聚集了相当多了人,刘叔更是连续让玉石缘店铺内的大堂经理派轮休的服务员过来帮忙。

因为这两年的玉石缘的强势入驻j市,已经吸引了大批业内人士的眼球。虽然在三年前就知道了那个一个拍卖出帝王紫的玉石店,但是毕竟是刚刚成立很多人对它的未来发展也持有这围观的态度。

玉石缘的经营模式其他的珠宝店完全不同的,所以也多少会引起业内人士的质疑。在这里一反常态地不经营当下流行的黄金饰品和钻石饰品,而是店铺内清一色全是都翡翠饰品,也就是在最近一年才渐渐扩充出来了和田玉、玛瑙等玉石。

正因为它经营模式的的不同,所以吸引的客户很有针对性,加上玉石缘连续曝出的极品翡翠,让它的名气直线上升,很快名气在华国上层圈子内传开。

不仅如此,店铺内也会销售很多雕刻精美,玉料很好的小饰品在柜台中进行售卖,因为价钱便宜,造型精美,多以相当受到进入店铺中女性消费者的欢迎。

“看来今天应该收获很好!”

“应该是!你看把刘叔忙的!”

“没想到这个展览会踩一天多的时间,竟然会吸收到这么多高级的vip会员,简直就是轻松地打进了j是的上流圈子内!”

着此刻沛黎站在精装的此刻沛黎和梦佳站在精装的玉石缘的展区外,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的人群,眼睛中都带着笑意地说道:“我们这两个闲逛的人,有时候都要充当人工导航,可想里边是多么热闹!”梦佳心情很好地样子说道。

“是啊!丁凝和刘叔真是有本事!”沛黎由衷地佩服两人的办事效率。丁凝的雕刻工艺在这三年间进步神速,而刘叔对经营店铺简直就是得心应手。

“他们是有才,不过我们也不差呢!”

“是啊!”沛黎赞同地点点头。如果不是一开始她们成立了玉石缘,怎么能给丁凝和刘叔展示自己的平台呢!

现在在玉石交流展览内的人,大多数就是被这里展出的精美的翡翠摆件和在柜台中摆放的精美玉雕饰品所吸引过来了,而这些精美的额饰品大多都出自丁凝之手,还有一些就是后应聘过来的想法,大家都是年轻人,所以设计出来的饰品完全符合时代当下。

“你说沛黎,昨天我们送去参选的翡翠能得第几?”梦佳看着玉石缘的展区对着边上的沛黎问道。

“应该名次不错吧!”

沛黎想到昨天刚刚把玉石摆件送到评委面前的时候,评委的表情!除了震惊以外还有见到珍宝的痴迷!

“让他们忙吧,我们去周围转转!”

“嗯!”

两人结伴在会场内看着,因为今天大多数来的都是京城权贵,所以尽让在这里遇到了好很多熟人。

沛黎首先看到了兰家的兰琳和她的哥哥兰靖出现在会场中,不过不知道的错觉,兰靖看到自己的眼睛闪过一丝震惊的深色,而边上的兰琳依旧是一如既往的高傲。

沛黎看到的她这样很无语,她们可真的算是因为蓝颜结仇的。倒是让沛黎最意外的是,在他们两人之前走的,竟然是自己在洱海中遇到的那队长相绝美姐弟中的弟弟,管风。

此刻的管风,模样和在洱海市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身着西装的他却是完全退去了在洱海市的慵懒气质。

现在的他整个人都透着一种冷漠和疏离,给陌生人如同冰人一样的感觉,这样的气质和之前在洱海的那时前后反差之大,现在的沛黎不敢上去认了。

倒是管风很意外她会出现在这里,毕竟这里要靠邀请函才可以进的,但是想到她是成穆熙看上的人,必定还是有写特殊的!进入这会场就不是什么难题了,于是也不再纠结,直接上前跟她打招呼道:“沛黎!我们又见面了?”

“你真的是管风?”

听到她的问题,管风点头!

看到他点头沛黎正要开口问:“可是你……”不过话没有说出口,她看到了管风示意她保密的眼神就止住了要继续往下问的话。

倒是跟在后边的兰琳和兰靖,有些吃惊!

此时此刻两个兄妹难得想到了一起,他们都没想到这个周沛黎竟然还认识管家少爷!眼前的这位可不是普通人,看来他们真的是太小看她了!

“管少是我们兰家请的贵客,倒是你周沛黎,你一个贫民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站在管风身后的兰琳直接上前对沛黎质问道。

沛黎听着她咄咄逼人的口气皱眉,这位大姐今天是脑抽了吗,怎么见到自己就和自己过不去,抢一个男人不说,现在见到自己朋友也要和她报备吗?

“不巧她是我请来的客人!”在沛黎身边的梦佳,不客气地反击道。

“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一向为萧家马首是瞻的,赵家千金!你也不看看场合,随便请人!”兰琳接着讽刺的说道。

她的这话,成功地引起了周围人的围观,同时也让他身后的两个人皱起了眉毛。

兰靖皱眉是因为听到自己的妹妹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要是眼前的人真的就像她说的那样没用,怎么可能逃过在玉都的枪林弹雨。

自己在玉都的整个计划很完整,最大的意外就是此人的出现,现在可算找到这个人了,他得想办法灭了她的口。

而现在兰氏兄妹前的管风听到兰琳的话时是因为觉得她的话可笑!

兰家这辈确实没有一个可以扶起来的眼力见全无。不说之前兰靖在玉都做的那些事情是多没有脑子的人才会干得出来的,现在眼前的兰琳也是没有脑子的。

这个周沛黎可不是普通人,先不提她异能在身,是成家未来少主的女人。就单说她的另一个身份玉石缘幕后的最大总裁,就足以过来参加这次展览。

而且她的身边还有一直以来支持萧家的赵家千金在,虽然是刚刚进去京城的豪门圈子,但是往赵家的前几代一看就知道他们并不像表面的那么简单,军部,地方赵家都有亲戚任要职。这么看兰琳的脑子回路确实太短了。

“哼!我请谁来应该不是你可以管的吧?”梦佳向来嘴巴不饶人,不客气地反击道。

“你……”

兰琳没想到有人敢当众拆了她的台正要气氛的反驳却被自己的大哥拉住,看到他眼中的警告的神色,立刻反应过来刚才自己过于急躁,已经失了身份。并且走在他们前边的贵客脸上已经出现了不悦,于是急忙闭嘴,不过还是对着沛黎狠狠地瞪了一眼。

沛黎直接无视她的眼神,疯女人就是疯女人,自己没必要和她一般见识,她只要活的更好就足以让她不好过了,至于自己的底细更没有不要你和她说!

几人在这里互动刚才已经引起围观,现在更是引起了现场保安的注意,一位保安知道今天开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很客气地上前询问发生了什么。

管风听到他的问话,只是示意他无事之后对沛黎说道:“这边有事先走了,有空再聚!”

“嗯,好!”

整个过程两人说话像是打着哑谜,待到管风离去边上的梦佳用疑问的眼神问她:“你们之前认识?”

“嗯,在普洱市接触了几天,不过那个时候,他的感觉完全不是今天这样子!”

“哦,那是什么样子,感觉他挺冷的!”

“说不好,那个时候没有冷漠,更多是悠闲……”

梦佳看了一样为首离开的管风,想像不出来这样气质的冷漠人会和悠闲挂上钩!

就在这个时候,会场门口又进来一群人,似乎这群的身份都不一般,因为他们是主办方的领导亲自在门口迎接的,而且这只队伍为首的不是一人而是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从他们的穿着打扮来看,他们的身份都不一般,而在这只队伍后边跟着的几个人中,沛黎竟然看到成穆熙一身西装笔挺地跟在他们身后,在他的身边还有自己在皇朝酒店见到的那个浑身透着敏锐的萧家大少萧明珏。

这些人一进来很快就吸引了会场内所有人的目光,很多人看到他们都停止了手里的动作,恭敬地站起身。而他们身边的人看到这些人动作,往门口一看,也都纷纷站起了身恭敬地底下了头。一时间原本热闹的会场瞬间安静额不像话。

沛黎了梦佳此刻站在角落里看到大家这个样子没有出声,和大家一眼站着看向门口。

似乎终于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几个老人停止了议论,看到会场中的人度恭敬地站起。其中为首的一个老人有点无奈的摇头,他就知道他们这帮老家活一出来,这帮年轻人就会不自在,不过今天他们心情好,既然已经出来了就不准备回去了。

只见为首的那个气质最威严的老人上前对在场的人说道:“不用顾忌我们这些老家伙!大家该做什么做什么……”

------题外话------

刚刚写完,一会抓虫子!在推荐中谢谢大家的订阅!我这几天要被大纲折磨疯掉了!我在想怎么写会更好看,每天都反攻写好的章节!所以发晚了!抱歉!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